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109节

点击:


    让新手玩家吃惊的是,天兵神将的尸体几乎都是**的。他们身上的武器和装备都在从空中坠落地过程中,被妖魔联盟中的穷鬼们一拥而上。扒了个精光,穿着一条裤衩地**身体,长安城比比皆是。

    但一些被淘汰的武器和装备被妖魔们从空中抛了下来,那可绝对是新手玩家的福音,比起新手玩家身上的破铜烂铁,那些高手们淘汰下来的装备简直就是神兵利器,护身神甲。

    一时间下方人潮涌动。欢呼雀跃,都高喊着‘妖魔万岁’的口号,让我们无比汗颜。

    此战,大获全胜,为了庆功及为新加入妖魔联盟的三坛海会大神哪吒接风,青云妖山摆下盛宴,准备欢庆十日,普天之下。妖魔同喜,同乐。

    只要你是邪派弟子,或者你是妖魔中人,就可以来青云妖山一睹狂欢盛况,且吃喝不愁。

    而我青云山昊天门地门派声望,也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其他派有所不及,成为真正的邪派至尊。

    而我,则是至尊邪派的中无上至尊,大权在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几乎成了无所不能的邪神。

    青云山上空,整日是妖力幻化而成的绚烂焰火,没有片刻停歇,将整个青云山点缀的异常美丽壮观。

    新建成的青云昊天殿中。我坐在主位上。哪吒坐在右座首席位,我地两边则有两个侧位。坐的自然是忆罗和玉儿。

    下方,各邪派高手及妖魔们依名望道行高低法力修为而坐,到也没有产生什么争执,且各个沾沾自喜,连哪吒这等人物都加入妖魔联盟的阵营之中,他们再去争夺位置靠前,岂非扫了自己的颜面。

    酒过几巡之后,不胜酒力的忆罗已经是身体斜斜的躺在我地怀里,而玉儿则双颊绯红,看着我,那美眸之中仿佛要滴出水来。

    不多时,我已经几乎喝得酩酊大醉,但还是凭借着超强得定力左拥有抱,搂着忆罗和玉儿回房,而大殿内,千杯不倒得哪吒则成了主角,欢宴继续着。

    雪白大床上,平日就是我和玉儿**之处。

    但最近这段时光,我勤加修炼,基本上很少与玉儿享受那鱼水之欢,至于忆罗,到今天为止,依旧守身如玉,任我抚摸亲吻,就是不给我尝试那突破一切的罪恶举动。

    今日,借着酒意壮胆,将二女平放在床上,玉儿羞答答的替我宽衣解带,而我则毛手毛脚的将玉儿的衣衫飞速脱光,呈现在我面前的依旧是那具完美无暇的晶莹**。

    抚摸着,亲吻着,**在强烈的磨擦着,伴随着玉儿一声娇吟,她双腿张开,犹如一只八角鱼一般,将我死死缠住,细腰有韵律的扭动着,配合着我的深浅**。

    桃源深处地流水润湿了下体,无比舒爽地快感冲击着我的神经,我不经意间转头,赫然看到忆罗睁大着双眼,面色瑰红地看着我和玉儿,见我发现,赶忙闭上双眼,装作熟睡的样子。

    玉儿朝我笑了笑,指了指忆罗,示意我去‘关心’一下。

    得到了玉儿的首肯,我心下自然大喜,一个翻身,压在了忆罗的身上。

    忆罗哪里敢睁开眼睛,但因为被我这么一压,有些气闷,不由得发出了轻微的一声呻吟。

    忆罗这一呻吟,让我欲火更是旺盛,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道理,给她做什么思想工作都是假的,只有真刀实枪,让忆罗成为我的女人之后,才是王道。

    没有任何犹豫,我三下五除二的去掉了忆罗下身的长裙,忆罗那小羊羔般的洁玉身体崭露在我的面前,我没有怜香惜玉的时间,但还是通过亲吻和抚摸挑逗着忆罗的**。

    第一次感觉到男女肌肤相亲的澎湃刺激感的忆罗,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白色地皮肤竟然泛起了美丽的玫瑰红,身上隐约有些汗珠,散发着处女的幽香。

    缓缓的进入,突破了最后那道薄薄的封锁线之后,忆罗紧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因为她知道。她终于成为了我傅青云的女人,今生来世。无怨无悔。

    忆罗那丰满不失坚挺地酥胸不时跃然而出,我将头埋入那片深深的温暖光滑之中,感受着忆罗身上那股奇异地体香,沁人心脾。

    忆罗则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口中发出令人神魂颠倒的醉人的呻吟声。

    二人的亲吻缠绵之中,我终于完全褪去了忆罗上身的衣物,那种即熟悉又陌生地肌肤相接的奇妙感觉顿时引发了第一次**。快感袭遍全身,尤其是忆罗,感觉全身发软,似乎瘫痪了一般,但内心深处显然渴望着另一种猛烈的冲击。

    我配合的进入了身下美女的那片温暖狭小湿润的私人空间,开始了纵横驰骋,翻江倒海。

    忆罗双腿紧紧盘在我的虎腰上,面上的表情似痛苦又似欢愉。双手那长长地指甲已深深的插入我肩上的皮肉,留下一道道血痕。

    我们二人激战到酣处,突然心有灵犀看了玉儿一眼,见玉儿眼都不眨的满是笑意的看着我们,但心中更加觉得刺激,有人旁观那种心里上的刺激自然是无与伦比地。

    所以。我们依旧**不断,快感无限,远胜过本能的发泄,更加不会有那种攀到高峰后却又跌落深谷的可怕失落感。

    当我把内力与灵力融入下体时,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便是一种类似与双修的玄妙感觉。

    我和忆罗二人的体力虽然在不断运动中流失,但精力却在二人体内轮回流转,生生不息,突破了普通的**之领域,似乎接触到一片混沌本源的世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昔日与玉儿**时我也这么尝试过。却没有这种回归混沌的感觉?难道就因为玉儿是npc。而忆罗则是玩家,所以心灵上和**上才有更深层次的接触与融合?

    我百思不得其解。

    在我地授意与点拨下。忆罗细腰狂扭,肥臀猛晃,丰胸乱颤,如天花乱坠,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我时而闭目享受,时而配合得也扭动虎腰,增强快感,弄得面红耳赤地忆罗更是娇喘连连,呻吟不断。

    我猛然想起自己不是需要快感,而是要通过先前自己对**混沌境界的领悟,通过交欢试图给忆罗增强内力,心中冒出一段自发领悟地**双修口诀。

    “精尽之时,也是精生之际,男为阳,女为阴,尽时为阴,勃时为阳,阳尽则阴生,阴去则阳来,有如天地之造化,相生相克,万物皆有否极泰来之本性!”我心中默默念道。

    一股奇异的暖流聚集在我的下丹田处,稳稳的守在精关,任快感**澎湃如潮,依旧稳如泰山。

    而忆罗则显然已经进入了****阶段,呻吟声越来越大,浪声不断,一身已是香汗淋漓,体力消耗殆尽。

    在忆罗一阵猛烈的疯狂扭摆之后,我感到下丹田处的暖流似受到某种莫名力量的吸引,不受抑制的狂泻而去。

    一阵疲倦之意袭来,我几乎昏昏欲睡,但想到那**双修的口诀,立即抱元守一,感受着体内的微妙变化。

    下丹田之处突然滋生出一股凉凉的寒流,在体内流转不断,疲劳困意顿时一扫无踪。

    忆罗体内也莫名其妙多了股暖流,游走全身,说不出的舒爽,疲累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精力恢复如初。

    忆罗突然又发出了一声娇喘,因为她发现我的分身竟然再次膨胀起来,似乎比先前还要粗壮,一种令人喜悦的充实感袭向忆罗的心灵深处。

    我坐起身来,将忆罗抱在怀中,虎腰开始扭动,激战继续。

    每一次撞击,每一次抽动,我体内的寒流会少几分,忆罗体内的暖流也会少几分,如此循环不断。无数个回合之后,我下丹田之处的暖流归来,且壮大不少,似乎在忆罗体内吸收不少元气。

    同样,忆罗体内地寒流也比先前更加澎湃,川流不息,滔滔不竭。

    阴阳二气在二人体内不断循环流转。不断壮大,每一个周天都让二人更加神清气爽。每一个周天都更加的汹涌澎湃。

    周天的速度越来越快,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增长的幅度却不断减小,我知道与忆罗的交合已到了一个瓶颈之处,必需让忆罗休息片刻才可恢复先前那般的阴阳二气增长速度。

    一阵激烈地碰撞之后,我将忆罗送向快感的高峰,爱怜地抱着她睡到了床角处,目光投向了俏脸通红的玉儿。

    玉儿的体质是极好的。先前与她**次数过多,而那时自己的道行不过尔尔,对道的领悟也不够深,所以未能让她与自己彻底的水乳交融,完全地融合,此次接着领悟**混沌双修之功,一定要让她也雨露均沾,不可放过。

    我轻轻的抚摸着玉儿那如凝脂。如无暇白玉的肌肤,一番抚弄之后,玉儿感觉全身发烫,那熟悉又陌生的快感又袭上心头,那个中了淫毒的晚上,那个肆意轻薄自己的男人。仿佛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脑海。

    这个男人,其实就在自己面前。

    玉儿告诉自己,不能紧张,不能害怕,决定了跟他就无需再犹豫。

    突然,玉儿全身微微一颤,因为我埋头于她胸前,竟然咬住了右边那嫣红的一点,那种麻麻地感觉,伴随着滑腻的湿润感觉。如万千蚂蚁在其上爬咬。顿时开始充血,膨胀起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