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没有爱情的风流女人

点击:
1 我看到了现场直播

  那天下午五点,我刚好收拾手提包准备下班,谢姐不知从什么地方飘了进来,硬拖着我去二号楼看看,我说,有什么看 头?今天下了一天的雨,没有一个民工上工。谢姐说她还是不放心那个粉刷工,虽然他口上答应好好的,不再偷工减料,谁能保证他说话算话?其实我也不放心他, 已经二天没去二号楼,不知他真的改了没有,好吧,我说,就随你这个监理大姐上一趟楼吧。

  项目部离二号楼不远,大概几分钟的路程,说话 间我们就到了,不知是下雨还是今天上午刚刚发了工资,二号楼工地除了一个材料员和他的那条用铁链锁住的黄色大狼狗坐在材料室门口外,就只有那几杆彩旗还在 大门口横梁上飘扬,民工是找不到一个,我投出一束疑虑的目光,望着谢姐,意思是说还上去吗?不知谢姐今天怎么了,竟然这么大的劲头,好像大有非去不可的势 头,我也只好跟屁虫似的跟在她的屁股后头走。从这几个月的共事中知道,谢姐工作很认真负责,她已经从事监理工作七年,在她监理的建筑项目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重大质量安全事故,似乎与她的工作有关。

  到了五楼,谢姐想去小解,我本想等她,但她不好意思,要我继续上去,我只好一个人去屋顶,那 个师傅是在粉刷屋顶女儿墙被谢姐发现的,他能逃脱我这个刚刚上班几个月班的施工员的眼睛,但逃不脱谢姐的法眼,我只知道他粉刷墙体时一定要把墙砖淋透,水 泥砂浆配合比要符合设计要求,但平整度和垂直度只有谢姐这样有着丰富经验的人才能看出,还有就是阴阳角了。一边想着这事儿一边上楼,我刚刚走到七楼时,我 好像听到一阵女人的轻微地嘻笑声,这是谁呢?会在这楼上干些什么呢?我心中一紧,突然想到会不会又是那个疯不疯狂不狂的本地中年妇女偷东西呢?

就 在前几天工地保安就捉到她一次,也就是在这个二号楼的五楼,她偷了不少已经安装好的电线,保安捉住她后把她扭送到派出所,后来听说她原来是一个精神病人, 骂了她亲属一顿又放了她出来,难道她又从后背那个木板围档里钻了进来?我怀着好奇心沿着笑声轻轻地靠了过去,我从楼梯口走进客厅,我听到笑声是从里间的房 间里发出来的,我全身几乎贴着还没有粉刷好的砖墙轻轻地移动脚步,好像电视里的解放军抓特务的动作。当我探出头看到房间里的一幕时,心里像吃苍蝇一样恶 心,我看到一出现实中的色情片。我已经看清楚了那个面对着我的女人的脸孔,原来是开升降机的女工,她也看到了我,用力地掐着那个还在光着屁股上下蹦动着的 男人的大腿,我好像惊醒了一样,飞也似地跑开了。

     2认识张姐
  三号楼的基础放线弄得我焦头烂额,工程并不复杂,四个 单元八套住房,一层是门面,都是清一色的四米开间,进深全是十二米,除了四个楼梯间稍稍复杂些,其他都是标准的尺寸,土方开挖早在半月前就完成了,人工修 整也做好了几天。我和泥工班长早已把中线分好,定中线的几十棵木桩仿佛仪仗队员似的坚挺地站在那里,有些嘲弄似的讥讽我。似乎在说,你那么急又有什么用 啊?

害得我们兄弟天天在这里站岗。连续几天下着阵雨,你刚刚撒好灰线,老天就和你开起玩笑,一阵阵雨又把灰线洗得个干干净净,你只得重新 撒灰线,冒着毒辣的太阳一晒就是一个上午,想等黄土稍微晒干些再做基础工程,但到了夜晚老天又偷偷地下起了阵雨,又让你的太阳白晒了,连续几天的太阳,把 我娇嫩的脸蛋完全晒成黑熊似的,我心里真个烦呀,再加上我那个该死的男朋友不知他忙些什么,竟然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谁知他到哪里鬼混去了,好像人间蒸发 了一样。

    快到中午时,我汗淋淋地提着一大桶放线工具往项目部赶,一位中年妇女拦住了我,我抹了一把汗水,定神一看,认出了她,原 来是那个开升降机的女工,看她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只好停了下来,问她什么事?她好像很神秘,轻轻地对我说,她想请我帮她忙,我只好把灰桶叫那个和我一 起放线的泥工班长带去,叮嘱他把灰桶一定要放进我办公桌下去,如果顺便放到办公室其他地方的话,我的那几样测量放线东西又会被谁偷去的,我丢东西丢怕了, 光吊锤就丢了三个,这些爱贪小便宜的民工真可恨!

  女工把我带到了她的住房,所谓住房就是刚刚做完主体的土坯房,很多连粉刷都没有做好 的,土坯房湿气很重,住久了会得风湿病,但如果是夏天的话特别凉爽。民工们为了省钱,一般都住这种不要租金的在建土坯房,烧水烧饭用电又不要他们出钱,冬 天烤火,夏天电风扇他们也都是偷偷地用电,就是捡一些木材烧火做饭也非常方便。工地上到处是废旧的木质材料。

我跟着她走进了一号楼的三楼 一单元的一间房里,虽然房间里很粗陋,但被她那双灵巧的小手收拾得干干净净,那个木门是她聪明的杰作,她用一块装模用过的半新旧的红木板做成的,从实用上 来说一点儿也不比正版木门差,红木板上还存有一些洗不掉的混泥土印记,但丝毫不影响美观,两根10号铁丝做成的转动装置,不由得开门时发出吱吱声,她的房 间里的小凳子不少,七八张吧,全是一字型靠墙摆着,这些小凳子都是红木板用铁钉子钉成的,很实用,她也许怕她的凳子弄脏了我的裤子,叫我坐在她的干净的床 单上,我也没有那么娇气,知道在建筑工地上上班,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我随便捡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我透过窗台射进来的阳光,看到这个女工脸上惊过一丝笑 容,但立马被恐惧代替了。

  我知道这次她找我来的目的,是想封住我的嘴,其实她是多心了,我早已把那件事情忘记到九霄云外,这些天的烦 心事情我都顾不过来,谁会去理会这种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也许在她的心里就是天大的事情,果然如此,这位女工给我倒了一杯开水后,扑嗵嗵地双脚一跪,弄得 我不知所措,赶紧站起来扶着她,她泪流满脸地哭着求我说,妹子,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一定不要把那件事情说出去啊,我求你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景, 心里有些慌乱,口里赶忙答应她,我不说,不说,大姐你起来吧,她看到我说得很真诚,才被我拉着站了起来。她擦干泪水,魔术般地从电饭锅里弄出了饭菜,强行 地要我跟她在这里吃中饭。

我真不想吃她的饭,因为她本来非常节俭,自己从来不舍得花钱,但为了封我的嘴,却花费这么多,我心里不忍啊,再 说我们这些项目部六七个管理人员们一日三餐都是老板供吃,也许跟老板一起吃吧,伙食很不错,天天鸡鱼不断,但她说我不吃她的饭菜就是我没有真心,也是瞧不 起她,见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只好随了她。

    这是我第一次在天涯上发贴,没有经验,请朋友们多多提出宝贵意见, 张姐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好的的朋友 她出身低微,但她一身正气,侠义心肠,她老家离我老家只有十五路远,她的亲戚也是我的老表,算起来和我还沾亲带故呢,当然我不能写出她的真名,文章中的所 有名字都是假名。但事实却是真实的。有些阴暗面我也大着胆子写了出来,因为我也恨这些人。

    3 命苦的女孩
  她真的很 美,这是我对她零距离的认真而仔细地打量后得出的结论,虽然她的眼神有些忧郁,但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炯炯有神的黑眼睛,相反更透出一股让人怜爱的美。她那两 座高耸挺拔的山峰,在她低胸的汗衫领口下着急似的向外蹦,这让我自感形秽,如果说她的东西是河南的老面馒头,我的至多算是长沙德元包子,她的身材也是那样 的高挑匀称,肤色雪样的洁白,比张柏芝还张柏芝,她的走路姿态已经完全像个城市妇女,如果不是认识她,谁都看不出她是一个山区的女人,这让我联想到谢姐, 也许是女人的天生的忌妒心吧,我微胖的身材经常被谢姐讥笑,谢姐在我的眼里也是一个美人,但和这位女工相比,相隔十万八千里,我一边听她述说她的故事,一 边把她做比较,还一边吃着她不断放进我碗里的好菜,我的手机定下的午睡时间的铃声响了,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四十分,我不但不打断她的话,说,张大 姐,我已经吃好了,真的谢谢你这餐最好的饭菜,使我吃得这样多,我拍拍自己的肚子,她笑着说,你一个姑娘家不知羞啊,我应当谢谢你才是,好吃就再来吃 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3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