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通天之路

点击:
第一章 翘臀小美女

“哪里来的一个白痴女哦!”

黄沙峡谷里,一个身穿银白色法衣的美女正发出一条条风刃,和一头石尾壁蜥打得不亦乐乎。这个美女长得十分的妩媚,腰肢细细的,屁股也是魏索喜欢的类型,翘的要死,可是现在距离这个翘臀小美女和石尾壁蜥不到五十丈的一个土坑里,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黄沙,只有一个脑袋顶着一堆枯草露在外面的魏索,却是气得嘴都快要歪了。

石尾壁蜥,二级中阶妖兽。

背上两块闪着金属般荧光的甲片,价值三颗下品灵石,黑光发亮的小腹皮革,细腻坚韧,是鞣质贴身内甲的绝佳材料,价值两颗下品灵石,一条布满细密鳞片,可以割裂玄铁的蜥尾,价值一颗下品灵石。

一共是六颗下品灵石。

石尾壁蜥一般是一公一母两头在一起活动,巢穴建筑在峭壁的洞穴里,在悬崖峭壁上行走如飞,万一一下没能杀死,被它逃进峭壁上的洞穴里,就不可能再找得出来,魏索在这里足足蹲守了两天,终于等到这一头石尾壁蜥落了单,而且远离了那片峭壁,眼看这六颗下品灵石已经快要在口袋里闪闪发光了,可是没想到魏索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居然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个这样的银衫美女,无比兴奋的叫了一声“哈哈,运气真好,一头二级妖兽”之后,连埋伏在后面土坑里的魏索都没发现,就无比兴奋的朝着这头落单的石尾壁蜥动起了手来。

这个美女的修为看上去已经达到了神海境四重,比魏索要足足高出两重,身上的银白色法衣很明显也是用银蚕丝炼制而成,绣着一条条的花纹,价格不菲,现在发出的风刃也是一条条明晃晃的,还带着一丝丝冰寒气息,打在石尾壁蜥的身上啪啪做响,打得石尾壁蜥一震震的,背甲上弹出一片片的冰屑。看上去很有高手风范,大占上风,可是在魏索看来,这个美女的外貌简直就跟智商完全成反比。

估计要是这个时候在黄沙峡谷外面随便拉来一个路过的,都会知道石尾壁蜥最脆弱的地方是在颈部,但是这个美女发出的风刃,居然是朝着石尾壁蜥背上的厚甲猛轰。

要是这两块厚甲能让他这么轻易就打碎,那还值三颗下品灵石?

而且一般的修士就算用屁股想想,也会知道边打边退,尽量和这石尾壁蜥拉开距离,可是这个银衫美女居然就站在原地一动一动,只顾刷刷刷的发着风刃,最让魏索无语的是,每发一条风刃,这个美女还要娇滴滴的喊一声,“冰风刃”。

我靠,你以为你这是在演戏啊?

很显然,这个美女应该是个没吃过什么苦头的世家子弟,有了神海境四重的修为,就自觉一头二级的妖兽很容易搞定。

可就算是一头猪躺在地上,你要是就往猪蹄上拼命插刀子,插了半天插到你精疲力竭,你也插不死啊!你真当自己的真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跟大海无量一样啊?

果然,和魏索想象的一模一样,只是一会的功夫,美女的脸色就真的有点白了,连摸出了两瓶回气散灌了下去。

“啪!”

但是喝第二瓶回气散的时候,美女施放风刃慢了一些,而石尾壁蜥距离她又实在是很近了,所以一直挨打的石尾壁蜥很不客气的一尾巴扫了过去,虽然差上那么一点没有扫中,但是这美女很明显还是吓了一跳,脸色一片雪白。

“好机会!”

这个时候石尾壁蜥正好侧对着魏索埋伏的地方,只见蓬的一声,魏索在一蓬飞扬的黄沙之中一跃而起,一团罡风轰在了石尾壁蜥旁边的沙地上,一下子将石尾壁蜥掀翻了过来。与此同时,魏索的手中化出了一条青色的水刃,朝着石尾壁蜥的颈部斩了过去。

“轰!”

可是让魏索没有想到的是,眼看那一道青色水刃就要击中石尾壁蜥,一个簸箕大小的火团突然砸在了石尾壁蜥的身上,将石尾壁蜥炸得横飞了出去。

魏索吓得就地一滚,才没有被迎面四散而来的火焰烧到。

“火球符!你搞什么啊!”

魏索实在忍不住了,从地上一跳起来就忍不住想叫了起来。

本来这一下这头石尾壁蜥就算不死也是半残,没什么威胁了。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白痴女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了一道火球符出来!

本来就已经可以搞定这头石尾壁蜥了,用得着威力这么大的一道法符么?

魏索眼睛的余光一扫之下,那头重重落地的石尾壁蜥虽然身体大半被烧得一团焦黑,但是因为没有打中要害,看上去只是受了点伤,并没有被直接轰死。

而且关键在于,火球符的声势这么惊人,很有可能会将另外一头石尾壁蜥引回来。

“你谁啊,刚刚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干什么,快滚开,不要妨碍我。”可是银衫美女反而是柳眉一竖,很蛮横的骂道。

“火球符、寒冰符、疾风符?”

魏索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了银衫美女手里又多了三张法符。

这个银衫美女的确是个阔佬,光是刚刚那两瓶回气散和这几张法符加起来的价值就已经超过了四颗下品灵石,现在他手里头有这三张法符,就算另外一头石尾壁蜥赶回来,也应该可以轻易的对付得了。

“噗!”

“轰!”

但是让魏索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银衫美女竟然…居然,直接就将寒冰符和火球符砸在了那头已经重伤的石尾壁蝎的身上。

那头石尾壁蜥先是被一团白茫茫的冻气动成了一个冰坨,然后又被一个簸箕大小的恐怖火团烧烤,毫无意外的立马挂掉。

但几乎与此同时,另外一头石尾壁蜥也出现了,发狂般的一溜烟的朝着两人冲了过来。

“还有一头!”

银衫美女直接将疾风符往身上一拍,浑身裹在一团罡风里,飞快的跳来跳去,围着赶来的石尾壁蜥继续狂发风刃。

“我操!”

银衫美女的冰风刃看上去威势十足,但依旧对这石尾壁蜥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而这石尾壁蜥也发觉根本近不了银衫美女的身,转过头朝着魏索扑了过来。

而石尾壁蜥也因为要闪避银衫美女的风刃四处乱窜,让魏索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它掀翻,打中它的要害。

而眼下这头不知道是爱妻还是夫君被银衫美女以惨无人道的三道法符虐杀的石尾壁蜥,却很明显是发了狂的对魏索穷追不舍。

“你这个胆小鬼,干嘛不停下来打啊,跑什么跑啊。”

石尾壁蝎很快追到了魏索的身后,而让魏索欲哭无泪的是,银衫美女居然还鄙视的对着他这么叫。

“妈的!”

感觉到自己实在是跑不掉了,魏索脸色难看的从怀里掏出了一片土黄色的玉符,一股真元贯注进去之后,一股带着浓厚土腥气的黄色气流在玉符上不停涌出,很快在魏索的身前变成了一面两尺大小的土黄色小盾。

“啪!”“啪!”

石尾壁蜥连续朝着魏索攻击,却全部被这面土黄色小盾挡住。

“嗤!”

一直狂暴无比的石尾壁蜥的颈部突然出现了一道血光,抽搐了起来。“哈哈”,银衫美女又连续几道风刃打上去,石尾壁蜥终于在地上抖了两下,不动了。

“这叫什么事啊?”魏索无语的摇了摇头,在石尾壁蜥攻击他时,银衫美女却是瞎猫碰到个死耗子,发的风刃正好割中了石尾壁蜥最为脆弱的颈部。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到底是谁,刚才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干什么?难道是想抢我的这两头石尾壁蜥?”银衫美女得意的看着两头石尾壁蜥,目光又转到了魏索的身上。

“什么我抢你的两头石尾壁蜥!我都已经在这埋伏了两天了,要不是你来乱搞,我怎么会要动用这土盾宝符!”看着手上光华明显已经黯淡了不少,而且都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纹的土黄色玉符,魏索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张土盾宝符至少价值六颗下品灵石,是魏索好不容易淘到的宝贝,一共可以使用三次,每次化出的土元法盾连神海境五重的修士发出的术法都能抵挡得住,之前魏索已经用过一次,本来埋伏杀了一头石尾壁蜥之后,另外一头石尾壁蜥也很有可能可以埋伏杀死,不需要损失任何东西,但是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白痴美女一搞,这次被逼无奈又用了一次,就至少相当于多损失了两颗下品灵石。“真是败家子啊,我要是有这么多一阶火球符和寒冰符,我都可以去埋伏一头三阶妖兽了,居然用三张法符来杀一头石尾壁蜥!”一想到刚才这个美女连用了四张自己平时都舍不得买的法符,魏索就更是一阵肉痛。

“就凭你还想杀两头石尾壁蜥?看你刚才那笨样,这两头石尾壁蜥全是我杀的,当然全是我的。”银衫美女看着魏索,一副极其鄙视的样子。

“我笨样?你是来杀石尾壁蜥还是来砸灵石玩的啊?那头石尾壁蜥被你炸成那样,最多还值两颗下品晶石,你两瓶回气散加四张一阶法符都值四颗下品灵石了。连石尾壁蜥最脆弱的地方是颈部都不知道,还来杀石尾壁蜥。像你那风刃,发一百道都砍不破石尾壁蜥的背甲,我笨?”魏索看着银衫美女,只顾冷笑。

“你!”银衫美女小脸白了白,蛮横的说,“不管怎么说,这两头石尾壁蜥都是我杀的,我一条都不会给你的,要是你想抢的话就试试看。”

“不好意思,你能不能稍微回避一下。”魏索突然说。

银衫美女有点发愣,“回避一下?”

“好像吃坏了肚子,又在那坑里蹲了那么久,憋不住了。”魏索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裤子。

“你……!”银衫美女有些慌乱的转过了身去,片刻之后似乎感觉不对,转过身来的时候,只看到魏索扛着两头石尾壁蜥,已经跑得快要消失了。

“你这个无耻之徒!”银衫美女刚才的疾风符已经用掉,眼看追不上,气得脸色发白。

“哈哈!”继续一溜烟的跑路的魏索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朝着银衫美女抛着飞吻,“美女,以后见面再一起喝茶啊!”

正文 第二章 我可不是吓大的

“我的十三颗下品灵石啊!”

“……”

深夜,灵岳城城西一处小石屋里,传出了一声声哀嚎声。

这间简陋的石屋之中,压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倒是床边墙壁上挂着几幅宫装美女的画像,画像画的都是同一名少女,酥胸高耸,面容惊人的美丽,最主要肌肤如雪,如同凝脂。这几幅美女画像画工极其高明,画得美艳少女跃然如生,目光流动,好像要从纸上走下来一般,而且会散发淡淡光华,看上去倒是价值不菲,只是几张画像中美艳少女胸部的位置,颜色有些微微的发灰,看上去好像染了些污迹一般。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