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居然睡了楼下的小三

点击:
        最近楼下的房子终于转卖出去了,搬进来一对年轻夫妇。从男人的回家频率我判断应该是养的小三。
  那男人年龄在37、8左右,开一辆白色越野,每次过来的规律都不一样,根据经验总结,如果当天傍晚车停在楼下,那么当晚肯定有一场恶战。
  女人很年轻,属于比较妖冶狂放的那种,终年穿超短裤,夏天光腿,冬天裤袜,身段那叫一个喷血。曾几次在楼梯相遇,对方火花四溅的眼神让哥很是躁动。尤其是夜里交战时特大声的呻吟让哥无数次失眠。
  女人寂寞。
  男人来的时候,有时会在新闻联播的背景音下开始,有时会在夜深人静、哥即将进入睡眠的时刻风雨满楼。

  男人不在的时候,女人会把电脑的音乐放很大声,然后开始K歌。或者跟某人视频聊天,偶尔大笑、偶尔唧唧歪歪说一大通。房子隔音效果极差,扰得哥每天都睡不好。
  暂且叫那个女人“黑短裤”吧。
  其实我一直忍受也偷偷意淫了夜里的声音,可某天的一次偶遇直接导致了想把QQ号给她的冲动。
  换了新工作刚刚三个月,工作的环境很特别,楼下四层是商场,楼上全部是写字楼。每天上下楼都是要经过商场的,每个铺位的卖主都很麻辣,没有生意的时候,那些女人都会倚在门框上,对来往的客人“过来看看吧”,很有红灯区的感觉。
  本来已经习惯一条进入商场再进入电梯的路线,可那天有个铺位装修,只得绕行,于是我便碰见了倚在门框上涂指甲油的黑短裤,她抬头与我对望的一瞬间,双方都楞了一下,但哥仍然迅速地调整好闷骚男的外在形象,目不斜视地华丽路过。
  原来我们的工作地点都如此相近。

  骚动,就在内心骤然盟发了一颗小芽。
  促使我今天终于鼓足勇气发帖的,是在上班的路上竟然又碰到黑短裤。
  早上为了赶时间,我正满嘴油光地吃着油条赶点,不想一扭头就看见她从岔道里出来,小腰扭的比油条还软。我装没看见继续走,后面的高跟鞋塔塔地跟在后面,当时我真想停下来把名片悄悄地塞给她。
  刚才去吃饭的时候,我特意路过了她的铺子,卖服装的,她正拿着衣服叉挑衣服给顾客看,小T恤上皱露出没有赘肉的小腰,从后面肯定很过瘾。
  一会我就做个小卡片,写上QQ号,如果那男人今天不来,我就打算今晚塞到她家门缝里。

    下班之际我将打印好的“勾引型名片”妥帖地装在钱包里,在电梯间对着镜子又摆出一贯的闷骚男造型,打出旁若无妞的眼光,再一次经过她的店铺。
  临近下班,所有人都在收拾商品或者打扫地面,这个依靠游客为生的商场,作息时间和我们基本同步。黑短裤也不例外,在我的余光扫射下,她正在静静地弯腰轻扫着地面,专注里似乎带着思考。没有她的眼光,我便大起胆子放慢脚步,扭头正视。
  你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一双雪白挺直的长腿支撑,翘臀自然一览无遗,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极具**性的姿势。只可惜,那件T恤的圆领紧紧附和她的脖颈,无论什么样的沟壑,都将隐藏得更深。
  我暗自鄙视了一下可恶的圆领,继而失望地离开。但这失望一扫而过,在充斥着汗味与脚臭的公车内,我暗暗拍了一下裤兜里的钱包。

  我没有回家做饭的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只有无拘无束才是炫耀的资本。下了车到超市买了一盒包装好的烤鸭,又买了三块钱的手抓饼,便匆匆结账——我急于验证白色越野是否停在楼下。
  转过最后一个拐角,隔着小区的外围栅栏,我不禁倒吸一口气,那辆白色越野,安然守在了楼宇门前。
  靠,计划只好延期了!
  我掏出钥匙打开楼宇门,看到地下室的电表箱时忽然就想到网友出的主意。网线!
  其实这个法子我都已经尝试过,最初的目的并不是把楼下的网线给干掉,而是打算私自把闭路电视线接到租住的房子,怎奈一堆橙绿蓝棕的网线以及白黑粗线错综缠绕着,甚是鸟巢。
  我拎着烤鸭和手抓饼,跺了跺脚,地下室的灯赫然亮起,我轻轻打开锁已经坏掉的小铁门,与那一堆线再次重逢,期望能在交换机上看到醒目的303字样,可惜里面除了若干个小灯闪闪烁烁,我根本无从下手。罢了,还是等白色越野不在的时候择机行事吧。

  回家就着烤鸭边吃边喝,一罐啤酒见底,饼却再也吃不下,便毫不犹豫地扔进垃圾桶。不要说我不会过日子,而是这种天气,连爱情都能迅速变质,何况是一块饼呢?
  洗澡前在卫生间静静站了一分钟,楼下没有任何声音,我又运用物理原理将耳廓紧紧贴住墙壁,隐约有一股水流的声响。
    忽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十分无趣,于是边自嘲边思考稀里哗啦洗完,对着镜子一照,才发现头发已经快可以剪刘海了。
  楼下就有理发店,是个本地小姑娘,长得甚是可人,可惜找了个男朋友一脸的衰相,每次去理发都会看见他俯在电脑前,跟那些怪兽哼哼哈嘿。我趿拉着拖鞋,穿着短裤进去,寒暄几句后,一个十块钱的头就完成了。交易完毕,我便顶着这十块钱的头又拖拉拖拉地回去,立即成为一位合格的漫步者。
  而就在此时,楼宇门哐当一声关闭,一个男人从容地耸下台阶走向白色越野,发动,离开。

  我靠啊,剪个头能剪出狗屎运呀。
  我快速地上楼,翻出钱包,指间的卡片,不由颤抖起来。
  我脑子飞快旋转,毕竟哥是成年人,凡事都要想到后果,以及突发事件的应对。
    万一现场被她发现怎么办?万一卡片她没有发现怎么办?万一白色越野来个回马枪怎么办?万一她发现名片,却交给了白色越野怎么办?万一正插着卡片被黑短裤对门的大妈发现怎么办……

  所有这些都需要闷骚一下想出应对策略才是。
  但是哥自信自己不是一般的闷骚,因为在瞬息万变的战机中,哥华丽丽、偷摸摸地出门了。
  我稍微带上房门,没有关严,然后静等楼道内声控灯的熄灭。
  等楼梯内被外面的灯光映照得暗如黄昏之时,我悄悄地走下楼梯,一步一趋,在整个过程,我听见心跳已经飙到了100。现在只有两个字能概括我的感觉——“刺激”。
  终于移步到黑短裤的门前,我轻轻趴在门边听了一下,里面传出电视的声音,声音很大,掩盖了房内其他动静。
  根据这个时段,黑短裤大约已经洗完澡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看肥皂剧了。我自我鼓励:“哥们,是时候了”。

  顺着门框,努力找到那条缝隙,将卡片慢慢地塞进去。
  但是我错了,防盗门是有一道边的,这条边正好把门框与门之间的缝隙掩盖,也就是说,我的卡片塞进去没有5厘米,立刻就弯曲,再也进不去。
  靠他大爷的,这卡片太不争气了,怎么就没有延续了哥的犀利呢。
  不过还好,这样更能体验出一个闷骚男的后勤部署能力,我像多啦A梦一样,低调地拿出了透明胶带。
  
我慢慢撕下胶带生怕惹怒了声控灯,然后大体量了一下高度,黑短裤虽然看起来与我差不多高,但都是那双长腿显的,最多也就在1米7左右,于是我便在我鼻子的高度将卡片横贴在门边上,这样她一开门,定会看见这张闪耀着天涯光辉的卡片。
  一切就绪,只欠敲门。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按下那颗似乎是引爆装置的门铃,同时索性大力拍了三下防盗门,在声控灯亮起4秒后,我已经砰砰心跳地躲在自家门后,从微开的门缝里观察。哥其实是练过的。
  果然一切顺利,楼下即刻响起开门的声音,只听黑短裤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什么呀”,然后就是胶带撕下的声音,随后又是噗嗤的一声笑。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4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