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诛仙 第4节

点击:


只见那个老和尚全身伤痕累累,坐在他的跟前,左边身子像是被什么焚烧过一般,枯焦难看,脸上黑气重重,一脸死气。但不知为何,老和尚却神情兴奋,满眼笑意。另外,他还看到了玩伴林惊羽躺在一旁,昏迷不醒。

“你,你干什么?”张小凡愣了半晌,才呐呐问道。

普智不答,细细端详于他,反问道:“小施主,这风大雨大,你一个小孩子家,为何来此偏僻之地?”

张小凡怔了一下,道:“我傍晚时看到你还站在庙中,后来看天要下雨了,这里破烂的很,我想会很冷,就给你送点吃的来。”

普智嘴角一动,合十道:“善哉,善哉。万物皆是缘,命中早注定,我佛慈悲。”

张小凡奇道:“你说什么?”

普智微笑道:“老衲是说,小施主与我有缘。既如此,老衲有一套修行法门,小施主可愿意学吗?”

张小凡道:“法门是什么东西?”

普智呆了一下,随即大笑,伸出枯瘦手掌,摸摸他的小脑袋,道:“也不是什么东西,就是教一些呼吸吐呐的方法。你学了之后,要答应我几件事,好吗?”

张小凡似懂非懂,但还是道:“你说吧!”

普智道:“你绝不可对旁人说起此事,就算是至亲之人也不能说,你办得到吗?”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死也不说。”

普智心中一震,见他小小年纪,脸上竟是一片坚忍,漫天雨丝如刀如剑如霜,打湿了他的小小脸庞,有几分憔悴。

普智忽然深深吸气,垂下眼帘,不再看他,口中却继续道:“另外,你每日一定要修习这法门一次,但不可在人前修炼,只可在夜深人静时方可进行。最后,非到生死关头,切切不可施展此术,否则必有大祸。”

说到这里,他重新睁开眼睛,盯着张小凡,道:“你做的到吗?”

张小凡犹豫了一下,歪了歪头,又抓了抓头,一脸迷惑,但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普智微微一笑,再不多话,便开始传他一套口诀。

这套口诀说长不长,只千字左右,但枯涩艰深,张小凡用尽心力,足足用了三个时辰,方才尽数背下。

普智待他完全熟记,松了一口气,神情间疲惫之极。

他看着张小凡,眼中忍不住有慈爱之色,道:“老衲一生修行,从未动过收徒之念,想不到将死之际,倒与你有了师徒之缘。说来,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名号。”他顿了一下,道:“我法名普智,是天音寺僧人。呃,孩子,你知道天音寺吗?”

张小凡想了想,摇了摇头。

普智哑然失笑,道:“真是个孩子。”然后又想起了什么,伸手到怀中摸索出一颗深紫珠子,细细看了好几眼,递给张小凡,道:“你且把这个珠子好好收起,不可让外人看到。待日后安定下来,你找个深谷悬崖,将它扔了下去,也就是了。还有,我刚才告诉你的名号,你也绝不可对外人说起。”

张小凡接过珠子,道:“知道了。”

普智摸着他的头,道:“你我有这般宿缘,也不知来生可会相见否。孩子,你就跪下给我叩三个头,叫我一声师傅吧!”

张小凡看了看普智,却见他已收起笑容,脸色庄重,当下点头称是,叫了一声:“师傅。”便跪倒在地,重重叩了三个头。他刚刚叩完,还未抬头,便听普智低低笑了一声,但笑声中却颇有悲苦之意和决然断然。

张小凡正要抬头看他,却突觉后背被人一拍,登时眼前一黑,又再度不省人事。

第四章 惊变

清晨,这一场雨终于停了。

树上的水珠晶莹剔透,从树叶边缘静静滑落,跌落下来,因为有风,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打在张小凡的脸上。

冰冷的凉意把张小凡从梦中唤醒,他睁开眼睛,下意识地要叫道:“师傅……”但四野无人,只有林惊羽躺在身旁,好梦正酣。

似乎像是做了一场梦。

但远处破碎的草庙,身旁酣睡的玩伴,都告诉他,这一切是真的。

他怔怔地想了一会,甩了甩头,走到林惊羽身旁,用力推了推,林惊羽口中嘟囔几句,慢慢醒来,揉了揉眼睛,还未说话,便觉得一阵寒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睁眼看去,却见自己和张小凡全身湿透,躺在野外一棵松树下,不由地目瞪口呆,道:“我不是在家里睡觉吗,怎么到了这里?”

张小凡耸了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冷得很,还是快回去吧!”

林惊羽脑中有诸般疑问,但身上的确寒冷,当下点了点头,爬起来与张小凡一起向村里跑去。

还未到村前,他二人已发觉不大对劲,往常这个时候,村民们都已起床,但今天却安静无比,连人影也不见一个,而且随着晨风吹来,还隐隐有股血腥味。

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同时加快了脚步,向村里跑去。不用多久,二人便到了村口,从村口那条大路看进去,却见村子中间那块平地上,草庙村四十余户人家,二百多人,大大小小,男男女女,都躺在空地之上,身体僵硬,成了尸体,血流成河,苍蝇乱飞,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林惊羽和张小凡二人赫然见此可怖景象,惊吓之下,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小凡霍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喘气,双手微微颤抖。适才昏睡过去时,他脑中满是凶恶鬼脸,鲜血白骨,端的是噩梦连连。

他定了定神,向四周看去,只见这是一间普通厢房,两扇小窗,房中摆设简单干净,只有几张松木桌椅,上有水壶水杯。在房间里占了一半地方的,是连在一起的一张大炕,上有四个床位。除了他现在躺着的,身旁的位置被褥也有些凌乱,像是刚被人睡过。至于其他两个,被子则叠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在四个床位的正上方墙壁上,挂着一张横幅,上书一个大字:

道!

看这样子,倒像是一间客栈的普通客房,又或是求师学艺几个弟子共居一室的房间。

张小凡坐了一会,心里忽然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个念头:昨晚的一切或许都是噩梦吧?也许我一直都睡在这里吧?也许走出这个房间,母亲便会如往常一样,笑着骂他:“你这个小懒虫!”

他缓缓下了床,穿上鞋子,一步一步向房门走了过去。

门,虚掩着。从门缝中,若有若无地有风吹进,凉丝丝的。

他一步一步走着,两只小手却越握越紧。他的心跳得厉害,屏住了呼吸,很快的,他走到了门口,把手搭在了门扉之上。

那一个瞬间,这扇木门竟是重如山,沉似铁。

他咬了咬牙,一狠心,“哜呀”一声,拉开了房门。

户外明亮的光线一下子照了进来,令他眯起了眼睛。温暖和煦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暖意。

只是,他的心,却一下子落到了冰窖。

门外是个小小的庭院,有松柏几棵,草木几丛,间中还有几朵清香小花,怡然开放。门前是个走廊,通往院外。在门前四尺处,有几层台阶,连着院子和走廊。

台阶一角,孤单单坐着一个小孩,手托脸腮,怔怔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或许是开门声惊动了他,那小孩迟疑了一下,慢慢转过头来。

林惊羽。

张小凡张大了嘴,心中有千百个疑问,但话到嘴边,却化为无声。

他又想放声大喊,只是心口郁闷,竟是喊不出来。

两行眼泪,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滑落。

两个小孩,就这么,默默无语地,对视。

远方不知名处,有清幽鸟鸣传来,天空蔚蓝,白云几朵。

※※※

张小凡坐在了台阶的另一侧,低着头,看着小院中石头铺成的小道。

小院之中,一片寂静。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惊羽缓缓道:“我比你早些醒来,那时屋里还有几人,我问了他们,这里是青云山通天峰。”

张小凡低声道:“青云山……”

林惊羽道:“听他们说,是几个路过的青云门下弟子,看到村中,村中……”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不由得哽咽了起来。他伸手用力揉了揉眼睛,伸吸了一口气,接着道:“后来他们在村后头找到了我们两个人,便把我们带上山来了。”

张小凡嘴角一动,却没有抬头,道:“我们以后怎么办,惊羽?”

林惊羽摇了摇头,凄然道:“我不知道。”

张小凡还要再说,忽听身后走廊上传来一个陌生声音道:“啊!你们都醒过来了?”

二人同时向后看去,只见一个青年道士站在那里,一身蓝色道袍,颇有英气。只见他快步走了过来,道:“正好几位师尊也想见见你们,问你们一些问题。你们这就随我来吧!”

张小凡与林惊羽对看了一眼,站起身来,林惊羽道:“是,请这位大哥领我们去吧!”

那青年道士看了林惊羽一眼,点了点头,道:“你们随我来。”

跟着道士,二人走出了这个庭院,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更长更大的环形回廊,边缘每隔两丈,便有一根红色柱子。在每两根柱子中间,也都有一个拱门。

他们顺着回廊向前走去,经过了一个个拱门和柱子,这才发现,每一个拱门里,都是和刚才几乎相同的小庭院,看来这里是青云门弟子生活起居之处。

不说别的,单从这份规模来说,这样的小院怕不下百间,可见青云弟子之多。

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这条走廊的尽头,却是一面高耸无比的白墙,下面开了一扇大门,两扇厚厚的大木门板,高达十丈,几乎要抬头仰望,也不知当初是如何找到如此巨大的木料的。

那青年道士视若无睹,大概平日里进进出出,看得都麻木了,脸上丝毫没有两个小孩那般动容之色,面无表情,迳直从这门中走了出去。张小凡和林惊羽连忙跟上。

甫一踏出这扇大门,两个孩子同时屏住了呼吸,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切。

这里,几乎就是传说中的仙境。

一片极巨大的广场,地面全用汉白玉铺砌,亮光闪闪,一眼看去,使人生出渺小之心。远方白云朵朵,恍如轻纱,竟都在脚下飘浮。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1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