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与性感女啤酒客户不为人知的那些事

点击:

引子
三十岁的男人竟然是什么样子,我不得而知,但在我三十岁之前的这些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让我刻苦铭心的事情,于是在寂静的深夜我禁不住抬起了早已蠢蠢欲动的笔,记录一下这一路走来的风花雪月.这里有亲情,有爱情,有友情.痛苦,苦过,笑过,徘徊过.让我们一起感谢那些曾经在人生路上陪我们喝过酒,喝过歌,牵过手,流过泪的人,因为她们的存在,我们才成长这么快,所谓的曾经,都是幸福.

第一章 田柔
出差,一个曾经让我在大学未毕业时期向往了无数次的意景,当时的想法就是找一个可以出差的工作,这样即可以工作又可以游山玩水,这简直对于我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无比向往,(虽然时至今日才明白这两个字意味着太多内容—寂寞,疲惫,空虚。)于是在当时我义不容辞的接受了一个离家特别近的啤酒企业抛出的橄榄枝,因为这家单位除了待遇相对优厚外,还可以出差,于是从那天开始我的漫长的打工生涯正式拉开了幄幕。

这家啤酒公司在我们当地首屈一指,并且属于一个发展中的企业,可以说市场蕴藏着极大的潜力。公司把我以一个储备干部的名义招揽入其中,所负责的区域为黑龙江部分城市。心里稍稍有些不快,因为我更向往的是南方的一些城市,可惜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一个新入职的小小职工所能左右了的。我当时自己安慰自己说,一定是公司想将黑龙江地区发挥光大,抑或者公司的刘总希望我可以通过在黑龙江地区的锻炼再调到其它地区,以致为企业的明白发光发热,当然刘总在把我安排到黑龙江地区时确实也如是说。

日期:2011-05-29 01:37:27
看了一下黑龙江省的客户资料,我接手时客户只有可怜的两位,一位是呼兰市(当然后来划为了黑龙江的一个区),一个是伊春市。但看着全年的销售报表,顿觉悲哀至极,这两个客户一个月的销量加一起还不到一千箱,我心想就这点销量都不如我们哥几个大伙一年喝的,当然这和公司当时不注重远方市场及精品酒市场有极大的关系。公司当年给我下定的任务为全年三万六千箱,也就是说我要将市场原有的销量翻三番。当然刘总反复强调了市场下一步的增长点,并且公司的新品在市场上将会负有更大的竞争力,公司也会加大对精品酒市场的投入等等内容,虽然我还没有具体领会他话中的所有含义,但我心里明白要是靠眼前这两个客户完成这个销量无异于潘长江吻郑海霞,于是我想必须在市场再开发出几个极具潜力的客户。话说,当我来到公司时一切确实转入正轨,公司的网页也日益完善,于是在一个一筹莫展的上午,我接到了市场部王金铃小姐的电话。

日期:2011-05-29 01:44:21
“喂,你好,叶枫,刚才接到黑龙江大庆的一位客户电话,她说对咱们的产品很有兴趣,你记一下她的联系方式”王金铃语重心长的说。
“好的,王姐,你说吧。”我一边拿着笔一边等待着客户资料。
“她是一位女士,叫田柔,她的电话是139------”王金玲仔细的说着,并让我确认了一遍电话号码。
"对了,王姐,她是怎么知道我们公司的?"
"她老家是咱们这里的,后来搬到大庆的,可能她回家时在市场上看到的吧."
那时候的我对女士的理解还停留在“女人的名字是弱者阶段”,所以当接到这个电话时我也不以为意,但毕竟这也是一种机会,有时候怀着失望的心情往往会带来惊喜,我想特别感谢发明这句话的人,因为她带给我的怎么一个惊喜可言。

日期:2011-05-29 14:23:56
按照王姐提供的电话号码我小心翼翼的拨了过去。
“喂,你好,请问你是田经理吗?”我礼貌的问。
“请问你是哪位?”田柔的声音很柔和。
“你好,我是叶枫,XX啤酒的,主要负责黑龙江地区,听说你对我们公司的啤酒感兴趣?”

“哦,叶经理你好,我现在正运作一款白酒,销量很稳定,因为考虑到渠道可以重复利用,所以我想再经营一款啤酒,这样可以丰富我的产品结构。因为我老家也是大连的,所以对XX啤酒有一定的了解,不知道你们在大庆市场是怎么定位的。”田经理饶有兴致的问。
“哦,这样啊,正好,我们今年也计划将公司精品酒的区域延伸,考虑到大庆的消费水平,我想,大庆也会做为我们今年运作的一个重要市场,你看这样吧,我后天到大庆去一下,我们面谈如何?”
“好的,那过来你给我打电话。”
挂断了电话,我想象着田柔如此柔和的声音,心想真是人如其名,不过听她的声音应该很年轻的一个女人。很想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客户是美女,哈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哎,我怎么有点闷骚呢?这都扯到哪里去了。我得赶紧做一些出差的准备,将客户的情况和刘总说了一下,回到了办公室整理了一下文件,心里开心着,终于可以出差喽,由于经验比较匮乏,我又向我的同事苏三请教了一些关于谈客户的经验方面,就这样操蛋的一天过去了,但我的明天很值得我去期待。

日期:2011-05-29 14:40:42
第二天上午,我照例接到了我的女友秦晓芸的电话,和我开心的诉说着学校发生的事情,我兴奋的把马上即将出差的喜讯告诉了她,她也由衷的为我高兴。
“那你回学校看看我呗?,反正你也路过这里。”她在高兴之余抛了这个难题给我。
“晓芸,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我刚刚参加工作,还没稳定下来,现在就偷懒地话,领导知道的话会留下不好的印象,那我以后麻烦就大了,听话哈,小可爱。等我稳定了以后会经常去看你,好吗?”我像家长安慰没有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安慰着她。
“恩,那好吧,枫哥,你要加油哈,我会想你的。”虽然夹杂着些许失望,但秦晓芸不管何时都一如既往的支持着我。

挂断了电话我突然间想到了我刚来公司应聘时的情景,由于我们是做销售的,需要接触大量的资金,所以第一天入职时交了两千块钱抵押金,其中一千块钱是晓芸决定将父母的生活费省去一半花销寄给我的。那天她电话里的叮嘱依然历历在目。
“枫哥,你出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哈,别舍不得花钱,要是钱不够了,我就给我妈要,我在学校怎么都行,你在外面一天忙来忙去的,身体最重要了,对了,我以后不能再给你洗衣服啦,你要是不爱洗就送干洗店吧。”
秦晓芸是我的初恋,当然我也是她的初恋,是她让我枯燥的大学增光添彩,一切宛如昨日,一切我从来也不曾忘却。
日期:2011-05-29 15:51:31
第二天我按着地址找到了田柔所在的公司地址,从表象上看是一个蛮正规的公司,面目清秀的文员给我端来了一杯水,让我稍等一下,说田总正在给业务人员开早会。

我仔细观察着她的办公室环境,看见墙上贴着一张大幅海报,画中一条醒目的大船,船上赫然写着八个大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幅海报上面同样也是一排大字---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努力找工作。另一面墙上是公司的十大军规,虽然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但由于后来和田柔长时间共事,这些军规一直刻在我的脑海中不曾走远。

1、你进入的是一家讲求实效的企业,请用你的业绩说话。
2、如果你要离开,你带上你的荣誉和资金,我们会是你最好的证明人。
3、在你发生抱怨前,先看看其它优秀者是如何做到的。
4、企业永远喜欢这样的销售人才,当你遇到困难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寻求解决方案。
---------------------------------------------------------

看着田总设立了这么多激励业务的条款,我心里想,看来这个声音甜美的田总绝对不会像名字和声音一样柔和。由于她的会议室和我所在的屋里中间只隔着一层玻璃以里面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
“田总,可不可以让厂家给我们做一些广告宣传方面的活动,这样可以增加产品的知名度。大家跑起来可以轻松一些。”
“王经理,哪个厂家前期也不会自掏腰包先给市场做足够的广告,等我们市场成熟了,我自会找厂家谈判,当务之急,是大家市场铺货率都没有达到,没有市场基础,就算现在打广告对市场收效也微乎甚微。”田总的声音柔和中带着威严。
“小杨,说说你那边的进展情况。”田总在解答完王经理的要求,又转向了小杨。
“田总,我这边前期铺货的效果不错,并且大部分客户都二次进货了。田总,有的客户希望我们的产品链再丰富一些,你看咱们能不能考察一些啤酒品牌,这样啤酒厂家也可以承担一部分进店费用,我们做起来也游刃有余。”
听完小杨的谈话,我心里很欣慰,我心里想,找个托估计也就这个效果了。

“大家应该向小杨多学习学习,你看人家不但货卖得好,还能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不瞒大家说,我现在正在考察一些啤酒品牌,等成熟了自然会和大家见面,这样大家也可以多一些产品卖,收益也会增多一些。当然现阶段大家还是先将精力放在白酒上。好啦,没什么事,大家散会吧。"
一会业务人员相继从田总办公室出来,文员进去和田总打了声招呼回头喊我进去.
日期:2011-05-29 17:35:05
我敲了下门,然后一声请进后,我缓缓走了进去,以前的一切疑问在瞬间得到了所有的答案。田柔站起来摆手示意让我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在这一刹那,我的眼神凝聚了。
对面坐着一位年约三十的女人,只见她雪白的皮肤,微圆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一身蓝色的职业装领口微微开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全身都流露出高雅的气息。好一个有韵味的女人。我感叹道.我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停留了数妙才情不自禁的移开了。以前在学校时经常听到年长的人说看一个人有魅力首先得观察她的气质.那时候上学的我对气质二字的概念一直比较模糊,因为在我心里,秦晓芸就是最漂亮的,但是秦晓芸和眼前的女人相比,总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我想那应该就是气质了吧.今天气质二字在我面前得到了深刻的诠释.可能对于田柔来说,这样的眼神她早已司空见惯,所以对于我刚才的失态,她的表情平静得像一湾湖水.


日期:2011-05-29 18:04:00
我们相互交换了名片,各自介绍着公司的情况,一切谈判都按计划中进行,看得出田柔已经对我们公司的产品经过相当详细的市场调查,所以我介绍起来也便利很多.最后田柔问了一下成为大庆代理商的条件.我突然想起来苏三昨天交代我的话,谈客户一定要前期给客户以压力,让她感觉到成为我们代理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抬高门槛,于是我结合了一下今年完成任务估计还需要三万箱左右的销量,于是我就大胆的对田柔说:

1、交纳风险抵押金一万元。(其实李总交待了黑龙江这些远方市场可以不用交抵押金,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在这里找个客户已经比登天都难了,)
2、客户需要有健全的网络,一定的运作资金,成形的销售队伍。(这个很明显,田柔已经完全具备。)
3、年销量不得低于三万箱。(说这话心里特别没底,因为周边那两个不争气的客户加一起一年才能消化一万箱,还累得跟个王八犊子似的。)
其实说这些条件时,我心里感觉特别虚,甚至声音都有不易察觉的颤抖。还好,终于说完了。寻思接下来田总会一顿劈头盖脸的反驳。
但田柔听完我的条件后,就好像学生听了老师今天留作业一样,没有一丝吃惊,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问我,如果我做到了这些你们公司还会有什么其它支持。我想起了苏三对我说得话,当客户向你要政策时,一定不要全盘托出,否则你在客户面前的威信会愈来愈少。但看着田柔紧盯着的眼睛,我真差点没把公司底价报出去啦。还好最终理智占据了上风,我会年底每箱酒给予你两块钱年扣,也就是6万元钱。田思索了一下,然后说,可以再赠我一辆车吗?松花江微型就行,三万块钱左右。其实当时我就可以做定夺,但为了表现一下自己为难的样子,我还是保留了一下,这样吧,我将今天这边的情况回头给我们刘总交待一下,然后尽快答复你。多久?田的声音很利落,明天下午之前可以吗?好的,就这么定。

离开田的办公室,突然感觉脚步轻松了很多,不仅仅是外面的空气清新,更多的是田的寒气逼人,当时在学校时,心想,自己什么大的舞台没上过,什么主任,导员都不放在眼里,可如今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自己显得如此的渺小。原来我只是个初学者。
日期:2011-05-29 20:51:53
今天心情比较舒畅,毕竟这个客户要是拿下来,全年的任务就有着落了,只是不知道田柔这个女人到底靠不靠谱,虽然从表面上盾,她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但是真正做起市场来绝不是单纯的个人能力就可以保证的,不过,有希望的人总是开心的,因为我此刻就充满着希望.带着愉快的心情逛了下大庆的新玛特,人不是很多,都说大庆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从这个商场就可以依稀看出来,不过我还是希望可以赋予这个城市更多的人口,毕竟酒都是喝在人肚子里的.不过有一个利好消息就是大庆有钱的人比较多,因为从事矿业的人比较多,因此公家消费也会水涨船高,而我做得又是中高端酒,从这个形式上讲是很对路子的.

第二天上午,我将客户这边的情况和刘总碰了一下.
"刘总,你好,我是小叶."我对刘总一向很尊敬,毕竟是他把我招聘到这里来的,喝水勿忘挖井人.
"哦,小叶你好,怎么样,到那边还适应吗?生活还习惯吗?"领导就是领导第一想到的是你的生活方面,而不是问你工作进展情况.
"刘总,一切都好,我给你打电话是想汇报一下这边情况."
于是我就把这边谈判的进展情况说了一下.刘总对我的合同销量额很是意外,并且让我迅速和客户敲定,挂电话之间还表扬了我几句,这对于一个刚找到点感觉的销售人员来说很是受用.


中午秦晓芸打来了电话,对我寒暄问暖,知道我工作有所进展,不停的夸奖我,我心里美滋滋的,心想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冬风了.晚上,我和田柔约好了在办公室见面.
日期:2011-05-29 21:13:58
第二天五点左右,我到了田柔的办公室,看到了田柔旁边还坐了一个男人,人高马大的,留了个平头,这个人看我的眼神给我感觉特别不舒服.当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
田柔今天换了一身运动装,感觉比昨天亲切了很多.田总忙站起来和我介绍着.
"叶经理,你好,这是我们公司的业务经理王皓."操,还起个奥运冠军的名字,只是奥运冠军要是长成这体形,中国乒乓球估计早就解体啦.
"王经理,这是XX啤酒厂家业务叶枫."我忙主动伸出手表示友好,王经理伸出了他的巴蕉扇大的手掌狠狠的握了一下,我靠,想和我较劲啊.我学过礼仪,最友好的握手方式是微微用力,可你这微微用力好像把吃奶劲都拿出来了,我暗暗不爽,但我要遵守公司的理念--做好每一瓶酒,办好每一件事.
"田总,我今天上午和公司刘总将这边情况汇报了一下,刘总今年也想在黑龙江地区打造一个样板市场,所以会在力度上有所倾斜,所以我们昨天探讨的方案公司可以接受."我慢条斯理的道来.
"哦,那很好,王经理,你觉得这款酒的价位和市场怎么样?"田柔转身询问着王经理,从她的眼神中不难看出,王经理的意见在她心中占有很大的比重.
"我觉得年底这里奖励这一块是我们应得的,关键,你们厂家前期还能不能加大力度一些,你看一下其它产品现在广告满天飞,我们一个新品到市场,没有知名度,运作起来相当困难."
靠,有知名度,我还用你来运作啊,我心里想着.
"王总,我想我们首要问题是保证产品前期的进店率,我想在这方面厂家会积级配合的,至于广告方面,现在还不太成熟,不过,我会向公司反应的."我想对付这些一样人,不能和他太较真,那样会影响田柔的想法的.
本来王经理还想说点什么,田柔没有给他机会.
"好吧,这事就这么敲定"然后,她把财务和文员叫了过来,让我将具体的发货流程,和她们交待了一下.
从她打款一刹那,注定了,我和田柔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故事即将上演.
日期:2011-05-29 22:39:27
我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田柔表示接受协议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飘飘然的.临别时候,我偷偷瞅了一下田柔,发现王皓的手很自然的搭在田柔的肩膀上,似乎两个人的关系很亲密.我竟然有些须嫉妒王皓的感觉.
我出了门,外面下起了大雨,刚才来的时候老天还晴意绵绵的,转刻间就哭诉衷肠了.虽然如此,但是我的心情却好得不得了,决定犒劳自己一顿.我的第一份工作的第一个具有开拓意义的第一个客户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搞定了.成就感遍布我的全身.
我从来没有想过田柔为什么这么痛快的就跟我们公司签约.原谅我的稚嫩,毕竟我才刚步入社会.后来当我从老孟口中知道原因时,我已经远离了黑龙江.离开了这里所有熟悉的人和物.这是后话.
这个时候我在田柔的公司门口看着瓢泼大雨,忽然想起了父母,我一时错觉认为这还是我的家乡.可是这是大庆,隔了万重山.顿时觉的自己形单影只.内心深处特别盼望秦晓芸能在我的身边出现.抱一抱她.亲一亲她.

冒着雨在街上狂奔的没有几个人,满大街的车都开的潇洒横溢.我一眼看见了一个姑娘,穿着衬衫牛仔裤运动鞋,头发随意扎着,脑袋上顶着包,一下子冲进茫茫大雨中,我喊了句,雨太大了,借把伞再走啊. 那姑娘很猛的冲到街边,没有理会我.一边手招车,一只手还压着头顶上的包.转瞬间,雨几乎就打湿了她的衬衫. 湿掉的衬衫紧紧贴她的胴体上,我不禁看的虚火上升,舔了舔舌头.

这时候田柔和王皓从办公室出来.我跟田柔打了招呼,田柔点点头,问我怎么还没走.我指了指雨.心想,这厮真笨.下这么大雨又没带伞我怎么走.这时冒雨打车的姑娘已经很幸运的打上了车,上车关上门的一刹那,居然冲我摆了摆手.此时我忽然觉的大庆,可能还跟我有一丝缘分的。
田柔笑了笑说,是啊,下这么大雨,你肯定没带伞,这样吧,我送你一程吧.
我瞅瞅旁边的王皓赶忙说,不用不用,等回雨就停了,不用麻烦您了,田总.
日期:2011-05-29 22:45:31
我发现田柔笑的真挺好看的,笑的很女人.
王皓瞅了瞅下的犀利哗啦的大雨,又瞅瞅我,跟田柔说,张总马上下飞机了,咱们得先去接他.我车上有伞,让小叶拿着.
田柔点了点头.对我说,小叶,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呢,拿着王经理的伞先回去吧.
大雨眼看着一时半会无法停歇.我只好点头答应.
日期:2011-05-30 09:01:38
晚上,在大庆的军区招待所里,我已经买好了五瓶啤酒及两个我最爱吃的硬菜,豆角钝排骨及炝干豆腐丝,一个人吱吱的喝了起来,大有一种我与天地醉一回的架式,时至今日,我仍然还保留着这种习惯,每当开心时自己都会用啤酒来稿劳自己一顿,酒过三巡后,洗了个澡,决定与周公约会去.
朦胧中,突然间门被打开,然后田柔扭动着走了进来,眼神中充满着无尽的暖昧与诱惑,我的嘴微微动了一下,刚想说点什么,没想到她突然伸出了白玉般的手捂上了我的嘴,紧接着迎接我的是她火辣的唇,她一边和我接吻,一边双手解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远远的抛在身后,此刻,我终于忍不住了,将那个和我同甘共苦的秦晓芸像田柔的衣服一样远远的抛在了脑后,我疯狂的吻着田柔白玉一样的肌肤,还有那摄人心魂的山峰,我狠狠的把她压在了身下---

正当我还沉浸于安乐谷中之时,突然间感觉到了耳边响起了轰胧的振动声,我睡眼朦胧的拿起了电话,心想,妈的,谁这么晚给我打电话,还让不让人活了,仔细一看,秦晓芸的,我忙收回自己混乱的神经,像一个犯了原则性错误的人似的接起了电话.
"晓芸,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我不无担心的问.
"55555555---"电话里传来了晓芸的抽泣声.
"晓芸,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啦?"我忽得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
"你,你,都是你."她生气的叫着.
"我,我,我怎么你啦."我一时不知所措.

"我刚才梦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心都碎啦."听得出她现在想起来还有后怕.
我当时就震惊了,没想到连我做梦老天都在看着.佛曰:不可想啊,不可想.
"晓芸啊,你别胡思乱想了,就是一个梦而矣,听话哈,我不在这好好的吗?"我安慰着她.
"恩恩,好吧,枫哥,我想你.晚安."
挂断了电话,回想着这个莫名其妙的梦,突然笑了,不可能,不可能,就算我想和田柔在一起,人家一个美女兼老板的,怎么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呢?

有时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往往你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它却真实的发生着,这就是生活.
日期:2011-05-30 09:24:51

我罕见的点燃了一支烟,其实我平常是不抽烟的,因为这是我的一个原则,就连我最好的两个朋友张欣欣和宋刚无数次的诱惑从来都无动于衷,大家一直对这个事情不能理解,因为这是藏在我内心身处的一个秘密,这来源于我对母亲的一个承诺.因为在母亲五十岁生日时,那时候我还还在上学,没有能力挣钱给妈妈买礼物,于是在妈妈的生日会上,我当着七大姑八大姨的面前读了前一天晚上含泪写的给妈妈的一封信,在信中,我回忆了我们全家以前生活的点滴,强调了今天生活的来之不易,这一切都源于我那个不辞劳苦的母亲,但在妈妈生日之时,我没有钱给妈买礼物,于是我就送给了妈妈一句承诺,作为我的礼物,那就是--妈妈,我永远都不会吸烟,至今,我还记得全家所有的亲戚都无不感动的痛苦流涕,因为大家都清楚,我妈的身体如果遇到烟味就会感到不适,所以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不仅仅是一件礼物,更多的是对妈妈的一种关心.

当然,我今天拿出这包烟,是为谈客户预备的,今天我点燃的这根烟,我想作为对秦晓芸的一个承诺,尽管她看不到,但我希望这支烟可以在我的身体中烙下一个印,晓芸,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日期:2011-05-30 09:49:19
接下来的生活是忙碌的,因为田柔的第一批货--两千箱啤酒已经到位,我答应着田柔前期给大家做培训,培训对于我来说早已轻车熟路,因为无论在高中,大学,我参与了无数次这样的演讲,从小就练就了一身好口才,尽管在公司我只培训了一个星期,但我私下里已经做足了功课,对于企业背景,产品特性,市场基础知识,我早已铭记于心,不过当时更多的体现在纸面上,所有的实战经验,只是从苏三嘴里得来的.不过,前两天,我已经做了大庆市场高端酒的市场调查,并且和苏三通了个电话,在他的指导下,我已经对市场有了一个相对成形的规划,事实证明足够的市场调查和产品定位对市场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甚至关乎着产品的存亡.

在我培训的两天里,田柔都和大家坐在了一起,用笔认真的记着,听到我讲得有道理时,会认同的点点头,倒是那个王经理经常提一些刁钻的问题,大部分都被我一一化解,有个别化解不掉的问题,田柔都会第一时间来帮我解围,并且总是解释的怡到好处,我当时就想,这样的女人真是很难得,她不但漂亮,优雅,有素质,并且还是如此谦虚,明明我讲得这些东西在她眼里都是小儿科,但她还是如此认真的听着,认真的女人是最美的,因为每当我在自习室中看着秦晓芸认真思考的样子,我都觉得那副画面如此的唯美,而今天看到了田柔,感觉别有一番滋味.

接下来的时间是产品定位问题,在这一点上我听从了苏三的指导,那就是采取高价高促销的政策,并且我阐明了理由,因为如果做低端市场,我们实在无法与本地啤酒与竞争,只有做到高价位了,我们可以有充足的费用来运作市场,只有这样市场才会有长期的发展空间.在这个问题上王经理和我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因为他认为价格放过了,终端商无法接受,他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这个问题上田柔坚定的投了我一票,(后来我才知道,她这一票投得不仅仅是关于市场发展方面,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如此聪明的一个女人,当然这是后话.),她认为不但应该放高价位,而且必须放高价位,还有那个业务小杨,也坚定的站在我们这边,最后把那个王经理整得脸红脖子粗的.前期的准备一切都还顺利,每天下班,我都会和田柔挥视一笑,看得出,她对我已经从一个陌生人向朋友过渡.一切都朝着好的方面前进.噢耶.

日期:2011-05-30 10:21:28
紧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铺货时间,我和田柔每天都会跟着司机小李子一起下去铺货,中午一起吃饭,虽然每天都很辛苦,但感觉非常充实,特别是那些有收获的时刻,真的特别开心,田柔也尽情的和我分享着这些时刻,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她的,不但是个谈判高手,有时候还会偶尔跟着大家一起搬货,当我累时,她经常还会帮我擦汗,每当她帮我擦汗时,我都感觉一切的疲惫都会随着汗水一样烟消云散,可以说在铺货的过程中,我们渐渐的成为了一对朋友.

有一天晚上,我和她照倒回到了办公室和大家开会,晚上她盯瞩了我一下让我等她一下.当所有业务人员离开后,她对我说,小叶,晚上咱俩一起吃顿饭.我疑惑的问,每天中午咱们不都在一起吃饭吗?不用这样客气.田柔反驳道,那不一样,今晚我想好好请你,另外,我也想好好品尝一下咱们的啤酒.这个理由很给力,我岂有拒绝之理.

我们选择了一家卖得不错的酒店,在酒桌上,我们相谈甚欢.彼此也多了一份了解.酒过三巡后,我们的话题逐渐增多.
“小叶,你这么优秀的男孩子,一定有挺多女孩喜欢吧?”她突然问了一个这样意外的问题。
“没有啦,现在像我这样的穷小子,谁能看得上。”我自嘲道。
“怎么会呢,你聪明,能干,还能吃苦,我觉得没有一个男孩子可以强过你,在我眼里。”她的眼神真诚很坚定,直觉告诉我她的话不含一丝水分。
“田经理,你取笑我了,我哪有那么好,倒是你,不但漂亮,睿智,还那么有气质,你才是难得的好女人."甜言蜜语就像化妆品,没有女人会嫌多.

"真的吗?没骗我?我真的有那么好?"听得出我的夸奖对她很受用,因为她的笑容立即承现出来,酒红的灯光照耀下更增添了几分姿色.
"我没见过再比你还有味道的女人了."我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下,还是如何,总之,我觉得这句话现在回想起来很大胆.
"哎,其实姐也许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不过姐真的特别高兴认识你,更重要的是谢谢你这么多天的帮助,姐都记在心里了,来,都在酒里."她笑着举起杯和我一饮而尽.
"田经理,不用这样客气,这是我应该做得."我谦虚的说.
"小叶,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田经理田经理的,我听着怪别据的,你就叫我柔吧.好吗?"
"好的,田经理,不好意思,是柔姐."其实我是故意的.
田柔听完扑哧一笑,甚是迷人.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不过对于她单身与否,我还是充满疑惑.当然她也不知道我是否单身.这是不是一种默契呢?
日期:2011-05-30 11:40:25
有些人,
你原以为可以忘记。
其实没有。
他们一直在你心底的一个角落,
直到你的生命尽头。

在尽头你会怀念每一个角落里的黑暗之光,
因为他们组成你的记忆与感情。
但是你已经不能拥抱他们。
只能在最后明白,
路途是一个念念不忘的失去的过程。
日期:2011-05-30 14:53:19

晚上由于我们都喝了不少,看得出她也有点到量了。我提出要先送她回家,她没有丝毫犹豫的同意了,到了她家附近,她要求停车,我看她有点摇晃,于是跟她一起下了车,我轻扶着她的胳膊,从她身上传来了阵阵幽香荡人心魂,我尽量屏住呼吸,到了她家楼下,我说,柔姐,我就不送你上去了。柔姐转过了身说,上去坐会吧,我一个人住,不用担心。她很聪明,她知道我心里担心的是什么,于是我就鬼使神差的跟着她上了楼,她住的是大庆的一所高档小区。进入房间,我环顾了一周,是个两居室,约末80平左右,一个人住这样大的屋里一定会感到特别孤寂,但她会是一个人住吗?我心里盘算着。屋里收拾得特别整洁,看得出田柔是一个爱干净的女人,屋内弥漫着阵阵幽香,田柔给我倒了一杯水,温柔的递给了我,我刹那间感觉到,这个平时冷艳,优雅的女人突然间变得如此平易近人,以前总觉得高高在上的人一定特别冷酷和无情,而眼前的这位绝色美女却是如此的温柔和可爱。

看着眼前呆呆的我,看得出神,她先打破沉默:

“想什么呢?”她笑得很甜。
“我在想,你自己住这么大屋不害怕吗?”突然间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可笑。
“害怕,咯咯,我又不是小孩子。不过孤寂难免会有一些。”这句话之后跟着的是一声叹气。
“那你为什么不找个人结婚呢?像你这种条件我觉得只要你想,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喜欢你的。"
“男人,哎!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突然间觉得自己有点失言。紧接着解释,“小叶,不好意思,我说得里面没包括你哈。”
“呵呵,没关系,任何事情站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难免有偏差,这没什么。”我突然间觉得眼前的女人一定有很多故事,不然也不会对男人有这种极端的看法。
“小叶,你相信世间有真爱吗?”她突然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这种眼神快要将我溶化。

“我相信,并且我从来也没有动摇过,柔姐,你不要想太多了,我相信真爱一定会降临在你这样美丽的女人身上,请你相信我。”本来我想将秦晓芸的故事当作案例和她讲一下,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咽了回去。因为我知道我和秦晓芸的故事清彻而透明,没有参差什么成分,这样的故事很有说服力。
“恩,姐相信你,不过,姐这一辈子恐怕是很难遇上了。”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忧伤而迷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姐,不要多想了,我们现在过得不是很开心吗,不要让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困绕我们,开心不开心过都是一天,我们为什么要自寻烦恼呢?"
"恩,好,姐听你的。”她的神情突然间由阴转晴。
我看了一下时间,觉得不早了,就向她告辞了。

日期:2011-05-30 16:34:28
疑惑解除
从那天晚上吃完饭以后,我发现再到公司,发现公司从上到下所有人对我的热情似乎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就连公司年长的王会计也对我礼貌有加,所有的业务更唯我马首是瞻,我心想这一切肯定是田柔安排的,当然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王皓王经理,不知为什么,凡是我认为是对的,他肯定会提出对立的看法,我认为不可行的事情,他偏偏能想出一万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但是为了以大局为重,我也没有和他斤斤计较.我和田柔的关系更加稳固,我们下班还是坐在一起讨论市场,晚上也经常一起吃饭,田柔给的理由是,反正咱俩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吃饭多没劲啊,是啊,我也觉得一个人吃饭很没劲,两个人吃饭很香,特别是当和一个美女共进晚餐时,除了饭之外还有秀色可餐.

有一天我和公司的业务小杨下市场,中午,我请小杨吃饭,为了多了解一些田柔的消息,解除心中的疑惑,我想看看从小杨身上能不能有所收获.
我问:小杨,你来公司多久啦?
杨答:快一年了,从田姐刚开始运作时我就来啦.
我问:哦,田总这人蛮不错的哈.
杨答:是啊,叶经理,你别看田姐平常日子对大家很冷酷,其实她挺照顾我们的,我记得去年有一次我姐病了,那时我刚来公司没有钱,后来是田姐前期给我妈拿得住院费,所以我一直很感激她.

我问:是啊,我也感觉到啦,对了,她现在是一个人吗?
杨答:是啊,我也很奇怪这个事情,不过有件事,我和你说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好吗?
我问:好,我答案你.
杨说:我感觉田姐对你特别认可,平常日子她很少和大家吃饭,现在你竟然能经常和她一起吃饭,真不容易啊,你知道我们的王经理以前天天要请她吃饭,她都很少给面子.
我问:王经理为什么要请田姐吃饭呢,不应该是田姐请他吗?
杨总:你还不知道吗?其实王经理追田姐很久啦,其实王经理有家室,也有自己的公司,只是因为追田总他才舍弃了自己的公司,他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田姐.不过,说心里话,我不怎么喜欢王经理这个人,什么事情太爱计较了,心机太重.所以我觉得他没什么戏,倒是你,嘿嘿.

我说:小杨,这事你可不能乱说哈,我和田姐只是工作上的往来,别无它念.
杨说:对了,你最好小心点王经理,他这个城府很深,并且有一定社会关系,田姐这样对你,他一直非常嫉妒.因为你知道吗,以前下班一直田姐探讨市场的都是王经理.
我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我也没招他惹他的.
听完了小杨的这些话,我突然间醒悟啦,怪不得王皓一直这样针对我,听完了小杨的话,想向王皓宣战的想法油然而生,不知道这里面饱含的冲动成分多一些还是因为我确实在心里已经默默喜欢田柔啦.
日期:2011-05-30 17:08:14

夜半铃声
晚上,我照例回到宾馆休息,突然间田柔的电话响了,我看到她的电话号码很兴奋.
"喂,柔姐,"
"小叶,你能来我家陪我会吗?我心情不好."电话传来的声音很梗咽.
"柔姐,出什么事情了吗?到底怎么了?"我能听见自己因激动而加快跳动的脉搏.
"你别问了好吗?过来陪我会好吗?"她的声音中带着哀求.

"好,你等我,我马上到."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时,飞快的奔向目的地.
"怎么啦,出什么事啦.这到底是怎么啦?"当我看到开门头发凌乱的田柔以及地上摔碎的茶杯激动的问.
"别问了好吗?我只想静一会."她的声音变得很无力,显然刚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想既然她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她的理由,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保护她安慰她,不让她重伤.

"你能给我讲个笑话吗?"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期待.
"好好好,我给你讲笑话."一想起能让田柔高兴,别说讲笑话,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
我前两天去电影院看电话,中途尿急,由于坐在正中间,于是不得不穿过人流去上厕所,走在最边上我不小心踩了一个人的脚,由于太黑了,我也没太在意,从厕所回来时,我走到了一个朋友面前问,刚才是不是踩到你脚了啊,那个人蛮不在乎的说,嗨,不用客气,没事.我说,哦,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确认一下我是不是坐在这一排.

田柔一听扑哧一下笑了,说,你真人真坏.坏死了,对了,你前两天跟谁看电影去了呢?
这一问一下子把我蒙住了,我无奈的说,你傻啊,这明明就是一个笑话,我在这儿,哪有人和我看电影啊.
田:要不咱俩明天一起看电影啊?我也好久没看啦.
我:好啊,只要你喜欢看,我当然愿意陪你啦.
田:谢谢你,你真好.

我:好啦,快点躺下吧,时间不早了.
田:能不能我睡着了,你再走.
我:好吧
我把她扶进了卧室.
看着她美丽的睡姿,我陶醉了,终于在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她睡着了,我悄悄的关上了门,离开了.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充满着疑惑,可是田好似一分不愿意和我提及.

日期:2011-05-30 22:28:23

晚上回到乱的一塌糊涂的旅馆,我脑子里充斥了田柔的影子,这个女人中的女人,彻底让我体会到了温馨与安详,浑忘了她姣好的面容性感的身材所带给我的冲动。这种感觉是秦晓芸无法给予我的。我甚至有一丝不详的感觉,我出现在大庆,遇到田柔,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荒谬。
我很对不起晓芸。这个社会的水太浑了,我几乎就要被淹没。甚至连自己都没有给一次自救的机会。我越滑越深。从而导致了我至今犹为后悔的惨态。晓芸这两天一直给我打电话,每每关心的话语总让我莫名的感动。总觉的有这么一个姑娘在遥远的地方日夜关心着你,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成就。
但田柔依然在我的心中日渐扩散,我越来越无法以工作的态度来面对她,甚至一天见不着田柔,心里空落落的无法安定。我想这不是爱,这是一个日渐成熟的男人对一个成熟女人的生理性的追盼。我总这样安慰自己,哪个男人天天面对着田柔这样浑身散发着女性魅力的女人能无动于衷,何况她还对你很好。
我每天都盼望着看到田柔,哪怕不跟她说上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忙碌的样子就心满意足,到了晚上,面对这晓芸永远纯真的关心,我的心在两个女人之间一直在打秋千。
晓芸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着毕业设计,渐渐的电话也少了。急匆匆打个电话来说上不三句就挂了。而我因为晓芸的电话日渐减少,跟田柔的接触更加频繁。经常性的一起吃饭,经常性的送她回家,经常性的瞥到王皓越来越严厉的眼神。

随着和田柔的深接触,其实我对她的了解很少。她似乎有很多秘密,而且不方便说出来,经常在我面前一个愣神就哎声叹气。我总是问她怎么了。可是她的回答永远就是一句,有些事情你还小,不会懂得。等你大了,就明白了。
日期:2011-05-30 22:30:36
我还很愤青,那个年纪,抢白她说,呵,我还小着呢,你一直把我当成你的小弟弟吧。
田柔瞅瞅我,居然笑了说,那难道你是我的大哥哥?
我也笑了。当然因为她也笑了,一扫刚才比较沉闷的气氛。

有时我还神秘的问她,你跟王皓什么关系啊。
田柔楞了楞,望了望窗外,说,看外面的云彩动的多快,就像这一年年,风吹云动的。许多事就那么快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我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明白她显然不喜欢我这个问题。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她不愿言之的苦涩。我没有问下去,但是我心里也渐渐明白,她和王皓的关系很不简单。
晓芸在我心中的位置似乎越来越淡无了。
直到有一天,我翻着手机相册,翻到我和晓芸在学校的照片,想起来已有很长时间没跟她打个电话了。只是她偶尔给我打个电话也就是报个平安,远远没有过去那么亲密关切的感觉。我想给晓芸打个电话,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总是提示我,远方还有个晓芸在等着你。

拨通电话,我的心突然跳个不停。
"喂,晓芸吗?"言语过于生硬。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头,曾经的亲密无间楞生生改变了。 "恩,怎么你最近不怎么给我打电话,也不关心我,老是我给你打,但是也说不上几句话。"晓芸说的很直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5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