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那个夺走我第一次却甩了我的男人

点击:
       仅此文纪念我爱过的那个人和那段时光。
  这一切,都要从我年少无知的暗恋时光说起。从初一开始,就喜欢上了班上一个男孩凡,还记得开学第一天,班上一个同学走过来问他:凡,那个女孩子是你妹妹吗?和你长的很像。说完指了指我,凡往这边看来,我们的眼神撞在了一起,我的心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殊不知这却成了我暗恋时光的开始。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有意无意的就会想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走过校园里哪条小路,他和班上哪个同学玩的最好,都是我关心的事情,特别是看到他的成绩排在全校前十的时候,我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下。我的成绩也不差,但是和他比,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差劲。就像所有校园故事里所写的一样,我为他,在学习上,下了很多功夫,期末的时候,我终于在全校表扬大会上和那些校长老师喜欢的优秀人才站在了一起,当然,里面有他。那是初中时代,我和他的第一张合影,虽然,我和他中间隔了那么几个人。

  新学期,我没那么幸运,年级分班,我们没有在同一个班,初三亦是。那一年,我一直为以后即将离别的日子而恐慌,我路过他班上,只为看他一眼,假装和朋友说话,可是眼光却偷偷的看向他。如果说,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好像不可能吧,又或是,他一直假装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开始流行交笔友,我给他写信,信的末尾写上笔名,写完了我给了他班上一个女同学,可要命的是,我忘了叮嘱她不要透露我的名字。结局是放学的路上有几个他班上的男孩子对着我笑,那种笑,绝对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笑。

  第二天凡找到我,我出来后往操场走,他一直勾着头跟着我。“那个,信被我同学抢去了。”他开口讲话了,然后看向我。我看向别处:“那我也没写什么啊。”
  “可是他们问送信的女生,是谁写的。”
  “噢,那又怎样?”
  接下来不言而喻,那些要好的男孩子,在很早以前就常开我和凡的玩笑,只因我们长的像,而他说的这些话可以看出,他们又在开他玩笑了。他沉默了很久,而我低着头,顺便把脚下的石子踢了,然后说出了我一直埋藏心底的话:“我喜欢你”。
    凡只是面露羞涩,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哦。
  这就是他对于我喜欢他他的反应么,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耿耿于怀,他对我的喜欢无动于衷,而我能怎么办?强买强卖吗?难过的只是我自己而已,我想在心底埋藏了对他的喜欢,可是,自从那件事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都不免忧伤,我不会在刻意的去和他碰面,假装这么巧啊,一起去学校呗。又或是晚上下晚自习,总要先跑出去,然后在路口等他走过来,再目送他走远。就连最喜欢去操场做广播体操的我,也对做操没了兴致,为什么喜欢做操呢?只因为那段时间,我才可以看见他,那时候读书,我最痛恨的是周末不能见到他。可是他的无动于衷,让我微微有了点恨意,到报考学校的日子,我打听好他会报考县一中,而我则在学校那一栏填上了二中。我只是想,以后都不要在见到他了。

  读高中的那段日子,好像过的也蛮快,我有一年多没和他联系,那时候学会了上网聊QQ,我从他以前同学那里要到了他的QQ,却很少看他上线。直到高二的时候,我选了读文科,学习不那么有压力了,便经常跑网吧上网,那个时候,一登上QQ,总要看看他的头像,但却总是灰色的。直到有次星期六的晚上,我看见他的QQ头像是亮的。
  “嘿,你终于上线了哦”。
  “嗯。”他知道是我,加他的时候验证消息时我已经说了自己是谁。
  “你在哪里上网?”
  “在xx超市旁边的那个网吧,和我同学一起,怎么了?”

  “你还有多久就要下啊?”
  “20分钟左右吧,怎么了?”
  我看了自己上网的时间,只有几分钟,可是当时我心里有了个想法,便匆匆的下了机。
    我也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只用了五分钟,我跑到了他所在的那个网吧楼下,刚想上去,但是忍住了,在楼下静静的等,每次有人下来的时候,我都很紧张,发现不是他又躲在墙边上,后来有两个男孩子边说话边下楼,我听到声音了,探出头看见了他“嘿,凡”。
  他这时候也看见我了,已经下了楼走到我身边,一脸诧异:你怎么这么快?

  “是哦,你好神速,飞过来的吧。”他身边的男孩子开口了,而我看向这个“不礼貌”的家伙,他个子不高,但是长的却很帅,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我也很不礼貌的问他。
  “哈哈,他叫何宇,一看到美女就话多的。”凡笑道。
  “是啊,呵呵呵,你叫我小鱼儿好了,他们都这么叫我的,我可是凡的同桌哦,你是他什么人啊?”
  何宇笑着,看着我,又看向凡。凡一脸尴尬,我自己也不自在起来,便撒了个小谎:“我是他表妹,你没觉得我和他长的很像吗?我叫艾璐。”

  “哦,小璐妹妹,来吃些糖,阿尔卑斯的哦,就是为了给你吃的。”那个小鱼儿的确很会讲话,一下子我和凡之间没那么尴尬了,我也为自己认识凡的好朋友而开心。 
  那一天,一直都很开心,而我后来没料到,那个何宇,在后面的日子里,改变了我半个人生。
    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我就给凡写信,寄过去后没几天我收到了从一中寄来的信,厚厚的,撕开信封,里面跳出来差不多四张信纸,我拿起来看,并不是同一个人的,看字迹,有三个人写的,凡,何宇还有一个叫海的男孩,也是凡的同学。四张信纸凡和海都只写了一张,而那两张的,就是那个何宇写的。凡写的很平常,就是写一些自己学习上的事,再是问我在二中老师和同学怎么样。海写的也很平淡,他说看到凡和小鱼儿都给我写信,身为兄弟的他也想认识我。何宇的信却写得很有趣,他说和凡玩的好的兄弟都知道凡有个可爱的妹妹,又说让我给他寄大头贴,在信后面写了有关凡的趣事,让我心里对他添了些好感,觉得他真善解人意,这一切,还不是为了更了解凡。而何宇,是我想了解凡的一个途径。

  三个人我都一一回了信,然后附上我的大头贴。不过后来我们高三,学习很紧张,压力也多了,回信的时间一直拖长,十一放了个假,我们四个人便断了联系,只有偶尔抽空上网会在他们群里聊。虽然我不是他们班上的,但因为海是群主,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和厚脸皮他就让我呆群里了。
  高三那段时间,我还真不是个好学生,我们二中下晚自习较早,我便会一路散心散到一中,希望能看见凡,有一次凡学校补课而我学校却没有,我中午就到他学校了,一直等他,等到他们上课了我才看见他的身影闪进了教室。那一个中午,我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何宇了,可是他一直在和他同学聊天,聊了之后又回教室里看书。每次都是有这么多遗憾,而这些,凡哪里会知道。连认识的何宇,都没看见我,如果看见我了,至少也能告诉凡我来过。

  有的时候,有心就会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我也是一样,高三那年除了学习就是想见到凡,星期五的晚上一样不用上晚自习,我在一中旁边的饭店里看到我一直想见的人,他在点菜,应该是发现有人一直在看他吧,他走过来,心里掩饰的高兴,问:你吃了吗?我也是很开心:没。他看了看我,然后又望向饭店老板,“那我去吃饭了。”“嗯”。

  他去吃饭之后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等他,如果说只是见面,那我的目的达到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呆呆的站着不动呢。
  我还在那里胡思乱想内心忐忑的时候,已经吃好饭的他走向我,说道:走吧。这正是我期待的,跟在他后面,我来了一句:去拍大头贴好不?叫上小鱼儿他们也行。正好说完这话就看看前面一家有个拍大头贴的店,我们径直走了过去。
  也忘了说叫上谁一起,选好了大头贴背景我们就拉开遮住机器的布进去了,瞬间觉得好安静,那个小小的空间只属于我和他。他在忙于摆POSE,我恶作剧的摸了下他的头发,说:凡,你今天好乖啊。便痴痴笑起来。那一个傍晚他被我恶搞了很久,拍照他拍的很认真,而我整他整的很开心。
  拍好了照他带我去他租的房子里玩,他表哥也在,因为他表哥我初中时就认识了,我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很开心。上下打量了很久的屋子后,我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旁边的竹床上,可是竹床却沉了下去,发出很难听的断裂声,他们两个笑起来,他表哥说道:那个竹床是坏的哦,别坐那了,小心房东找我们麻烦。
  我便坐到他们俩的床上,笑道:破屋子,连个凳子也没有。又顺手翻开了他的同学录,第一页贴照片那块几乎全是我的照片,我脸红起来,怕他们发现,赶紧把同学录合起来。
  “苹果吃吗?”他问我。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9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