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过完今生我们再恋爱——兽性和诗性碰撞的良心之作

点击:
和小猪的相遇其实有些偶然,而聊得投机,则更是偶然之中的偶然。
回想起来,颇有点痞子蔡遇到轻舞飞扬般的相似。

起初是她先在网上看到我写的一篇日志,可能写得有那么一点邪恶,所以她义正辞严、劈头盖脸地对我就是一顿臭骂。
那篇日志是这样写的:
“思念,又爬上心头。
关上灯,对着落地窗静静发呆,月光射入房间,温柔恬静如恋人思念的心情。

又想起你的美,欲望便开始在体内流窜。
我仿佛看到你在我面前扭动着腰肢,婀娜的身影在月光的斜照下越舞越快。
显然,你有点急了。
我按兵不动。
银白色的月光,缎子般光滑白皙的皮肤,性感的曲线,还有最原始的欲望,融合在一起,天衣无缝。
你开始颤抖,不时夹着几句呻*,眼神在向我求助。
那是我见过的最勾人魂魄的眼神,任何男人只要被这样的眼神看过一次,就会欲火焚身,不死也伤。
我还是不动声色。
你急了,真的急了,舞步凌乱。
那已不是舞,是在求救。
你像是拼命想要抓住某样坚硬的东西,仿佛只有它才能够救你。

那是男人才有的东西!
再没有比这更适合的时机了!
我纵身过去将你搂入怀中,双手顺着衣领滑落下去,穿进那柔软隐秘的山谷。
你嘤咛一声倒在我的怀里,整个身子都瘫软了。
我仿佛可以听到山谷下溪水流动的声音。
你的身体很烫,脸颊上泛起的红晕和迷离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不能再多等片刻。
我抱起你,快步没入前方幽暗宁静的树林深处……”
其实这段文字是我以前约王宁去小树林,在约会前夕写的。
写完发给王宁后我感到自己有点脑残,但想不到的是王宁还是答应了陪我去那片树林。
那个时候,王宁是我的女朋友。

虽然文字很邪恶,但其实真正见面以后还是很单纯美好的。之所以以日志的形式存放在网络空间里,是觉得这不过只是文字而已,记载着我和她恋爱时曾有过的快乐,也证明我们曾经恋爱过。
想不到却被小猪视为大逆不道。
小猪怒斥我说:“你这么明目张胆地传播黄色文字,不觉得可耻吗?”
这是哪来的黄毛丫头,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
“这有什么可耻的?”我反驳她:“你难道不知道,黄色文化从奴隶社会开始就已经存在了?而且根深蒂固、经久不衰,已经成功跨越了好几种社会形态。经过千百年的时间检验还能留存下来的东西,足见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之需要的!”
“去,别以为披上辩证的外衣,戴上哲学的高帽,就能掩盖住你的低俗!”
什么?低俗?
“好吧,我是低俗,你高雅!但总有一天,你也会床上人一躺,低俗有何妨?”
我义愤填膺,毫不客气地回敬她。
然后她再更不客气地回敬我。
于是,我们俩像前世结了仇一直追杀到今生一样,你砍我一刀,我刺你一剑,你再反削回来,我再直劈过去。一阵激战下来结果两败俱伤,然后各自养伤。也许伤痛最能激起人类对生活的领悟,所以恢复元气后再次冤家路窄狭路相逢时,已是一个月后,早已冰释前嫌,不记旧怨。那一次,我们聊得很投机,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这大概就叫做不打不相识。
至于怎样出现的这么大转变,我也不明白,可能是因为激烈的斗争最终会导致更好的结合吧!
自从那次之后,我们便经常用QQ聊天。
也许是性格所致,我们都爱捉弄对方,开对方的玩笑,这样一来二去,自然也就愈发热乎起来。
她开始叫我“猪头”,并乐此不疲。

而我呢,干脆成其所愿投其所好,就叫她“小猪”好了。
一段时间过后,我们变得相当熟识,甚至亲密。
这让我想起一句经典语录,说泡美眉就像聊QQ,每天哄她两小时,很快就可以“太阳”了。
我偶尔会想,依照我们的发展速度,是否很快可以“太阳”呢?

而她又会不会是一个寂寞难耐的美女呢?
对不起,我又兽性大发了。
请原谅出身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工科院校的我,无法甩脱这种低俗的条件反射。
正是因为聊得投机,所以后来我们决定见面。

日期就选在2011年立春那天,最终由我拍案敲定。
所谓立春,表示新一年春季的开始,换言之也就是“开春”。所以选择在这天见面,具有象征意义。
而见到她,则令我除了暗叹自己的英明睿智目光如炬外,更庆幸自己的运气。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形容第一眼看到她时内心的真实感受的话,那就是:我很感激腾讯QQ!而且誓死支持腾讯QQ!
不好意思说了两句,因为激动。
至于我和她之间的故事,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说。
请你耐心看,好吗?
【02】相见的路
冷。
这是清晨六点半从房间出来后的第一感受。
迎面扑来的风,吹出刺骨的疼。
虽然日历已经宣告春天到来,但是刚刚过去的寒冬却做着最后的顽固抵抗,仿佛在暗示人类:春天来之不易。
那么,爱情呢?
路上行人寥寥无几。
这种鬼天气,上班族一定还在跟热被窝做着激烈的斗争,只有零星几个卖早点的摊子,一早便生炉起火,散发热气。
这世上,总会有一些人,宁愿自己寒,也要给别人暖。
但寒风真的吹疼了我,把衣领向上又束紧一些,赶紧钻进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
原本以为车上能温暖点,没想到寒意更浓。
因为坐在我视线正前方的,是一个高跟丝袜打扮火热的二八女子。
她不停揉搓冻得发红的小手,姿态温婉撩人,风*尽显;而腿翘起来的高度,则很难说她是不是有意在撩拨男人去窥视她的裙底。
不过我敢打赌,没有一个男人会想去看,绝对没有。

我看着车窗上厚厚的水蒸气,不禁感叹女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即使地冻三尺,也可以一丝不挂。
尤其是丑女。
而她,又会是怎样一个女孩?
是正常的女孩呢?还是奇怪的女孩?
我不做让自己抱有很高希望的猜测,因为我不想失望。

我知道往往让人们失望的并非别人,而是自己。
我只希望,她不要也穿着高跟丝袜就好!
我可不想人财两空。
车厢播报火车即将到站的时候,看了下表,正好10:00。
坐车的过程,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我只是以一种平静的心情等待着见一个让我不能平静的人。

这样说似乎矛盾,但也许这样的平静是因为我早有准备:
你若长得吓人一副非诚勿扰之相,那我干脆来个脑充血式的走路姿势还以颜色,这叫舍‘貌’相陪。
反正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必觉得歉疚。
但倘若你生得千娇百媚楚楚动人,那我也自认过不了你这一关。
那么,与其拜倒在你的花容月貌之下让你觉得我很俗,倒不如反过来狠劲泼你冷水。因为既然你不缺少别人的恭维与赞美,我也懒得绞尽脑汁献上更巧妙动人、与众不同的说法,所以说不定泼冷水反而会让你觉得我很有个性不落俗套。这大概就是兵法上所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再或者,你若生的普普通通,既不是仙子,也不是妖魔,那这样最省心。因为我既不必把你从云端上拉下来陪我,也不必自己跳入魔界中陪你。我们可以很自然地面对对方,就像平时QQ聊天时那样亲近,那样一见如故。
潜意识里 ,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因素打破这种亲近。
不做多想。
淮南,火车站。
火车缓缓驶入车站,那些久已深刻在记忆里的建筑,也慢慢移入眼帘;而那些久已铭刻在记忆里的人,却早已渐行渐远。
总有人会离开,不管曾经你是多么在乎;也总有人会向你走来,不管你以后会是怎样的在乎。这就是人生——没有回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只能迎接未知的下一站。
那么下一站,会是幸福吗?
车厢里开始人声鼎沸、人流涌动,大家面上都露出急切而又温暖的神色,因为列车已经抵达淮南。
这虽然只是一个又小又脏的煤城,比不了很多地方的繁华先进,但这里却是我们的家,是我们心灵的归宿。
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家更温暖?
我挤着流动的人群下了火车,心情却再也无法平静。

假如你能了解倦鸟归巢时的心情,就一定也能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在外面漂泊多年,虽然也经常回来,但这两年每每回到淮南,那种回到家的感觉就越来越重。
这会不会说明我已经老了?
或者,还是曾经的失去,让我更加渴望安定?
车厢播报火车即将到站的时候,看了下表,正好10:00。
坐车的过程,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我只是以一种平静的心情等待着见一个网友,女网友。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见网友耶!
我本来应该紧张的,现在却反而很平静,或许是因为目前还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人是鬼吧。
是鬼也没关系,反正我向来主张心灵美才是真的美。
当然我更希望对方是人,而且是个美人。

不管怎样,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你若长得很吓人一副“非诚勿扰”之相,那我干脆来个外螺旋的走路姿势还以颜色,反正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必觉得歉疚;
但倘若你生得千娇百媚楚楚动人,那我也自认过不了你这一关。
那么,与其拜倒在你的花容月貌之下让你觉得我很俗,倒不如反过来狠劲泼你冷水。因为既然你不缺少别人的恭维与赞美,我也懒得绞尽脑汁献上更巧妙动人、与众不同的说法,所以说不定泼冷水反而会让你觉得我很有内涵不落俗套。这大概就是兵法上所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再或者,你若生的普普通通,既不是仙子,也不是妖魔,那这样最省心。因为我既不必把你从云端上拉下来陪我,也不必自己跳入魔界中陪你。我们可以很自然地面对对方,就像平时QQ聊天时那样亲近,那样一见如故。
潜意识里 ,我不希望有任何意外因素打破这种亲近。
不做多想。
淮南,火车站。
火车缓缓驶入车站,那些久已深刻在记忆里的建筑,也慢慢移入眼帘;而那些久已铭刻在记忆里的人,却早已渐行渐远。
总有人会离开,不管曾经你是多么在乎;也总有人会向你走来,不管你以后会是怎样的在乎。这就是人生——没有回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只能迎接未知的下一站。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3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