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39节

点击:


    “原来你小子想日后和我们平起平坐,哈哈。”红发老祖笑道。

    鸠盘婆则怪笑了几声,用一种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看得我心中发毛。

    李元吉被三个老妖撂在一旁十分的不爽,眼下见我这么个丑八怪却被三个老妖当成宝,争相抢夺,心情更是无比烦闷,终于按捺不住,厉声问道:“小子,你既然不是三位前辈的徒弟,听到我的这等机密大事,竟然还面带笑容,莫非还以为可以活着出去。”

    “小子,齐王要杀你啊,不如搬出你那个什么总教头的虚衔,弃暗投明,兴许能救你一命。”鸠盘婆阴笑道。

    “总教头?小子,你莫非就是那天策府兵总教头?”齐王面色微变,直盯盯的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天策府的数十万玩家,个个修为不浅,绝对是可以左右玄武门兵变的巨大力量,宫廷侍卫和御林军的兵权虽然被李元吉牢牢抓在手里,但天策府兵这一变数,没有道理他不知道。

    抛开对李元吉不利于我的推断,那三个老妖将我请到这齐王府,若说只是看中了我谩骂讽刺惠岸行者与嫦娥仙子,与天策府毫无关系,我自己都不相信。

    “你与程咬金、秦叔宝那几个家伙关系可好?”齐王又问道。

    我没有办法,只能再次苦笑着点了点头。

    “可有信心说服他们归顺于我?”齐王接着问道。

    我沉默了半晌,然后断然摇了摇头,道:“这几位将军与李世民乃是出生入死的交情,我不过与他们相识数十天,如何劝说他们归降。况且若贸然试探,恐怕反露了马脚,坏了齐王的大事。”

    “不错,有些心计,我身边正好缺少你这等人才,况且你资质出众,被三位前辈看好,加上与天策府的精兵良将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策动部分天策兵投诚于我,应该不是难事。待会我让你离开齐王府,你该不会第一时间跑到秦王面前告密吧?”李元吉眼中闪过一道厉芒,面色由白转青。

    我见三个老妖抬头望天,一副魂游太虚之态,立即猜到老妖也在看我表态,一个回答不妥,必然到鬼门关报到。

    虽然心中知道是被逼上了这条随时可能沉没的妖魔造反大船,但我却没有丝毫犹豫,半跪叩首道:“天策府兵总教头傅青云愿效犬马之劳,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047章 诡异,魏征造访玉儿泣

    “好一个犬马之劳,好一个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元吉哈哈笑道。

    三个老妖望向我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惊诧,毕竟我刚才那等表现已经不是见风驶舵,而是当机立断,乃成就大业必备之素质。

    “青云,你心中也许还在怪我们三个老家伙,不肯施援手。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的老对头已经闭关而出,开始广收门徒,我们若不取得大唐国的支持,得到天下之势,有可能被那些所谓的名门正道围攻,斩尽杀绝。”红发老祖叹道。

    “老祖,自古邪正不两立,那蜀山最擅长的就是群殴,只要齐王顺利登基,举一国之力,灭那蜀山剑派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装起了好人,轻声安慰道。

    “没错,取得了势,便可拨乱反正,妖魔为正派,正派为妖魔,天下是非由我说。”绿袍老祖豪气道。

    “大势受到天道左右,我等三人虽然妖力无边,但比起浩瀚难测的天道,实在无异于蝼蚁。究竟什么才能影响天道,甚至改变天道呢?”鸠盘婆皱眉自语道。

    天道?这西游世界也有天道?不可能有什么天道,否则大家都一股脑的做那名门正派,免得遭到天谴,天罚,死无葬身之地。

    天道,恐怕就是当初这个虚拟世界诞生时,那些游戏程序师、策划师勾勒出的一个世界大体运转规则,若这个世界有GM的话,恐怕他的能力,足可以改变这所谓的天道。

    不对,GM算什么,都是为玩家服务的,真正能够左右这个世界的发展,改变天道的,便是我们无数的玩家。

    相通了这一点,我顿时明白,这玄武门兵变的结果,恐怕不一定会遵循历史的轨迹,若万千玩家统统加入所谓的‘邪恶’一方太子阵营,这个世界的大唐朝历史,很可能会被改写,《西游记》小说的结局,可能也大相径庭。

    见我面色飘忽不定,李元吉还以为我因为加入他这方而心事重重,于是笑道:“总教头,我齐王最是赏罚分明,你若能助我登上九五帝位,荣华富贵,代代相传。”

    我陪笑道:“齐王您和太子掌控了长安城内十之**的军队,此次玄武门之计,只需小心秦王那擒贼先擒王之策,万一他麾下也有不世出的高手,恐怕我们也讨不到好处,反而惊动了圣驾,于日后您继位不利。”

    “那到也是,打斗惊动了父皇,的确不好,我会多派几个高手保护父皇。至于我自己,等闲高手,岂能伤我分毫。”李元吉答话之际,显然默运真气,身穿的长袍无风自动,摇曳不定,显得十分的诡异。

    我也有些诧异,没有想到李元吉这个天性凉薄之辈,似乎是真心关心他的父皇李渊,言语诚恳,并无做作之意。

    “齐王,我每日子夜时分,来你齐王府一趟,也好避人耳目,探望几位前辈的同时,也可以告之你天策府的一些动静,你看如何?”我知道身居高位者大多疑心病中,我若不主动报到,恐怕又生事端。

    “如此甚好,这有一面令牌,进我齐王府,可不必通传。”李元吉从怀中掏出一块非金非铁的令牌,递给了我。

    我端详了一阵,见令牌上写着一个篆体的‘元’字,道了声谢,揣入怀中。

    随后,我与三位老妖告别,离开了齐王府,回到天策府,已经是第二日晌午时分。

    刚到天策府门口,就见到忆罗、大牛、可可三人,急拥而上,问长问短,我只得胡吹一气,敷衍过去。

    感到身心疲惫,我推搪了他们邀我去聚风楼去大吃大喝,回到静修室,见到了身子丰腴了少许的玉儿,还没有来得及轻薄这个可人儿一番,又听到‘咚咚’的敲门声。

    心下有些不耐烦,于是对身边的玉儿说道:“玉儿,我有些累,你去看看来人是谁,除了大牛那几个死党,一律不见客。”

    玉儿轻移莲步,打开门,见到一白袍文士,竟然哑巴起来,愣在原地不动,一语未发。

    “你不是在风花雪月楼吗?怎么在这?莫非这天策府兵的总教头,是你的相好?”那文士虽看上去彬彬有礼,器宇不凡,但却话里带刺。

    我见玉儿低头不语,受了委屈也不敢吭声,顿时心中大怒,冲了过去,冷声笑道:“哪里来的公子,如此温文尔雅,出口就伤人。”

    那文士也不恼火,显见修养极深,面带微笑,回道:“兄台何必动怒,所谓天下女子如衣服,四海兄弟如手足,同在帝王屋檐下,建得功业留青史。”

    “可惜,我哪里会有你这等谈吐高雅的兄弟。”我讽刺道。

    那文士也不知是真听不出我话语中的讥笑之意还是假装听不懂,接口道:“你乃秦王天策府中新晋身的一员猛将,官拜总教头,我乃太子府内的一谋士,小小幕僚,所谓山水有相逢,我们一文一武,我此次前来,就是找傅兄弟商谈要事,共谋大业。”

    太子府的谋士,不给这家伙面子,也要给建成太子点面子,免得日后碰面面上难看。

    “屋里坐。”我假笑道。

    “客气。”文士慢步走进了屋。

    不经意间,我发现一旁的玉儿竟然呆滞了许多,那清澈如水的眼神此刻仿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雾,看不真切,面色有些凄苦,仿佛随时都会落泪一般。

    这个文士定然在风花雪月楼点过玉儿,贪恋美色,却被玉儿拒绝,所以怀恨在心,见面便热潮冷讽。

    想到这,我不禁心头火起,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公子高姓大名?”

    “在下姓魏,单名一个征,难道玉儿没有告诉过你吗?”文士冷眼一扫有些凌乱的床絮,淡淡的说道。

    魏征?这个家伙可不得了,先是太子党妃子党的重要谋士,玄武门兵变后险被斩首,最终却因为唐太宗爱惜他的才华而赦免了他的死罪,最后更是位极人臣,在《西游记》一书中更是续了唐太宗二十年的寿命,且留下了‘以魏卿家正衣冠’的明镜美名。

    但那不过是历史,现在不过是个虚拟世界。

    看到玉儿面色凄凄,似乎根本不敢接触魏征的眼神,我心头一动,立即想起一个人来。

    欺骗拐卖玉儿的那个绝情寡意的负心汉,莫非就在眼前!

第048章 摇摆,千万不能站错边

    “到如此简陋之地造访,看来魏征兄是有事相托啊。”心中虽已生杀意,但我面上却带着微笑。

    魏征哈哈一笑,道:“实话不瞒总教头,这事关大唐国运,社稷平安,若你能大义加入太子阵营,劝降程咬金等猛将归顺,绝对是百姓之福啊。”

    “我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策反天策府将领。”我摇头道。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