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27节

点击:


    我只是淡淡的又说了一句:“真没有想到,我的魅力这么大,我也明白你一直暗恋我很是辛苦。”

    “白天不懂夜的黑,懒的理你。”忆罗白了我一眼,恼怒的朝我挥了挥她的小拳头。

    见忆罗心情的确有些沉重,我也不好继续调侃她,只能继续问道:“忆罗,无论将来如何,我们永远是朋友,你的秘密,和我分享一下,你会舒服一些,放心,我绝对会守口如瓶的。”

    “他告诉我,来这个西游世界,拜入紫霞仙子所在的门派,我一定是最美丽的仙子。有一天,他会身披金色战甲,踏着七色云彩来接我。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他一面,我有些彷徨,有些迷惘,更多的是无奈。”忆罗轻声叹道。

    本来我还想安慰忆罗,可是听了她的秘密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竟然也破天荒的沉重起来。

    原来,我的心里一直都有忆罗,从来未曾放下。

    (本周日晚12点,大把精华奉上,有空来砸票的书友千万不要错过,帮神洲冲击新人榜啊,您的支持,是我码字的动力,谢谢!)

第035章 盟主,振臂一呼应者寥

    自前两日和忆罗重修就好之后,我的日子就过得无比逍遥。

    没办法,武功和道行进步到一定程度,自然会到一个瓶颈,想要突破目前这种处境,只有袁天罡的灭妖任务增进我的道行和武学经验,才有望再上一层楼。

    可是两日来找了他老人家好几次,他见我便三缄其口,抬头望天,让我郁闷不已。

    至于谢可可,虽然还是不时瞪我几眼,也没再找我和玉儿的麻烦。

    不过出于义愤,我扮成黑衣人,辣手摧花,将她修理的很惨,蒙上一个麻布袋,将她打成了猪头,甚至险些送她去了鬼门关,也算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

    但风暴已经过去,她对玉儿再未出口伤人,加上我也从忆罗口中知道,可可的父亲被一个坐台小姐给挖走,和母亲离了婚,自然痛恨天下所有风尘女子,虽然是心里有那么一点变态,但总算是情有可原,我自然不会和她计较。

    而我的大牛兄弟就惨了,我和她们和解了,这个家伙却在可可面前碰得是焦头烂额,每日出现在我面前必然是鼻青脸肿的模样,让我也忍俊不禁,和他嘻笑一番。

    据大牛说,每次可可见他来了就会吟诗,吟那句‘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搞得大牛汗流浃背,狼狈不堪,加上后来可可用她那花拳秀腿教训了大牛一番,大牛最后只能落荒而逃,跑到我的面前诉苦,博取同情。

    “大牛,怎么了,脸上五个血红的指印,又是可可对你爱之深,恨之切的表现方式啊!”刚出门,就撞到了大牛,瞧他那糗样,我自然调侃一番。

    “老大,你现在是得陇望蜀,快活似仙,而我就因为当时力挺老大你,被可可修理的要多惨就有多惨,我也指望老大你感恩图报,但起码不能落井下石啊,每次都被你取笑一番,让我有种里外不是人的感觉。”张大牛气呼呼的道。

    “里外不是人?那不是猪八戒?这可是西游世界里的主角之一啊。”我笑道。

    “谁愿意当那头笨猪,就算牛魔王都比那好色的大笨猪要帅一些。”张大牛哼道。

    “好了,别那么多感慨了,什么猪八戒牛魔王,那都是妖圣等级的狠角,我们不过是蝼蚁中的蝼蚁,还是面对现实吧,走,和我到钦天监去看看,看有否灭妖的任务。”我正色说道。

    “灭妖,多无趣啊,我可不是你这种修炼狂人,不过陪你去看看也好,聊胜于一个人瞎逛。”张大牛跟了上来。

    “大牛,你现在道行也到了二十年,比十年的闻道则喜的境界高出一筹,灭妖任务应该有点难度了吧。”想起当日见到大牛活活打死黑熊精,我就有些羡慕。

    若不是从大牛身上悟出了稳打稳扎,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方法,我断然不可能达到五十年的道行,且这么快出师,名动长安,进而被封为天策府兵总教头。

    虽然,这个总教头官职是一个虚衔。

    “说起灭妖的任务就郁闷,有好几次遇到那种物理防御力超级变态的妖怪,简直是铜铁浇铸而成,刀枪不入,只怕法术,但我先天灵力只有可怜的三十点,那符咒打在这种妖怪身上不痛不痒,灭一个妖几乎要灭大半天,人都累趴下了。这还不算,回去复命,袁天罡还说我动作太慢了,让我回去好好反省一番。”张大牛拉长了脸说道。

    我点了点头,道:“我力量小,但有杀力惊人的乌龙鞭,弥补不足,你灵力低,却没有好的法器防身,所以你灭妖的难度会提高许多。”

    “法器?现在我们都不会真正的仙法,什么是法器,都没有见识过,传说中的仙剑,也不知道是何等模样,有一把拿在手中一定超级帅气,可可一定会迷死我的。”张大牛又开始白日做梦,胡说八道。

    不一会,我们到了钦天监。

    让我兴奋的是,此次袁天罡对我没有摆出那张臭脸,反而和颜悦色的说道:“总教头,如今你的能力已经得到了皇家的认可,现在,你必须挑战武林盟主,成为新一代盟主后,再带上六个天策府兵,一起去灭杀长安城南郊比目山盘踞的犀牛精,不要让我失望,不过也要小心一些,那头犀牛精可不好惹,少说修炼了一百余年。”

    修炼了一百多年的犀牛精?开始我以为我听错了,后来才明白这是一个以我为首的组队任务,估计是只有顺利完成这一任务,才可能有日后灭杀五十年道行妖怪的任务。

    “难,这世道真是难。我们修炼者难,那妖怪也难。那犀牛精没招谁惹谁,看来就要被我们给灭了。”听了袁天罡这一番话,张大牛也颇有感触。

    “大牛,你看来没有搞清楚状况啊,修炼百年以上的犀牛精,灭我们恐怕是易如反掌,你还为妖精可怜。”我苦笑道。

    想起那条吞食了几百人的百年巨蟒,我心中就是一阵余悸,若不是自己福星高照,用一把短刀插破了巨蟒的内丹,自己和忆罗,将会再度在鬼门关相会。

    “老大,还愣着干嘛,去广场,打下武林盟主,然后再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从其中选出六大高手,一起去那什么比目山灭那犀牛精。”张大牛见我在发愣,推了我一下。

    我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随后,在大牛的陪伴下来到了广场,见到了那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金芒的武林盟主。

    这一届的盟主是一个叫做叶飞的玩家,我和他在领取灭妖任务的时候认识过,不过是泛泛之交,没什么交情。

    不过他的武功等级可不低,达到了五十五级,道行则稍微逊色一些,只有十年。

    一直以来,我从来没打算挑战盟主,因为就目前而言,拥有乌龙鞭的我,若成为盟主这个NPC,普通玩家上去挑战,恐怕受不得我几鞭,因为盟主总是将内力输出到最大值,造成最大伤害,很容易闹出人命来。

    盟主旁边围着一群少男少女,显然都是来挑战盟主的,个个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一旁也有几个盘膝运气疗伤的家伙,显然是挑战不成,被盟主打成重伤。

    我一出场,他们立马打消了**头。

    他们绝对不是我这个总教头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他们还是有的。

    当我手持乌龙鞭,伫立在武林盟主前,这NPC盟主仿佛也感觉到了我的超强实力,双眼眯成了一条缝,也不见他手中如何动作,一柄血红色的板斧操在手中,浓重的杀气迎面扑来。

    我迎风而立,面色古井不波。

    程咬金的三板斧尚且不惧,这五十五级的功力的三板斧,威力能有几何。

    盟主一出手,果然不出我所料,‘啪啪啪’就是三板斧,一柄板斧,简单的一劈,却在空中产生了玄妙无比的变化,即便是高手中的高手也看不真切,那骤然形成的三道斧影,孰为真,孰为假。

    看不明白,不代表接不下这雷霆三板斧。

    我手中的乌龙鞭在空中飞速掠过,留下数道淡淡的黑色光影,赫然形成数重鞭圈,重重叠叠,一环扣一环。

    血光纵然眩目,但经过我乌龙鞭布下的防御劲气圈却不断变淡,最后那三板斧冲至我面前已然黯然无光,杀力全无。

    与程咬金对决时,我都以之破其三板斧,这盟主NPC不过半吊子功力,还未近身却已经收斧回防,唯恐我乘胜追击。

    “好鞭法。”一旁观战的人们喝彩道。

    我知悉武林盟主这一NPC有一特征,那就是气力悠长,与其决战愈久,则自己胜算越低。

    没有选择,速战速决,哪怕在众人面前暴露我凶残可怖的一面。

    面对弱小的敌人,我习惯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厉啸,打击敌人的信心和斗志,此刻,也不例外。

    只是我天生有些五音不全,发出的厉啸自然不会好听到哪里去,和鬼哭狼嚎差不多,一旁的人大多都蒙上了耳朵,显然不堪我发出的噪音的骚扰。

    别人只是感觉难听刺耳,但身在战局中被我气势锁定的武林盟主却感觉内心发慌,难过的要吐血。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