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上海到厦门软卧车厢的真实艳遇

点击:
一列从上海海开往福建的火车在崇山峻岭之间快速的穿行着,此时火车上一列车厢里,一位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正静静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目视着窗外美丽的景色,心里却感慨万分:“整整七年了,从十七岁那年他离开了脚下这片美丽的土地,独自一人前往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就读,没想到七年的时间转眼之间就这样悄然无息的过去了,七年后的今天当他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时,祖国的变化竟然是那么大!”

想起把自己养大的师傅,孩时的回忆如涓涓细流,追踪着他儿时的脚步,从他的脑海中潺潺流出,让他不知不觉中陷入那段童年的回忆当中,让他那俊美的脸上时不时的流露出一脸憨笑。

“旅客们!请注意,火车上有名病人急需医生帮助,如果哪位旅客是医生的话,请马上到五号车厢,谢谢!…”正当年轻人陷入童年的回忆当中时,车厢突然响起一段广播,将年轻人从回忆当中拉回现实。

出于医生的本能,当广播声响起的时候,立刻把年轻人从那段美好的回忆当中拉回现实,这时车厢里再次传来第二次广播,年轻人本能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五号车厢,看到几个人围在一处软卧包厢门口,再往里看,一位中年人正横躺在椅子上,一名乘务员正在为那名中年人做最基本的急救。

年轻人走到人堆前,看了一眼躺在椅子上的中年人,挤开看热闹的乘客,走进包厢,对那名正在做急救的乘务员说道:“小姐!你好!虽然我是医生,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来看看吧!”

傅媚媚听到说话声,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扭头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俊美的脸上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傅媚媚明显的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发现到自己失态的傅媚媚,一缕红晕迅速飘上她那晶莹的脸蛋,心虚,羞恼地说道:“先生!那就麻烦你了。”

年轻人走到那名病人的跟前,弯下身体,习惯性的先观察病人脸部的表情,发现病人不但脸色紫绀,全身发冷汗,而且呼吸似乎极度困难,他握住病人的脉搏,凝神感受病人脉搏的跳动,发现病人脉搏细弱,心律不齐,血压急剧下降,此时的年轻人几乎可以断定病人是因为喉阻塞而造成现在这样,于是他马上对那名乘务员说道:“小姐!这位病人因为喉阻塞造成呼吸困难,如果不及时抢救得话,那病人很可能因窒息或心力衰竭而死亡。”

“抢救!怎么抢救,我们火车上根本就没有抢救设备,而火车离下一个站点还要四十多分钟,病人能够挺过这个四十多分钟吗?”傅媚媚听到年轻人的诊断结果,紧张地对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听到傅媚媚的话,想到都不想就回答道:“不行!病人必须马上要进行气管切开手术,当然了考虑到火车上不具备手术条件,我们可以先进行环甲膜切开手术,待病人呼吸困难缓解后,再作常规气管切开术,我相信这段时间足以让病人维持到下一个车站。”

傅媚媚听到年轻人的话,焦急地问道:“这位先生!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们火车上根本就没有手术刀、麻丨醉丨药以及手术器具等。”

年轻人听到傅媚媚的话,眉头一皱,随即说道:“小姐!我的座位在三号车箱,麻烦你去帮我把行李拿过来,我的行李里有手术刀,对了!你回来的时候记住找一根塑塑料吸管和一个枕头。”

傅媚媚听到年轻人的话,迟疑了一会,而后说道:“对不起先生!不是我不相信您,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必须向列车长汇报,您等一会,我现在马上就请示我们列车长。”说着傅梅梅就急急忙忙向车头的方向跑去。

年轻人看到列车员跑回去请示,也不在这里多耽搁,马上回到自己所在的那节车厢,拿起放在座位上的包,就立刻返回五号车厢,而他刚好回到车厢时,那位乘务员领着一位中年妇女跑到五号车厢。

傅媚媚见到提着包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对年轻人说道:“这些先生!这是我们的列车长,这位病人具体的情况就请您跟她做个介绍吧!”

年轻人听到乘务员的话,就简单的将病人的情况概述一遍,如何对满脸迟疑的列车长说道:“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急救手术,如果现在救的话那还来得及,当然了至于救或者不救全凭你们做主。”

那位列车长听到年轻人的话,满脸慎重地问道:“这位先生!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年轻人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回答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最可行的办法。”

列车长考虑了一小会,最后咬咬牙,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对年轻人说道:“人命关天,既然病人无法坚持到下个站,我们只能这样处理,请医生您动手吧!”

年轻人听到列车长下定决心,就马上吩咐了她们准备需要准备的东西,然后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一个檀木盒子和一个小型医用急救包,打开檀木盒子后,他很小心地取出五根银针,用酒精先把所有要使用的器具都进行消毒,然后接过乘务员拿来的枕头,将其很小心地垫到病人的肩部下面,让气管接近皮肤,能够明显的暴露出来,单手在病人喉咙上快速的晃动了一下,五根金针准确无误地插在病人喉咙周边的几处穴位上,对一旁的傅媚媚吩咐道:“小姐!现在由你当我的助手,坐在病人的头侧,用手将病人的头部固定住,保持正中位。”

傅媚媚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会让她给他当助手,出于职业关系,心系病人安稳的她本能的听从年轻人的指挥,坐在病人的头侧,双手扶着病人的头部对年轻人问道:“先生是这样的吗?”

年轻人听到傅媚媚的话,下意识的转头,这时当他正准备回答的时候,一道春光从傅媚媚的双腿之间映入他的眼帘。

傅媚媚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这种姿势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裙裾堪堪盖住了大腿,但是这种半蹲式动作却完全的将裙下风光暴露在年轻人的眼前。

白皙纤细的玉腿,吴天麟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肌肤下淡青色的血脉,一条黑色的蕾丝丨内丨裤堪堪将最迷人的妙处遮住,几丝淡黑的毛发调皮的挤了出来,微微鼓凸起的桃源之地间让年轻人产生无限遐想,虽然年轻人已经是过来人,但是当他看到这幅情景,**不自觉地产生反应。

年轻人深深地呼吸了几口带有淡淡香水味的空气,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的心里产生一种异动的感觉,他尽量的使自己的心情平息下来,消除心里的一切杂念,用酒精将西餐刀仔细地消毒了一遍,对着病人于甲状软骨和环状软骨之间,悄悄的运气内功直线切了下来。

“叽!”一道血箭在年轻人切开病人皮下组织的那一瞬间喷发了出来,尽管傅媚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当她看到病人喷血的场面,还是忍不住尖叫出声来:“啊!”同时快速的闭上自己的眼睛。

此时的年轻人已经完全进入医术的角色,傅媚媚的尖叫声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他快速的拔起其中的一根金针对着病人甲状软骨旁的一个穴位插了下去,很快的止住病人下颚不停往外冒的鲜血,用事先准备好的吸管暂代气管套管插入其中,然后固定好,然后从急救箱里拿出纱布将病人下颚的鲜血擦干净,最后取出金针后,笑着对吓得不敢睁开眼睛的傅媚媚说道:“小姐!病人的情况已经暂时稳定住了,现在你可以用火车上的通信设备通知下一个车站,并将病人的情况跟车站方面做个介绍,让他们准备好急救车,不过在医生没有到之前,绝对不能搬动病人。”

傅媚媚看到中年人的呼吸平静下来,高悬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笑着对吴成刚感谢道:“这位先生,没想到你的医术竟然这么高明,在此我代表这位中年人谢谢你。”

年轻人闻言,笑了笑,回答道:“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没什么好谢的,对了!刚才我帮病人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他的肺部好像有点问题,我怀疑可能有个小肿瘤,待会列车靠站的时候,你跟医生交待下,最后能帮他做个细致的检查。”

傅媚媚将年轻人的交待仔细的记在心里,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娇声回答道:“我明白了,待会医生来了我会亲自交待他的。”

年轻人将散落在一旁的器具收拾清楚,笑着对傅媚媚说道:“小姐!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那我就先告辞了,有什么情况你可以到三号车厢找我,不过我相信只要没人移动这位先生,在火车进站的这段期间这位先生绝对没有生命之忧。”

傅媚媚看着年轻人井然有序地将自己的东西收拾清楚,笑着伸出手,对年轻人自我介绍道:“先生!刚才真是谢谢您,我叫傅媚媚,是本趟列车的乘务员。”

年轻人听到乘务员的自我介绍,这才认真的观察起眼前这位曾经春光外泄的乘务员来,小麦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穿着一套黑色的制服,将她的身材完美的体现出来,衬托出修长的腿,既蒲洒又富有美感。

年轻人见对方伸出手,歉意地说道:“傅小姐!你好!认识你很高兴,你看我这手?我看握手就免了吧!我姓吴!名叫天麟!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而且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没什么值得感谢的。”说道这里吴天麟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傅媚媚说了声再见,然后转身向着三号车厢走去。

下午两点火车在吴天麟家乡的小站做短暂的停留之后,就向着终点站快速的驶去,吴天麟提着行李站在车站入口处,看着家乡的草草木木,熟悉的家乡方言让他感觉到各位的亲切,时间过的可真快,想当初师傅在去云游之前让他出国留学到现在,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过去四年的时间,想到把自己拉扯长大并教会了自己一身精湛医术的师傅,吴天麟有种迫不及待想见到师父的想法,于是他也不在火车站做过多的停留,坐着公交车向着那片生他养他多年的山林而去。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漫长颠簸,吴天麟前后换乘了两辆车子终于在下午四点十多分钟的时候回到他长大的小山村,当吴天麟走到村口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七年的时间,家乡的变化竟然那么大,村头青绿的小河一群肥大的鹅鸭在河面上嬉戏,新建的砖瓦房舍整齐地排列着,使人感到善心悦目。

走在家乡的小路上吴天麟的心情明显变的格外喜悦,吴天麟一路飞奔回小村后山的小道观,见道观的大门是开着的,高兴地一路飞跑一路喊道:“师傅!我回来了!”

吴天麟一路飞奔进道观内,只见几名陌生的小道士正在道观内进行打扫,他们听到吴天麟的喊声都纷纷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吴天麟,其中一名道士,手上拿着扫把,走到吴天麟面前,问道:“无量寿尊!请问施主找谁?”

吴天麟满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名道士,问道:“你们是谁,我师傅青松道长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9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