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34节

点击:


    对于这点,我也心知肚明,但我却丝毫没有后退半步,依旧站在犀牛精的正前方,疯狂的鞭打着它。

    犀牛精杀死我的绝招可能有一百种。

    但它压抑了这么久,沉默了这么久,出招前肯定会发泄一番,大吼几声。

    而我,唯一的制胜机会,就在这一瞬间。

    时间静静的无声无息的流逝,我的心跳也随之越来越快。

    那白驹过隙的生死瞬间,即将来临。

第040章 收获,奇珍异宝腾云术

    还有几乎不到十秒的时间,犀牛精约定的十分钟就要结束。

    我已经看到了犀牛精那满面的狰狞笑容,眼神中那阴森可怖的浓烈杀机。

    不是生,就是死,无论结局如何都要做个明白人。

    想到这,我开始以外视之法查询犀牛精的武功法术到了什么境界。

    白犀牛精:

    气血值三千;精力值一千;

    武学等级一百,境界—>出类拔萃;

    道行一百五十年,境界—>略通道行;

    法力修为境界—>略晓变化;

    特殊能力为铁布衫,无惧普通刀剑及法术。

    不是有杀手锏,十个傅青云恐怕都会被这头犀牛踩成肉泥啊。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头,犀牛精发出一阵狂笑,喝道:“时间到,小子,受死……”

    我傲然伫立在犀牛精的面前,看着张开大嘴狂笑的犀牛精,瞅准一个机会,将火鹏临死前给我的内丹‘嗖’一下丢入了犀牛精的血盆大口中。

    犀牛精感觉一股可怕的火流进入了嘴中,吓得猛力咳嗽想吐出来。可惜火鹏的内丹十分熟悉犀牛精的气息,恨其入骨,滋溜便滑过了食道,进入犀牛精的腹中。

    “小子,你敢阴我,你刚才丢的什么……东西!”犀牛精暴跳如雷,感觉五脏六腑仿佛在滚油中翻腾,就要被炸熟了。

    “哦,一个小东西,火鹏的内丹而已。”我快步逃出了数丈开外,才嘻嘻笑道。

    “什么,火鹏的内丹!”犀牛精的表情渐渐从惊愕变成了恐惧。

    无比眩目的火红光芒从犀牛精的体内迸射而出,染红了整个山崖。

    犀牛精的面部已经因为极度的痛楚而扭曲了,连濒死前的惨叫都没有发出,便化作了一地的灰渣,但却留下了两样东西。

    银白色的犀牛角和雪白色的犀牛皮。

    这两样东西,都是犀牛精千锤百炼的身体宝贝,犀牛角无坚不摧,杀力滔天,犀牛皮则吸收了犀牛精铁布衫的法力,如铜墙铁壁,守护的固若金汤。

    火鹏内丹释放的冲天火焰虽然可以焚化犀牛精的内脏及血肉,却无法焚化这两样宝贝。

    “恭喜您,完成了灭杀比目山犀牛精的任务,您得到十年道行的奖励,一万点武学战斗经验,五千点潜能。”那个熟悉的天籁之音猛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蹲下身来,捡起体积缩小了一半的火鹏内丹,握在手中,感觉到火鹏报仇后的那种喜悦之情和对我的感激之情,想到火鹏已死,这比目山从此没了主人,日后恐怕还会有妖魔前来,自会再起争端。

    我将珠子大小的火丹放入怀中,丝毫不担心这火鹏内丹会伤害到我,因为这火丹,极具灵性,和火鹏在世无异,可以和我心灵相通。

    “啊,青云哥,你太厉害了,杀死了这头犀牛精!”忆罗欢喜万分的跑到我的跟前,挽住了我的手。

    “侥幸而已。”我苦笑道。

    “本来就是走了狗屎运。”谢可可冷哼道。

    “可可,别乱说,没老大在,我们可是要在鬼门关聚会的啊。”大牛对谢可可皱了皱眉。

    我对可可笑道:“听见没,公道自在人心,你亲爱的大牛都力挺我。”

    可可不在理会我,掉过头去对着大牛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十足一个暴力份子。

    突然想到宝藏,我拉着忆罗进入山洞,不多时便出来,只是手中多了一个大木箱。

    “嘿,你们别闹了,这箱子里应该就是宝藏,我们打开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挑选一下,留一半给易家三兄弟。”我冲着可可和大牛喊道。

    “下次再教训你,大笨牛。”想到有宝分刮,可可丢下大牛,飞快跑来。

    可可的身后,自然是穷追不舍的大牛,只是跑起来有些一瘸一拐,大概是被可可虐待至残的。

    见众人都围在身边,我将箱子打开,却见上层珠光宝气,竟然是一些珠宝和一些女人的首饰。其中有两件云彩霓衣,异常华丽,可可和忆罗二话不说,一人一件,想也不想就穿在身上。

    “这头好色的大犀牛,竟然偷偷藏了这么多女子的衣物首饰,最后却便宜了我和忆罗。”可可笑道。

    “可可,你感觉到没,穿上这身云彩霓衣,人的气质都显得华美飘逸一些,比长安城内的那些华美服饰要舒服许多,不愧是妖怪的收藏品啊。”忆罗也赞了一句。

    我和大牛没空理会二女相对互摆造型,而是将上层珠宝首饰移了出来,终于发现下层的宝贝。

    三柄通体火红的大剑,二个黝黑的拳套,二件金缕银线背心,加上一本薄薄的秘笈《铁布衫》。

    大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二个黝黑拳套,刚刚戴在手上,平地似乎响起了一个惊雷,一个宏大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玄铁手套,基本攻击力为五十,可存贮持有者三分之一的内力爆发而出,随后陷入昏迷状态。”

    “超强的武器,基本攻击力和我的乌龙鞭一样,而且可以存贮几百点内力杀伤敌人,简直是有些恐怖。大牛,好好珍惜。”我赞道。

    “谢谢老大,我就知道,跟你混,绝对没错。”大牛欣喜万分,一直以来都找不到合适的兵器,徒手搏击惯了,如今有了这个拳套,远胜那些凡铁兵器。

    “《铁布衫》秘笈,我先收好,我背熟后再给你和易家三兄弟轮流修炼。这三柄火红大剑,自然留给易家三兄弟,二件金缕银线背心,给忆罗和可可护身。现在这种安排,大家没有意见吧。”我接着说道。

    最喜欢挑刺的可可都点了点头,其他人自然更没有意见,当然易家三兄弟应该也不会有意见,因为他们也是通情达理的人。

    “大牛,这厚重的白犀牛皮,就麻烦你背回长安城了,到身后做成几件牛皮盔甲,我看这防御力恐怕比那两件金缕银丝背心还要强上几筹。至于这个犀牛角,暂时我还没有想到如何利用,不过我也先背回去再说。”我乐滋滋的说道。

    随后,我和大牛等四人携带着战利品,与在半山腰休息的易家三兄弟会合后,嬉闹了一阵,准备踏上回归长安城的路途。

    我猛然发现妖云密布的比目山上空,不知何时已经是晴空万里,心中一动,将灵符分发给大家。

    灵符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将我们悉数笼罩,金光冲天,我们的身影便消失在比目山腰,回到了长安城。

    易家三兄弟得到了那三把火剑,十分满意,因为这三把剑攻击力不凡,也有四十的伤害,而且有一定几率调动天地火行的能量攻击敌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完全算是武器了,带有一些法宝的性质了。

    雇了一辆马车,将易家三兄弟扶上车,让车夫送他们三人去跌打馆,与三兄弟挥手道别,约好伤好后一起去那望月楼大吃一顿,不醉不归,这才分道扬镳。

    我没有随同忆罗等三人回天策府,而是独自去找钦天监。

    五十年道行的我要灭杀两个百年道行的黑白虎精,一个一百五十年道行修炼了铁布衫的白犀牛精,这等九死一生的变态任务,袁天罡这个术数大师,似乎要给我一点交代吧。

    刚刚来到钦天监,还未走到袁天罡的面前,这平日冷漠的家伙便热情的打起了招呼:“总教头,恭喜啊,你竟然完成了咬金他们都无法完成的灭妖任务,简直是个奇迹啊。”

    “袁大人,我只有五十年道行,法术也不高深,你派我去比目山灭妖,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我不满的嚷道。

    “送死?你死了没?你道行增加了多少?你得了多少好处?富贵险中求嘛!”袁天罡满脸笑意的反问道。

    那也是,道行一下涨了十五年,几乎相当于自己道行的三分之一了,这种速度太恐怖了。加上得到那么多宝贝,富贵险中求,这话还真一点没错,尤其适合这个神话世界。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拉长了脸,一脸阴霾之色。

    终于,袁天罡按捺不住了,又道:“既然总教头仍旧不满老夫,那么不如传授你一个法术,可满意?”

    “法术?敢情好,不过不要是那种鸡肋法术。”我就知道我那一脸悲苦戚戚状起了效果,可以将此次任务完成的利益最大化。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