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美女少妇爱上我(真实)

点击:
      美女少妇爱上我(真实)
  中文系主任又回来了,袁江涛又回来了。又为大家带来新的故事,真实的哦。看过《我在东莞的艳事》的读者朋友们你们好。新书马上开始了。
  1.
  对于每一个故事,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头,从何说起,还是以这种随意的方式展开吧。这不是一篇小说,不是故事,而是我人生一段经历。

  真实经历。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一家市级电视台的新闻中心当记者。为了避免大家对号入座,还是用字母来表示好一些,就叫A市吧。由于里面的事都是真实的,还真怕大家搞什么人肉搜索就不好了。
  还是还是权当小说家言吧。
  由于大学读的就是新闻专业,干这份工作还算自己的理想吧。只是A市是一个离我自己家乡十分远的地级市,而且也不是什么沿海城市。
  上班之前先打了一个电话给台长吴海洋,结果,一听说我要去上班,吴海洋问:
  “什么时候去?”

  “明天吧。”
  “这样吧,明天下午你跟我一起回去,我在省城开会。”
  “哦,好的。”
  “这样车费也省了。”
  说的倒也是。结束了电话之后,我心情也不错,觉得吴台长这个人虽然是个小官僚,还真算不错。至少让刚大学毕业的我,感觉到一丝温暖。

  在此之前,我也在省电视台实习了半年,那里的领导就没有这么平易近人的一面。
  就这样,第二天又坐上吴海洋的车。在此之前也去过A市电视台一次,跟台长大人也算熟识了不过,人家毕竟是领导,坐着人家的车子,还有些不好意思。
  从省城到A市,大约两个小时车程,快到A市的时候,吴台长问我:
  “小袁,房子租好了吗?”
  “没有。”

  “没有哇。我来想办法。”
  2.
  其实来A市之前,我也有些犹豫,不过,这年头工作也不好找,班上的同学,一部分考研,一部分出国,一部分考公务员什么的。虽然学的是新闻,可是真正去做记者的并不多。
  相恋了四年的女友也去了另一所大学当了辅导员,不过,只是个人事代理。这年头,这些事也别计较了,据说,能在大学里当辅导员的,最起码也得是个研究生,本科生能留下来当辅导员的当然得十分优秀。而我,连个党员也不是,自然称不上“优秀”。
  过了一会儿,吴台长说:
  “我有个朋友,她家有房子出租,我帮你联系一下。”

  “好的。太谢谢了。”
  “客气什么,本来实习生是有宿舍的,可是几个人住一间,你也不想吧?”
  “啊。”
  “所以,租个房子住,安定下来。”
  “好。”
  据台长说,别的人来这里上班,也要过半年的试用期,实习什么的。好在我从前在省台实习过,工作经历台长也比较认可,这一段实习期就不用了,直接进入试用期,也就是说,从第一个月开始就计稿费的。

    接着,台长又是电话联系,讲了一通本地话,我听得似懂非懂。最后,放下电话,吴海洋说已经联系好了。这样一说,我也松了一口气。
  车很快在电视台门口停了下来,台长下了车,那个叫李娟的女人也早就在电视下面等着呢。台长说:
  “你先带小袁去住下来,今天就晚饭你就帮忙解决一下。”
  “好手。”李娟说,“吴台交待的任务,我一定完成。”

  女人笑得倒是十分灿暖。
  我站在一边,由于是初来乍到,一切也只能听别人的安排。我得承认,第一眼看到李娟的时候,我就惊异于她的漂亮。怎么说呢,有一种万种风情的样子,三十出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气息。
  我的心跳有些加速。
  我靠,我不会这么轻易就爱上这个女人吧?我当时就有一种预感,我会跟这个女人发生点什么。当然,也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一般来说,男人看到漂亮女人总会有一些想放非非,我也不例外。
  不过,后来的事还真验证了这一切,我真的跟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一切。
  3.

  房子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只是有些旧,大约有些年代了。租金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以是我就租下来了,一切都有些急匆匆的。大学刚毕业,第一次参加工作,一切还有些不适应,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晚上,在李娟家里吃饭,李娟有一个两岁的儿子,长得十分漂亮。家里有一个保姆,是她一个远房亲戚,初中毕业没能考取高中,就在她家里当保姆,李娟答应孩子大点,帮她找一份工作。
  坐在饭桌上,我说:“李老师。”
  “叫我娟姐。别叫我老师,再说了,我也不是老师。”
  “娟姐。”

  “这就对了。”
  说完,娟姐一笑。一笑之下,我才发现,娟姐笑的时候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我得承认,当时我的身体就有反应了,娟姐问:
  “小袁多大了?”
  “二十二。”
  “年轻啊,真是让人羡慕啊。”

  “娟姐你多大了?”
  “你不知道女人不能问年龄的吗?”
  “不好意思。”
  我看着她,有些尴尬。不过,这一切也只是装的,由于我看到年轻漂亮女孩也会紧张,而且一紧张就会脸红。后来,娟姐告诉我,正是我当时那种青涩的神情,打动了她。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比你大八岁。”

  “三十?”
  “是,不过,今年十月份才三十,所以,我告诉人家我二十九。”
  我笑了,女人生怕自己老去,这个倒也可以理解。
  一餐饭吃下来,我们关系好像拉近了不少。虽然算不上无话不谈的朋友,但也可以算得上我在A市认识的第一个人。我从内心深处对她有一种亲近感。这时,保姆已经喂孩子吃完饭,带着孩子下楼去逛一下,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俩人。
    我的心情有点激动,当时只是六月,那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大约是六月二十八日,我上班的第一天。在这个六月流火的季节,人穿得也特别少,李娟冲我笑了一下,说:
  “小袁,晚饭好吃吗?”
  “好吃。”
  “先去洗个澡吧。”
  “不用了,我回去洗。”
  对了,忘记交待一下背景了,我住的那个房子是六楼,而李娟则住在四楼。由于都在同一栋楼里,倒也方便。我想大约李娟也是属于那一类有钱人吧,否则怎么会有好几套房子。李娟说:
  “忘记告诉你了,你那个房子的天然气我还没开通,所以,洗澡没有热水。我明天去给你开通。”
  “不要紧的,我冷水也可以。”

  “别傻了,年轻人也可注意身体,冷水可千万使不得。”
  “这——”
  “上去拿衣服下来吧。”
  “好吧。”
  4.
  由于坐了一天的车,也确实感到很累,而且,六月的天气,如果不洗澡肯定也不行。我上了楼去,拿了衣服,飞快地下来了。娟姐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可以嗅到她身上肉体的香气。她站了起来,走进浴室里教我如何用她家的淋浴设备。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9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