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36节

点击:


    “这样啊,万一我嫁不出去,可能会可怜可怜你,考虑嫁给你的。”忆罗嘻嘻笑道。

    “说什么那些不着边际的废话,这次机会难得,南海普陀山招收门徒,忆罗,有没有打算去南海修行?”我问道。

    忆罗见她那句‘可怜我嫁给我’的话被我说成不着边际的废话,根本不搭理我,嘴巴嘟的老高,不时斜着眼瞄我几下,目光如刀,简直是见血封喉。

    终于,天空中的佛光越来越弱,那佛光中若隐若现之人也飞落下来,显然是法力不够,继续维持这等照耀天下的佛光法术十分吃力。

    我见此人面相,便知不是那观音菩萨,因为这位仙人乃是一童子相,清秀无双,一身披甲威风凛凛,左手持朵盛开莲花,背负一根黝黑的浑铁棒。

    “这个少年长得好生英俊。”忆罗见那少年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忍不住赞恶劣一句。

    “哦,忆罗,心动呢?可知他是谁?”我笑着问道。

    “管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和尚,这么年轻就出家,他父母不知道怎么想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忆罗哼道。

    “他是观音首徒,法号惠岸行者,乃是托塔天王李靖的二公子,原名为木吒。”我介绍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只听说过哪吒三太子这个名字,莫非这哪吒是木吒的弟弟?”忆罗好奇的问道。

    “你平时从来不看神话小说的?《西游记》你总看了吧,没看你怎么一头撞进了这个《西游世界》中,成日修炼,还和妖怪打打杀杀。”我见过很多不喜欢看古代章回体小说的女孩子,但没看过《西游记》的女孩子,还是第一次遇到。

    “谁规定看过这神话小说的才能进来玩,没看过什么都不知道才觉得神秘,才好玩。就好像男女之间的关系一样,什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还有什么意思啊。所以,保持一点神秘感,那才是吸引异性的最佳法宝。”忆罗呵呵笑道。

    我还没答话,那惠岸行者竟然从汹涌的人潮中漫步走了出来,任何企图靠近他的人,都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被一股巨力卸到一旁。

    我有些诧异,因为这惠岸行者前进的方向,似乎就是我和忆罗所在之地,难不成他想渡我去那普陀,当个和尚?

    果然不出所料,这惠岸行者走到我的面前,施了个礼,说道:“施主,方圆百丈之内,就以你法力最为高深,道行已至初领妙道之境。而我普陀山广收门徒,我师尊更是法力无边的观世音菩萨,想必加入我们普陀,是你的最佳选择吧。”

    我平日最痛恨这种强行摊派的作风,眼前这个惠岸行者虽然是观世音的徒弟,法力高强,我却依旧不卖帐,况且我心中早已经有了门派的选择,怎么排也排不到普陀一派,去当个和尚,天天诵经**佛。

    “大师,我面相丑恶,日后化缘的难度很高的,我担心饿死啊。”我不亢不卑的答道。

    “众生皆平等,哪有什么美丑之分,纵然一副好皮囊,百年之后化杯土。一入我佛门,受到我佛如来之庇佑,面恶心善,更好得证善果。”惠岸行者舌灿生花,轻谈浅笑。

    “心中有佛,有善**,何必执意盾入沙门学法,天地万物皆有法,皆可学。”我答道。

    “施主果真有慧根,天地万物皆有法,好悟性。不过放眼天下,又有什么门派能与我普陀比肩?”惠岸行者傲然道。

    我淡淡一笑,从牙缝中挤出了五个字:“灵台方寸山。”

    稍微有些常识的玩家,恐怕他们的中意的门派就是这方寸山三星洞,期望日后与那齐天大圣孙悟空一般,混出个名堂。

    这普陀一派虽然不错,但毕竟是出家人清修之地,中规中矩,不是一个出名争强的地方,玩家们自然热情不大。

    “灵台方寸山?这是什么门派,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惠岸行者一脸迷惘,显然的确不知我口中的门派是何来历。

    “四大部洲,多少辛秘门派,又岂是你一个行者所能完全了解,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妄自尊大,成了一坐井观天之蛙,那就颜面尽失了。”我讽刺道。

    我话音一落,其他的玩家就炸开了锅。

    “哎呀,这个什么行者连方寸山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会不会是骗子啊?”

    “看上去不像啊,哪里有这么英俊的小生沦落成骗子啊?”

    “观音座下有这么一号人物吗?我怎么不知道。”

    “白痴啊,他叫惠岸行者,也叫木吒,是哪吒三太子的二哥。”

    ……

    (推荐票啊,砸砸啊。。兄弟们,需要精华的在精华楼留言啊。)

第043章 嫦娥,月宫仙子翩翩来

    惠岸行者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被凡人怀疑是骗子,而这始作俑者几乎就是我。

    虽出家已久,火性几乎消磨殆尽,此刻木吒却依旧青筋凸爆,望向我的眼神再无先前那般和善,变得阴森可怖。

    前几日观音算出长安城有血光之灾,这惠岸行者便在观音菩萨面前主动请缨,前来收徒,期望光大普陀一派,日后居功至伟,积下善果,日后也好成一小佛,不再受那行者称号的困扰。

    岂料被我拒绝后,形势急转直下,愿意前往普陀山学佛之人是少之又少,一番点算下来,不过寥寥千余人,大多数人似乎都期望加入那闻所未闻的方寸山一派,自然让惠岸行者气极败坏。

    若是此刻在无人的荒郊野外,我绝对相信,这惠岸行者有道理将我活活的掐死,谁让我这么不给普陀的面子。

    只是人在江湖,心愿去向早已定,身不由己。

    此刻,我的心思却没有放在这惠岸行者的身上,反而思索这满朝文武显然都见到了佛光,听到了惠岸行者的佛号,却无一人前来相见,往常应该是九五之尊都前来接见观音座下首徒,怎么今日人影全无,这事实在透露着几分诡异。

    长安有大劫难,血光之灾?我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顿时知道长安将发生一场争夺皇位的巨大动乱——玄武门兵变。

    这场兵变,天策府的将士自然站在李世民一方,加上数十万在天策府学武的玩家,历史洪流的方向,看来是不会改变。

    只是如何在这场兵变,实际上就是西游世界的一个巨型团战任务,如何在这次任务中取得最大的利益,那才是重中之重。

    惠岸行者冷眼注视着我,见我根本不正眼看他一下,仿佛神游太虚去了,也不由得恼羞成怒,喝道:“听说你就是天策府兵的总教头,我普陀一派有一法术绝招名为‘大力降魔杵’,不知道总教头可否接下这一式。”

    被惠岸行者这么一喝,我清醒过来,暗骂这个家伙不是个玩意,谁都知道那个天策府兵总教头不过是个虚衔,自己法力低微到何种程度,神仙一眼便能看穿。

    此刻却因为收不到徒弟将怒火发泄到我身上,这个惠岸行者,人品实在不咋的。

    “献丑不如藏拙,不过早晚有一天,我傅青云会找行者你讨教一番。”想到这家伙可以和孙悟空都大战几十回合,自己若上场,还不给他手中那浑铁棒一棒打成肉浆。

    见我服软,惠岸行者大笑了几声,不再理会我,四处宣扬普陀一派的诸多好处。

    他若就这么走了,我也不会对惠岸行者产生多大的恨意,毕竟自己技不如人,西游世界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只是,这木吒走到广场中心,竟然看到了我的复制体NPC武林盟主,竟然二话不说,施出普陀法术绝招‘大力降魔杵’,攻向盟主。

    惠岸行者手中的浑铁棒倏地发出万道金芒,看似随意的一击,却掀起了滔天的气浪,直冲云霄,威力骇人到了及至。

    空中疯狂舞动的金蛇从四面八方袭向盟主这个可怜的NPC,堵住了他的退路。而莫可披靡的浑铁棒犹如一道最耀眼的金色闪电,劈中了盟主。

    盟主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如那被宰割的小羊羔一般,鲜血飞溅,骨骼尽碎,最后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血腥到了极点。

    杀了这盟主之后,木吒还挑衅的回头看了我几眼,哼道:“这种修为也配称作盟主,丢人现眼。”

    冲天的怒气再次勃发,我清晰的感觉到乌龙鞭蕴藏的那股滔天怒意也苏醒过来,蛟龙之力和我体内的内力合而为一,随时可以爆发出无比恐怖的杀伤力。

    只可惜,不远处的木吒不是袁天罡任务中道行百年不到的妖怪,而是观音的护驾使者,身经百战,降妖伏魔无数,我这等微末力量,打在他身上,恐怕只是给他挠痒。

    “你是佛门弟子吗?嗜血好杀,还在长安城广场杀人。佛家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我不顺眼,便将滔天怒气发泄在模样和我一般无二的盟主身上,这等睚眦必报的人,还想成佛,做梦。你永远只是一个二流打手,记住,是二流。”我冲着惠岸行者冷笑道。

    一棒打死盟主后,惠岸行者也觉得不妥,加上被我这么讽刺一番,不由得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心魔开始作祟,不知道如何辩解。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