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龙图

点击:
第一卷 潇湘叹
引子

中华三千年,朝代更迭,家族兴盛颓败,不胜枚数。

明朝贾史王薛,民国蒋宋孔陈。或昙花一现,或大隐于野,其中争权斗势之事不知几何。

自公元486年起,中华九州气运翻滚,云腾维扬。中华商贾气脉于京杭大运河流金,文人富商,自此州中转漂移,天下九成财富从广陵道出。

公元574年,谈氏祖先转佛教“寺库”为营,以当铺为业,崛起广陵。后谈氏族人费百年绘九州河脉,制天下龙图。

公元1350年,谈氏势大,宏图现而气运得,族内分龙图而治,转行中华九州,且扶持海营,数百年得金百亿,元明两朝惠得谈氏之资。

公元1645年,满人破扬,屠汉十日,谈氏广陵江都县根基被毁,谈氏转宗业于邗沟县谈典镇。至清末,闭关锁国,龙图散而隐,谈氏一族仅留数十户,操旧业而日艰难。

新中国建立,当铺一业已灭,关于谈氏当铺的传说也渐渐地消失,谈家家谱中提及的龙图,也只成为谈典镇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神话故事。

01 械斗

心浮气躁时,谈秦总是喜欢摸摸胸口的贴身锦囊。不知是否里面香料的缘故,在他心情很激动或者很低落的时候,这锦囊总能让他安神静气。

从上个采访地点回来一个多月,谈秦将半年前丢下的工作顺利接过了手。

修改完了实习生交上来的稿子,谈秦将文件归档,提交到了编辑平台上,三分钟之后,编辑的QQ闪动,发出了一个OK的手势。

这编辑是一个美女,胸器凶猛,前凸后翘,诱人至极,平常见到谈秦就爱笑。

有时候,谈秦打完招呼后也顺便摸搂两下,目标:“胸脯,臀部”!擦擦情*欲之边缘,两人之间的关系有点暧昧。

谈秦看了下手表,已经七点多了,到了下班撤退的时间。但当他正收拾好东西,这时候手机开始震动了。

“你现在在哪里?”自己的顶头上司,政治经济部主任阳叶在电话中问道,语气很生硬。

谈秦不是很喜欢这个家伙,但是说话的语气尽量表示谦恭,“阳头,我现在正准备回家呢,今天的稿子已经结束,完美地交了任务,绝对没有硬伤。”

“还不能撤,现在东塘附近发生了一场械斗,你得赶快过去看下。”

“头,这不是社会新闻部的素材吗,咱们去抢,不太适合吧?”谈秦尽量不让自己的话语中带有很大的怨气。

阳叶咆哮道:“让你去,你就去,怎么话这么多!”

嘟嘟嘟!忙音。

阳叶直接挂掉了电话。

谈秦肚子里面满是怒火,却没办法发泄出来。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不过于,想下班的时候要加班,这就如同下课的时候老师拖堂,看网络小说时却遇到太监文。

谈秦算一个很负责任的人,因为个性有点倔强且敢于坚持,三年的时间,他已经做到了湖南省内第一大都市报晨报的政经线的首席记者。

同事对他的评价是个性包容有原则,外表浮躁,风流却内敛,而他的好友给他的评价是智计百出,却不露山水。

出了报社,谈秦顺手打的。

这个时间点,星城已经不是很堵了,芙蓉路上跑了二十几分钟,谈秦便从南城到了星城第二大商圈东塘商圈。还没有到达星城夜市之**,街上的人潮却已熙熙攘攘。

华灯初上,美女们粉着浓妆,招摇着乱晃,乱花迷人眼。东塘附近诸多大酒店都只是挂了个正牌而已的红灯区。

谈秦对这个地方不是很熟,按照刚才电话中记下来的地址,顺藤摸瓜,找到了事发地点。

场上的情形非常混乱,周围的观众已经将这里包成了里三层外三层。美女们尽量躲在圈外,防止扒手掏钱包,也怕色狼摸底*裤。

这明显是两派系,双方手上都拿着家伙,铁棍、钝刀、木棒,各种明器应有尽有。

谈秦只能在人群中挤着往里走。

“这架打得真够凶的,刚才几个人都被送到医院里面去了。”某人拍着小心肝惊恐的说。

“搞么子咯,怎么冇人来管管。”某人用汪涵极尽风骚调侃式语气说。

“八点多了,警察叔叔都下班了。”某人用鲁迅笔下旁观者的冷漠笔调说。

“这事,警察来了,也管不了。”某人用周立波海派清口戏谑调侃。

“谁跟谁掐啊?”某人用李湘式毫无深度内涵的提问。

“SQ百货和SZ药房,一栋裙楼里面的两家大型零售店。今天为了挣前坪的一个宣传位,打起来了。当然,积怨已深,这不过是一个由头而已。”某人用央视水均益解说式新闻解答。

“晚上打架不会影响销售。所以才这么猖狂吧,这些唯利是图的商霸!”某人用崔永元实话实说式语调一针见血道。

谈秦一边往前面挤,一边听着旁边的人介绍,大概了解了场上的情况。

SZ药房算是本土企业地头蛇,平常在本地发展相当嚣张,所以一般他们药房周围都不会有竞争对手。而SQ百货则是全国零售行业龙头,总部在南京。这么多年发展,已经稳稳做成了民营百货业的第一把交易。

终于挤到了最里面,谈秦定睛望去,却见SZ药房这边为首的小年轻拿着长长的砍刀,叫嚣道:“你们尽管来招呼啊!小心我们告你殴打大学生。”

那小年轻头上已经开了花,鲜血淋漓,看上去相当的恐怖。

“大学生?有你们这么老的大学生吗?”

SQ百货那边为首的却是一个粗壮汉子,脸色阴沉。

谈秦细细打量,便知道这人绝对是练过外门功夫的高手。

谈秦是记者,每天过滤大量的信息,对SQ百货的黑属性能量还是有点印象。

当年SQ百货在星城宁乡县城开分店的时候,经常遇到当地人的骚扰,之后,直接从南京总部调了十几个保安,将地痞流氓整治了一番。在南京新街口开店的时候,SQ百货与竞争对手GN百货的砸店斗殴,也不是一两次。

“你是谁?好像不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姿色上佳的成熟美妇穿着SQ百货的工装,出现在了谈秦的身后,有点奇怪地问道。

眼前的这个鬼鬼祟祟的人长得还算不错,穿着一身简单夏装,蓝白格子衬衣,浅灰色的牛仔裤,搭配着灰色的帆布鞋。瘦削的身体,有点可爱的娃娃脸,高耸的鼻梁,看上去不大的眼睛充满灵气。肩膀并不是很宽,胸前因为肌肉微微凸起,感觉很有力量。

出于职业敏感,她看见谈秦用笔记录些什么,感到有点奇怪。

谈秦也在打量此女,瞄了一眼美妇身上的工号牌,“艾莲,SQ百货市场策划部经理”,且顺便目测了下三围,然后才一本正经道:“我是晨报的记者,现在想调查下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我的记者证。”

却见艾莲脸露不屑之色,道:“这件事的具体情况,我明天会发布公函给你们的广告部,但现在还请你离开这里。当然,你也可以记录下看到的一切,不过我也可以跟你保证,这绝对不会见报。”

艾莲不友善的态度让谈秦感到气闷。他略微思索一番,却才知道原来是被阳叶当作了棋子。

最近报社广告部总是倾轧政经新闻的版面,而SQ百货每年在晨报投入的广告费用在三千万左右,属于重点大客户,动了这样的客户资源,广告部肯定会纠结,从而变相的向政经部妥协,放弃一些资源。

不过,既然来了,那谈秦就不打算空手而归,既然被人当作棋子,便只有装傻充愣下去。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18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