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宿醉时被破身,我真哭了

点击:
      这事得从我大二那年开始说起。
  那天下午特别郁闷。倒不是挂科,也不是丢钱,就算被外系女生拒了也无所谓,关键是电脑硬盘坏了以后白白损失了那百来G的文件,要知道那可是我多年来的心血呀。电费网费先不计,光是观赏学习的时间就占了我业余生活的绝大部分,对我的成长绝对有着不小的帮助,如今就这么付之东流了能不伤心吗,能不伤心吗!
  “算了,没了就没了,难道你还指着她们过一辈子吗?”说话的是沈楠,这小子和我既是同乡又是同系,平日自然走的近一些。但我们俩的长相个性却是相距甚远,几乎不在一个星系之内。说白了,如果我们俩走在一起的话女生们绝对会忽视我的存在,个别心地善良的顶多也只认为我是个小跟班之类的。没错,我就是小说里那种悲剧式的龙套角色,整天幻想着能有一天成为令人羡慕的男主角。

  “再说了,你修行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也该出关了吧?”说完,沈楠意味深长地吐了口烟圈,再意犹未尽地看着我。“怎么,不想试试吗?”
  “什么意思?”我知道这小子最近加了一个什么交友群,里面据说充斥着各类美女,长相个性绝对够劲够辣,几句话就能撩得你热火朝天,因此沈楠这个月已经连续开了几天荤,不得不进补一下。如今身子稍一恢复这小子又坐不住了。
  “就今晚,都约好了,你去不去?别说我不照顾老乡,就你这样的别说这辈子不行,就算轮回个千年万年的也一样没戏。那还得靠我,知道不?”这话很中肯,因此我听了是一点脾气没有,再说自己也有些好奇,一直很想找机会了解了解。见我有些动心,沈楠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那咱就这么定了,晚上六点,小南门,不见不散。”

  我听完后有些恍惚,而且居然可耻地有了反应……
    莫非真应了算命先生的话?我今年注定命犯桃花?
  于是赶紧直奔澡堂,花了两块钱足足洗了三小时,直到蜕皮后被人架出澡堂才善罢甘休。为了这值得纪念的一天我特意换上了精心准备的印花粉衬衣,内裤怎么也得是一线品牌,外加喷点闷骚香水,再从箱子里翻出十块一打的家伙揣进兜里,临行前又温习了一遍功课,记下要点和技巧,这才悲壮地奔赴目的地。
  “你大爷的,你以为是去相亲啊,搞得跟卖的一样。”不料见面的第一句话沈楠便破口大骂。
  “这、这可是我最贵的衣服了,打完折好几百呢,你看看这面料、这手感……”我怕他不识货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却又遭来一顿羞辱。看得出来沈楠是在强压怒火,就差拿起墙角的板砖给我一顿拍了。“贵你妹的,啥品味啊你,一看就是雏,还是饿了好几十年的乡雏。”我汗颜,顿时汗如雨下,如坐针毡。“大爷的,都怪我没跟你说清楚,怪我。”不得已,沈楠只好拉着我上他那又重新修整一番,最后换了一个清爽的运动造型。

  “就这样?”我大惑不解,心想这不是玩我呢吗,“你该不会是拉着我去打球吧?”
  “你懂个……”沈楠话没说完自己都笑了,耐着性子跟我说:“别弄得神神叨叨的,要的就是咱身上这股纯正的雏味,要知道重口味吃多了偶尔也想换清淡点的,要照你刚才那身还不得腻死人啊!”
  “有道理!”我点头同意,暗想这高手就是有经验,顿时兴奋不已。
  “咱怎么去,走着还是坐公交?我有两张卡,请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要不干脆你去借辆自行车?”看样子沈楠是后悔带我出去了,这会儿正憋着在哪儿把我给扔了呢,脸色像吃了泻药一样。不过看在我一脸虔诚的份上,他耐人寻味地说一句:“再彪悍的牛也有雏的时候,咱们还是来日方长吧……”

  看来,这里面还是存在不少门道的,果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于是我暗自窃喜,兴致“勃”发。
    下车以后。
  在约定的地方早站住了一拨人,当中有男有女,从帅到衰,从美到霉分别是甲乙丙丁戊……
  “嗨!”沈楠用了一个特帅的方式和众人打声招呼。我一看效果挺好,也想效仿,结果却招来一顿玩笑。当中一个深沟妹妹令我印象深刻,无论从哪个角度我都能清楚地看见她身上那条沟,实在令人血液澎湃,浮想联翩。嗯,暂且称之为“女乙”吧。

  “沈楠,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小雏吧?长的挺可爱的。”女乙肆无忌惮地捏了一下我的胳膊,调侃着说:“小朋友,别紧张,先给姐笑一个。”她说话的时候身上颤得特别厉害,以致于我突然恍惚了一下,僵笑几声。本来我是想表现得幽默风趣的,这会儿却成了尴尬呆板。
  “放松点,她就这样,习惯就好。”身后男戊鼓励我说。聊过以后才知道他原来也跟我差不多,是众人调侃的对象。“多谢你接过我的棒,努力!”我注意到他在发“棒”音的时候,大家伙的表情都显得很暧昧,尤其是女乙。
  坐电梯的时候大家伙都挨着,有说有笑的,但让我比较郁闷的是女乙正好在我后边紧贴着,如此一来每次她一说话或者大笑的时候我就感觉后背痒痒的,再联想到她那条深沟,顿时我就不行了。
  “你干嘛去啊?这边!”看我夺路而逃,沈楠叫住了我,一脸的疑惑。
  “不行,得先去趟厕所。”
  “怎么了?”

  我没回答,只是略微弯着腰尴尬地笑了一下。沈楠一看我双手插在裤兜里,顿时会意一笑,鼓励着说:“委屈你了,去吧,我在这等。”说完,他又开始吐着烟圈了。
    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己庚辛壬癸……
  据说他们大都是沈楠群里的朋友,还有朋友的朋友,和朋友群里的朋友。总之是各行各业比较复杂,但除了我以外大都很放得开,尤其是几轮酒过后更是姿态万千了。
  说真的,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看现场版,当时就把我给羞得耳根发烫,血压升高,实在不行时只好躲到外边去换换气,否则的话非得当场晕厥。“妈呀,还是校园里比较安全,外面实在是太可怕了!”一想到刚才那些画面我就羞得不行,心跳指数直线上升,再加上酒喝的有些猛,不禁有些发晕。
  等我再进去时已经走了不少人,剩下几个看着还算正常的,只是在那唱歌聊天。刚一坐下,女己突然主动凑过来跟我说话,可是没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我比较无趣便借机离开了,之后我看见男戊搂着她的肉腰出去后便再没回来。

  “也太容易了点吧。”这是我最大的感受,但不知道是自己魅力不够还是怎地,总有种出师不利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独自喝闷酒。再看看沈楠时,早不知所踪。“什么人啊,还说帮我呢,估计早把我给忘了吧。”我这人酒品不行,只要一喝多准保话也多,但好在是喜欢自言自语,轻易不去打扰别人。
  “行呀,喝的还真不少,看样子你还挺行的哦。”
  正郁闷着呢,忽然又有人凑过来跟我说话。我回头一看,顿时心惊肉跳,竟然是她?
    女甲!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她了,挺符合我的理想标准的,尤其是那小嘴看了让人特别馋。虽然在洗手间的时候沈楠问过我有没有看上的,我当时就明确表示是她,但沈楠脸上却明显地露出一丝不屑,似乎在质疑我的品味。管他呢,反正我就喜欢这类的,像极了视频里的女主角,确是极品。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7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