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14节

点击:


    这小蛮牛怪都如此高大可怖,要是日后面对的妖怪是大蛮牛怪,那岂非和和小山丘一般。

    压下心头那杂七杂八的想法,我静下心来,回想起这一个月自己的武功和法术都有长足的进步,顿时信心倍增,再无丝毫犹豫,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迎向小蛮牛怪。

    小蛮牛怪见我靠近,红彤彤的牛眼仿佛要喷出火来,二话不说,手中的巨斧却没有立即闪电般劈下,而是如车轮般飞速旋转起来,空中顿时掀起了无数可怕的气旋,尖锐刺耳的风声,不绝于耳。

    我哪里会让小蛮牛怪积蓄力量和气势到最巅峰再出手,想也没想,手中的乌龙鞭击向它的头部。

    乌龙鞭发出清脆的破空生,冲破了近百个气旋,力道已竭,被蛮牛怪抓个正着。

    蛮牛怪‘哞’的一声,左手猛力一扯,我只感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传来,人已飞奔向蛮牛怪。

    前方,巨斧飞速的旋转接近,犹如绞肉机一般,要将我绞成肉沫碎片。

    情急之下,我掏出一张画满奇异图案的纸符,中指弹破纸符祭起,口中**道:“神霄乱雷!”

    说时迟那时快,符录瞬间化作无数道电芒,形成一张巨网,罩向蛮牛怪。

    蛮牛怪也感觉到这金色闪电光网的威力不小,不敢冒险,将手中巨斧出击的方向一转,瞬间击溃了那金光电网。

    趁着蛮牛怪的这一分神,我猛力一挣,乌龙鞭总算脱离了蛮牛怪的大手。

    没有任何停留,我舞出一个鞭花,迷惑了住了蛮牛怪的眼神,转瞬乌龙鞭呼啸而落,以匪夷所思的刁钻角度抽中了蛮牛怪的侧腰。

    我还没来得及得意自己的惊雷鞭法如此鬼神难测,却赫然看到了乌龙鞭一鞭下去的结果。

    若敌手是小小小妖怪,这一鞭,至少是重伤,甚至一命呜呼,若敌手是小小妖怪,这一鞭,至少是个不轻的伤,血肉翻飞,那是肯定。

    可眼前的这小蛮牛怪,只是眉头微微一皱,那神情让我心中一凛,赫然见到它腰处竟然没有留下鞭打的一道血痕,只是空中多了几许灰褐色的牛毛,在飞舞。

    我微微这错愕件,那小蛮牛怪竟然抓住战机,巨斧化作一道可怕的闪电,朝我头上劈落。

    怎么说我战斗经验已经达到了五万点,武功等级到了五十级,身手矫健无比,终于以一个不甚潇洒的‘懒驴打滚’的方式,差之毫厘的躲过了蛮牛怪的这一杀招。

    侥幸死里逃生,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十年道行要对付的小蛮牛怪,竟然如此可怖,杀力惊人的乌龙鞭都仿佛失去了作用,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玄机奥妙我没有掌握到?

    蛮牛怪又发出了震天的‘哞哞’叫声,粗壮无比的牛足猛一蹬地,方圆二十米内的青石砖尽数震碎,涟漪般扩散的振荡波冲向四面八方。

    飞沙走石中,我眼中已经失去了蛮牛怪的踪影,无比心慌之际,被振荡波击中,顿时全身麻痹,‘扑通’倒地。

    沙尘消散,蛮牛怪那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我虽然双手能够微微动弹,但绝对无法接下蛮牛怪那可怕之至的惊天一斧。

    成为砧板上的肉,这种感觉实在很是不爽,但我不得不承认,目前我绝对不是这十年道行的小蛮牛怪的对手。

    除非,我爆发冲天的怒气,和乌龙鞭蕴藏的可怕杀气融合一体,才有可能重创小蛮牛怪,完成这有点变态的灭妖任务。

    不过,随时爆发冲天的怒气,进而融合乌龙鞭内可怖的杀气,比修炼任何武功和法术都要难上太多,这种爆发融合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小蛮牛怪冷冷的看着我,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不过它的巨斧还是高高的举起,落下那刻,我不是人头落地,便是被一斧腰斩,死状定然极其恐怖。

    我悄悄的从怀中摸出一张符录,费力的刺穿那薄薄的符纸。

    致命巨斧落下的那一瞬间,我的咒语同时响起:“神霄夭夭!”

    符录发出一道柔和的白光,将我笼罩,平移我的身体到了三十米开外的空旷之地。

    我哪里还敢有片刻停留,拿出可以飞天遁地的灵符,逃回了天策府。

    离开前的最后一眼,我看到的是小蛮牛怪狂奔而来时那可怖的阴冷眼神和先前我所躺的青石地板变成了一个巨坑。

    

第018章 牛人,铁拳打死黑熊精

    没有道理啊,同样是十年道行,我的兵器是蛟龙筋骨所制的乌龙鞭,竟然不是那小蛮牛怪的对手,还险死还生,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没有可能袁天罡的灭妖任务如此变态,这还让人怎么修行啊!

    我在石床上辗转反复,夜不能寐,脑海中都是白天几次险些被小蛮牛怪一斧劈死的场景。

    翌日清晨,是一个大雾的天气,我早早起床,陪忆罗活动了一下筋骨,便离开了天策府,直奔钦天监。

    黎明时分,还有几丝夜色朦胧,头顶上空是广漠的云洋雾海。

    一轮红日终于破雾而出,红艳艳溅着金花,暖烘烘散着温热;它好像是被软绵绵的白云擦拭过的,被清凌凌的雾水洗浴过的,亮莹莹没一点儿瑕疵,雾绰绰带着几分水汽;它又好像是一个滚动的通红的绵团,颤微微蹈云穿雾,忽悠悠向九天飞起。

    万缕朝霞,天地瑰红一片。

    我无暇欣赏清晨那如诗如画的美景,脑海中依旧盘旋着惨被小蛮牛怪蹂躏的问号,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钦天监。

    很显然,袁天罡是不可能给我任何答案的,当我强烈抗议妖怪太过强悍,和我的实力严重不符时,这个术数大师一脸鄙夷之色,然后鼻孔朝天,根本不搭理我。

    没有办法,我只好守株待兔,看其他人接到灭妖任务时有如何表现,也许能领悟到什么也说不定。

    如今在长安城的玩家们,大多都有了几年浅薄的道行,也知道在袁天罡这里领取灭妖任务,只是他们没有我这等超好的运气,曾经杀死百年蟒精得到了二十两黄金,买到乌龙鞭这等难得的兵器,以致于杀小小小妖怪都险象环生,任务失败率高达百分之五十。

    跟随了十几个玩家去看他们灭妖的过程,我只看得摇头叹气,忍不住帮他们一把,却一鞭把妖怪给抽死,虽然让这些玩家惊为天人,却他们却没有得到道行、潜能的奖励。

    回到钦天监,玩家们接小小小妖怪的任务我看都懒的去看,好不容易等来一个道行五年以上,灭小小妖怪的玩家,我又来了点兴趣。

    这家伙接的任务是杀小小黑熊精,我尾随在他身后,他茫然不知,路上还哼着小曲。

    我按捺不住,快步走到他身旁,问道:“兄弟,灭妖?”

    那家伙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反问道:“NPC还是玩家?”

    自己这么帅,我实在找不出自己哪里像NPC,尽管这个西游世界的NPC和玩家很难彻底区分,只是应该没有哪个NPC会找新手玩家主动搭讪。

    “我叫傅青云,目前武功等级五十,道行十年。”我微笑着说道。

    “啊,你就是傅青云啊,你在长安城很出名的,听说你不但是第一个到十年道行的玩家,还搞个一个什么灵符拍卖大会,很是轰动,发了一笔横财。”少年诧异万分,打量了我好一会才答道。

    “虚名而已。”我想到那几百两黄金被充公没收,只得皮笑肉不笑的答道。

    “我叫张大牛,你以后叫我大牛就是了,刚刚满了五年道行,接了一个小小黑熊精的灭妖任务,还请云哥多多指教。”少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大牛,这么说你是第一次杀小小妖怪,你看起来信心十足啊!”我有些纳闷,因为眼前这个浓眉大眼的少年,一身青布长衫,手中也没有像样的武器,这种强大的自信心哪里来的。

    张大牛傻笑道:“灭妖,很简单啊,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云哥等下看我表演。”

    说着说着,我和张大牛来到了城门东郊的一块高坡上,不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吼叫,一头黑熊正在猛力击打一棵大树,而树上则是一个身着绿衫的少女,抓着树干,身形已是摇摇欲坠,显然快支持不住了。

    “这女孩还真倒霉,出门游玩竟然碰到任务妖怪黑熊精,好好的官道不走,跑这荒郊野外来干嘛。不过她似乎有些胆色,竟然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求救声,还真是有够淑女的啊。”我心中嘀咕道。

    “小姐,别怕,我来救你。”张大牛一声怒吼,朝小小黑熊精扑去。

    小小黑熊精见有人来搅和,丢下绿衫少女,转面迎向张大牛,‘哗’就是一个熊掌,其力道巨大,足可开碑裂石。

    张大牛看起来傻乎乎的,身手却着实矫健,猛一低头,差之毫厘的闪过这一熊掌,长拳式‘推窗望月’,已然击在小小黑熊精的腹部。

    这黑熊皮厚肉粗,你就算天生力量五十,打在它身上应该也毫发无伤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