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53节

点击:


    此地界虽然已经不属大唐国,大唐铜钱无人识的,但流通之物仍旧是那金银,我也不多想,用一两黄金买下一小渔船,便要渡海。

    当年美猴王用自己扎的木筏都能过这西海,我的渔船没有道理不能过海。

    想那一两黄金估计可以买下几艘小渔船,那渔家也有些过意不去,送我一大包干粮,也免了我再走回头路,去那小镇上购这食物。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非常幸运,当天晚上,东风突起,我毫不犹豫的下了海,在小渔船上挂了一张简陋的帆,开始了前往南赡部洲的航行。

    天公作美,这个夜晚,虽风大浪大,小渔船竟然有惊无险的漂了大半夜,下半夜风力忽然变小,我只得一边人力划桨,一边欣赏这海上的明月之夜。

    柔和清澈的月光洒遍了海面,海平线上蒙在一望无涯的洁白朦胧的轻纱薄绡,感觉这个海上明月夜,是那么的飘渺、神秘且绮丽。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此时此景,我不由得想起了玉儿和忆罗。

    月亮从乌云里露出半个脸儿的情景,我仿佛在黄昏时的天策府后花园里看见过,忆罗用绿叶遮住面庞和我捉迷藏,宛如一朵掩藏在叶底的娇媚的白玫瑰;又仿佛在那风花雪月楼里看见过,玉儿与我谈诗论赋,赫然是一个用团扇遮面含羞的少女,偶尔起身走出几步,又犹如在那银河之中凌波微步。

    沉浸在遐思中的我,感到睡意袭来,终于在船舱内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青天白日。

    七日后,干粮已尽,唯一剩下的就是两日前暴风雨在船内留下的雨水。

    饥饿可以忍受,但在烈日的无情鞭挞下,这雨水简直就是救命宝贝。

    若不是我内力已经达到了一千七百点,算是浑厚无比,这种日晒雨淋加上饥饿不堪的日子,恐怕早已经倒下。

    凭着顽强无比的毅力,我终于在又一个七日后的清晨,见到了久违的陆地,西牛贺洲。

    没有漂洋过海的人绝对无法理解我此刻心中的喜悦,这种陆地带给我的狂喜之情。

    在海上,感觉任你如何挣扎,只要海里的龙王要你性命,掀起大浪,唯一的结果便是葬身鱼腹。

    那种命运由天不由己的感觉特别强烈。

    而陆地上,多少有了点自保之力,心中的感觉会踏实许多。

    我迫不及待跳下海,径直朝岸边游去,显然是一分钟都不想在海里多呆,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尽快上岸。

    游到岸上,我却发现海滩上竟然有人,不过这个小孩抱着一根木桩,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我隐约觉得后方有异响,身后的海水翻起了波涛,一个浪花冲上岸,两个手持钢叉的巡海夜叉赫然出现在我面前。

    与之同时,那个熟悉的天籁之音突然响起。

    “一级浮屠任务触发,胜利条件:击退巡海夜叉。失败条件:宾游游死亡。”

第067章 血战,巡海夜叉真能叉

    一级浮屠的任务?

    只听说过七级浮屠,很少听到有什么一级浮屠。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人们常说的佛楔。

    浮屠的意思就是佛塔,而佛教中,七层佛塔就是最高等级的佛塔了。

    这佛楔的意思,指的就是救人一命,所积累的功德,可以为自己造一座七层的佛塔。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知道这定然是浮屠任务中最简单的一级浮屠任务,所以估计奖励也是最少的。日后功德高了,自然能够触发高难度的七级浮屠任务。

    巡海夜叉见我似乎护着那小孩,一时也没有轻举妄动,上下打量着我。

    我此刻的样子还真是狼狈,全身衣服湿透了,外衣早已经褴褛破烂,露出穿在里面的白犀牛皮衣。

    加上多日没有饱餐一顿,饿得是面黄肌瘦,辅以我那比妖怪还要妖怪的面容,看上去多少有些阴森可怖。

    见我面色凶恶,巡海夜叉也有些拿捏不定主意。

    巡海夜叉可谓是龙宫中最没有地位的跑腿的小兵,所谓的虾兵蟹将,就是他们。

    所以他们的待遇非常不好,海里的各种生物不能乱吃,因为那都是龙王的私人财产,万一被其他生物撞见,告上一状,必然变成龙王酒宴上的红烧大虾。

    没有办法,他们为了打打牙祭,有时会铤而走险,在海边猎杀一些玩水的小孩,此刻便是尾随几乎被溺死的小孩宾游游而来,意欲饱餐一顿。

    两个夜叉一阵交头接耳后,左边的夜叉开口说道:“哪里来的野人,快点让开,这小孩乃是我们龙王要用来祭天的祭物,不想死的话,有多远,滚多远。”

    我哪里会被这两头笨头笨脑的夜叉给唬住,若真是龙王的命令,他们早就不客气了,哪里还和我在这里废话。

    “不对啊,西海龙王昨日还和我说,祭天的祭物,早已经不用活人了,怕伤天和,改用各种山珍海味了,你们莫非不是巡海夜叉?”我故作迷惑状,摇头答道。

    “嘿,小虾,这个丑八怪该真不会是什么大仙乔装改扮的吧?如果他真和我们龙王有交情,我们死定了。”

    “怕什么,大虾,横竖一个死,这种窝囊的巡海活法我早腻烦了,我先上,试下他的底。”

    这大小虾的窃窃私语我自然听得是一清二楚,知道这大虾要动手,自然提高警惕,乌龙鞭早已拿捏在手。

    小虾刚准备动手,突然我的肚子中发出一阵类似蛤蟆的叫声,吓得这个家伙往后一退,眼神更是惊疑不定。

    我哪里想到自己因为肚子太饿发出的‘咕咕’声也能吓退这巡海夜叉,不禁大笑起来。

    见我大笑,似乎成足在胸,一切都不放在眼里,两个夜叉都感觉头皮发麻。

    但这大小虾显然想到了若我是个大仙,日后给龙王说起此事,他们也难逃一死,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终于同时大喝一声,一左一右,朝我攻来。

    虽然我全身无力,饿了七日,但浑厚的内力还在,实力也还剩下大半,想那龙宫最低级的巡海夜叉能有几分本事,当下也不多想,乌龙鞭在空中舞出一个奇妙的鞭花,竟在一瞬间将两柄叉子都缠绕住了。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只觉得鞭上传来两股挣扎的大力,拖的我几乎站立不稳,赶紧扎了一个马步,这才稳住身形。

    但我没有想到,这乌龙鞭缠住了两把叉子,对我而言,未必是好事。

    两个夜叉显然发现我的功夫不过尔尔,兴奋的‘哇哇’大叫,不退反近,顺着我猛扯乌龙鞭的力道,突然飞叉而来,惊得我是出了一身冷汗,趴头躲过。

    还未完全回过神来,大虾小虾这对夜叉已经左一叉,又一叉,围攻而来,显然不将我叉死在这海滩上,誓不罢休。

    乌龙鞭缠住了叉子,其实等于失去了攻击力,而叉子被缠住,因为乌龙鞭太长,反而没有多大影响。

    失去了乌龙鞭的我哪里还有什么功夫和这对大小虾纠缠,只能以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懒驴打滚’躲过一叉接一叉的汹涌攻势。

    我心中叫苦不已,这对巡海夜叉显然不会什么功夫,就凭借着水族的天神神力,会这么最简单的左叉叉,右叉叉,偏偏能把我逼向死路,连放个法术的闲暇都没有。

    终于,给我逮住一个时机,翻滚到大虾身侧,猛的一拳,内力狂涌而出,击在大虾的腹部。

    我感觉拳头砸中了铁石,强大的反震力震得我双手发麻,一个不留神已经被一旁得小虾给叉中了一叉,小腿上血流如注。

    “哈哈,看你个丑八怪还装神弄鬼,吓唬我们神勇无敌大小双虾!”小虾见叉中了我,得意的嚷道。

    我哪里有空和小虾斗嘴,因为知道了这两只大小龙虾的虾壳实在是坚硬无比,就算是乌龙鞭抽在他们身上,也不过受一点点轻伤罢了。

    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以那新学到的法术‘四符真法’对付这对巡海夜叉。

    我一边躲闪着大小虾的左右双叉,一边开始将体内的灵力聚集在双掌之中,只要一个机会出来,就能施展出‘四符真法’,先击倒一个夜叉。

    但这对大小双虾的体力实在充沛,叉了我足足半个时辰,脸不红,气不喘,叉势越来越顺畅,竟然有那连绵不决的势头,且速度越来越快。

    而我已经快‘懒驴打滚’的力气都没有了,小腿上的伤口虽不是很严重,皮肉之上,但流淌了这么久的血,已经让我体内血气不足,动作开始迟缓下来。

    这个一级浮屠的任务还实在变态,没有办法,只能冒死一搏了。

    我突然间不再闪避大小双虾的狂叉,只是用细微的动作躲过了要害,身上顿时多了十个血窟窿,连那白犀牛皮衣都被戳破,可见这对大小双虾的叉叉功夫实在了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