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果暧昧是罪,我的世界恐怕已经罪无可恕

点击:
午夜00:00。
我打开了房间里的灯,拿毛笔沾了鲜红的墨水,在刚刚铺好的白纸上写下:余翔。
血红色的毛笔字,凸显在白纸之上,对比鲜明,显得有几分诡异。
我环顾了一下空无一人的房间,对着虚无的空气说道:“君耀,我的下一个目标,定为他怎么样?”
“怎么,你不嫌弃他年龄大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忽然响起来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渗透出来。
“我嫌弃什么,这个人很牛逼啊,18岁就能够赚到第一桶金,然后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能够更为私募一哥,现在年龄虽然大了一些,但优秀就是优秀啊。这样优质男人的真心,可以帮你的黑暗之力恢复得更快吧。”
“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你自己变得更美艳一些吧。”
凌晨诡谲的夜里,一团黑影慢慢的出现,幻化出一个看起来比较模糊的人影。
我将放在桌子上的镜子的拿近了一些,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的脸。说实话,已经算是美女了,精致漂亮,没有任何人工雕刻的痕迹,却依旧漂亮得让人肾上腺素飙升。这不是我最初的模样,但是,我却喜欢这样的漂亮。
“是啊,君耀,我就是想要更美艳一些,就是想要男人为我疯狂。那种平凡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和你这个魔鬼做交易?”

我的语气很平静,我平凡了二十年,任何时候,我都是不起眼的。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嘲讽我,寝轻视我。然后,我遇到了他。
恶魔君耀。
我成为他的棋子,帮他得到的男人的真心。
他给我美貌,迷惑男人。
我认为这个交易很好。我和他合作了。这三个月,我很开心,我喜欢看见那些曾经对我不屑一顾的男人为我露出痴迷的眼神,而他的黑暗之力也在慢慢的恢复,这样双赢的事情,为什么不好?
“余翔这个人先放一放,先把你现在的目标给解决了再说。”

我扬了扬自己的嘴唇,噗哧一声笑:“好啊,我现在就去接近我现在的目标。”
我打开了我的衣柜,这里面分了很多个格子,每一个格子,都是一种风格。衣服都不是我挑的,君耀是一个很好的军师,我接触不同的人,他会要求我变化不同的风格。从穿衣打扮,到谈吐。我想,在他的教育之下,我要是加入娱乐圈,也是可以领个奖回来。
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的纯白色的连衣裙,换上,然后将之前弄卷了头发给拉直,我对着镜子笑了笑:“真纯!”
目标人物名字叫黄阳,是个富二代,爱玩,常常出入夜店,身边的女人是换了又换,娱乐报纸上常常是他的花边新闻。身边的妹子都是性感到爆的。
我问君耀:“他既然那么喜欢跟性感的妹子走一起,你却让我以清纯的模样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我不是没机会了?”
君耀说:“你要谋夺的是他的真心,不是要跟他睡一觉,然后领点钱,就被一脚踹开。”
好嘛,他在这方面,一贯比我懂。他是男人,而我是个女人。还是一个灵魂污黑到极致了的女人。

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真心,却要去夺取别人的真心,真是好笑。
“我今天是不是要扮成被人卖了的可怜小白兔?”
“你以为你是在看言情小说?”
我笑了笑,嘴角上扬的幅度看起来刚巧像是极为羞涩的样子:“但是,言情小说还是有些很有道理的的地方。比方说,你得足够的与众不同,才能够引起注意。”
“但是,你活在现实中。”
我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我不是言情小说的女主角,我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坏女人。
“好嘛,那你说,我要怎么办?第一次见目标,留下的映像不深刻,是绝对不行的。”
我朝着那团雾化的影子撅起了唇,这个装可爱卖萌的动作,我对着镜子练习了不下百次,务必是要做到不让人反感,还会让人产生喜欢的心来。
君耀说:“已经这么多次了。你都没有一点自己的主意?”
“这次你让我自己拿主意?君耀哥哥,那我想要打他一顿,你觉得怎么样?”我朝着君耀眨了眨眼睛,抛了个媚眼,还刻意的将刚刚的声音弄得甜甜软软的。
他曾经让我学的,我学会了,不光用在各色男人的身上,也一样,用在他的身上。

我最近老是在想,我学的是勾引男人的本事,那个恶魔也是个男恶魔,我是不是也能够勾引他呢?
“想打,就去打,只要打过之后,能够让他爱上你,那就可以了。”他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这几个月的时间,我看了无数言情小说,从霸道总裁,到婚恋灵异,还有耽美同人。
因为,君耀说,那上面的套路,你都是可以学的。
因为,套路深得人心。但是,在用那些套路之前,你的外貌,必须要对男人的胃口。

打人之前,得确定你能弄得过对方。
我当然不怕弄不过,有君耀在,关键时刻,他还能带我装逼带我飞。
“叩叩叩……”
我听见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好烦,又来了。”我烦躁的嘀咕一声。外头有我不想见的人,那是我之前的目标人物。
某公司企业高管。
我不想见他,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直被缠着,那怎么向着新目标前进。
当然,我还有仅剩的良心。我得到了他的真心,我却给不起他任何,对他狠一点儿,总比让他一直出不来好。
君耀已经消失了。
我桌子上的手机一直一直的响,我直接挂掉,打开了房门:“周兵,我们已经分手了。”
说老实话,我看着他的样子还是有点心疼的。
才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看起来瘦了好大一圈。曾经意气风发的职场精英,现在看起来狼狈又邋遢。
“小凤,我做错什么了,你跟我说,我一定改正的。”他抓住了我的手,用的力气有点大。
我甩不开,没办法,我只好说:“周兵,我现在有事情,这周星期天,老地方,我们再好好谈谈。”
周兵的眼里瞬间有了神采:“你真的愿意跟我谈谈。”
我眨了眨眼睛,对他说:“嗯。”

他放开了我的手,我快速的走到电梯处,离开。
我说:“君耀,我TMD真不是个好人。”
密闭的空间里,回应我的,仅仅就只有我自己的回音。
午夜十二点,A城的夜在沉睡之中,也才刚刚苏醒。
夜色。
A城最大,最豪华的欢场,男人的销金窝,漂亮女人钓凯子的地方,当然,这里也埋葬了曾经许多单纯少女的心。

我站在门口,思索着是该进去,还是在外面等着王阳出来。我知道王阳一定在里面,君耀给的信息,从来不会有错误。
“还站着干什么?”
脑海里,响起了君耀的声音。
这个恶魔。

我终究是动了自己的脚,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这里灯红酒绿,灯光暧昧。穿梭其中的,有各种各样的美女。当然,故意装纯的并不少,我看起来,并不特别。美女如云的地方,我现在的外貌,算不得多出众。
黄阳家里头有钱,自己也算是有点本事的,来这种地方玩儿,也就偶尔在人多的大厅玩儿,通常情况下,都是在包间。还是那种言情小说里面讲的专门的奢华包间。

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走的每一步,都需要算计。我要夺的,是这个花心男人的真心。
可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我想要打这个富二代一顿,虽然跟他在一起的美女,都是你情我愿的,但是我就是想要打他一顿。我幸苦走到现在,以出卖自己作为交易,我要是还不能够放纵自己的想法,我之前做的,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我打他,用什么样的理由打他,才会让他觉得我这个妹子与众不同呢?

“想打,你就先把他打一顿,打完之后再考虑后续的事情,非得纠结吗?你现在只是在他面前刷个脸,让他印象深刻,下一次见你的时候,能够把你一眼认出来。”
我手上的玉镯子散发着淡淡青色的烟雾,通常,君耀出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有一次我还被一个老人抓着,说他想花大价钱买我的镯子。这淡青色烟雾,就是值钱啊。
“好嘛,我就进去打人了哦。”
打他,绝对可以让他印象深刻的。
包间的门没有锁,里面传来笑声。看样子,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在里面玩儿。该是有好多女人,两三个男人。
“哎呦,这个美女还没有见过呢,长得挺清纯的,来,到哥哥旁边来坐。”沙发上坐着一个二十五上下的人,看见我的时候将他身边一个穿着暴露的美女给推到了一边,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
我站在中间没有动。朝着那个人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今天是冲着王阳来的。”
“哎呦,王哥,你果然是魅力无限啊。”有人在打趣。
那王阳朝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那目光,看起来就像是看商品一样的。
像他这样的人,选女人,真的就是在选商品。
反正,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嘛。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听见了王阳的声音。以前我很丑的时候,经常看他的新闻,却不曾听过他的声音。还是挺不错的。不过没有成熟男人的低哑,我默默的给他打了个差评。
我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用练习好了羞涩笑容看着他:“王哥,怎么办呢?我可是很不喜欢你呢。”
周围大概是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没有人反映过来,我手里端着的酒已经泼到了他的脸上,然后,将杯子一砸,直接跑出了包房。
包房里面传来怒骂的声音,我权当没有听见。
入夜之后的江边,凉幽幽的,我喊了一声:“太TMD爽了。”

这里很清静,不像夜色里面那样吵杂。周围没有人,所以,君耀幻化成了人影,坐在我旁边。
“你为什么想要泼他的酒,甚至想要打他?”
“我读大学那会儿,和我们学校的校花一个寝室,而姓王的那个时候正好包了她。她在我们寝室各种炫耀,最重要的,经常嘲笑我,看不起我。还曾经当着全班的面骂了我丑八怪,从此以后,大学的那些同学,都叫我丑女。我那个时候就想要泼姓王的一杯酒,骂他一句你眼睛瞎了啊。”
夜风凉幽幽的吹过来,我说起这些的时候,心里头那些屈辱,还有大学时候那些同学的脸,都不由得在我脑海里浮现。
说实话,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过去的了,我原本完全可以不用在意的,但是,我却记得这样,这样的清楚,我甚至还能想起那个校花不让我睡她对面那张床时她脸上的讥诮。
君耀看着我,像是想要透过我的这张脸,看到我污秽的内心去。
“你把现在的目标定为王阳,是为了打你那个校花同学的脸?”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2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