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假如我是真的——中年网恋故事

点击:

<假如我是真的——中年网恋故事>

 第1节

    有人说,忘掉一个女人最好的办法,是把她变成文字,我想忘记一个男人的办法也莫过如此,上个月,我们正式分手了,真正的分手了,这些天我常常回忆,日子过得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是活在过去还是当下,我想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写下来,封存起来,也许很多年之后经过岁月的酝酿会是一坛好酒。

    相识

    现在想起,我们是在前年秋天认识的。那时候女儿才考上了重点初中,寄宿在学校,只有周末才回来,我这个平日围着女儿围着厨房转的妈妈闲了下来了。每天下班回来,几乎都是我一个人,老公在最繁忙的交警队,每天几乎都有应酬,不到深夜不会归的。而我偏偏在一个最闲的部门,一个职校的档案室。档案室就我和小肖管理,我们很有默契的轮流值班,所以上班的时间也几乎是我一个人,回到家,也是我一个人。没有了女儿的挑摆,我做饭的兴致都没有了,往往是在校门口的快餐店随意吃点,或者回家下点面条吃,全然没有了美食的兴致,日子漫长得好像满地都是钉子,要呲牙咧嘴才能熬到天黑。虽然是有两个好姐妹,但是毕竟大家都有家事,难得相聚,我也不好老去打搅人家的家庭生活,所以大部分时间是窝在家,窝在沙发上看小说等老公回家,如果他11点还没回家,就不停地打电话,让他也不胜其烦,回家就老抱怨我,影响他的工作或者是影响他的牌运,他有一个爱好,除了工作就是打麻将,这大概也是他经常晚归的主要原因。我告诉他正当理由,我说你没回家我就不好反锁门,现在社会治安那么不好,万一有小偷进来,我一个女人家怎么办?他知道我胆子小,于是就给我出主意,他叫我把主卧室的门反锁,大门不反锁,他回来了,可以睡客房。就这样,我们不小心就变成了分居,他倒是乐得清静了,可是我更难受了。他又告诉我怎么打发那大把的时光,他给我买了很时尚的手提,叫我在床上上网,看电影,还帮我下载了QQ,告诉我怎么聊天,于是我有了网络生活,生活由此发生了逆转。关注楼主

    我对电脑并不陌生,在我没调到这个城市前,我在家乡的小县城中学教书,查资料找图片,有时候上公开课都是用电脑,只是从来没想过要聊天,也许当时很忙,教学任务很重,我带的是两个高中的语文,高一的时候还能喘口气,到高三几乎就是天昏地暗了,那种忙碌和紧张现在想想还胃疼,我的胃病就是在那种忙得有时候经常忘记吃饭的状态下积累的。后来老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想了很多办法大概也花了很多钱,把我调到他同一个城市,我们买了新房,在这个娱乐之都安定了下来,突然到了档案室这样清闲的部门,我感觉几乎从地狱到天堂,时间好像都慢了下来,人也一下子像发面包似的胖了许多。

    虽然到了这繁华的都市也有三年了,可是对这个城市还是很陌生,我是买的学校的集资房,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漫游在校园里,我也习惯校园生活,我们虽然是职校,但是在这都市很有名,校园很大很漂亮,和公园可以媲美。校园里有大草坪,草坪旁有鸽子房,我最喜欢没事的时候坐在草坪中间,有时候干脆躺下来,那时候偶尔有一两只鸽子来窥视,我就和它们相视一笑,和它们打招呼。那种感觉真美妙。夏天来的时候,学校的游泳池开放了,我下班后就经常泡在游泳池。有时候看着周围的学生,恍惚中觉得自己好像也回到了大学时代,悠闲惬意,只是没有浪漫。

    老公很熟练地叫我怎么聊天,我问他,是不是他喜欢聊天,他打着哈欠说,我哪有时间聊天呀,不过也有个号码,便于同事之间交流。我想自己一个人确实也无聊,能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开心说说话也不错呀,于是我为给自己取一个新颖的网名还费了一番心思,首先我叫小兔子,因为我属兔的,后来想想和我的年龄不相符合,毕竟自己也是过来三十几的人了,然后改名叫闪闪,想想网络就是一虚拟的世界,每个人都只是文字或者灵魂在闪光,于是就先固定了这个名字。

    也许因为我的号码是新号码,我一挂上,就不断的有人来加我,我问老公,要不要接受这些人,应该接受什么样的人?老公躺在我身边,已经是睡意朦胧,只含含糊糊地说,你自己看着办,看你自己的感觉呀!于是我就把和我自己年龄相差不大,但是绝对不能比我小的人而且网名看起来比较别致的接受了,一下子,我就有十几个网友了,他们不停地跟我打招呼,弄得我手忙脚乱的,那滴滴声把老公都吵醒了,他不耐烦地说,怎么一下子有这么多人了,我受不了了,你自己慢慢聊,我去客房睡觉了。我忙得只有点头的功夫,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心里竟然有隐约的快乐,第一次聊天就聊到深夜,好久没和这么多人说话了,躺倒在床上时,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看来网络虽然虚拟,还是很有趣的。

    第二天等我起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了,老公早上班去了,因为不是我值班,我就赖在床上不想起来。突然想到QQ,赶紧就起来把手提打开,把QQ挂上,没想到就有好几个网友给我发送了玫瑰,网络上的男人真热情呀。那时候我还不懂网络,心里还是挺感动的,赶紧一一回复。一回复就有好几个人找我说话,我就披着睡衣和他们聊开了。具体聊些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但是我有一个给我一个很深印象的是,他们聊着聊着就要求打开视频,我老公是一再叮嘱我,聊天可以但是有三大纪律,一不准交换电话,二不能看视频,三,不能见面。他说网络上好人坏人很难甄别,也没必要去甄别,但是只要遵守了这三条,就安然无恙。所以那些网友要看视频,我就说没有,没想到他们慢慢就黑了,不见了,让我莫名其妙。

 第2节

    溜溜大概是刚送完儿子,接我电话的时候好像正在逛商城。她生孩子比我晚两年,儿子还在小学5年级,她是早上、中午,晚上三次接送,虽然没上班,好像也忙得不亦乐乎。因为她特别爱整洁,家里的家具每天都要擦,地板那是一尘不染,本来就装修豪华,被她精心打理,更是温馨,她自己都把自己的家叫香窝窝。我去她家玩,她一般都是跪在地板上一边擦地板一边和我闲聊,我打趣她,干嘛那么守财奴呀,老公挣那么多钱,请个保姆呀。她很认真地告诉我,我才不放心保姆来侍弄我家这些宝贝的家具,再说家里有个外人,很是别扭。我了解她的性情她喜欢自由自在,她也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老公应酬多,几乎也是夜归人。

    晚上去溜溜家时,她老公果然是一如既往地不在家,溜溜特意给我炒几个家乡菜,吃得我不亦快哉。吃完饭,我就坐在她那阔大的几乎可以打羽毛球的客厅看电视,溜溜进她儿子的卧室帮儿子辅导作业了。呵呵,时光真的很会打造一个人,以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女子,被岁月锤炼成典型的贤妻良母了。等她把儿子侍候得上了床,打起了小呼噜,她才呼啦啦地坐到我的身边。

    我问她,是不是还要擦地板?她一把我拉进书房,说,今天教你聊天比地板重要,等你回家我再擦。溜溜熟练地打开电脑,打开自己的QQ,然后问我的QQ号码,那么长的号码刚申请的我怎么可能记得呢?溜溜无奈,只好用她的QQ耐心地教导我。我看她的网友竟然有一长串,然后还分门别类。她说,瞧见没有,虽然都是网友,但是也是要区别对待的,免得多了就混淆了。我迷惑不解: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呢?不都是网友吗?溜溜嘿嘿一下说:你这菜鸟就不知道了吧?有的网友是加了后没说过一句话,这样的人就应该放在陌生人中间。有的呢就是开头热,等你了解了或者视频了看见是一个猴子似的小老头,可是毕竟曾经聊过这么久,那你就可以放在备用圈里,等你特别无聊的时候说说话,还有就是一直都是网络上特别聊得来,但是又很纯洁的哥们,那就放好友里,然后呢?她停下不说,只是望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都被她望迷惑了,还有什么?别在老朋友面前卖关子。好吧,她好像是下了决心,还有就是让你动心的,特别的网友,这些人你也应该放一个特别的地方,可以随时查看。我真没想到网络聊天还有这么多地道,溜溜见我发感慨,自己更感慨地说,不关是地道还有深渊呢,你小心为妙。我说,我老公都给我制定了三大纪律,我应该是很安全的呀。溜溜竟然挺严肃地拍拍我的肩膀说,纪律的呆板的理智的,人是活动的有情感的,女人可是情感动物,往往都是情感战胜理智,你好自为之。反正你有什么疑惑,找你老同学准没错。我于是记下她的号码,打车回家了。老公虽然有公车,可是很难找到他正是空闲的时候,我一般很少麻烦他的。溜溜也有车,可是不能让她孩子一个人留在家呀,我喜欢打的,很方便,而且深夜正是城市繁华之际,有人说城市的夜生活是从晚上十二点开始,所以尽管是深夜,外面还是热闹非凡,花灯锦簇,偶尔还有美女从身边梦幻般飘过,能欣赏欣赏也很悦目。

    等我前脚刚进门,老公后脚跟着就回家了,他问我去哪了,我说去向溜溜讨教怎么上网聊天。老公大吃一惊,赶紧说,老婆,你可不要把上网当成你一事业了,把你做老师的那种认真劲又拿出来了。我调侃他,是不是怕老婆被人偷走?他仔细看我一眼,爱笑不爱的说:如果我老婆都出轨,大概全世界的女人都要红杏出墙了。我被他逗得哭笑不得,装作生气地说,你老婆就那么差劲?他赶紧抱住我说,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的老婆骨子里可是老老古董,我家的围城可是铜墙铁壁,再说,老婆大人,你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老公呢?两个人好久没在一起了,被他这么一腻,我浑身燥热,于是低眉浅笑,两个人不知不觉进了卧室,倒在了温柔乡。

    老公虽然爱玩,古板,也不够有风情,但是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该他做的事情是毫不含糊,而且对女儿欣欣特别好,只要是周末女儿回到家,除非是非常重要的公事,一般情况下都是谢绝出门,在家专心陪女儿,一切行动听从宝贝女儿的指挥。所以女儿欣欣也特别依赖他,周末一般是老公去学校接她,上楼整个人几乎都吊在她爸爸身上,有时候干脆就是他爸爸背着她,让我这做妈妈都有点嫉妒了。

    轮到我值班的时候,我也把QQ挂上了,我的办公室在办公楼的最高层的最边上,很大的屋子,因为常常是一个人值班,屋子就里显得异常安静,除非到评职称或者是调整的工资的时候有点忙,平时几乎很少有人来光顾。我可以拖着长裙在阔大的屋子里走来走去,常常有锦衣夜行的感觉,因为没有喝彩的人。可是我又非常喜欢,我可以在学生面前滔滔不绝地讲课,可是遇到交际场合却是非常拘谨,不会喝酒,不会起眉动眼,所以这样的工作是非常适合我的,虽然一个人有点寂寞,可是到底寂寞得自在呀!

    才把QQ挂上,清理了一下屋子,烧好水,泡好茶,溜溜的电话就来了,她在电话里一再叮嘱我,不要遍地开花地聊,要找有趣的和自己聊得开心的人聊,聊天的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和单位,切记切记!这家伙,好像在叮嘱从来没出门的大姑娘一样,真是情深意切呀。我听从她的教导,和打招呼的人打过招呼后,就想针对性的聊天。加我的二十几个网友,我发现同城的并不多,大概也就一半,我对外省的不感冒,那么远的距离,就算有天大的热情,也禁不住距离的消磨,到身边时,也许早熄灭了。可是同城的几个问候了几句后又开始问我有没有视频,我问他们视频就这么重要吗?他们的回答基本一致,怕被恐龙消停,浪费时间。我当时很奇怪,聊天主要是语言的交流文字的际遇,和外貌又有什么关系呢?后来我有过亲身经历后才明白,不管男女都是愿意和自己心中的影子说话,当你通过视频发现,原来对方是那么的歪瓜裂枣时,你所有的谈性就灰飞烟灭,仿佛那些幽默都是才冒的泡泡,马上就吹灭了,索然无味。可是那时候我还不懂,是个全新的菜鸟,我很不客气地教育了那些索要视频的男人,最后就只剩下一个,只有他从来没问我要看视频,也就是他,我命中要遇到的人。

    因为只有他没有要求和我视频,他主动和我打招呼后,几乎就亮在那里沉默了,我倒好奇起来。而且还因为他有个很特别的网名“土匪”。于是我就主动和他聊起来。

    闪闪:在忙吗?

    土匪:是,有点忙。

    闪闪:现代的土匪还这么忙吗?应该躲在山洞里猫着呀!

    土匪:土匪也要出来找吃的呀,不然会饿死撒。

    闪闪:哪里的土匪?

    土匪:德国的。

    闪闪:哈哈,还是进口土匪呀!

    土匪:确实,带驳壳枪的。

 第3节

    闪闪:驳壳枪?

    土匪: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我半天没明白这意思,只好学他的样子偷笑。

    土匪:你傻笑什么?傻妞

    闪闪:不告诉你。

    土匪:不错,还知道不懂装懂。

    闪闪:这你也知道?

    土匪:哈哈,谁叫我是土匪呀,老江湖呢。对不起,有事情了,88

    正聊到兴头上,他匆匆下线了,我没想到和他聊天这么有趣,一下子就把他特别记住了。

    和土匪聊过后,再和别人聊就有点索然无味了。我突然记起还没加溜溜的号,于是赶紧加上,这家伙果然在线,她就把自己的外号稍微修改了一下作了自己的网名“溜溜球”。

    闪闪:溜溜,是我。

    溜溜球:晓得,怎么取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

    闪闪:有趣呀,和你的名字相映成趣呢,溜溜球闪闪发光。

    溜溜球:哈哈,小女子说话挺逗哈。怎么样,学会聊天没?

    闪闪:怎么可能就学会,还要师傅你好好教教呢。万里长城才走第一步。

    溜溜球:如果你谦虚,我是会好好教教你的。

    闪闪:我当然谦虚,最大的谦虚学习呢。

    溜溜球:总之记住一点,动什么都别动感情,谁先动感情谁先倒?

    闪闪:我谨记老师教导,一定练好蛤蟆功,做不倒翁。

    溜溜球:小女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闪闪: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是你习惯了我平凡的外表:)

    溜溜球:哈哈,是的是的,从此以后要刮目相看。

    土匪一整天没再上线,又有几个人加我,我和他们东扯西扯,总没有找到兴奋点,看来要遇到一个聊得来的人也不容易。到下午快要下班时,接到宝贝女儿的电话:妈妈,我现在和爸爸在一起,我们去吃外面吃,好不好?我说:到外面吃不好,妈妈早为你准备好了你喜欢吃的好菜了。女儿撒娇:不好,妈妈,学校伙食害得我都没胃口了,我要去吃自助餐,海吃一顿,你准备好吃的可以明天再做给我吃呀。我和爸爸马上来接你,好了,就这样。还没等我回答,就主动挂了。没办法,只好依了她。我到校门口等他们,一会老公的车就过来了,我上了车,女儿回过头来说:妈妈,你上班就穿成这样呀,再这样我要喊你老妈了。我正要回答,老公抢说道:欣欣,你妈妈这样挺好呀,别看你妈妈现在是安全型,那时候在我们班,好歹也是一朵花呀。我第一次听老公赞美我是一朵花,不禁大吃一惊,女人就是这样,就是再普通,再有自知之明,骨子里还是希望别人能发现也许上帝都发现不了的美。我好奇地问:我那时候也是一枝花?老公嘿嘿一下:当然,栀子花。看起来不起眼,闻起来香。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他是诳我的,不过我们全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调侃,我们三口之家在一起就喜欢逗嘴皮,互相调侃,其乐融融。

    带女儿吃完自助餐,我们又去沿江风光带散步,可能是因为周末,那里晚上竟然也是热闹非凡,有唱歌的,打牌的,跳广场舞的,玩陀螺的,下了楼梯到江边,有好多放在江边的躺椅,可以喝茶聊天的,女儿要放孔明灯,我们就帮她买了一个,让她一个人去玩,我和老公就租了两个躺椅,看着女儿疯玩。老公看女儿玩得兴起,也跑过去帮她放孔明灯。我一个人躺坐在江边,岸上虽然热闹非凡,江水却是异常安静,背对着繁华,面对着这柔静的夜色,暗暗的风景,心里就慢慢沉醉起来,意识开始模糊,仿佛要和这莫名的纤细的情绪揉成一团。

    等忙完了周末,星期天吃完晚饭老公把女儿送到学校,他就又逍遥去了。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我才记起有两天没上QQ了。于是打开看看,意外的是收到土匪送的两朵玫瑰,我看了一下日子,一朵是昨天早上送的,一朵是今天早上送的,尽管他现在还是不在线,我还是很感动,玫瑰也许是女人心中都有的与生俱来的情结,可我和老公谈恋爱的时候是最贫穷的大学时期,到重要的节日,老公情愿请我吃一顿也不会去买玫瑰,他是个实用主义者,而且坚持到底,所以结婚这么多年来有事情可以找他,想要玫瑰只能自己买有情绪也只能自己处理了。我一人在家无聊,网上也没人亮着聊天,于是就挂着躺在床看才买回的《小说月报》,不知道是自己的审美情趣没跟上时代的步伐老旧了还是现在的小说不够好看,总之很难得看到一篇让人沉思回味的小说,大部分都是时髦的陈旧的题材,观念看起来很新颖可是因为不深刻不能抵达内心深处,让人看得瞌睡连连。等我被老公的电话惊醒,才发现自己真的睡着了,而且一睡就睡到了深夜,老公告诉我今天准备打通宵麻将,让我把大门反锁了,我知道他周末陪女儿今天是要过瘾了。起身把门反锁,正要关电脑继续睡,发现土匪的头像在闪,他给我发了问候,我给他答复,于是两个人不小心又聊开了。闪闪:不好意思,睡着了。

    土匪:好呀,可以倒头就睡,好福气呢,只是别感冒了。

    闪闪:哈,没到一个土匪还这么心思细腻,不错不错,知道关心人,要表扬。

    土匪:我才不要口头表扬呢,我们土匪是讲究实际利益的。

    闪闪:那你要什么奖励?

    土匪:嘿嘿,要吃糖,而且要一个牌子的。

    闪闪:什么牌子?

    土匪:小白兔。

    闪闪:狡猾的土匪。

    土匪:土匪不狡猾,怎么在江湖上闯呢?

    闪闪:不准欺负小白兔。

    土匪:我怎么会欺负你呢?我只会打你。

    闪闪:啊,你还会打人?

    土匪:傻瓜,打是疼骂是爱撒。

    闪闪:不准瞎说。

    土匪:好了,逗你开心呢。你早点休息,女人不能熬夜,我还要忙会。

    闪闪:好吧,晚安。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一面之交好像老相识,我和土匪就是这样,虽然才开始聊,可是却很随意,仿佛老熟人,他后来告诉我,他其实也很少聊天,尤其是和陌生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就想逗我几句,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天缘,尽管我们谁也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长得怎么样,可是只要两个人一聊天就免疫力下降,说好多昏话俏皮话。

 第4节

    胡思乱想的迷迷糊糊大概二三点才睡着,醒来的时候屋子里都亮堂堂的了,我打开手机,竟然是十点了,有溜溜发给我的两个信息,“在忙什么?怎么没上网?”“怎么手机关了?还在睡懒觉?”还有老公的信息:“老婆,要出差两天,明天回。”哎,又是一个彻底的自由人了,想着冰箱里还有许多昨天女儿在家吃剩的菜,就躺着不想起来了。我给溜溜挂了个电话:“亲爱的向你报告,你的猜想都是正确的,我现在还躺在床上呢。对了,我有个问题向你请教。”溜溜在电话里说:我在线呢,网上聊吧!这家伙好象手忙脚乱似的。我只好起来,把电脑打开,把QQ挂上,然后去洗脸漱口,胡乱在冰箱找点吃的,就把电脑拿到客厅,一边吃一边和溜溜聊开了。这次又收到了土匪清晨发送的玫瑰,这家伙真有心,那么早起来,这时候却见人影,难道真的是去工地做事了?我决定和溜溜好好商量商量。

    闪闪:忙什么呢,接电话的时间好象都没有。

    溜溜球:呵呵,肯定是忙比女朋友更重要的事情呀,是不是又遇到问题了?

    闪闪:正是,你怎么这么聪明,一猜就着。

    溜溜球:呵呵,你也不想想你面对的可是骨灰级的网民,说吧,保证有问必答。

    闪闪:我上网聊天大概也有一周了,只遇到一个有趣的人,可是这个人资料上写的是民工,你说怎么办?

    溜溜球:呵呵,资料上的不全是真实的,你和他视频了吗?你亲自问了他吗?

    闪闪:没有呢,只顾着和他调侃了,他很能侃,我就和他聊得开心。

    溜溜球:我们的才女竟然喜欢上和民工聊天,这好象不可能吧?

    闪闪:我哪什么才女呀?

    溜溜球:当时我们班可只有你一个女生考上了重点大学哦。

    闪闪:哈,那只能证明我比你们刻苦,好吧!

    溜溜球:好好,你刻苦,你刻苦得有才,现在关键是你先要仔细了解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如果真是民工,我劝你歇菜。

    闪闪:民工怎么啦?只是聊天呀,开心就可以了,这和身份有什么关系吗?

    溜溜球:关系大着呢,结婚讲究门当户对,聊天也是一样的,知道吗?

    闪闪:是吗?大家都是劳动人民呀。

    溜溜球:你丫是劳动人民,怎么睡大觉到现在才起来呢?好,听我的,先了解清楚,再告诉我,我再给你指引方向。

    闪闪:好吧,听顾问的。

    溜溜球:这就对了,千万别和那些成天在网络上小溜子耗上了,他们就几句俏皮话,最适合钓你这种菜鸟了。

    闪闪:我呆在家,钓什么钓呀?

    溜溜球:你现在可以说大话,等你上心了,你就会飞出去的。

    闪闪:怎么可能呢?我又不是小女生。

    溜溜球:你不知道,那些混混要的就是你这种幼稚的少妇,有点闲情逸致,风韵饱满,不为生活发愁,还满面春色。

    闪闪:哈哈,你才春光满面呢。你这小美人鱼,才要小心呢。

    溜溜球:这你就放心了,我已经伤痕累累,那些伤疤已经变成了我的盔甲,刀枪不入了。

    闪闪:有那么夸张吗?看你乐此不疲呀。

    溜溜球:呵呵,屡败屡战呗。

    闪闪:有空给我讲讲你的网络故事。

    溜溜球:呵呵,好,免得你掉进坑。

    闪闪:晚上我来你家睡?他正好出差了。

    溜溜球:好呀,他也正好出差了。

    晚上我和溜溜睡到了他们那硕大的圆形床上,两个女人开始讲私房话了。溜溜随他老公到这城市来拼搏时,最开始也是舍了一身肉的,后来他老公挖到第一桶金自己办公司,她正好怀孕就退回到家庭了。等孩子可以蹒跚走路时,老公的公司做得风起云涌,她就完全放弃了再出去做事的打算了,到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她把家里的保姆都辞掉,做了全职家庭主妇。老公疼爱儿子,对她也不错,除了比较孤单寂寞,基本算很完美的生活了,不再需要为生活发愁,可以买自己想买的花衣服。后来学会上网,有了另一个虚拟世界,好象连寂寞也填满了。我不想听她罗嗦这么多,只想听她讲故事。我反复催她,她才漫游般地讲开了:哎,网络真是双刃剑,带给你快乐的同时也给你很多痛苦。我看她那漂亮的小脸蛋变得严肃,都忍不住笑了:哈哈,一下子从小妇人变成老妇人了,有那么沧桑吗?她一本正经地看着我:是真的,我今天之所以愿意说给你听,是因为你是我的好姐妹,我不想你重蹈覆辙。我赶紧也严肃起来,很严肃地点头。她的故事我就不一一描述了,因为毕竟是她个人的隐私,我对她保证过,绝不对第二个人说。不过我在她悲痛的故事里也明白了很多,好象我也穿上了防弹服,应该安全了很多。

    第二天我上班打开QQ,,照例收到土匪送的玫瑰,照例他还是黑着呆在那,这家伙早出晚归的,只怕真是伟大的劳动人民了。我决定有机会和他聊天的时候要看看他究竟啥样。晚上,老公出差回来,才洗个澡就又被同事叫出去打牌了。我因为昨天晚上和溜溜聊得太晚,困得头都抬不起来了,于是早早地就上床了,躺下前忍不住又打开了电脑,准备瞄一眼就睡觉,没想正好看到土匪在,瞌睡马上就没了。

    闪闪:我发现土匪活动的规律。

    土匪:啥规律?

    闪闪:你早出晚归,是不是?

    土匪:是呀,劳动人民当然是早出晚归了。

    闪闪:你真的是民工?

    土匪:是呀,为你们造房子的劳动人民。

    闪闪:那我想见见劳动人民啥样?你有视频吗?

    土匪:有呀,不过民工一般不给城里小姐看的,城乡有别呀。

    闪闪:如果我非要看呢?

    土匪:怎么能霸蛮呢?难道你也成土匪了?

    闪闪:哈,和土匪聊天被传染了。让我看一眼,好吗?

    土匪:不好,别让我为难,好吗?

    闪闪:那我生气了。

    土匪:那我也生气了。

    我真的有点生气了,于是啪地把电脑关了,气呼呼地睡觉了。

    第二天,我以为不会再收到他送的玫瑰,没想到他竟然还多送了一朵,我当时想,如果他真的是泡妞,那我真要佩服他这种持之以恒的精神。而且今天竟然还亮在那,我当作没看见,没理他。起床煮鸡蛋红枣,泡牛奶。等我把自己喂饱收拾好再回到电脑前时,就看他连续给我又发了三朵玫瑰,还问我是不是真的生气了,看我又上来了,赶紧又问我。

    土匪:小兔子真的生气了?

    闪闪:没生气呢,在乎才会生气,你是谁我都不知道,干吗生气呢?

    土匪:有道理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表明我不生气了。

    闪闪:哈,你生气不生气和我有什么关系?

    土匪: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可爱的有趣的小兔子,我坚决不生气呢,我也不想你生气。

    闪闪:要我不生气也不难,就是打开你的视频。

    土匪:可是我从来没和美女视频过呀,我紧张呢。

    闪闪:鬼才相信你,那么油壶似的。

    土匪:哈,本来是茶壶的,因为遇到好玩的你才变油壶呢。

    闪闪:不管是茶壶还是油壶,我要眼见为实。

    土匪:你就不能闪过这一招吗?

    闪闪:不能。

    土匪:放过可怜的土匪撒。

    我故意不做声了,他发过来好几张搞笑的图片,我也坚持不接砣。

 第5节

    等我给花浇完水来上网时,他就又黑了,这家伙真的很忙。看来要战胜土匪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奇怪的是,我这么要求看他的视频,他竟然也没问我要看视频,看来他也许真的只是享受纯粹的聊天乐趣,劳动之余的业余爱好而已。可是一个民工如果能这么幽默,应该也是秀才型的民工,因为我一贯相信,幽默是聪明的象征。

    为了急他,我故意几天不上QQ。等我过了几天再上线时,发现他送的玫瑰都可以开虚拟花店了。晚上,我正和溜溜在网上闲聊,他上线了,一上来就给我发了一个打脑袋的图片。

    土匪:这几天干吗去了?

    闪闪:没干什么呀。

    土匪:那怎么没见人影呢。

    闪闪:不想聊天了,没意思。

    土匪:怎么啦,遇到坏人了?

    闪闪:确实,遇到土匪了。

    土匪:哈哈,遇到土匪怕什么,又不会把你抢去做压寨夫人。

    闪闪:土匪躲在暗处,我看不到,不爽。

    土匪:哈哈,土匪要是站到明处,不被你枪毙了。

    闪闪:你怎么知道我会枪毙你?

    土匪:难道你比我还菜鸟,我还知道见光死呢。

    闪闪:见光死?啥意思呀?

    土匪:哈,我终于遇到师妹了,没想你比我更菜鸟。

    闪闪:不懂就问,你告诉我撒。

    土匪:见光死,就是网友看到对方庐山真面目,因为不入眼,就删除了。

    闪闪:嗨哟,还有这样的pass?

    土匪:right.

    闪闪:你还会英文?

    土匪:不是早告诉你是进口土匪吗?

    闪闪:那你这民工真现代哈!

    土匪:那当然,允许你们学习,就不允许我们进步了?

    闪闪:那我更好奇了。

    土匪:哈,那我更要保持神秘了!

    闪闪:坏人!

    土匪:好坏的人,哈哈!

    闪闪:真的不给看?

    土匪:睡觉了。

    这家伙竟然溜走了,唉,我又被他气得呼啦啦睡了。

    那天我记得是同事小肖的生日,她请了几个要好的姐妹去吃海鲜,一个刚开张的海鲜楼。吃完了本来还要去HAPPY的,没想他老公喝醉了,她要回去招呼醉鬼,大家只好鸟散。我只喝了几杯啤酒,但是因为有点过了我平时的量,还是有点晕乎乎的。回到家,我就躺到了床上,休息了会,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就想着分散一下注意力,打开了电脑。一打开QQ,因为又有两天没上网,别的网友都没动静,就见土匪的QQ图像不停地闪动,这家伙又是送玫瑰的又是发问号的,而且正好也在线。

    土匪:又干吗去了?才回来。

    我不理他,不回复。

    土匪:怎么,还不理劳动人民呀?如果我真是民工,你是不是就把我删除呢?

    我决定表明我的态度。

    闪闪: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是真实的就好!

    土匪:不错不错,小女子有胆有识。

    闪闪:但是我必须先明白你的真实状况。

    土匪:怎么才是了解我的真实状况呢。

    闪闪:就是你如实回答,打开视频。

    他那边突然沉默了,也许他在考虑什么。可是这时候我发现我的肚子痛了起来,难道是海鲜不够卫生,食物中毒了,我不会这么背吧?我去了趟洗手间,不行,越来越痛了。我有点受不了了。我给老公打电话,他手机竟然关机了。

    这时候土匪的图像亮了,他有开始说话了。

    土匪:好吧,我决定破例,给一个小女子打开视频。

    闪闪:晚了,我只怕不行了。

    土匪:你怎么啦?别吓我!

    闪闪:我突然肚子疼得厉害,出虚汗了。

    土匪:怎么回事?你一个人在家?

    闪闪:是的,可能是食物中毒,老公电话也打不通。

    土匪:那怎么办呢?

    闪闪:哎哟,我要不行了,意识都有点模糊了。

    土匪:给我你的电话,我来送你去医院。

    闪闪:你送我?

    土匪:是,救人要紧,快点!

    闪闪:我不认识你,不行。

    土匪:傻瓜,这时候还顾虑这些干吗?快点告诉我电话和地址。我到楼下来接你。

    我肚子真的是越来越痛,大汗淋漓,没办法,我只好豁出去了,把地址和电话告诉了他,然后就躺在床上听天由命了。

    大概只有10分钟的功夫,他的电话就来了:还好吧?赶紧下楼,我的车就停你楼下了。我强忍着剧痛下楼,才出了楼道就见他站在那等我,我身子一歪,他赶紧一把抱住我,放到车上,那时候我的意识就迷糊了。

    等我意识清醒的时候,我已经躺在病床上打点滴了。他站在旁边正好在打电话,我仔细打量这个号称是土匪的人。他中等个子,典型的南方男人的身材,健壮结实,皮肤健康色,看得出是经常在外跑的,没戴眼睛,眼睛很有神,还有一个高挺的鼻梁,不算帅,但是很有精神。他打完电话,回头看我醒了,开心一笑:总算醒来了,不要我人工呼吸了。说完坐到床边,笑着望住我。我忍不住被他逗笑了说:谢谢土匪叔叔的救命之恩。哈,叫叔叔呀,我有那么老吗?我要你叫我哥哥。他笑起来很可爱,仿佛似曾相识,我们尽管从来没见过面,却一点都不生疏,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是互相调侃,好像真的是前世的欢喜冤家。

    我怕耽误他太久,就又给老公打电话,没想他的电话还是关机,他在旁边看出我的心思,安慰我说:放心,既然是我把你接出来的,我肯定负责把你安全送到家。关键的时刻老公手机却是关机,这多少让我在他面前尴尬:真不好意思,麻烦你这么久,下次请你吃饭。他哈哈大笑:哈,难得大小姐请民工吃饭,好,我下次一定奉陪,你今天吃的这海鲜可能是有过期的海鲜,所以就中毒了,下次我带你去吃新鲜的,现捞现做的海鲜。好呀,提到吃我就有点兴奋,因为才把胃洗了,肚子空空的,还真有点食欲了。打完点滴,医生来复查了一下,看我没事,就放我回家了,离开时还感慨说:幸亏你老公送得及时呀,否则就出大事了。我刚要申辩澄清,他一把拉着我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他还拉着我的手,我赶紧扯开,他开心一笑:咋啦,这么封建?我头一歪,严肃地说:当然啦,男女授受不亲。他拍了一下我的头,笑道:小刺猬。哈,我还小,我可是肥婆了!我抗议道。他嘿嘿一笑:不肥不肥,恰到好处!我们说笑着到了他的车里,那时候我对车没概念,只知道他的车又高又大,已经是凌晨快3点了,大街变得安静了,他一声吆喝:好,带小兔子兜风落。他把车开得风驰电掣,又放着很狂野的音乐,我们都没做声,只感觉两边的霓虹灯一闪而过,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很是过瘾。很快到了我楼下,他看着我进楼道,就嗖地把车开走了。

 第6节

    因为第二天不要上班,加上晚上又折腾了这么久,我一觉睡到了十二点,打开手机,是老公的信息:昨天晚上手机没电了,我在老刘家打通宵麻将,就没回家了。我突然觉得在老公的眼里我也许比不上一个麻将的海底捞月让他兴奋了,他把我调到他的身边,把我放到最高最安静的档案室,让我像那些档案一样慢慢发黄发慌,只要那些内容还是不变,就还是那个人,我也就还是他不变的老婆。

    我打开电脑挂上QQ,果然就见土匪送的玫瑰,还给我留言了:上午要签合同,不知道你好点没?有事情就call我,我的拖拉机随时为小兔子服务。虽然是这么浅浅的几句话,我还是深深地被感动了,我故意发了一个信息给他:我饿了。发完信息,我发现自己确实是饿了,简直是饿得肚皮贴肚皮了,是的,现在是中午,我早餐都没吃呢,我感觉自己都要饿得冒虚汗了。我以为可以马上收到他的信息,可是一分钟过去了没有,五分钟过去了也没有,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我气得骂道:骗人的土匪!话音才落,手机就响了,是他的电话:下来,我在你楼下了。我故意问:干嘛跑我楼下了?笨蛋,带你去吃东西呀。我知道你肯定饿得都走不动了。啊,你怎么知道,你真神呀。我大为吃惊。他笑笑说:别啰嗦了,赶快下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