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33节

点击:


    我也不屑与大牛这个浑人计较,走到火鹏身旁,问道:“火鹏,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全身脱力,不过这两头虎精情况比我还糟,恐怕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了。”火鹏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大笑,宛如疯了一般。

    我知道,这火鹏压抑了多年的怒气这次爆发而出,与黑白二虎拼了个两败俱伤,几乎是鱼死网破,心情十分激动,甚至是无比的过瘾,言行有些失控,那是完全正常的现象。

    原来妖怪之间的仇恨,竟然可以是到这种程度,和人类之间的仇恨,持续一辈子,也相差无几啊。

    见火鹏虽然无力的匍匐在地,但眼光中流露出强烈的仇恨,让我感慨万千。

    我大步走到黑白二虎的跟前,拿起易天的砍刀,正准备手起刀落,将这二虎的脑袋切下来,却听到白虎轻声哼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小小蝼蚁,我犀牛大哥会为我报仇的。”

    犬?蝼蚁?我心头火起,刀势如虹,化为两刀,分别斩在黑白二虎精的颈部。

    血如泉涌,虎头咕噜滚到一旁,灯笼大小的虎眼仍旧瞪得老大,显然死不瞑目。

    一个天籁之音在耳边响起:“杀死比目山黑白二虎精,获得十年道行、一万点武学战斗经验及五千潜能。虎类妖物畏惧点数上升二点。”

    啊,就这么简单,我获得了十年道行!

    早知道就将这个机会让给忆罗或者大牛了,增进他们的道行。不过不对,这灭妖任务是我接的,他们杀了未必有效,这明显是旁支妖怪的奖励。

    看来,那犀牛精的奖励绝对不会比这黑白二虎的奖励少。只是火鹏已经性命垂危,自己的命运似乎注定要被那头闭关的犀牛精虐待致死了。

    “傅青云,伏下身子来,我有话和你说。”火鹏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依言伏下身子,凑到火鹏那火红的鸟嘴旁,问道:“火鹏,犀牛精虽然强大,但我们会拼死一战,你在这里休息吧。”

    “凭你们几个,连一头虎精都搞不定,怎么斗得过那头犀牛精。”火鹏面有嘲弄之色。

    我没有答话,因为火鹏说的是实话,虽然有些刺耳,但现实总是这么残酷。

    袁天罡,你这是什么变态的死亡任务,若不是遇到这比目山原来的守山之灵火鹏,让我们看到一线升级。可是如今火鹏也不行了,我的命运还是九死一生。

    “给你一样东西,是我苦修百年的火丹。犀牛精刀枪不入,等闲法术也浑然不惧,我遇到它都难逃一败。但你不一样,你可能有机会杀死它,因为它轻敌。而你克敌取胜的关键,就是这颗火丹了。”火鹏说完话,从嘴中吐出一颗火红色的晶莹剔透的圆珠子,跌落在我手上。

    我自然知道这火丹就是火鹏的内丹,没有内丹,火鹏必然无法支持这么重的伤势,数分钟后就可能一命呜呼。

    这等灵物,我又怎么忍心为了一己灭妖的私欲,葬送其性命呢?

    我正要婉言拒绝,将火丹还给火鹏,却见火鹏突然头一歪,那原本火光闪闪的眼眸也瞬间黯淡无光,不在动弹,竟然就这么去了。

    我不是婆妈之人,压住心中的悲伤,招呼大牛等人,继续登山,期望快点遇到那头犀牛精,与其一战,是生是死,也好有个了解。

    易家三兄弟没有跟来,因为他们腿骨尽断,只能在半山腰处等我,本来我也不欲大牛等人跟来,但他们执意随我一起灭妖,在忆罗喊出一句‘只是想看看犀牛精长的啥样子’的口号,我就败退了,只能默默的任他们妄为。

    接近比目山峰顶处,果然有一山洞,且四周并无大批巡山小妖,让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真看不出,这头犀牛还是一头雅牛,不但喜欢独居,而且,洞口还种了各种松柏古树,树干枝叶千姿百态,变化无穷。”谢可可摇头晃脑的说道。

    “少来了,什么雅牛?再雅的牛,也还是一头牛。”张大牛愤愤的道。

    “小妹妹,就凭你刚才对我老牛是头雅牛的评价,你可以不死。至于这个口放厥词的小子,我会撕碎你的嘴巴。还有,你这个长的比老牛我还丑的家伙,杀了我麾下的黑白虎精,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哦,还有一个小妹妹,看上去是你这个丑八怪的相好的,没办法,最近老牛很是寂寞,正好你看上去也很顺眼,就留下来,给老牛我生一大堆小牛吧。”一头白色的犀牛似乎凭空出现在山洞前的空地上,全身山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辉。

    巨柱一般的粗腿,城墙一般厚实的躯体,硕大无比的头颅,顶上是一支闪烁着白色光芒的独角。

    可怕的**,自然蕴藏着可怕的力量。

    哪怕是我的天赋改成先前力量五十,恐怕也无法伤害这头犀牛分毫。也许,唯一可以伤害犀牛的力量,便是我那天鬼使神差一般的心中的杀意与乌龙鞭蕴藏的滔天怒气合而为一时,产生的那种可怖变化,才能对这头可怕的犀牛有些威胁。

    天策府学来的拳脚功夫及十八般武艺,此刻仿佛如儿戏一般,与这头白犀牛一战,恐怕没有任何作用。

    这也难怪,天策府诸将也曾率兵攻打比目山三大妖怪,却次次铩羽而归,袁天罡这个变态,竟然以为我比那几个身经百战的将军要强,让我来送死。偏偏我还真是一个愣头青,不但来了,还带了好友知己,看来要一起埋骨在这比目山了。

    “我也不想其他妖怪说我欺负后辈小子。这样吧,给你们十分钟,任你们用任何武功法术攻击我,我不还手。十分钟后,我可就将你们该杀的杀,该放的放,该留的留,哈哈,比目山中,唯我犀牛独大。”犀牛精说完话,深吸一口气,全身上下的白色光芒越来越盛,眩目无比,几乎要灼伤眼睛了。

    “这是什么法术,青云,你知道吗?”忆罗用双眼蒙住了眼睛,问道。

    我还未答话,那犀牛精却抢先答道:“小美女,让老牛告诉你,这是妖界最普及的功夫铁布衫。不过老牛刚刚出关,练到了最高境界,不但全身上下坚如金石,不惧刀剑,不怕法术,而且体内气息顺畅,流转如常,还可开口说话,不会泄了真气。”

    “那有这么邪门的武功,那你岂非天下无敌,看刀。”大牛高喝一声,挥舞着砍刀冲了上去,对着犀牛精就是狠狠一刀。

    大牛内力浑厚,加上先天力量属性为五十,手中的虽是普通的钢刀,但这一劈之威,也绝对可以削去大块铁石。

    岂料大牛的刀一接触到犀牛精身上的那道白光,还未接触到皮肤,便发出一声怪叫,宛如被雷电劈中一般,身形疾退,最后还是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又吐了一口鲜血,内伤加重。

    “小子,你真是白痴。人间凡夫俗子锻造的兵器,连我的护体光晕都破不了。”犀牛精得意笑道。

    我趁着犀牛精得意分神之际,乌龙鞭已然飞掠空中,悄无声息的抽向犀牛精的面部。

    因我将内力输出伤害提升到了及至,加上乌龙鞭那本身具备的可怖杀伤力,果然突破了那层乳白色的光晕,抽到了犀牛精的实体。

    一种酸软麻痹的感觉在我的手臂内蔓延。

    我知道,自己这一鞭同样无效。

    但我却注意到,犀牛精的面色有了变化,它的眼皮突然猛烈的跳动了几下,自己这一鞭,恐怕对它造成了那么一点点伤害,虽然有些微不足道。

    我哪里知道,这乌龙鞭天然蕴藏的蛟龙之力,要胜过犀牛精这身牛皮铁布衫的防御,只是我根本无法真正发挥其中的蛟龙之力,才无功而返。

    随后,我又试了几种符咒法术,同样突破了那曾白色光晕,却依旧无法伤害犀牛精的身体。

    这个家伙,天生皮厚肉粗,加上连了这个什么铁布衫,防御力的确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十分钟,大笨牛,你说好了不还手的。”我叫道。

    “废话,我老牛一言九鼎,你们抓紧时间,只剩下八分钟了。”犀牛精嚣张的大笑道。

    随后,我开始疯狂的鞭打犀牛精。

    若我只是鞭打这头妖怪,它还忍受得了,但是我口中却唠叨个不停。

    “抽死你这头老牛,让你不耕田,大半夜上比目山和头水牛约会。”

    “看你的样子就不爽,皮厚肉粗了不起啊,想怎么鞭打你就怎么鞭打你。”

    “看不出你这头老牛喜欢被虐待啊,喜欢被人鞭打,以后我们经常玩这种受虐游戏,谁让我是你的主人了。”

    ……

    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犀牛精感觉那是度秒如年,身体上虽然没有说道多大的伤害,但心灵上绝对受到了可怕的煎熬。

    本来这头老牛还想还口辩解一番,但在忆罗和可可两张利嘴的支援下,我义正辞严的正解了老牛的悲惨宿命的合理性和历史局限性等等深奥的问题,唬得犀牛精也一愣一愣的。

    当然,最后一直保持沉默的犀牛精的眼睛已经通红一片,怒视着我,等待着时间一到,便发出震天牛嗷,然后将我一举击杀。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