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60节

点击:


    “我看其他门派的玩家似乎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莫非他们的道行与等级都比我和小真高上一筹?”一旁的郭飚四处张望了一阵,然后对我问道。

    “这些气定神闲的也不全是高手,估计其中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多。”我笑道。

    “青云,他们看上去似乎都比我要厉害,你可是他们的对手?”玉儿有些担心。

    “他们比你差远了,我怕你,却不怕他们,所谓爱之深,畏之巨。”我调侃道。

    “又在那里胡说八道,不过我日后就是你的累赘了,武功道行都损失了一小部分,我就正好不上场比武斗法了,安心的做你的观众,为你鼓掌喝彩。”玉儿轻声答道。

    想到自己害得玉儿失去了部分道行,我就有些愧疚,不过想如此也好,免得我和玉儿之间总是搀合着那个讨厌的嫦娥仙子,还是她师父,碍手碍脚得,的确比较烦人。不过貌似那皓月广寒宫也不是厉害的门派,只看嫦娥那个花瓶相,就知道法术修为不过如此,比起方寸山的云阳真人都远远不如,也好意思开派收徒,还不是仗着天庭的众仙及神将给她撑腰。

    想到受到的侮辱和伤害,我心头一阵冷笑,嫦娥仙子的道行是不可能再进步了,每天梳妆打扮美容护肤估计得大半天,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凌驾于她之上,那时少不得将受到的伤害加倍要回来,杀上皓月广寒宫。

    “青云,你在想什么,笑容好冷好冷,简直就是恶魔的笑容。”玉儿问道。

    “哦,没想什么,我不过是在想一些比较厉害血腥的法术罢了。”我自然不会说出心中的想法,怎么说玉儿也与嫦娥朝夕相处了大半年,有着师徒之情。

    我决定,日后若杀上月宫,绝对不让玉儿知道,免得她左右为难。

    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心胸狭窄的人,杀上月宫也不是要灭了这个门派,况且月宫都是美女,我可不想背负上辣手摧花的恶名,最多是羞辱教训一下嫦娥,仅此而已。

    “老大,去一号擂台,已经有人签下了生死状,而且要不惧车轮战,要单条天下英雄,真是够豪气啊。”李真从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号擂台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什么豪气,中途没有任何休息,神仙也得累死。”郭飚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我顺着李真所指的那个方向,看到了一号擂台上站了一个身材健硕的家伙。

    那人头戴僧帽,身着僧衣,脚穿僧鞋,手中一根铁杖,背后一把钢刀,独自站在那擂台之上,颇有些傲视群雄的味道。

    可惜,这个家伙我太熟悉了,即便此刻有那么点高手的气质,在我眼里依旧是有些傻头傻脑。

    不消说,这冒失的要以车轮战挑战天下群雄的就是当日选择拜入南海普陀山的张大牛。

    看着张大牛在擂台上耀武扬威,一时竟然还真没有人上去挑战,不由得让他顾盼生辉,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我和玉儿等人缓缓走向了一号擂台,心中却开始嘀咕,大牛那句‘身在曹营心在汉’,究竟是何意。</div>

第087章 死战,佛法大力降魔杵

    (神洲的新书&amp;lt;仙界豪门&amp;gt;,书号170987,目前新人榜第十六,急需推荐票支持上榜,请书友们投票啊,谢谢.)

    擂台上的大牛,虽是一副佛门俗家弟子的打扮,但却有些不伦不类,没有剃度也带上僧帽,更是有些荒谬。

    不过这个家伙本来就十分懒散,粗枝大叶惯了,也不知道在那等清苦的佛门静地是如何挨下来的,只看那原本浑圆的面庞竟然瘦削了许多,就知道这大半年的修行十分的艰苦,估计是没有沾过荤。

    张大牛终于看到了我和玉儿的到来,本想向我挥手打招呼,但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举到一般便放了下来,装作挠后脑勺。

    我朝擂台另外一个角落一看,见当日与我有隙的木吒也在台下,正盯着大牛,难怪这家伙不敢和我打招呼。

    此次惠岸行者也亲自前来,让我有些始料不及,隐约感觉这场水陆大会似乎没有就比武斗法那么简单。

    第一个吃螃蟹的自然是英雄,但也的确需要勇气,所以张大牛在擂台上站了许久,依旧没有人上台挑战,不是为了保存实力,就是担心擂台上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可能真的有点本领,否则怎么敢如此嚣张,立下生死状,以车轮战的方式挑战天下英雄。

    沉寂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终于有人按捺不住。

    却见人群中一个瘦瘦的男子一个‘白鹤冲天’,步履轻盈的落在擂台上,显然轻功了得。

    那瘦猴般的男子朝大牛一抱拳,道:“普陀一派,天下闻名,大牛兄,请!”

    大牛皱了皱眉头,显然认为眼前这个家伙和他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沉默了半晌,才问道:“兄台贵姓?来自哪个门派?”

    “在下刘海,目前还在大唐天策府内修炼,不过道行已经有一百二十年,虽知绝非大牛兄的对手,不过还是想切磋一番。古语有云,‘下棋找高手’,这比武斗法也一般无二。”这瘦子答道。

    “原来如此,那好吧,对你我也不用兵器了,你放手攻我,看你的武功和法术能否伤我分毫。”大牛放下铁杖,自信满满的答道。

    “既然大牛兄如此豪气,那我刘海就却之不恭了。”刘海再次抱拳说道。

    见大牛如此托大,我也认为没有什么不妥。这一百二十年的道行,再厉害也有一个限度,佛家法术和内功都讲究护体为前提,想必大牛接下这个刘海的三招两式,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大牛刚刚放下铁杖,那刘海动作迅疾如风,朝大牛扑去。

    右掌在空中划过一道奇异的轨迹,快且准的斩在大牛的颈部。

    大牛仿佛早已经预料到刘海的突袭,早有准备,虽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已经运功护体。

    ‘啪’一声微响,刘海这一章如击败革。

    一掌无功,刘海也不气馁,接着又是一拳打在大牛的腹部。

    大牛那微微凸起的肚子突然凹陷下去,竟然牢牢的吸住了刘海的拳头,让这个初生牛犊也惊诧莫名,张皇失措。

    大牛哈哈一笑,猛得肚子一膨胀,一股巨力将刘海弹出三米开外。

    刘海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大牛兄高明,如今我才知道何谓道海无涯,天外有天。不过,我还是不服!”说完话,刘海竟然脸色变得无比阴冷,欺身而上,手上赫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匕首化作一道电光,刺向大牛的胸口。

    遭此惊变,大牛依旧不慌不忙,仿佛根本没看到刘海这致命的偷袭,颇有些得道高僧的气质。

    而此刻台下的观众已经叫翻了天,骂厉害无耻的比比皆是,不过更多的是发出一声惊呼,为大牛担心。

    只见匕首扎在大牛的胸口,只是刺破那僧衣,留下一个小窟窿,并未发生血花飞溅的惨景。

    大牛嘿嘿一笑,身体猛然一颤,胸口处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正式妖界铁布衫功法达到最高的第九层的外现方式。

    见大牛竟然也练到了铁布衫第九层,我会心一笑,知道大多数玩家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毕竟这等铁布衫的功效是无惧任何普通的低级物理伤害和法术攻击的。

    即便是各大门派的绝招杀招,这铁布衫也有相当强的防御能力,可以将伤害降低到最低。

    我微一分神的时候,那叫做刘海的新手玩家已经被大牛从擂台上抛了下来,摔的很惨,在众人的喝骂声,狼狈而逃。

    擂台没有评判,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此刻见大牛获胜,自然是掌声雷动。

    “还有谁上来切磋一下?不过若是刚才那位的那种人品,那我还是自动认输算了。”张大牛在擂台上嘿嘿笑道。

    张大牛的话音还未落,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擂台上方回响。

    “小子,似乎有点本事,让本大爷会会你。”

    一团黑色的云雾在擂台上空汇聚,然后一个黑影破云而出。

    大牛定神一看,发现面前这个家伙比刚才那个还要瘦,一双手瘦如枯骨,而手中却是一柄白骨做成的长刀,泛着白色的异芒。

    “兄弟高姓大名?”大牛已经将铁棒背负身后,转而将钢刀握在手中。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孙行是也。”瘦子哼道。

    “那还等什么,开打吧。”大牛也是急性子,见对手似乎不简单,上去就是一刀。

    刀势较缓,显然大牛不欲背上偷袭之名。

    那孙行面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不闪不避,刀锋即将接触他身体的那一刹那,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化身为为一只蝙蝠,不但闪避了大牛这一刀,还飞速朝大牛掠去,蝙蝠口猛的张开,露出了里面尖锐的牙齿,十分的可怖。

    大牛虽然心中一惊,但手中的刀势猛然加快。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