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级控制器

点击:
第一章 意念控制器

中海大学是一座很有特点的学校,最大的特点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或许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矛盾,但中大的情况,却与想象中的不同。因为这里不是狼多肉少,而是史无前例的肉多狼少。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让整个中海市的大学生们趋之若鹜。

从理论上说,在这样的一所另无数牲口艳羡的学校里,只要是条牲口,四肢健全,就拥有追逐和被追的权力,从概率来讲,哪怕长得跟车祸现场似的,也有很大的可能抱得美人归。

但是,就在这样有利的环境中,也有人很无耻地失败了,极其不光荣地做了剩男。顾潇,就很不光彩地成为了特立独行的一员。人送外号:潇洒哥。

单身贵族,总是很潇洒的……

为此,他没有少受数落,时常感觉到压力很大,特别是同宿舍的牲口杨建桥,隔三岔五地就伙同第个“姐姐妹妹”的,帮他张罗,时不时就有饭局,最高峰的时候,一天赶了三趟……而杨建桥身边的“姐姐妹妹”都换了波了,顾潇还是单身贵族,至今仍是如假包换的正处级干部……当然,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其中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

是他长得丑?除非是用火星的眼光来评判;是他穷?拜托,人家前不久才搞了个小发明,卖了出去,收了一笔专利费。也不多,六位数,大概够普通的一个寝室四个牲口在四年里的总开销而已;是他很失败?他是中海大学有史以来录取分数最高的学生,享受最顶级的奖学金,以前高中时还参加过全国的奥林匹克总决赛,拿到过名次。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副好嗓子,还会弹吉他,会写书法,会画画……这么说吧,除了生孩子,几乎还没有他不会的。可以说,在中海大学里,找不到几个这样的全才。

但他的个人问题,就是迟迟得不到解决,经常都有人帮他张罗,也跟好几个非常非常漂亮的有过短暂的接触,结果都是……

用杨建桥的话来说:在中大这样的条件下,要是还不能解决个人问题,那就真的是个人有问题了。眼看着外校的牲口们蠢蠢欲动,眼巴巴地流着口水想分一杯羹,要是自己内部还没能满足,那岂不就是肥水流了外人田?

可耻啊!

“顾潇啊,哥都有点怕你了,这次好好练练兵。”杨建桥脸色凝重地对顾潇说道:“这一次给你物色的,可是一个条件一般,很容易上手的啊,你自己好好把握,可别再像以前那样了!要是连这种都拿不下,那就真的杯具了。”

“我看就不去了吧,哥最近的钱包有点空。”顾潇很不配合地说道。他对那些饭局什么的一点都不感冒,甚至认为杨建桥之所以乐此不疲,很大的原因,还是在乎能够混自己的饭吃。至于相亲本身,他是一点都没想法的。

当然不是因为他生理心理不正常,对女人没感觉什么的,而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成功,因为他有一个缺点,一个对泡妞而言,很致命的大问题!

正是由于这个问题,所以导致他至今还打着光棍,成为众人的笑柄。但即使知道这个弱点,却还因为性格使然,一时半会改不过来。

“靠,在桥哥面前装穷,你觉得有前途么?”杨建桥大手一挥,拉起顾潇就往外走,边走边叮嘱:“信桥哥,考本科。不要怕,有桥哥在,今天说什么也要拿下。一会你自己说话注意点,能不说就不说,看桥哥的脸色行事,别再像以前那样出状况了!”

顾潇跟着杨建桥出了门,还没走几步,仅仅就是在宿舍与校门这段距离里,迎面就遇见了不少熟人。

“哟,潇洒哥又要去泡妞啊,怎么,不想继续享受贵族生活了?”

“很不错,年轻人就是要有这样的冲劲,敢打敢拼,百折不挠。”

“顾潇同学的这种屡战屡败的精神,还是很值得学习的,只是……”只是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但前提是铁杵;要是拿根木杵,那顶多磨成根****。

迎着众人讪笑的目光,杨建桥不住地摇头,回头对顾潇沉痛地说道:“哎,兄弟,丢脸啊!你看看你,现在的形象……”

“现在的形象很特别,很正人很君子。”顾潇状做沉痛地摇了摇头,说道:“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像我这样的正人君子,在现在这个社会,反倒没有市场了,而那边坑蒙拐骗偷的,却大行其道……”

我倒!杨建桥浑身一哆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原本还以为自己的脸皮就够厚了,但是跟这厮比起来,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啊!不过,要真说起来,这家伙在泡妞上的软肋,还真是“太实诚”了……

哎,没办法,这家伙是那种最典型的智商超高,情商低的类型,特别是在揣测女孩子的心思方面,基本就是小学生水平。话说回来,智商太高,成绩太好的人,十有八九都在人情世故上有点差距,而像顾潇这样,成绩又好,人又猥琐,在牲口中能够合群的,已经凤毛麟角了。要是再要求他在们面前也保持杀伤力,那是不是太过分了,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上天总算是公平的啊……

进了校外的一家饭店,杨建桥的“姐妹”,已经和一个女孩子一起坐在那里等着了。顾潇的眼光,很敏锐地那么一扫,哎,这个女人,怎么说呢,中平之姿,不算好,也不算坏吧……

大众身高,大众身材,大众长相……反正都挺大众的,这就让顾潇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来了。哥虽然现在在泡妞上有点落伍,但审美观却是永远都走在潮流前列的好不好?

看看,又来了!有点什么情绪,就要表达在脸上,不懂隐藏,不    ?道妥协,这种性格,难怪泡妞困难呢!杨建桥私下里狠狠扯了顾潇一下:我靠,你能不能别那么“实诚”?

还不是考虑你这个实际情况,只能先试着泡泡这种了。要按哥的意思,这种对你来说都超标了,先上恐龙,一步一步积累经验,以后总有一天,你能推倒林志玲的……

“来了啊,快来坐。”杨建桥的“姐妹”冲着两人打了打招呼,然后对着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介绍道:“小虹,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哥哥,而这个,就是现在很有名气的潇洒哥,年少多金,才华横溢,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小虹哦了一声,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了顾潇一下。心里直嘀咕:这个传说中的潇洒哥,长得也有点小帅小帅的,不像传说中的那种困难户啊,搞不懂……

杨建桥拉着顾潇坐了下来,服务员上前把菜单递了上来。

顾潇拿着菜单刚要开动,杨建桥在暗地里拉了他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应该先给女士,展现一下绅士风度,尽管只是做做样子。

哎,哥这人,在有些方面,就是太实诚……

顾潇把菜单递了过去,小虹客气地摇了摇头:“你点了就是了。”

哦,这样啊,那好吧。顾潇伸到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眼睛在菜单上巡梭。杨建桥看到这样的场景,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我靠,人家女孩子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这么多次了,怎么就不长进呢?

顾潇被杨建桥在桌子下面伸手掐了一下,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又犯错误了?貌似是的,哎,哥实在是太实诚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18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