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24节

点击:


    我心神一凛,道行五十年就要面对真正的妖怪了,是不是太离谱了,别说腾云驾雾,我连呼风唤雨都不会啊。

    当然,我不敢对袁天罡这位术数大师吹胡子瞪眼睛,曾经我见过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玩家,向袁天罡舞刀弄枪,挑衅这位高人,结果袁天罡微微一笑,掐指一算,说他五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那玩家对此自然嗤之以鼻,结果不远处另外两个玩家切磋,一不留神其中一人的长剑脱手,就那么异常诡异的骤然出现在那无礼玩家的面前,来了个一剑穿心,那玩家怎么死都不明白,就奔赴鬼门关去了。

    自此,再无人敢在袁天罡面前出言不逊,唯恐这位高人掐指一算,说些危言耸听的话,夜不能寐。

    回到天策府,见玉儿独自一人在我的静修室内等我,我有些心痛,拉着她的小手,说道:“玉儿,这些日子我除了灭妖,就是修行,冷落了你,看,你都清减了不少,日后我一定把你养的白白胖胖。”

    “我才不要白白胖胖,我只要你每日不再那么拼命打杀,就好。每次你出门,我就担心见不到你,那种煎熬每日像毒蛇一样吞噬着我的心灵,青云,你日后能不能不去找那钦天监接那危险的灭妖任务?我可以缝缝补补,同样可以赚点银子贴补家用。”萧玉儿一脸愁苦之色,轻声叹道。

    我有些痛恨这个西游世界为何是个虚拟游戏空间,如此美丽善良温柔的可人儿,终究是镜中花,水中月。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终有一天这虚拟世界也会走到尽头,那时何去何从?

    我不禁有些迷惘。

    一双温暖的小手抚摸着我那丑陋的脸庞,耳边听到一声细语:“青云,你瘦削了,为了我的赎身钱,苦了你。”

    我心头一暖,终于明白: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召唤推荐票,亲爱的书友们,^_^)

    ……

    PS:元末出现了一只蝴蝶。。他卷起了一丝微风。。风能走多远,能变多大。。能否卷起一股世界的中华风?杆子《回到元末当个啥》书号144548


第031章 显赫,天策府兵总教头

    牵着萧玉儿的小手,在长安街头漫步,终于来到了风花雪月楼前。

    门口依旧是那老鸨吴妈,在招手揽客。见我和玉儿到来,面色一变,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道:“终于来了,短短二十天,就赚到了五十两黄金,公子还真是天生劳碌命,看你憔悴了许多,很是辛苦啊。”

    我淡淡一笑,知道这吴妈定然以为我还是用的玉儿积攒下的私房钱,毕竟二十天赚到五十两黄金,实属天方夜谭,我这么些天再来,不过是在自欺欺人,摆个谱。

    “万贯家财终败尽,千金散尽还复来。”我不以为意,心中无愧对苍天。

    “吴妈,你别总是针对青云,他面恶心善,这些日子的确苦了他,不过他也因此修为大增,好人自然有好报。”萧玉儿解释道。

    吴妈冷哼一声,不再刁难于我,领着我与玉儿穿过诸多厅榭,来到后花园一不起眼的木屋前。

    “你们在此等我,我去拿那卖身契。”说完话,吴妈进了木屋,掩上了房门。

    半晌之后,吴妈出来,将那卖身契递给了我,一脸愠色道:“小子,你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能够骗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傻丫头,若给我知道你日后不好好对我的玉儿,我绝对不会饶你的。”

    我哪里会心惧一个发威的老鸨,不过这吴妈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关心玉儿,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双手一搓那卖身契,纸张化作漫天飞舞的纸屑,飘落满地。

    这吴妈显然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见我不经意间露出的这招显然需要相当浑厚的内力,绝对不是普通的文弱书生可以做到的,不由得也对我有些刮目相看。

    玉儿将一小袋黄金交给了吴妈,神色有些凄楚,轻声说道:“吴妈,这是七十两黄金,都是青云这些日子赚的,多的那二十两当作是玉儿对你这几年的照顾关心,玉儿很是感激你,真的。”

    “好了,傻丫头,别愁眉苦脸的,离开这风花雪月楼,的确是好事,日后和这位傅公子好好过日子吧。”吴妈叹道。

    “吴妈,我有空一定回来看您。”萧玉儿想起当年若不是吴妈怒斥负心汉,自己恐怕早已经因为被那侯爷侮辱而悬梁自尽,不由得心中万般感激之意,化作两行清泪,滑落脸颊。

    “傻丫头,这个赎身的大好日子,你哭个啥啊,小子,快带玉儿离开。”吴妈摇头叹道。

    “玉儿,你到那棵树下等我,我要单独跟吴妈道谢。”我说道。

    玉儿很是听话,轻移莲步,走到了二十米外的一棵梧桐树下,依树而靠。

    “小子,不用谢我了,日后好好对玉儿便是。玉儿虽然倾城绝色,命运却比那些蒲柳之姿的女子要悲苦许多,看你似乎不是薄情寡意之人,我就相信你一回吧。”吴妈哼道。

    “吴妈,您放心,玉儿和我一起,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任何试图伤害她的人,都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跨过。”虽然我死后可以还阳,但这番保证,绝对是我能力最大极限的呵护。

    “好!”吴妈满意的点了点头。

    “吴妈,我还有一件事请教。”我接着道。

    “你小子越看越顺眼了,什么话,但说无妨。”吴妈面上有了少见的真诚笑意。

    “当年抛弃玉儿,要将玉儿卖与一侯爷那个负心汉叫什么名,人在何处?”我眼中流露出浓厚的杀机,恨恨的说道。

    “玉儿没有告诉你吗?”吴妈反问道。

    “她死活不肯说,我感觉她对那个负心汉,似乎还有些余情未了。”我叹道。

    “你不懂女人的心,那男人伤她那么深,自从她一夜白头后,就应该是彻底对那家伙死心了,她之所以不告诉你这负心汉是谁,就是怕你帮她报仇,怕你出事。”吴妈说道。

    “怕我出事?莫非这个负心汉如今已官拜将相,位极人臣?”我不解的问道。

    “你猜的没错,他现在的确是呼风唤雨,我也看出你有点功夫,但你还是打消这个**头吧,玉儿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冒险。两个人其乐融融的过日子,何必想那过去的烦心事呢?”吴妈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我没有答话,但我知道,这个家伙早晚有一天会被我给踩在脚下。

    俗世权力的巅峰,又怎能敌得过日后法力无边的我,知悉其身份后,杀他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和吴妈道别后,我与玉儿回到了天策府。

    刚一进门,张大牛从一个角落里冲了出来,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云哥,可可看我看得紧,没怎么理会你,别往心里去。”

    跟我解释完后,张大牛竟然又对着玉儿笑道:“大嫂好。”

    玉儿自然是被张大牛这一调侃弄得是面红耳赤,我却淡淡一笑,知道张大牛这个家伙是个直肠子,而谢可可又是一头母老虎,自然会被管得死死的,哪怕是天开眼也不会让其上演一出大牛拳打母老虎的威风一幕吧。

    谢可可不理自己到无所谓,并无深交,而忆罗这些日子和自己形同陌路,却着实让心里十分的难受。

    当日那个一直在身边叽叽喳喳的小妮子已经沉默寡言了许多,这一切,也许都是我的错。

    “就是来道歉的吗?平日你不见你抽空出来和我悄悄碰头。”我鄙视了张大牛一句。

    “老大,现在天策府十年道行以上的高手们都聚在广场处,甚至我们的师父程咬金、秦叔宝他们也在,忆罗和可可也在一旁凑热闹,我才有机会溜出来找大哥你啊。”张大牛答道。

    “哦,什么事这么隆重,程咬金这些天策府大将都来了?”我问道。

    “一个太监带着圣旨前来,似乎在等人宣旨,不知是何事。”张大牛答道。

    随后,我、玉儿及大牛三人也来到了天策府的广场,还未搞清楚状况,就听到那鸭公嗓子的太监高声喝道:“天策府将傅青云接旨!”

    又是皇帝的圣旨,这是倒哪辈子霉,上次几百两黄金被搜刮一空,还险些遭受那牢狱之灾,这次不知道是什么天大的祸事了。

    虽然心中有些惶恐,但还是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策府将傅青云,自入天策府后,修炼刻苦,武功突飞猛进,与天策府的诸位将军武艺难分轩轾,加之钦天监袁天罡所报其在长安城内及周边县城灭妖无数,功不可谓不大,特封‘天策府兵总教头’,官六品,掌管所有天策府新兵新将之武功考核,协助新兵新将灭妖,钦此!”

    天策府邸总教头!我做梦也做梦也没有想到,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我竟然就在亿万玩家中脱颖而出,显赫为官。

    (召唤票票,^_^,另:今晚凌晨3点40左右,是月亮最圆的时候,十五的月亮十七圆,概率只有十分之一,下一次要等到2016年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