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57节

点击:

    “从现在开始,嫦娥仙子,你不再是我的师父,今日我们恩断义绝,不过,貌似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恩义,一切都是你自作主张,从来不顾忌别人的感受。你真以为你是王母娘娘啊?青云说的没错,你压根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花瓶仙子,可怜又可笑。”玉儿冷冷的说道。

    “我可怜又可笑?玉儿,你虽然美貌如仙,但比我恐怕还逊一筹,竟然大言不惭。”嫦娥怒道。

    “纵然有倾国倾城之貌又如何,身边无一知心之人,尽是阿谀奉承的仙人,他们还能有什么目的,仙子不会不明白吧?不过你也没有蠢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还知道守身如玉。”玉儿哼道。

    “讥笑我?今日我就将你逐出门墙,永世不得回那人间仙境广寒宫。”说完话,嫦娥朝玉儿轻轻一拂。

    带着一股花香的风从玉儿身边吹过,却带走了她三十年道行及二十级技能。

    玉儿虽然道行受损,武功有失,面色却更现坚毅,守护在我身旁,犹如护着小鸡的母鸡,要与老鹰一决高下。

    “再拦我,玉儿,你便先去那黄泉路了。”嫦娥恐吓道。

    “杀青云,先从我的尸体上走过。”看似柔弱的玉儿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番话。

    我若不是身体无法动弹,定然要翻身将玉儿压在身下,不让她做那傻事。

    我正打算告诉玉儿我死后可以迅速复生的秘密,却突然感觉右小腿一阵剧痛,竟然被嫦娥施以劈空劲气硬生生的打断。

    “玉儿,看你护他到几时。”嫦娥言罢,又是一道劲气,将我左小腿打断。

    受到如此重创,我依旧面不改色,仿佛那腿并非长在我身上,一切痛楚和我无关。

    但我重伤之后雪上加霜,顿时让玉儿伤心不已,眼泪划过美丽的面颊,泣不成声。

    “终有一日,我会让你百倍偿还。”我恨恨的道。

    “就凭你那么微末的道行?”嫦娥轻蔑的望了我一眼。

    我正准备反唇相讥,突然感觉左右双手同时剧痛,竟然也被嫦娥打断了手腕,彻底的无法动弹。

    而不远处的玩家们与天兵神将的交战,也陷入了绝对的下风。天兵神将毕竟训练有素,加上身体强悍,而众多玩家来自不同门派,道行法术参差不齐,各自为战,如一盘散沙,能够坚持如此长的时间,已然超过我的预计了。

    就在我与玉儿以为必死无疑之际,外圈战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大队人马突然杀来,几乎冲散了天兵神将的防御圈。那熟悉的法术映入了我的眼帘,竟是方寸山的仙家法术。

    我定神一看,果然看到了郭飚、李真等方寸山弟子,个个面色肃穆,奋勇杀敌。

    和我曾经一起经历无数次大小战斗的方寸山弟子可不比其他门派,战斗力极强,配合默契,加上方寸山的仙家法术与武功实在高深莫测,天兵神将终于小部分溃败下来,被冲出了一个口子。

    那郭飚冲在最前方,见那嫦娥仙子正欲对我下毒手,二话不说,怒吼一声,铁棒疾挥而出。

    我识得这一‘千钧棒法’的杀招,乃是乾坤一棒。

    在我的眼中,那乌黑的棒子仿佛瞬间变得无比巨大,充斥天地之间,一股霸绝天下的杀气狂席而来。

    天地间,只余一棒。

    嫦娥先前的确被这气势可怕的乾坤一棒给唬住,但她毕竟道行远远胜过郭飚,很快看出其中玄妙,那浩然天地的气势不过是镜花水月,虚无缥缈,根本无甚杀伤力,只要道心境界高于对方一定程度,自然可不受影响。

    嫦娥冷笑一声,竟反手抓住铁棒,用力一甩,郭飚连人带棒被甩至几十米外,重重的摔在地上,虽飞速爬了起来,但已是遍体鳞伤。

    “再吃我三棒!”郭飚虽被挫败,但却越战越勇,再次扑来。

    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铁棒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芒,化作三道棒影,左中右三方朝嫦娥劈来,其势万钧。

    嫦娥不慌不忙,挥手朝上方一拂,一股可怕的劲道迎了上去。

    郭飚前方的三道棒影突然再起变化,竟然三棒化作一棒,已然是千钧棒法‘霹雳流星’中自行领悟的第四式。

    这浑然一体的一棒势如破竹,不出我所料,冲破了嫦娥发出的劲气干扰,袭向嫦娥的面门。

    嫦娥毕竟实战经验不足,虽感觉这一棒袭到面前已是强弩之末,但依旧不敢冒险,否则再次出手,可能可以要去郭飚的小命。

    嫦娥有所顾忌,只得身形疾退。

    而借此良机,一旁的李真自然将我与玉儿救出,让众多方寸弟子护住,不再有性命之忧。

    而我原先所在的青石地面,坑坑洼洼,被我的鲜血充填,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我心中暗自发誓,终有一日,法术大成之时,即便嫦娥有漫天神佛相助,我也要狠狠的教训她一番,哪怕痛快之后,被天下神魔追杀,也在所不惜。

    自荐神洲的新书《仙界豪门》,书号170987,急需推荐票,请书友们帮忙啊。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div>

第085章 绝境,筋脉尽断破玄关

    方寸山弟子与其他门派玩家与天兵神将激战正酣之际,我却被架到了一家客栈,身边是三个郎中,替我把脉开药。

    “受了这么重的伤,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了,竟然还没有断气,真是奇迹啊。”一个老郎中叹道。

    “这脉象混乱,血气薄弱,已是垂死之相,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啊。”另位老郎中看了看郭飚和玉儿等人,摇头叹息。

    “这……明明就是已经断气的人,不过尸体还有余温,诸位,还请节哀顺变,不要太过悲伤。”一位年轻的江湖郎中忍不住说道。

    听闻最后这位郎中的话,我苦笑着睁开眼睛,想证明我还没有死透。

    结果那郎中见我突然睁开双眼凝视着他,吓得怪叫一声‘诈尸’,夺路而逃。

    这位郎中跑路之后,另外两位郎中也先后告辞,说是纵有妙手,也无力回天,无法厚颜收取酬金,也迅速离开,仿佛多呆一阵会被我的晦气死气传染一般。

    “青云,你不会有事的。”玉儿伏在我怀里,轻声的泣道。

    “小傻瓜,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我死后可以马上复生,短短一个时辰,我便可以还阳,回到你的面前,一根头发都不少。”我安慰道。

    “哪里有这种事,那阴曹地府岂是这么好闯的,多少高人欲一改生死薄,都是一去不回,我知道你哄我,不希望我伤心。只是你就这么走了,我岂能独活。”玉儿轻咬着嘴唇,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最怕玉儿较真,万一我突然挂了,这个傻丫头自杀殉情,我才真的完蛋了。

    “玉儿,你相信我,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和那地府判官是好朋友,所以可以死很多次都无妨,不信你问郭飚我的兄弟。”我正色说道。

    “真的吗?飚哥?”玉儿见我神色不像作假,于是将目光投向郭飚。

    郭飚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老大的确是这么一个情况,嫂子你不用太担心。”

    见我与郭飚都信誓旦旦的保证,玉儿这才将信将疑,然后轻轻擦拭面上的泪痕。

    “玉儿,我的伤势虽重,甚至致命,但我一点不担心,反而担心你,你若傻乎乎的寻死,我还阳回来见你死了,我怕我会悔死了。”我又道。

    见我如此担心,玉儿‘噗哧’一笑,道:“我才没那么笨,至少也要帮你守孝三个月,才随你而去那黄泉,那时你若还未回来,我再自刎也不迟。”

    “哪里有人笑着说自刎一事,这种事,开不得玩笑。”我笑道。

    “青云,那些郎中都是胡说八道的,你可千万不要失去信心,以你的内力修为,应该可以快速复原的。”玉儿又道。

    “复原肯定没有问题,但这个速度恐怕比较慢,少说也要三个月。只是水陆大会即将开启,我绝对不能错过此次盛会,也许我置之死地而后生,用内力打通闭塞的经脉,冒险一试,不是横死就是恢复如初,甚至功力大进。反正我死后可以迅速还阳,无所谓的。”我心中下定了决心,道出了想法。

    “老大,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郭飚劝说道。

    “小飚,你想想,我若瘫痪在床数个月,武学道行毫无进展,别人则突飞猛进,日后如何与他们抗衡?某些时候,死亡反而是最快的解决办法。”我沉声说道。

    郭飚低头沉思,一想也是如我所说那般,只能点头同意。

    “郭飚,你先将我扶起身子来,盘膝而坐,然后你和玉儿都出去吧,让我自己打坐运气,看能否修复体内的五脏六腑,先治好内伤,那外伤若有灵药,数日便可恢复了。”我接着说道。

    见我决意如此,郭飚将我身子扶正后,和玉儿一起离开了厢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