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62节

点击:

    “没错,我看这个叫孙行的,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应该还可以打败几个上台挑战的家伙。”李真也附和道。

    “当然,那也要看上台的是什么人,比如我和小真上去,自然是手到擒来,轻而易举的击败这个孙行。”郭飚大言不惭的哼道。

    “好了,我们换个擂台看热闹吧,你们想上擂台,尽管上,我不会拦着你们扬名立万。当然,上擂台前必须有死的觉悟,天下高手如云,贸然上去,不死也得少层皮。”我笑道。

    “是啊,青云,我也觉得观战比较有意思,不过你要是上擂台,我绝对支持,我对你很有信心。”玉儿说道。

    “那是当然,大嫂,我们老大自然是所向披靡,所有的对手都望风而遁。”郭飚拍马道。

    “废话真多,走吧,那边第六号擂台似乎很热闹,围了很多人。”我说道。

    不多时,我们来到六号擂台外围,发现这里还真是人满为患,里三层,外三层,将擂台围的是水泄不通。

    擂台上一俊俏少年,手中一柄瑞光流烁的仙剑,横在胸前,颇有些睥睨天下的气势。

    台下的观众已经是议论纷纷。

    “这个小子,是蜀山剑派最杰出的弟子,难怪御剑术如此出神入化,短短几刻钟,连败几大高手,果然是超凡脱俗的法术,不可小视啊!”

    “得了,这小子不过是徒凭手中仙剑杀伤力,才所向披靡。”

    “原来是靠仙剑之力啊,这仙剑有何名堂?”

    “听说叫做金光烈火剑,任何其他派的仙剑一沾上这把仙剑,都会变成顽铁消融,威力之大,超忽想象啊。”

    “有如此师门赐下的法宝,那这水陆大会前三甲,还不手到擒来。”

    ……

    听了观战玩家们的谈话,我心中一凛,朝那少年手中的仙剑望去。

    却见那柄仙剑仿佛也感应到我那有若实质的眼神,骤然间光芒大盛,金光冲天,其中蕴藏着暗紫色的火焰,其中神妙,可见一斑。

    “何方鼠辈在台下窥视,却不敢上台较量一番。”那少年见手中的仙剑感应到强大实力的挑战,于是怒目四望,想要找出我来。

    可惜这个少年虽然模样俊俏,手中的仙剑也算一个不错的法宝,但是道行偏低,哪里能够找出我来,只能出言相讥,期望我现身上台与他较量一番。

    看见这少年凭借着手中一把金光烈火剑,都能够暂时威慑众多玩家,我终于知道我最大的弱点,那就是没有一件像样的法宝。

    那乌龙鞭虽然是不错的武器,但毕竟此刻的我已经不怎么擅长鞭法,已经不是当日在长安城天策府混的时候了。

    若以普通的宝剑与这等威力绝伦的仙剑正面交锋,结果不想也知。

    不过以我此刻的道行、等级及浑厚无匹的内力及超多的气血,击败他,虽然不是很轻松,但也绝对不是太难之事。

    稍微犹豫了数秒,我决定还是观战几场,彻底了解这等有灵性的仙剑的威力,再上擂台也不迟。

    谋定而后动,才是稳妥安全之道。

    突然,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在擂台上空响起。

    “什么人,装神弄鬼!”擂台上那名蜀山剑派的少年抬头看着头顶上空的一团彩云,怒道。

    一曼妙身影破云而出,落在擂台上,眼眸如星辰,鼻挺若灵山,眉弯如新月,貌可沉鱼落雁,相可闭月羞花。

    “忆罗!”看到那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人,我忍不住高声呼道。

    忆罗朝我嘻嘻笑了笑,但眼神迅速落在玉儿身上,原本清澈如水的眼神泛起了一丝迷蒙的涟漪。

    “青云,真的是忆罗,她那身云舞霓衣好漂亮,和仙子一般。”玉儿赞道。

    郭飚和李真也早认识忆罗,毕竟这个丫头在长安城时天天和我混在一起,自然也混了个脸熟,加上她又是如此的青春靓丽。

    那少年见上台挑战的是一个美丽少女,也收了少许狂傲之气,微微笑道:“姑娘是何门派?还请告之芳名。”

    “我最看不惯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了,想知道我的名字,先问过我手中的银索金铃。”忆罗白了那少年一眼。

    虽被忆罗如此奚落,那少年已经是怒不可遏,但还是强压下了胸口的怒气,又道:“在下乃是蜀山剑派的慕容白,既然姑娘不肯告之芳名,也无所谓。只是比武斗法十分凶险,而我又是签下了生死状上的擂台,姑娘现在下台,还来得及,慕容白可不愿意背负上辣手摧花的恶名。”

    “辣手摧花,你有这个本事吗?”忆罗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一再被蔑视取笑,任谁也要火冒三丈,况且这慕容百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纵然对手是忆罗这个美女,也下定决心,狠狠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花瓶少女一次。

    “既然姑娘气焰如此嚣张,想必有着与之相附的法术,请。”说完话,慕容白已经祭起了手中的金光烈火剑。

    金光万道,烈火冲天,金红双重光芒说不出的刺目,让人几乎睁不开眼。

    见忆罗双目似乎也不能忍受这等强光的刺激,慕容白猛然身形一动,快若疾风,欺身而上,轻飘飘的一掌,拍向忆罗的肩膀,期望一掌结束战斗,将眼前的这个美女震下擂台。

    金铃一摇,铃声突响,忆罗身形一晃,竟然到了慕容白的身后,手上的银索悄无声息的卷住了慕容白的右小腿,猛力一拉。

    偷袭不成反被制的慕容白暗忖自己轻敌,感觉脚下一个踉跄,终于摔倒。

    忆罗正准备将慕容白抛下擂台,却见那慕容白五指一掌,红、黄、蓝、绿金五道光芒分别从五指中射出,在空中汇聚成一片五色云气,轰隆声随之响起,云气消失不见,化作漫天神雷,朝忆罗攻去。

    台下已经有人惊呼道:“这少年小小年纪,竟然修炼成了五行真气太乙神雷,这可是蜀山剑派成名的法术之一,威力之大,可怖之至啊。”

    忆罗如何不知这奔袭而来的神雷威力极大,还未靠近已经是一股可怕的罡风刮袭而来,面若刀割。

    不知何时,忆罗手中的金铃银索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普通的青铜剑。

    “青霞漫天!”忆罗轻声念道。

    忆罗手中的青铜剑突然一阵剧烈的颤动,终于爆裂开去,化作漫天青芒,迎向那五行真气太乙神雷。

    噼啪声不绝于耳,劲气弥漫半空之中,但忆罗这招青霞剑法的绝招‘青霞漫天’最终还是化去了漫天太乙神雷,而慕容白也借机脱困,立在十米开外,头顶上空悬浮的那柄金光烈火剑散发出眩目的剑芒,时明时暗,吞吐不定。

    忆罗显然也知悉慕容白所御的那柄仙剑威力无穷,自然不愿意坐以待毙,是以抢先发动攻势,毕竟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金铃银索再次出现在忆罗的左右双手,铃声响起的同时,银索挥舞空中,银光漫天,劲气交错,形成一银芒闪闪的天罗地网,对着慕容白当头罩下。

    这一绝招乃是花果山盘丝洞金铃银索的绝招‘天罗地网’,威力不俗。

    慕容白冷笑一声,仿佛无视那当头罩下的银芒之网。

    “破!”慕容白冷哼一声。

    他头顶上方的金光烈火剑猛然加速,朝那银索挥舞而成的天罗地网冲去。

    金光突气,火浪翻腾,弹指间,天罗地网已被摧毁,仙剑法宝的威力,确是有些惊世骇俗。

    此刻见到这金光烈火剑的威力,我想忆罗恐怕是败多胜少,很难敌的过这等威力的仙剑。

    “还不认输?来自花果山盘丝洞的小姐!”慕容白面上浮现出轻蔑之色。

    “认输,做梦去吧。”忆罗一发横,不知道是因为恼怒还是恐惧,手中的金铃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悦耳的铃声突变成无比刺耳烦心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

    这乃是花果山盘丝洞金铃银索的杀招,‘万铃魔音’,可扰乱敌人心神,从而给予敌人必杀的一击。

    无声的音波化作了有形的能量波纹,不断的冲击着慕容白的心灵,猝不及防下慕容白也微微一愣,心灵上出现了少有的空隙,甚至连面上都现出了恍惚之色。

    忆罗露出了招牌式的‘恶魔’笑容,手中竟然多了一物。

    我眼神犀利,忆罗手中持的那物赫然便是当日我给她的法宝:百毒烟岚连珠飞弩。

    红发老祖应将这法宝练得心神合一,只要一念法咒,这百毒烟岚连珠飞弩就会飞回他的身边,怎么此刻还在忆罗的手中?

    莫非红发老祖上次被惠岸行者打了一闷棍,回洞府的路上遇到了仇家,雪上加霜,肉身被灭,甚至元神都被毁呢?

    我脑海中一时闪过无数个猜测,但还是迅速收敛心神,准备看忆罗如何用恶魔手段袭杀那走了神的蜀山慕容白。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