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乡土药神

点击:
    第一章盲女丁香

    佛宝原始森林,位于四川盆地南缘,川滇黔渝交界处,丹霞地貌特点,山雄、水清、石奇、林茂,原始风光十足。拥有60余万亩原始林,已经查明的野生药材857种,是地球同纬度低海拔罕见的树种保存完好、物种十分丰富的常绿阔叶林带,是难得的天然物种基因库。

    原始森林山势连绵、林海涛涛,山林之间有一村,名叫药王村。村民醇厚朴实,种田为生。近些年来,山民除种田、打工以外,发现了山林之间蕴藏的宝藏――药材,采药、卖药,成为山民们生活的又一重要经济来源。

    甘松居住在药王村中,祖祖辈辈便是村里的草脚医生,没有行医资格。看个跌打损伤、伤风头痛什么的,还比较在行。在医疗缺乏的药王村,甘松一家便是名符其实的医生。

    故事便从药王村开始,甘松这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年青人,因为一次奇遇,嗅觉变得异常灵敏,天材地宝、看病诊病、药材配伍,一闻便知,因此,被称为闻香神医。

    从此,甘松走遍天涯海角,寻找神兽灵药,悬壶振救世人,打造中医帝国,演绎了一段不同寻常的精彩人生。

    ***

    山里的温度较低,本该在四月开放的油菜花,终于在七月忍不住绽放出那刹那的金黄,相继展开灿烂的舞姿,在微风拂动中释放扑鼻的花香。

    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犹如一条金色的长龙,在连绵起伏的山脉间涌动着芳华。

    药王村口,油菜花之间。

    一名穿着蓝布花裙的少女,正舞动着曼妙的身材,身体转动之间,带起一阵阵油菜花的香风,女子青秀的脸庞上带着甜蜜的微笑,好似沾染了山水之间独有的灵气,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之美,恍若天上仙女,让人生不起半点亵渎之心。

    少女不远处,站着一个男子和一个小屁娃。

    男子十八岁,脸色刚毅中透着温柔的怜惜,正默默地注视着女子动人的舞蹈,他有一种错觉,天地之间的所有灵动和精华似乎都集中到了少女的身上,在油菜花成熟的风情之中,少女的飘逸舞姿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男子心中有些感动,因为,女子只为他一人而舞!

    小屁娃只有六七岁左右,此时正坐在地上,低着头无聊地玩耍着地上的石子,扔出去一颗,又接着扔出去另一颗,希望后一颗能够撞到前面那一颗石子,如果撞上了,就拍着手高兴不已。

    少女曼妙的舞姿对他来讲,毫无意义。

    “哎哟!”

    突然,少女一只穿着绣花布鞋的小脚,踩到了一颗小石头上,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少女双手乱舞,不知道该抓向什么地方?眼睛无神,不知道看向何方?

    “姐――”小屁娃惊吓一声,猛地丢下手中的石子,向少女冲了过去。

    他还没有冲到少女的身边,女子已经停顿在了半空中。

    男子抓住了少女,把女子揽在怀里。

    小屁娃看到少女没有摔倒,吓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背转身继续玩起了石子。

    “松哥哥,让我摸摸你的脸好吗?”

    “好。”那个叫松哥哥的男子便是甘松,他抓住了女子四处乱抓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任由女子的手抚摸着自己脸上分明的轮廓。

    女子躺在男子的怀中,安静地摸着甘松的脸,良久,沉吟一声,道:“松哥哥,过了这个夏天,你就要远走高飞了,就好像雀儿要寻找它的蓝天,远远地离开巢儿。”

    “我会把你带在身边。”

    “这样会连累你的。”女子揉了揉微微发红的眼睛,道:“我只是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盲女。”

    “我会治好你的眼睛。”

    “没有用的。”女子长叹一声:“这些年我走过的医院、看过的医生、吃过的药还少吗?没有人能治好我的眼睛。”

    “不,丁香,我不会放弃的。你等着,等我考上了医学院,我一定要学会最高明的医术,把你的眼睛治好。我还要,你给我当老婆,我们一起生一大堆的狗娃。”

    丁香脸色微微发红,脸上却充满幸福,嘴唇轻轻地在甘松的脸庞上一碰,踮起脚尖在甘松的耳边道:“松哥哥,我相信你,我永远等着你。”

    甘松看了一眼正在地上忘情玩耍的小男孩,豪气干云地道:“远志,把你姐带回去。我要上山采药了,在这个假期,我要靠自己的能力赚足上大学的学费。”

    丁远志有些不舍地丢掉手中的石子,走过来搀扶住丁香。

    “我走了。”

    甘松依依不舍地放开丁香,把干粮、急救药箱、火药枪、刀具、背兜背在背上,转身走入油菜花之间的土路,坚定地上山而去。

    丁香一步三回头,眼睛没有焦点,但心里却在默默地注视着甘松的离开。

    甘松不敢回头,他怕回头看到丁香的样子,心会很痛。

    茫茫大山,郁郁森林,一个人钻进去,就好像大海里的一滴水,再也找不到踪影。

    山里的药材很多,但能够卖到好价钱的并不多。

    靠近村子的山林,已经被采药的人犁过了很多遍,并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要想找到值钱的药材,必须深入山林之中,到人迹罕至的地方。

    这些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脚下的山路渐渐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杂草、枝条、碎叶、石头、溪流,以及一些随时可能暴起伤人的蛇虫、野兽。

    凭着对山林的熟悉和野外求生的本领,甘松用刀具砍开前行的道路,小心地辨识着地上的动物脚印和粪便,害怕遇到大型动物。饿了吃一口干粮,渴了喝一口山间清凉的溪水,累了找一块大石头,在周围撒上雄黄一类的驱虫药,小坐一会。

    进入深山以后,山林越来越幽静,吕松的精神也越来越紧张,手里的火药枪随时抱在怀中,一刻也不离手。

    走了大半天,吕松的收获还是蛮多的,背兜里的药材装了一小半。

    “几咕咕――几咕咕――”

    幽静的山林里突然响起一声不知什么鸟儿的叫声,把正坐在石头上休息的甘松吓了一跳。接着,甘松听到鸟儿振翅的声音,透明树叶的缝隙,一只鸟儿飞离了甘松的视线。

    “跑什么跑?我又不抓你。”

    甘松咬了一口干粮,眼神从空中收了回来,突然,甘松眼前一亮。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18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