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49节

点击:


    我大步走上前,冲着那帮工作室老大问道:“你们可知‘不敢高声语’此句的后半阙是何句?”

    见是我来了,其他的工作室的老大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因为他们能够来这金銮殿参加英雄宴,很大程度是听信了我的判断,将宝押在秦王李世民阵营。

    “恐惊天上人。”一个白面少年摇头晃脑的答道。

    “你们害怕惊动天上的神仙,难道就不怕如此喧哗惊扰了圣驾,到时候英雄宴变成了鸿门宴,那可有我们好受的了。”我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近乎为零,但仍旧危言耸听道。

    众人被我这么一说,也觉得先前有些太过嚣张,在金銮殿上吹侃,的确有活得不耐烦的嫌疑。

    就在这时,一个宏亮的声音突然在大殿中响起:“圣上到。”

    我们一抬头,见到唐高祖李渊在李世民和一众妃子的簇拥下,坐上了龙座。

    也不知道谁带的头,跪地口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其他人自然也如此效仿,金銮殿上黑压压的跪倒了一大片人。

    唯独一人傲然不跪,顿时惹恼了李渊,怒视此人,就要问罪。

    非常不幸,这傲然不跪的人,就是在下,傅青云。

第061章 犯上,高祖退位酒宴始

    金銮殿上万千道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每个人表情都不尽相同,我尽收眼底。

    有愕然惊诧,有扼腕惋惜,有冷若冰霜,有幸灾乐祸,有眉开眼笑,有拍案而起……

    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低调,不大喜欢出风头,因为站在风口浪尖的人,一般都是短命鬼。

    我之所以不跪,其实不是我不愿意随波逐流,而是忆罗用那百毒烟岚连珠飞弩底住我后腰,小声在我耳边道:“无论是我,还是玉儿,都不喜欢随便下跪的男人,你给我老实站着,不许跪。”

    武力强迫下,加上忆罗冠以一顶大帽子,我只得强做镇静,傲然与龙座上的唐高祖李渊毫不想让的对视着。

    “我若没有记错,你便是天策府兵总教头,在世民的铁甲骑兵即将崩溃前反戈一击,为天兵神将下凡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此次玄武门之变,你功劳颇大,但你若不给朕一个不跪的理由,明日午时,刑场斩首示众。”李渊沉声说道。

    龙威之下,很多玩家这才意识到这个世界强大势力背后代表的可怖力量,没有成气候的他们根本无力抗衡。

    更让这些工作室老大奇怪的是,先前我提醒他们不要在这金銮殿上喧哗,为何我却如此悍不畏死,不肯低下高贵的头。

    在皇帝面前下跪,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说这个一脸福态的皇帝也是一个老头,尊敬老人,传统美德啊。

    我估计下跪的人的心中,都如此安慰自己。

    “父皇,傅青云此次立下大功,金銮殿上突见圣驾,可能有些惊惶,所以一时忘记行那君臣大礼,还请恕罪。”李世民显然有意笼络我,满朝文武皆不言,唯独他站了出来。

    “傅青云,你可是如世民所说那般,一时张皇,忘记行礼?如果这样的话,朕也可网开一面,这次暂且饶过你。”李渊面色稍稍好转,冷眼看着我。

    虽然无论李世民还是李渊都卖了个面子给我,给我个台阶大,按理来说,这已经是天大的福份了,我也本准备息事宁人,招惹当今大唐皇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我突然发现李渊身边有两位妖媚无比的妃子,曲意奉承讨好着李渊,而李渊竟公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议事的金銮殿之上,双手不受控制的抚摸着两位妃子的大腿和腰肢,心中一凛,立即猜到了这两位妃子就是和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有染的张婕妤和尹德妃。

    “我虽是一草芥,但亦有原则,不明是非者不拜。圣上固然是权倾天下,贵为九五之尊,但我不违心而拜。”我淡淡的说道。

    我此言一出,整个金銮殿顿时炸开了锅,一些狐假虎威的大臣立即跳了出来,狂呼‘大胆,犯圣上龙颜,诛九族’。

    “你说什么?说朕不明是非?是昏君?”李渊恼怒无比,气得从龙椅上站起身来。

    “金銮殿上,乃是议国家大事之地,圣上却与身边的妃子公然**,迷恋美色,沉迷其中。此事虽小,却以小见大。”我的面上仍旧带着那丝淡淡的自信的笑意,让我那张丑脸充满了奇特的张力,引人注目。

    “你一个小小的总教头,竟……竟敢管起朕的事。”李渊咆哮道。

    “天下事,天下人管,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答道。

    “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斩首示众!”李渊当着群臣的面,被我如此忤逆,自然暴跳如雷。

    “杀我可以,但我话还没有说完。”我可不想真的就这么死了,虽然英烈,但鬼门关实在不是个好去处。

    “朕就给你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李渊缓缓的坐回了龙椅。

    所谓金口一开,驷马难追,此刻李渊动了真怒,连那李世民都不敢挺身而出,为我辩护,至于其他文武群臣,更是噤若寒蝉。

    相反,一些跪在地上的玩家们有些不耐烦,他们都是工作室的老大,平日呼风唤雨,此刻因为我这么一搅和,跪了大半天,心情十分不爽,都有些不耐烦了。

    “张婕妤和尹德妃两位贵妃,想必就是长安城百姓传闻中妃子党的领袖吧,据说这妃子党不但与太子党遥相呼应,而且太子和齐王经常去她们的寝宫,逗留到深夜甚至黎明十分才离去,这可以说是**后宫,死罪。圣上明知此事,却假装毫不知情,不肯定罪,盖因舍不得两位娘娘那美艳绝伦的臭皮囊。”我厉声喝道。

    被我这么一说,李渊顿时面色苍白,低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这等辛秘?”

    李渊自然不知道当日我隐身接近魏征,恰巧听了这番话,知道确有其事,绝非空穴来风。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只是我敢说出来,仅此而已。”我淡淡的答道。

    原本还跪在地上的玩家们想到我对他们有些恩义,而李渊又是如此一个贪恋美色的昏君,被儿子玩过的女人还当宝,顿时都义愤填膺,纷纷站起身来,冷眼看着李渊会如何决断。

    眼见形势有些失控,李世民都露出了一丝忧色。

    我们这帮人可都是高手,万一众怒难犯,谋起反来,即便是程咬金等人,也无法挡住我们此刻的攻势。

    万千道目光都聚集在李渊身上。

    这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几十岁。

    看得出,他很想将身边的两位爱妃‘斩立决’,却无法忘怀那一次次甜蜜旖旎的春色回忆,犹豫不决。

    终于,李渊站起身来,沉声喝道:“今日朕宣布,传位于世民,即刻生效。”

    说完话,在两位爱妃的搀扶下,李渊那佝偻的身影消失在那美仑美奂的屏风之后。

    在满朝文武的恭贺声中,李世民仍旧是面不改色,淡然对之,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有所惊诧,这份淡定,简直超乎了想象。

    而我,此刻却觉得自己有些残忍,才失去了两个儿子的一个老人,不过想继续拥有两个美丽的妃子,以伴余年,我却无情的伤害了他。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该庆幸,我不会在被推出午门斩首。

    丝竹声乐响起,如云的美女在席间穿梭不停,斟酒加肴,众人期盼已久英雄宴终于拉开了序幕。

第062章 梦缘,白发老人传仙术

    李渊的离去并未让酒宴的气氛消沉下来,就算是九五之尊,最后也不过落个人走茶凉的境地。

    满朝文武都竞相巴结如今贵为天子的李世民,甚至天策府的猛将们也沾光不少,被一帮大臣围住,争着敬酒,市侩嘴脸,毕显无遗。

    各大工作室和战队联盟的首脑相互间也算熟人了,虽然经常处于竞争的状态,但私底下也是不错的朋友,相互敬酒,出乎我的意料,这帮大人物没有冷落我,都先后找我碰杯,寒喧几句。

    毕竟,我这等实力超强的人气玩家,绝对是他们拉拢的对象,更何况我如今还有几件妖魔留给我的法宝,得罪我的后果,绝对非常严重。

    玩家们谈论最多的笑料,莫过于赤龙战队的老大聂金的悲惨遭遇,纷纷猜测此刻这家伙躲在何处,从茅房猜到猪圈,越来越离谱。

    大牛和易家三兄弟似乎在比酒量,一边大吃着山珍海味,一鞭将那夜光杯盛来的美酒当作白开水,头一抬,嘴一张,就干上一杯,过足了瘾。

    让我有些欣慰的是,如今可可已经不再针对玉儿了,毕竟玉儿的纯朴善良,任何一个和她相处了一阵的人,都能感受到。

    忆罗左手搂着可可,右手搂着可可,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些什么,估计是女孩子的闺中秘事,我也无意去偷听。

    酒过数巡后,酒力颇强的我竟然也有些支持不住,见暂时无人理会自己,便趴在案上小憩一会。

    结果,酒意上袭,我呼呼大睡,进入了梦境。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