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在上海的偷情人生

点击:
     “孟凡,我憋不住了,我要尿尿。”
  与我一起躲在柜子里的苏婉晴不合适宜的小声说道。
  “小姐,就算你很急,也不用在一个刚认识才两个小时的男人面前说的这么直接吧!”我真服了她了。
  两个半小时以前,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最高的大楼,某间私人会晤所内。

  “安琦,这两年辛苦你了。”我有些愧疚的说道。
   “这都是安琦应该做的,请主人不要自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想要体验的生活,很多人都无法去实现,而主人您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去实现呢!安琦 永远支持您,永远会为您去做您让我做的事情,如果没有您的帮助也没有今天的安琦。”一身蓝色西装套裙的安琦一双美腿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高根的凉鞋也把她 本来就接近一米七的身高,超越了这个数字。

  “安琦以后别叫我主人了,好象我是个独裁者似的,叫我孟凡就可以了。”我微笑道。
  “是,主人。”安琦恭敬的站在我身旁。
  “还叫?”
  “孟…孟凡。”安琦有些生硬的改口道。
  “以后就这么叫了哦,这样顺耳多了。最近公司的经营状况怎么样?”我快速翻阅着手里的会议记录和报表问道。

   “第一季度赢利一百亿美圆比去年增长了百分之十,航空、汽车制造、建材、食品饮料和房地产都有所增长,这几个部门其他企业根本无法与我们抗衡,只有医疗 器材和制药方面千草医业集团市场占有率比我们略高一个百分点,钢铁和煤矿方面,矿煤实业与我们持平。”安琦捧着调查报告说道。
  “恩。”回应一声合上会议记录,“董事会那边,对我上次没参加会议有什么反应吗?”
  “没有,您的股份占全公司的百分之六十五,还有谁会有意见,他们只要能拿到钱还管您参不参加会议这么件小事吗?您这两年的业绩他们又不是没看见。”安琦放下调查报告,倒了杯水给我。
  “我叔叔没在你面前唠叨什么吧!?”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安琦笑了笑,“对于公司运营方面到是没有,不过老是询问我,懂事长每天在那工作,怎么老是见不到人。他说,想你想的要死。”

  “呵呵,要是他没那么疼我的话,也许我会多见见他,不过真的很害怕他那张嘴,比我老妈还烦。”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昨天前任懂事长来电话了,找不到您人很失望,不过要我带个口信给你,他们在美国住的很好,要您没事的时候多去看看他们。”安琦在我站起来后细心的整理 着后面坐皱了的西装说道,这丫头这么多年来一直改不了,也许是小时侯养成的习惯,说话对我一向用敬语,叫她改口她还不习惯,慢慢来吧,一下子改掉恐怕是没 可能了。
  “哦,老爸来电话了,亏他还记得我,三年前骗我来公司实习,等我干满一年,秘密的把所有的一切全转到我头上,带着老妈去美国逍遥快活,还厚着脸皮假装意味深长的跟我说,我老了,干不动了,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想提前退休直说嘛。”我一想到被骗就气不打一处去。
  “谁要您一年之内就让您待的那个部门的营业额翻了一翻。”
  “我那时还不是想快点跳出火坑,老爸跟我说,只要我为公司赚满五十个亿就可以离开,结果呢…没见过这么骗儿子的。”看着一板一眼为我掸拭衣服上灰尘的安琦心中的气也没那么强烈了,要不是她,现在我真要疯了。

   从小就开始服侍我的安琦从来都是对我的话言听计从,从来没有任何的怀疑,哪怕是错的,能有这么个红颜知己在身边,为我减轻了不少负担,在美国上学的五 年,她和保镖两人也跟着我陪读,那段日子虽然学习蛮辛苦的,还要自己打工,狠心的爷爷和老爸一分钱也不给我,但有他们两人在身边做伴,让枯燥乏味的生活增 添了不少乐趣。

  “李博那边你要多教教他,这小子打架是个高手,别的他就不行了,可除了你们两个和我叔叔以外,其他人我不放心,我会尽 量多抽些时间出来工作的,不过那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满怀歉意的看着安琦,两年来大部分工作都是她做的,我只是在有了重大决策和计划投资的时候才出 面决定一下。
  “这都是我该做的,我的命早就是你们何家的了,你们给了我一切,我现在为您做的这些真的无以回报。”安琦第N次在我面前这么说。
  “安琦,如果我没记错,今年你应该二十五了吧!”
    安琦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问她的年龄,点了点头。
   “要是对那个明星或者富商的儿子有兴趣,直接跟我说,我会让叔叔跟你安排的,不过必须先让我看看他的为人怎么样,为人差的话就是再有钱,我也不会把你嫁 给他的,为人好,他就是一无所有,也没关系,只要他真心爱你,我一定会重用他的,即使他什么也不会。”我总是想为安琦做点什么。

  砰,安琦跪在了我面前,“主人,您不要安琦了吗?安琦要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您尽管说,打骂也可以安琦决无怨言,只要主人别赶我走,安琦要一生一世侍奉您。”
   看着情绪激动的安琦,我摇了摇头,这丫头平时当总经理的时候,冷傲非凡,做事果断,现在也是世界上最值钱的CEO,只短短两年,全球商界,那个不知那个 不晓,可一到了我面前就跟吃错药似的,都是小时侯被爷爷教唆的,我们何家对他们安家确实是大恩,但该还的也都还了其实到了我这一代,也谈不上什么亏欠,可 他们安家就是认死理,对自己的子孙后代都说,安家人的命都是何家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顽固。

  两手分别抓住安琦的左右胳膊,试图把她扶起来。
  “主人要是赶安琦走,安琦就跪死在这里。”安琦说完,哭得是唏哩哗啦。
  “站起来再说,我的话不听了吗?”我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话管用,安琦有些颤抖的站了起来。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没了你,我岂不是要天天待在公司,还要到处出国开会,我才不要呢!我只是不想你老是孤单一人,总得有个归宿吧!要是你找了个好男 人,我不是也多了一个帮手了吗?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温柔的擦拭着安琦满是泪水的脸颊,拨开几缕沾在嘴边的发丝,轻声道。

  “安琦不嫁人,安琦只想永远服侍主人,为主人解忧。”
  “傻瓜,那有不嫁人的,我们家安琦这么漂亮,身材又好,还是全世界最大公司的CEO,亿万的身价,就更不能不嫁人了,一定要嫁个有本事的男人,不一定比你有钱,起码要聪明,然后很爱你。”这么多年来我总是勉不了要用这种大人对小孩的口气跟她说话。
  “哇…”哭的更伤心了,“主人还是不要安琦了。”
    我真想把安琦的爷爷从阴间找回来,封建思想害人啊!

  “好好好,咱们不说这个了,可能现在你也没中意的,我太着急了,快,别哭了,一会你还要去企划部主持会议,被人家看到花猫脸,我们的总经理的脸还往那放啊!”拿出纸巾递给她。
  “主人…”
刚叫出口,我略带不满的看着她。安琦赶忙改口。
  “孟凡,咱们以后也不谈这些行吗?”满脸的哀求。
  “不谈就是,瞧你紧张的,这么害怕结婚吗?好了,你去卫生间洗把脸补一下妆,去开会吧!”
  “恩。”温顺的答应了一声,捧着文件夹走了出去,在门口停了下来,“主…孟凡,我并不是害怕结婚。”说完赶紧关上了房门,可以听见急促的鞋跟踏地的声音。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8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