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点击:
本人草根一个,从来木有女生喜欢,打灰机打到20几岁。北方人保守派人士,对了,我是名海员。

第一次登船到的地方是广东虎门,船名:seagod(海神号)。印象中林则徐虎门销烟应该是个很严肃的地方,没想到港口附近的洗头房跟清朝片子里的Ji院一样,小姐出来拉你进去耍,本人虽冲动,但确实支付不起高昂的炮费,处男之身才得以保存。

在虎门装完货之后去孟加拉国,本人晕船,海上航行之事实在不想再提,总之吐的像条狗一样,航行了大概接近20天当整个人都快要吐的升华了的时候终于到了孟加拉。到目的港要进一条河,忘了什么名了,进河之后没有合适的泊位船开始抛锚。

生平第一次出国,屌丝都懂的,像个傻逼一样站在船头四处眺望。大副过来检查锚链,我赶紧跟在大副后面拍马屁:“大副你看,这个河真长啊,一眼都看不到边。”

大副冷笑一声说:“这是宽度。”

顿时有一种拍马蛋上的感觉。

船抛锚还没10分钟,四周已被小船围的水泄不通。我跟二水赶紧放引水梯让他们上来,水头开始拿东西跟他们换,当时好像一双线手套可以换半麻袋的香蕉。我是初次上船,做最低等的实习生,什么都不懂,而且第一次跟外国人那么近,感觉怪怪的,老想着去跟他们交流一下,但是又怕船上的其他人看出我的见识短浅,只好坐立不安。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们餐厅里已经坐满了姑娘,她们大概都只有178岁的样子,个子很矮,皮肤很黑,她们就坐在那里,当有人吃完离开后,她们便上去拿剩下的饭吃。

我问水手长:“水头,她们是卖什么的啊?”

水手长噗嗤一声将吃在嘴里的米饭喷到我的盘子里,说:哎呀妈呀乐死我了,卖啥的你都不知道啊,一会你看着那。

水手长站起身来指着一个稍微比其他女的要白一点的姑娘,左手的食指跟拇指搭成一个圈,用右手的食指插到圈里来回滑动了几次,那女的便站起来跟他回了房间。船上其他人好像司空见惯,没有表情。

可能水手长开了头了,大家都开始讨论,

“老三,那个我看适合你,你看那小屁股”

三副乐开花,站起身指着那个小屁股的姑娘:followme.

高级船员就是不一样,招妓的方式都那么的文雅。

午饭跟餐厅里的姑娘一样,一点一点的被吃光。我幻想着他们在房间里能做什么,敏感部位硬的不行了,自己躲房间里打个灰机才平静下来。打完灰机后去找大厨,因为大厨要收拾卫生,所以姑娘们已经被大家领完了,他一个人在房间看书。大厨旁边就是水头的房间,一进大厨房间就听到隔壁水头在那一边和姑娘弄事,一边用很难听的脏话大喊大叫。

“刘叔,水头怎么骂这么难听?”

大厨说:“还不是因为人家听不懂,上次水头在虎门找小姐说了一句草泥马,差点被打死。”

我说:“哦刘叔,我看她们长的都挺年轻的,做一次得多少钱呀?你怎么没找一个呀?”

大厨说:“做一次要三美金呢,花那个冤枉钱干什么,就这个破比地方,你等靠码头我领你找便宜的。”

我赶紧央求大厨靠了码头带我下去见见世面,大厨满口答应。

船上等级森严,分为甲板部跟轮机部,甲板部按级别分就是高级船员船长,大副,二副,三副;普通船员水手长,大厨,水手,甲板实习生。轮机部就是高级船员轮机长,大管轮,二管轮,三管轮;普通船员机工长,机工,机舱实习生。而我就是舶舶最底层的6个实习生之一,船上人与人之间不会叫对方的名字,只会以职务相称,当然他们不会称呼我实习生,而是叫我一个很洋气的名字cadet,翻译成中文就是卡带。

船一直在锚地抛了6天左右,我用一块肥皂换了香蕉,还有半麻袋的椰子,船上的三管轮用两瓶啤酒换了一个猴子,因为抛锚的时候确实无聊,我只能天天就拿香蕉去喂他的猴子。

当然每天少不了的还是姑娘坐在餐厅,但是大家的腰比以前弯了不少。

到了该靠码头了,大厨把我还有另外两个实习生叫来,每个人给了两包方便面。说等靠了码头跟他下去,拿着方便面下去。

靠码头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南亚的夕阳看起来很是慵懒,靠好码头后我们找大副请了假,大厨穿戴一新,已经在码头等着我们了。孟加拉不是一般的穷,没有棚子的三轮车是拉客人的主要交通工具。大厨好像这个地方来过好多次,对人特别熟,大厨给了开车的小姑娘一包康师傅,摸了她一把。小姑娘乐的不行了,大厨比划了一个地方,小姑娘拉着我们走了。

坐在三轮车上我们三个实习生很是兴奋,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到达异国他乡,但是我兴奋的是一会我有可能要结束我20年的处男之身,我不停的问大厨,快到了吗,怎么这么热啊,来掩饰我心里的火热。而大厨则不停的在小姑娘身上动手动脚,大肆揩油,小姑娘只有笑,没有别的表情。

骑三轮车的小妞,大概16岁左右,基本是没有发育,身材很差,从上往下都是平的。大概走了有15分钟到了目的地,天有点黑了,热的要死,四周都是垃圾堆,大厨穿的白衬衣也被汗浸湿。

大厨让小妞在这里等他,毕竟我们大晚上的还要回船,大厨领我们去了一个貌似是当地人居住的一个房子,也许并不能叫做房子,因为就是几根竹竿加几块破布搭起来的窝棚。

进了屋,有一个大概30多岁的女人看到大厨,激动的扑了过来,嘴里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通东西,大厨拿出自己带的东西,有方便面,有洗衣粉,有自己蒸的包子,还有几瓶啤酒。

我以为是要聚餐啊,我给大厨说:“早知道我拿点我们家乡土特产煎饼来了。”

大厨说:“开什么玩笑呢,一会她去领小妞来,你看着哪个合适你选哪一个。”

我赶紧说:刘叔,啥时候把钱给她们啊,做完了给吗?给多少呀?

“给啥钱呢?我领你下来能让你花钱吗?给你们三个的方便面呢,赶紧拿出来啊。”

我这才知道原来康师傅有此妙用。

因为语言不通,整体的气氛是比较尴尬的,那女人让我们坐下,她便出去了,还有一个男人在那蹲着,大厨扔给他一支红双喜,那人嘴都合不拢,笑的跟孙子一样。

我问大厨,这个人是谁?大厨说好像是她男人。我说他不管吗?大厨说给他一支烟就算够好的了。顿时特别鄙视大厨,草了别人老婆就给别人一支烟。过了大概三分钟的样子,那个女人回来了,领了四个女人过来,有两个还抱着孩子。

她们差不多1米5的个子,不是很胖,但都很黑,反正我看了不是特别有**,大厨说挑一个,我有点害怕,大厨说对了给你们套,然后一人给了一个避丨孕丨套,给我那个包装袋都破了,因为我跟大厨关系还不错,他让我找那个不抱孩子的。我有点很紧张,脸都红了,那个女的笑了笑,做了一个让我跟她走的姿势,大厨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我心一横,跟她走了。

出了们记得特清楚,我绊倒了,那女的过来扶我,摸了一下她的手,这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手啊,我的心跳的砰砰的,。我用英语问她what`SYourName?她有点疑惑的看着我。我就用汉语问她多大了,她没有说话,把我领到貌似是她的家里。有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她的妹妹吧,应该不是她的女儿,我浑身摸了摸,没有什么零食给她…

那女的对小女孩说了点什么,小女孩就走了。房子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然后她说了一句英语myname名字忘记了…我有点惊讶她会说英语,后来我才知道,孟加拉以前是英国的殖民地,当然她的英语水平跟我一个档次的,或者是我档次太低,听不懂她说什么。然后她开始脱衣服。

上衣脱完,就发现她皮肤很黑,下垂的很厉害,本人纯属生理需求,当时正值青春期,立即就有了反应。她脱掉下面跟裙子一样的东西,躺在桌子旁边的草席上。我慌乱的脱掉衣服,拿出大厨给的套套,犹于慌忙,戴了好久,忽然软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软了,我不停的晃动,然后不停的想着章子怡巩俐,然后重新有反应,我学着视频上的那些步骤,虽然我没做过,但懂的怎么做,然后盲目的开始,中途掉出来几次。

她们貌似没有卫生纸,我直接提上裤子,觉着她很可怜,拿出了10块的人民币给了她。我没等她穿好衣服,便走出去,回到大厨刚开始领我们去的那个屋。我过去的时候有一个实习生已经在那了,他问我做了吗,我说做了。我问你呢,他说没**在这坐着等你们回来呢,太丑了,我顿时感觉自己审美是不是太差了。

我问大厨呢,他说大厨隔壁呢,正说着,那个实习生也回来了,本人自认吊丝的不行了,那个实习生是吊丝中的精品。我问大厨搞的哪个?他说大厨搞的其他那两个还有刚来时那个女的一共三个。我一听大感震惊。

大厨,48岁,舟山人,原来他每天吃一个海参就是为了能同时御三女。过了差不多又有半个小时。大厨出来了。光着膀子,白衬衣已经湿透了,后面跟着第一次见的那个女的。

大厨跟我们讲等一会就回去,车来了就走。然后那个女的开始跟其他人分东西。我忽然觉着很恶心,差点吐了。一会功夫,那个骑三轮的小姑娘来了,我们上车回船了。

船在那卸了3天的货,我回船后没有一点想回忆的,不停的清洗我的下面。

卸完货之后,船移泊到另外一个码头,装满货启航回到上海,到了上海,大副告诉我们下个航次拉小麦到高丽国。

在上海装完小麦我才知道原来这船小麦是无偿援助给高丽国的,更可笑的是居然美国援助高丽国的,因为美国跟高丽国没有外交,所以美国援助的粮食不能直接到达高丽国本国,只能从中国中转一下,这是让我感觉到最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船到高丽国,要进一条江叫大同江,大同江跟大海之间的水位差很大,所以他们建造了一个大坝,离着大坝很远就能看到伟大的无产阶级主义战士,百战百胜的宇宙第一元帅斯巴达无敌超级赛亚人白头山新星银日成元帅的雕像,高丽国一听是中给他们拉的救助粮食,不用抛锚直接靠码头,但是自从中国跟棒子国建交之后,高丽国就不让中国船员下地了。

船慢慢驶进大同江,首先短暂的抛锚,然后开始上来高丽国的边防武装力量,国安局检查员,海关检查员,引航员,然后所有的通讯工具,能拍照的全部封条封起来。船边上会有当兵的把守,而且女兵特别多,男兵会上船要东西吃。

我们大厨就把好几天前剩的馒头,我们吃剩下的馒头,咬了两口不愿意吃的馒头给他们。他们都是很饿的样子。

我有一次给了一个女兵一包康师傅,女孩非常高兴,但又不敢笑出声来。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2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