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狐灵狐现

点击:

☆、第一章:小金狐灵灵

  「娘……你说,我们的约命者……住在一座,嗯,一座『吃人谷』里?」

  细嫩的女孩声音,怯生生传来。听得出她很害怕。

  「对,娘已经查清楚了,就叫痴人谷,不会错的。」

  「我……我可以不去找他们吗?一条命就一条命嘛,给他就给他,不去收回也无所谓──」听到自己的约命者居然真的住在一座会吃人的谷里,女孩本还带些迟疑的声音变得极不情愿,半带抽噎的撒娇,听起来都要哭了。

  「灵灵!你不记得娘从小教过你什麽了吗?」母亲出声警告。母者毕竟是母者,就是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记得……我金狐一族,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到头必两清……呜呜,娘……其实灵灵是舍不得离开你!」

  听见娘一凶,小金狐灵灵知道撒泼任性不管用,於是乾脆抱住娘的膝窝,呜呜咽咽、半真半假的蜷着少了小半截的尾巴哭诉起来。

  母者听见女儿这麽一哭,心是软了,但却长长叹了气。

  「灵灵,你知道的,娘回到族中之後,因为你那同胞共生的兄弟身分特别,娘多年来不能离他而去,如今好不容易将你养得这般大了,也好不容易狠下心,要放你一人出去闯荡闯荡……灵灵,娘知道,你最近的修炼也遇上了瓶颈,必是因为那半条一出世就被娘安到人类身上去的狐尾,还没有收回来的缘故。你务必先去寻那两人,等到青丘这里的事情结束,娘会让弟弟去寻你。」

  那半只尾巴,就等於小金狐灵灵的一条命。除非约命者死了或是她自己把半尾收回,否则永远都会在对方身上,成为金狐族找上他的记号。

  「娘──灵灵会想你。」知道自己这次无论怎麽撒娇,都没用了的小金狐灵灵,真心实意的瘪起小嘴,啪搭啪搭、大点大点的落下泪来。

  「灵灵。」母亲温柔拥住自己其实机灵得可以的女儿,半哄半骗的交代:「记着,人类都不可轻信。若能提早完成任务,收回你的半尾後,尽快回咱们青丘之国接着修炼,知不知道?你不是一直很想嫁给你叡哥哥吗?宿叡的身分不同寻常,他是白狐王,若想成为你白狐王叡哥哥的後宫妃嫔,没将法力修出个中品以上,莫说娘不答应,你去了之後,也只是受人欺负的份!」

  一听见娘亲的口吻松动,灵灵美丽的大眼睛拚命眨了起来,秋水如波荡漾,面貌虽还纯真,倒真已经有点勾人的意味:「娘!您肯让我嫁叡哥哥了?真的?」

  听到「白狐王後宫」四个字,小金狐灵灵瞪着娘的眼睛都灿光了,很久没出口的敬称也脱口而出。

  「娘!您不是一向反对我嫁给叡哥哥?他上回遣人来提亲,还是您将他赶走的……您现在是说只要我收回那半尾,娘就肯让叡哥哥娶我?!」

  「唔,那就可以考虑考虑。」母狐半皱起眉,心里想的却是,下凡历练一遭,见识遇过的人物多了,只怕你回来後,在你眼前摆开十个宿叡,你也看不上眼。

  做母亲的硬是让女儿孤身下青丘,其实也有私心。她的好女儿灵灵,聪明机灵,心地不坏,面貌即使在以妖媚着称的狐族之中,那也是一等一……可惜,就是看男人的眼光忒差!

  大概是和人类混了血的关系,她对美丑的评监观点和人类实在像得十足十!而白狐王宿叡,恰好就是一张化人後的脸皮风流倜傥,一张嘴甜言蜜语,不过,他那整个後宫也真可说是灯红柳绿,花团锦簇──放眼望去,一字排开的狐山狐海各族美人、毛色斑斓、白金青红蓝烟紫深灰之流的美狐精一概不缺。

  若是把灵灵继续留在青丘,就怕宿叡千方百计来勾搭,女儿傻傻就给骗走,那还不如找个理由将她给遣下山去,进入人界一阵子──人界纵然再凶险,她自己也都经历过来了、也从小都对女儿耳提面命了,想必,悟性挺高的灵灵不至於出什麽大事。

  而且,族中的预言长老很早就说过,灵灵一生纵有小灾小祸,也必定有贵人相助,而她十六岁时务必下人世历练,会是她修炼成败与否的关键契机。

  这一点,做母亲的一直没让女儿知道。

  小金狐灵灵哪知亲娘心中的打算和念头,她那一张约莫是人类十六岁姑娘的尖下巴俏脸,笑得羞甜羞甜,心里只装满了她风流倜傥、堪称调情圣手的叡哥哥。

  「娘,灵灵这就去了!」她很快就将随身杂物收拾妥当,笑得连离别的假眼泪也洒不出来。

  「嗯。都记得娘的吩咐了?」

  「娘放心!灵灵全都记得!都记得了!」

  母亲看女儿高高兴兴的瞬间消失,满青丘都荡漾着狐灵灵银铃摇起似的笑声,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怀中揣着小半瓶药,心里有骗了女儿的小小歉疚。

  「其实,你的法力上不了更高一层,哪是因为那半尾……是娘给你下药压着……要不然,你怎能乖乖自己下山去呢?小灵灵,你身分特殊,娘已交代潜伏人界的几个同伴多看着你,你便好自为之了……」

  不过,做母亲的离别伤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灵灵前脚刚被她骗走,隔天早上她一开门,便踢到门口睡着一头被自己院落的法阵困在屋外不得其门而入、已经冻僵的瞌睡公狐。

  後来听说,被冷落了一晚上的白狐王宿叡,犯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严重伤风。

  好像是因为风流的宿叡又不知看上哪家美人,半夜悄悄去人家闺女房间外头穷嚎嚎,唱了半天歌,灌了半天蜜,人家硬是狠着心,灯也不点、门也不开,不知道什麽叫做闭门羹的宿叡也倔,就这样耗到大白日,才被侍卫拖了回去看病。

  母亲乐了,乐得开怀,大赞自己先见之明。如果灵灵那丫头当天晚上还睡在屋里,只怕自己现在已经得要被迫升格为奶奶,接受自己几个月後将会多出一头混血狐崽孙子的事实。

***

  青丘上那些茶余饭後闲嗑牙的话题,目前已进入人界的小金狐灵灵──哦,不对,她现在叫做胡灵灵──当然全都不知道。她现在,正遭遇了短暂狐生中最严重的一个大危机。

  「这位小公子,我家少主邀你厢房一叙。」

  「如果我说不呢?」

  几个人高马大的壮丁,就这样和美少年样貌的胡灵灵在酒馆楼下对峙了起来。

  翩翩美少年扮相的她,才刚刚暗自赞叹自己聪明,晓得要扮成男人比较方便行走……然而,她没来得及乐上一个时辰就出事了。

  依照娘亲的指示和吩咐,她走进一家极尽豪华的宴客酒楼等待「契机」。她还特地选了偏远的位置,边喝茶边听台上小歌女唱曲,茶很香,桌上一小碟盐煮花生滋味也不差,小歌女长得不怎样,但曲子好听也就可以了──惬意的享受让胡灵灵笑眯了眼,差点忘了自己应该要留心四周,等待那个身上带着自己灵气的男人出现。

  待她回过神来,已经被五名人高马大的汉子给围住了。

  「小公子,我家少主人诚心邀你厢房一叙。」

  带头的人说话很客气,鞠躬的样子也很客气,可是,就在胡灵灵撇嘴撇出个「不」字的同时,五个大男人的动作同时变得很不客气。

  「喂,你们吵到我听曲了!」

  胡灵灵皱眉,也不打算看这些人一眼,只是随意向四周弹指,本来,正常情况而言,这几人应该会一下子就撞在她用法力架出的铜墙铁壁上,被弹得向後倒退数步,然而,胡灵灵却很惊诧地发现,她的手居然被反扭起来,整个人被架得离地半尺!法力对这些人好像丝毫无用!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18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