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18节

点击:


    张大牛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忙向谢可可道歉。

    “唉,不是男人的男人。”我苦笑道。

    “不是男人的男人,才是好男人。”谢可可接了一句。

    “好了,你们别斗嘴了,青云哥,你本事最大了,快想想办法,让这场可怕的杀戮停止下来吧。”忆罗面色凄苦的看着我。

    “我又不是大罗金仙,有什么本事平定这场大战,我们能够幸运的逃过这场杀劫,已经是要求神拜佛的谢恩了。”我苦笑道。

    “难道这场大战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地的尸体,血流成河?”忆罗有些不忍心。

    “我虽然没有办法,但有个人肯定有办法。”我微笑着答道。

    “谁?”大牛等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大唐皇帝李渊啊!”我斩钉截铁的答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没多时,号角声响起,皇城内的御林军联合外城的大军联袂而来,将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原本这么几万兵马根本不够看,但是血战了近一个时辰,玩家们已经死伤过半,加上身心疲惫,很快便被将士们控制了局面。

    而此刻那武林盟主仿佛感觉到什么,原本的还在狂砍的数百分神一下都消失了,他重新变成金光夺目,巍然屹立不动,仿佛只是个旁观者,一切都与其无关。

    相隔虽有近千米,我却清楚的看到,那领头镇压骚乱的赫然是天策府程咬金、秦叔宝等几位将军。

    “这场骚乱怎么感觉有些诡异,师父镇压徒弟!”我喃喃自语道。

    纷乱并未因为大军的到来而彻底平息,杀红眼的人们仍旧在疯狂的对砍着,杀得天昏地暗。

    程咬金等诸将劝说无效,再无怜悯之心,帅旗一挥,大战开启。

    先是冲杀力无与伦比的重骑兵开道,几番冲杀,将原本合在一起的数股势力彻底分割开来,接着便是长枪兵的加入。

    旌旗似海,长枪如林,数千长枪兵排列成数个方阵,缓缓推进,长枪兵反正两翼则是刀斧手,形成了天罗地网,杀无赦。

    闪亮的铁制枪头很快被鲜血染红,不知道多少玩家的胸膛被长枪贯穿,畏惧那数百支长枪齐刺出威力的玩家,想从边侧突围而去,却被一拥而上的刀斧手围在中间,手起到落,或人头落地,或身断两截,不得不再入鬼门关,等待还阳。

    各自为战的玩家们虽整体上不过是乌合之众,但毕竟修炼了一段时日,个个都有内功护体,武功在身,单打独斗即便是碰上程咬金等猛将,都可以战过几个回合,一番临死前的反扑,将士顿时伤亡惨重,连程咬金这等猛将都被人从战马上打了下来,可见这一战惨烈到什么地步。

    无奈大军压境,玩家们激战许久,胸中的闷气已然发泄完,四肢酸软,终于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装备精良的大唐将士的刀剑下,成了亡魂。

    整个天空,都变成了血红色,浓厚稠密的乌云密布,在大战结束后竟然淅沥淅沥下起雨来。

    空中的血雾刹那间被雨水冲散,只是地面上的血水却真的汇聚成河,朝四面八方流淌而去。

    所有人,都在长吁短叹时,广场中心唯有一人面色依旧,冷峻异常。

    他,就是武林盟主;他,依旧金光闪烁。

    (今晚12点数据清零后,神洲冲击新人榜,有空的书友前来支持砸票,精华大大的奉上~~)

第023章 心乱,花巷深处春意闹

    盟主之乱后,整个长安城多日来一直处在血色的恐怖之中,在那场大战中幸运存活的人们,出门都不愿意经过广场,绕道而行,只因心中可怕的梦魇依旧萦绕飞舞。

    因大批玩家惨死于盟主之乱,皆在还阳,加上归途需要一些时日,以致于长安城都萧条不少,不过随着新的玩家的不断涌入,加以时日,长安城万人涌动的盛况会更超从前,甚至无法容纳。

    那时,也是诸多玩家再次分流,选择加入不同门派的时候。

    静坐房内,我徐徐睁开双目,四周虽然其黑如墨,但将真气运至双眸,却也逐渐亮堂起来。

    我心中一阵暗喜,知道这种夜视能力的出现,表明我距离开天眼又进了一步。

    推开门,我走了出去,发现并非子夜时分,而是青天白日,在天策府内溜达了一圈,并未见到忆罗、大牛及可可三人,到是先前收下的那帮混混小弟见到不少,个个见我都面带谄笑,期望又从我这捞到一点好处。

    如今的我,别说在天策府内,就算在整个长安城,都赫赫有名,毕竟,腰缠乌龙鞭,一身银色盔甲,加上面带黑色面纱的人,除我之外,别无分号。加上我最先达到十年道行,如今道行已接近二十年,武功等级更是达到六十级,距离出师只有咫尺之遥,普通玩家根本难以望我之项背。

    我面无表情的朝那帮混混挥了挥手,原本畏惧在我身边的这帮家伙顿时作鸟兽散。

    作为一个几乎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游戏狂人,我自然不会继续闲逛下去,毅然直奔钦天监,找袁天罡要灭妖任务。

    “听闻长安香玉街有一小狐狸精出没,专门变化作少女,骗少男与之**,吸人阳魄,傅青云,你速去蓝天街,将其杀死,以免更多的男子受其勾引。”袁天罡朝天看了看,随后掐指一算,面色凝重的对我说道。

    我朝袁天罡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一乐,不知道这狐狸精长得什么模样,是否真如神怪小说描写那般,天生妖媚,绝色尤物。

    不过这次的任务有些诡异,往日的妖怪都是作乱造成动荡,且不会变化之术,这小狐狸精怎么可能学得变化之术,隐藏在人群之中?

    马不停蹄的来到香玉街,举目一看,仿佛来到了一条明媚动人的花巷。

    路边都是摇手媚笑的女子,年龄从十四到四十四不等,长相从清纯动人到噩梦恐龙不等。

    我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投入了这莺莺燕燕的世界,因为我的心灵深处流淌出一股强烈的**。

    **,是男人的天性,无论是身处何方,天在何时。

    很显然,我的正经的君子,先后有几个庸姿俗粉试图将我拉向那罪恶的深渊——黑黑的小巷子里,被我大义凛然的严词拒绝。

    那一瞬间,感觉自我形象高大了不少,阳光下的身影似乎也伟岸了起来。

    随着不断深入这花巷,烟花女子的姿色越来越出众,一些女子举手投足都有说不出的贵妇气质,或高雅,或妩媚,让我也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这巷子还真够深,看来可以埋葬所有男人的雄心壮志。”我走了半晌,还没有走到尽头,不禁有些感慨了。

    路边终于出现了两座高耸的青楼,左方一楼曰春暖花开榭,右方一楼曰风花雪月楼。二座青楼对立而建,气势均不凡,皆飞檐拱角,雕梁画栋,加之琉璃碧瓦,装璜华丽,好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声色犬马之所。

    不消说,我要灭的狐狸精,定是倾城之绝色,必属二楼之一的花魁。

    我正犹豫不知去那春暖花开榭还是风花雪月楼时,一位身着霓虹彩衫的绝色美女从风花雪月楼出来,正准备离去,见我后却面色微变,转头就快步跑回楼内,不知所踪。

    难道这个女子便是那蛊惑男人的小狐狸精?怎么看上去没点狐骚妩媚之气,让人心生旖**,想那床底之欢?相反却有玉洁冰清之气,出淤泥而不染之姿,我见犹怜!

    心中举棋不定,但我终于还是踏入了风花雪月楼。

    刚一进门,一个面上的涂着浓厚胭脂的老鸨热情的迎了上来。

    “公子,瞧您面生的很,第一次来吧,快请进。”老鸨笑道。

    “老鸨,可有好介绍?”我故作镇静的问道。

    “公子,既然您初次来,我自然将我们风花雪月楼的四大红姑介绍给你,让你随意挑选。”老鸨见我一身盔甲,且面纱蒙脸,以为我是以为军爷,不敢怠慢。

    “四大红姑?”我有些茫然,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四大头牌。

    “风、花、雪、月四姑都才貌双绝,等闲之人见她们一面都难之又难,不过公子看上去气质不凡,风流倜傥,她们想必都很愿意陪公子的酒,”老鸨所完这话,又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公子,其实你完全不必戴着面纱逛青楼,我们这里很有职业素质,绝对不会信口雌黄,毁公子清誉的。”

    老鸨哪里知道我是一个丑八怪,怕吓着别人才不得已每日故作神秘的戴着这该死的面纱,有几次好奇心极中的谢可可突然偷袭,险些将面纱拿下,若不是我机警,恐怕我傅青云的名号会更加响亮,只是会从此多一个外号:妖怪。

    “并非不相信你们风花雪月楼的招牌,而是在下实在熟人太多,怕撞见他们,不得已而为之。”我苦笑道。

    “既然公子有此苦衷,我也不好勉强,不过您还真是第一个戴着面纱逛窑子的公子哥。”老鸨轻声哼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褒是贬。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