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午夜,一场夜遇

点击:
那是上大四时候的事情了,快过阳历年的一个晚上。。。Ju体日期都忘了。

上学的时候,可能因为自己长相还可以吧。异性人缘特别好。晚上快到十二点,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知道了我的女朋友之前背着我偷吃!

当时,我心情就像外面的天气,寒冷的都要把整个通市给冻僵了。

我也好面子,不愿意跟同宿舍的兄弟说,憋屈的睡不了觉,就跑出去临雪抽烟抽了小半包,还是不解闷。

我就去学校附近一家很大的网吧去打魔兽发谢。那天晚上网吧里人不多,我挑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去发谢,打了得有一个多小时后,我周围的人都结账走了。就剩我自己占着一整排的机器。

这时候,进来了一对男女,选择我身后的两台空机器。我当时瞥了一眼,发现这对男女特别般配。男的帅,女的靓,而且穿戴都很时尚,都特像那种韩国的明星,也不知道这种人为什么会来网吧。

我因为女友偷吃,心里酸的慌。见着成对的人,自然就诅咒他们。一边打魔兽,一边诅咒背后的那对狗男女互相背叛。

结果诅咒还真显灵了,那对男女坐下还没五分钟,我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啪!

我瞬间就转过头去了,只见那男的正站着捂着脸怒视着女的呢!那女的特酷,修长的手指外面一指,压着声音骂那男的:“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男的二话没说,走了。只留下女的坐在机器面前沉默着。我当时心里就想,估计是那个男的在网上搞外遇之类的,被女的带到网吧指正来了,笑死了!

我回过身仔细打量那女的,发现她出手狠辣,但长的很有气质,年龄估计在26岁左右,皮肤却像小女孩,白嫩的都要流油,烫着一头直顺的齐脖短发,眼眸深邃而冷艳,让人看着很理性、很时尚、很性感!

她穿的也很时尚:上面是一件黑色的短款皮衣,肩上还披着一个波西米亚风的披肩。下身穿了一条羊毛的灰格子裤,脚上踩着质地很好的尖脚长靴。

拥有这样的女人做女友,还去偷吃,我想那男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女人就那么坐着半天都没走。我回头打了会儿魔兽就怎么也集中不了津神了。

徐淑英给我的背叛让我伤心的厉害,身后又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和我同病相怜,我理所当然的生出了一些冒险的想法:是不是我们两个人可以互相安慰一下呢?

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有道理,我就去管理员那里换了一台机器,厚脸皮的坐到了那女人的旁边。离的近了,我发现她长的实在是太津致了,就像整过容,怪不得那么像韩国女人!

女人盯着屏幕沉思,并没有在意有人坐到了她边上了。要搭讪这么有气质的女人,我也是有压力的。好几次想直接和她说话都萎了。最后只能沉住一口气,摸出了一根烟,然后装模作样的找打火机,念叨着说:“哎?我火机呢?”

我火机就在裤兜里。这句话当然是做戏给女人听的。女人还是没有留意我。我就大胆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礼貌的问她:“请问,能借个火吗?”

女人瞥我一眼,甩出来一句:“你看我像有火的人吗?”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灵感,说了一句:“我看你火挺大的!”

女人眼里溜出来半斤不屑,扭了头不理我了。

我觉得搭讪这女的算是没戏,但还装模作样的继续找火机。这时,女人有动作了!从她包里掏出一个金色的都彭打火机,“叮”的一声打着了,递到了我的面前。

听过都彭打火机打火的人,都知道那声音特别好听,特脆。当时我听见“叮”的一声,心差点跳出来,赶紧咬着烟过去借火点了,冲那女的说了句:“谢谢,你果然有火!”

女的还是挺冷淡的不理我。但这时候的我已经被都彭的“叮”给鼓舞了,没话找话的说:“你男朋友偷吃吧,你打他?!”

女的不高兴的瞥了我一眼。我不退缩,继续说:“我女朋友也是背着我偷男人,我来网吧就是因为郁闷的睡不着觉。”

我本以为这样说会博得美女的同情,结果女人甩给了我一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说:“是,我知道,但是我不说话也引不起你的注意。”

女人冷哼给我一句:“你引起我注意干嘛啊,你有毛病啊!”

我说:“如果希望引起一个绝色佳人的注意算是有毛病的话,那我非常愿意!”

女人被我说无奈了,也没法在骂我了,她不跟我搭腔。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俩就那么看着自己的电脑,坐了得有五分钟的时间。我一直想找点儿话说,但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我觉得这个时候我要是再不说话,今晚铁定就没法互相安慰了。

我一急,就把手机掏出来,打了一行字递到了女人的面前:“我有幸请你喝一杯酒吗?”

女人没有做任何的犹豫,拎起包说:“走吧。”

我没想到女人这么痛快,等她站起来了,我还愣着呢!见女人走出好几步出去了,我才意识到女人同意了,赶紧追了过去。

我俩并排走,谁都没说话,她身高一米六三左右,穿着高跟的靴子有一米七,和我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也差不了太多了。后来到前台结账的时候,是我主动帮女人结的账。

当然了,她根本没来多久,没花几块钱。出了网吧的楼门,仍旧飘飞的大雪打上了我们两个人的脸,夜风惊人的冷。我看女人有点打颤,本想把自己外套脱了给她披上,但又觉得这样不合适,关系还没到那么近呢!

女人出了门见我跟她走,就问我:“你车呢?”

我是骑自习车来的,那会上学都骑自习车。下意识的就指向了自己的自行车:“那儿呢,怎么着,你想我骑车带你?不怕地滑摔着?”

女人十分无奈的笑了,从黑色的手包里掏出了一串车钥匙,冲着楼下的一排车一摁,只听“滴滴”两声,一辆银色宝马Z4亮了!

我当时不是一般的傻眼,而是完全的、彻底的、无敌的傻眼了!

还想用自行车带人家,结果人家对方有宝马的跑车!我他娘的当时就想刨个坑给自己活埋了!

我当时心里还冒出了另外一个想法:如果能拥有这样的女朋友,多么美妙的滋味啊!

女人倒是没有在乎我的无知,自顾的走向了跑车。打开车门,一边掸身上的雪,一边问我:“你不过来吗?”

“过,过……”我愣愣的追过去了。也掸了掸身上和头上的雪。

我和女人上了车,车子还停的不久,里面还有暖风的余温,并不冰冷。

只是我的身材对于Z4这种单排座的跑车来说太大型了,进去有点挤女人!

也不知道是真体贴还是怕我把她的车给坐坏了。打着火后,帮我按了电子钮,调节了一下座位,就这样我才坐的舒服了一点。

女人也不说话,搓了搓手取暖,把手放到了后架子上,就开起了车。

遇见了这么牛X的女人,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就安静的坐在车里,任她把我拉到哪。

结果坐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有点坐不住了。因为我发现这女的正在把我往郊区带。联想着之前她打的那个男人的辛辣,我开始担心。丫的,会不会是道上的?

我心里打起颤悠,故作镇定的问她:“姐姐,你这是往哪拉我啊?”

女人听我叫她姐姐,轻轻哼了一声:“怎么,你怕了?”

我说:“大夜里的,有个陌生的美女开着跑车把我往穷山僻壤里拉,我要说我不怕,那我就是装孙子呢!”

女人挺甜的笑了一下,没说话。我听着有点瘆得慌,心想,别是遇上什么变态了吧?于是就赶紧说:“姐姐,咱回开吧,我带你去个地儿,绝对解闷!”

女人说:“我带你去的地儿更解闷!”

我苦着脸说:“哪啊?别是地狱吧!”

女人笑了:“你别问了,踏实坐着吧,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越听越瘆得慌,就赶紧说:“姐姐,你可看清楚了,我就是一骑自行车的穷学生,祖国还没有给我浇水开花呢,不值钱,你可千万别太瞧得起我!”

女人不说话了,就是抿嘴笑着开车。我再说什么,她都不调头,无奈,只能等着看她给我带到哪去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女人已经将车子开到了一个我绝对不认识的偏僻地方。我看着窗外,雪花飘啊飘的,特漂亮,但是周围却是一片废弃的工厂,静的让人心寒!

女人一个转弯,把车杀进了一个黑暗的角落。

扳手刹,车停了。

我开始担心女人是不是要卖了我,并不知道她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等她把车里的灯关了,连暖气都关了后,我才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弥漫在了车里。

车窗上不停的落下着雪,大片大片的六角形雪花没两分钟就要把车窗盖满了。

我侧头看向女人,发现她表情特冷静,就问她:“姐姐,咱这是……要干嘛啊?”

女人扭过头来暗香浮动的看着我,反问我:“你说呢,你想约我出来干嘛啊?”

她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咕嘟吞了口口水,问她:“这块有地方能搞吗?”

女人倒也直接说:“咱们坐着的地方不就是房吗?”

我有点傻眼:“车里?这儿也太窄了点吧?”

女人淡淡一笑,把披肩脱去了,很别扭的扶上手刹的地方,一跨腿,竟然火热的坐到了我的身上!

她是侧身坐到我身上的,就像在侧坐自行车的后座。我的身材算是庞大,身上在坐个人,可想而知车里的空间变得多么的狭窄,幸亏Z4的设计还是很人性化,座位可以稍微的调动一下,余出一些空间来。

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早就超出了我的预期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心热的去抱女人吧!

女人却并不想让我抱,拨开我的手,继续往我这边挪身子。最后反复的调整了好几次后,她才舒舒服服的跨坐在了我的身上。我往后仰着,靠在宝马舒轮的座位上,扶着女人的大腿,眼馋又有点害羞的看着这个绝色的女人!

女人则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吐露着津致的暧昧看着我问:“以前这样玩过吗?”

我傻眼的摇摇头:“第一次!”

女人听我这么一说,表情更暧昧了,隔着我的毛衣抚了我的胸肌一下,说:“你厉害吗?”

我被她勾的慢慢的进入了状态,从后面隔着羊毛裤搂上了她的美臀,还故意的挺了挺腰:“你觉得呢?”

女人笑的花枝乱颤:“如果我说我是第一次,你信吗?”

一瓢冷水浇在我的头顶,我瞪大看了眼睛,不是吧?

女人伸手抚着我的脸,笑眯眯的离开了我的身体,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她紧了紧衣服,显得有些迷茫。

刚燃烧的火忽然被熄灭,我很郁闷,怎么会有这样不负责的女人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2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