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善良的死神

点击:
第一章 寒冷小城

天元大陆上有五个国家,分别是北方的天金帝国,南方的华盛帝国,西方的落日帝国和东方的索域联邦,而处于四大国中央,分别和四国接壤的一片面积不大呈六角形的土地就是天元大陆上最著名的神圣教廷。四大王国中除了落日帝国和华盛帝国关系不佳以外,其他国家倒是可以和平相处。每年,各个国家都要向教廷上交一定的“保护费”以作为教廷的开销。

天金帝国的人类几乎全是白种人,他们有着高大的身形和金发碧眼,而落日帝国和华盛帝国则都是黄种人,拥有黑发黑眸。大陆上唯一的联邦体制国家索域联邦的人种比较复杂,既有白种人、黄种人,也有身体强健的黑色人种,许多异族也是生存在联邦之中的。单论综合实力来说,由六个族群组成的索域联邦最为强大,而另外三个国家则有着差不多的武力。

大陆上除了主要居住着人类以外,还有一些人数稀少的种族,如善良的精灵族,脾气暴躁的矮人族,能歌善舞的翼人族和数量稀少,只生存于密林之中的半兽人族以及最神秘的暗魔族和传说中的龙族。这些和人类相比数量稀少的种族分散于各国之间,千百年以来,一直和人类和平共处着。但由于生活习惯的不同,异族一般都生存在人烟稀少的山谷或森林,很少会与人类接触。

神圣教廷虽然在大陆上只占据很小一块面积,但是,在大陆上,教廷却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除了极少数的无神论者以外,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是教廷忠诚的信徒。神职人员都是最受到尊敬的职业,在神圣教廷之中,拥有最高权威的就是教皇,教皇之下,设四大红衣祭祀,协助教皇处理教廷事务,他们也被称为红衣主教。

红衣祭祀之下是十二名白衣祭祀,当超过半数的红衣祭祀和白衣祭祀认为教皇有什么重大错误时,可以对教皇进行弹劾,但由于教皇的晋升是非常严格的,从教廷诞生以来,还没有出现弹劾教皇的情况。白衣祭祀之下,是高级祭祀、中级祭祀、普通祭祀和预备祭祀,祭祀也被称为僧侣或者神女。教廷中的神职人员不忌婚娶,但是,结合的对象必须是教廷最忠诚的信徒。神职人员之所以受到尊敬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光系魔法师,想晋升到白衣祭祀这一职位,就要求僧侣们必须要有着光系魔导士以上的水准,而大陆上的魔导士从来没有达到过三位数。

红衣祭祀的力量更加深不可测,曾经有传说称,如果教廷的四大红衣祭祀和十二白衣祭祀同时出手,其光明魔法的威力,可以相当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全部武力相加。教皇的晋升一般都是由红衣祭祀中甄选的,需要经过极为严格的程序,在选出新的教皇后,老教皇会举行一个传承仪式,将教廷最至高无上的特殊能力传于下任教皇。教皇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谁也没见过,因为,近千年以来,从来没有需要教皇出手的情况出现过。

教廷一般处理对外的事物都由审判所执行祭祀监督,审判所的审判长具有和红衣祭祀同等的权利,审判长手下的判官也被称为是神圣教廷的刽子手,他们是天神最疯狂的信仰者,在处理异教徒问题上,从来都只有一个字——杀。和正统的神职人员不同,审判所的所有成员,都没有任何顾虑,完全由审判长控制,审判长直接向教皇负责。

大陆上有着统一的货币,那就是由神圣教廷定制的雕刻有教廷徽章的钱币,钱币采取十进制的兑换方式,一钻石币=十紫晶币=一百金币=一千银币=一万铜币,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一般是五十金币左右,而维持一个家庭生活一年,大约需要三十金币左右。

四个国家各有自己通用的语言,而在各国的一些大城市和贵族阶层,一般都通用教廷语。我们的故事,就是从大陆北侧天金帝国中最北边的比尔诺行省中的小城尼诺开始的。

尼诺城,位于天金帝国比尔诺行省最北端的小城,这里属于整个天元大陆极北的范围,昼短夜长,常年处于寒冷的天气下。这里的人们大多数靠在小城旁的冰海里打鱼为生。冰海常年有移动的冰山漂浮着,那里盛产的海豹、海狮皮毛,深受贵族们的喜欢。

天空中的阴云缓慢的漂浮着,似乎又会带来一场风雪。尼诺城一个阴暗的小巷中,几个穿着破棉袄的人围拢在一起。其中一名额头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人,正怒视着眼前一名黑发黑眸、只有十二、三岁衣着单薄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的体形很瘦,脸色蜡黄,半长的头发帘遮住了鼻子以上的部位,看不清容貌,全身瑟瑟发抖,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透过黑发恐惧地看着中年人。

“啪——”中年人一巴掌将小女孩儿打倒在地,怒骂道:“你个死丫头,笨死你得了,这么简单的任务都完不成,如果不是阿呆把你拉回来,你还向那老太太陪不是呢,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会收留你这个废物,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饭,什么也不会干。”

中年人身旁一个身材比女孩儿高一点的男孩儿上前将小女孩儿颤抖的身体扶了起来,小心的替她擦掉嘴角流淌的血丝,冲中年人呆呆地说道:“黎叔,您就再原谅丫头一次吧,我,我待会儿再去牵几条鱼回来。”

黎叔哼了一声,看着同样黑发黑眸,一脸呆样的男孩儿,声音缓和了一些,道:“阿呆,每回你都替她求情,就你牵回来那几条鱼,能够大家吃饭的么?在我这里,没有人能不劳而获,丫头,今天我看在阿呆的份上,就再放过你一次,再有下回,哼哼。咱们走。”说着,带着另外几个岁数不大的孩子向外走去,还没走到巷子口,黎叔又回过头来,和颜悦色的冲阿呆道:“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话,最好牵几条大鱼,知道么?”

阿呆愣楞的点了点头,黎叔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这群人,是生活在尼诺城中最底层小偷,他们称不上盗贼,因为他们只能靠一些小偷小摸来维持自己的生计,所谓的牵鱼,就是偷东西,而黎叔就是他们的头。他手下一共有十几个孩子,只有丫头是女孩儿,全都是他从大街上拣回来的孤儿。这些孩子里,就属这个叫阿呆的男孩儿最能干。当初,黎叔看上了阿呆有一双灵巧的小手才收留他的,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愣头楞脑的样子,说话有的时候都说不利落,问他叫什么也不知道,学偷东西的技巧也学的很慢,脑子似乎不太好使似的,所以大家都叫他阿呆。

可是,阿呆虽然笨,但却很执着,经过黎叔几个月的教导和他自己的勤修苦练,终于记住了顺手牵羊这一招,而且已经将这招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为了练习出手的速度,他甚至在寒冷的大街上一个人用手指戳地上的雪花,雪花沾的越少,就证明他的眼力越好,这个办法虽然笨,但却有着很好的效果,几个月的练习,终于让阿呆有了牵鱼的基础。最让黎叔兴奋的,是阿呆傻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也不明白牵鱼是坏事,只要给他馒头吃,他一定会按照吩咐去做。

走在大街上,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长相不出众,眼神直直的孩子,但是,往往就是一错身的工夫,他们的钱袋就已经到了阿呆的手中。当黎叔第一次看到阿呆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时,吃惊的合不拢嘴,从那以后,阿呆也成了这群孩子中,最受“宠爱”的,他每天最起码都能吃到一两个冷硬的馒头,让其他伙伴羡慕的不得了。阿呆人虽然有些傻,但为人却很好,他往往在自己吃不饱的情况下,将伙食让给其他人一部分,可是,那些同伴并没有因为他的善良而感激,反而经常捉弄他,甚至抢他的食物。

丫头,是黎叔一年以前从街头收下的,听丫头自己说,从记事以来,就一直跟着一位老奶奶生活,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吃的饱穿的暖。一年多以前,那老奶奶患病死了,丫头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只得靠乞讨来勉强度日。黎叔之所以收下丫头,是因为看上了丫头,不,是看上了那位老奶奶留给丫头的破屋子,在寒冷的尼诺城,有什么比遮风避雪的房屋更好的呢?丫头和阿呆正好相反,她学什么都学的非常快,黎叔的那些“本领”不到一个月就全被她掌握了。可是,丫头却也是至今唯一一个没有牵到过鱼的孩子。并不是因为她技术不行,最主要的,是因为她的心实在太善良了。

她有几次本来已经得手了,但一看到失主焦急的神情却又忍不住送了回去。为此,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而每次,阿呆都为她扛了下来,这一聪明一傻两个孩子也自然的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在这群小偷中是很显眼的,因为,只有他们是黄种人,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阿呆与丫头互相之间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今天,又是因为丫头将到手的东西还给了那位焦急的妇女,而遭到了黎叔的责打。

黎叔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丫头猛地扑入阿呆的怀中放声痛哭。阿呆愣楞的看着怀中瘦小的身体,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小心地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道:“丫头,别,别哭了。很疼是不是?”

半晌,丫头的哭声收歇,抬起冻的通红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孩儿,泪眼朦胧地说道:“阿呆哥哥,活着,真的好痛苦啊!”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女孩儿的意思,从怀中掏出半个已经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递了过去,愣愣地道:“丫头,给你吃,吃饱了就不痛苦了。”

丫头看着眼前这傻愣愣,而又充满真诚的男孩儿,将馒头接了过来,抽泣了几声,道:“阿呆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阿呆拉着丫头坐到角落里,将自己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披在两人的肩膀上,和丫头依偎在一起,憨憨地说道:“我有对你好吗?快吃馒头吧,吃了馒头就不冷了。我待会儿还要去牵鱼呢。”说着,他馋涎欲滴的看着丫头手中那半个冷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

丫头看着阿呆憨厚的面容,不禁有些痴了,双手用力,将那半块馒头一分为二,递给阿呆一块。

阿呆咽了口吐沫,道:“我,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丫头将馒头塞到阿呆手中,道:“我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咱们一起吃。”说着,双手捧着自己的那四分之一块馒头用力地咬了一口。

阿呆哦了一声,狼吞虎咽的将那四分之一块馒头吞咽下去,由于吃的太快,不由得噎住了,“啊,呜。”

丫头看着阿呆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从地面上前天留下的积雪中抓了一把塞入阿呆口中。

阿呆努力的将积雪化为水,费了半天劲才将嗓子中的干馒头咽了下去,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道:“谢谢你啊!”

半晌,丫头终于努力的奋斗完自己的馒头,突然冲阿呆道:“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1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