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是不是我抓的太紧?老公为什么离我越来越远

点击:
12月的天冷得吓人,乔安缩着脖子蹲在公共电话亭的旁边,脚边还堆着个做工精致,一看就让食指大动的手工蛋糕和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今天是乔安和简予阳相识十周年的日子。

乔安想给简予阳一个惊喜,可是出师不利的她,买完东西出门就被人偷了钱包,而这里距离别墅又特别的远,靠两条腿走回去估计天都要亮了。

在用公共的电话亭给简予阳打完电话之后,乔安就蹲在地上等着简予阳来接自己。

等人的时光总是显得特别的漫长又无聊,乔安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只知道当午夜12点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她依旧没有等到简予阳。

她从地上站起来,强撑着已经蹲麻了的小腿,垂眸看着地上包装精美的蛋糕和鲜花,嘴角微微牵了牵,不着痕迹的笑了下。

如果现在有人问乔安,那个人,你还等吗?

乔安一定会回答,不了,已经过了12点了,那个人,她等不到了。

走到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那么远那么黑的路,乔安是自己一个人走的。

她很害怕,可是没有人能够出现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乔安打开房门的时候,房门里面的灯是亮着的,这让乔安吃惊了一下,不过乔安可没自作多情到以为这是简予阳给自己留下的灯,这应该是简予阳忘记关了。

“我回来了。”

乔安脱鞋进门,习惯性的喊了句,可惜,房间里面依旧没有人回应。

没关系。

乔安在自己的心里轻轻地跟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

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简予阳还肯留在自己的身边,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走了一夜的路,又冷又饿,困意袭来,让乔安只想赶快扑到床上,睡个黑天暗地。

走进温暖的客厅的时候,乔安才发现了不对劲儿。

客厅里面散乱了一地的衣服,男人的,女人的,连那些贴身的衣服都……

像是被人刻意的安排好了,乔安刚刚发现了地上的衣服,就听见距离客厅很近的一楼卧房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甜腻的让人犯恶心的声音。

“予阳……”

熟悉的声音让乔安的身子一僵,彻底的呆在了原地。

女人甜腻的声音,男人不算重的声音,不断地交织响在乔安的耳边,嗡嗡作响。

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乔安觉得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现在她的整个心脏都像是被人揪着。

卧室里面还在继续,声音不断的透过虚掩着的门缝传了出来。

乔安咬着唇坐在沙发上,浑身颤抖,心里更是有什么东西正随着不断传出来的声音而一点一点的流失掉,她那从未动摇过得世界,此时正一点一点的坍塌掉,而她除了眼睁睁的看着,竟再无能力挽回。

不知道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多久,乔安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睛里面一片清澈,再没有了之前痛苦的表情。

厨房里面一片狼藉,乔安抿紧了唇瓣,冷着一张脸将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的丢到了垃圾箱里面,然后将自己手里面的鲜花摆好,蛋糕摆好,桌子上放上配对的情侣餐具。

等乔安忙完一切,重新回到沙发上坐好的时候,卧室里面的两个人好像已经结束了。

只听卧室的房门“咔嚓——”一声,应声而开。

乔安抬头去看,只见简予阳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睡袍,胸前露着大片的精壮胸膛,额前的发丝有些汗湿,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凉薄的唇。

乔安看着那个清风明月的男人,看着那张自己异常熟悉却从来不肯给予笑容的面庞,她觉得自己的呼吸紧了起来,空气稀薄的就像是要让她立刻窒息一样。

相比较于乔安的紧张,简予阳在看到乔安一身狼狈的坐在沙发上,倒显得淡定许多,他也没说些什么,只是薄唇一抿,对乔安视而不见的走向了厨房的方向,看样子应该是去倒水喝。

简予阳走到厨房看到乔安收拾好的桌面,习以为常的冷笑一声,随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喝着,不断滚动的喉结却让乔安失了神。

“好困……”房间里面很快走出来了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是前几天刚到公司报到的刘柳。

她穿着丝质的睡衣,里面是全真空的,什么都没有穿,婀娜多姿的身子在那丝质的睡衣下面若隐若现,别说是简予阳,就连乔安……

都觉得性感异常。

乔安盯着刘柳,她身上的丝质睡衣是自己买的,本来是乔安打算穿给简予阳看的,可是因为太过于羞涩,迟迟不敢穿,现在……

却正好被刘柳派上了用场。

“咦?乔安?”有些吃惊但绝对没什么愧疚和羞涩的声音响起来。

“……”乔安抿着唇,看着完全没有羞愧感的刘柳,手指不由自主微微的颤抖着。

刘柳站在原地等了一会,见乔安没说话的意思,便自知无趣的耸了耸肩膀走到了简予阳的身边,淡笑道:“正主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亲爱的,改天见。”

刘柳说完,连看也没看乔安一眼,便直接回到了卧室,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就离开了。

透过没有关严实的房门,乔安看到自己的睡衣被刘柳丢在了地上……

恶心。

这是乔安的唯一感觉。

耳边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是简予阳喝完水准备回卧室继续补眠。

看吧,这就是简予阳,每次看到乔安的时候,总能从容的就像是看到了透明人。

乔安看着简予阳即将走进房门的身影,忍不住又轻轻地笑了起来,看着空气中因为自己轻笑而升腾起来的白气,突然出声。

“喂,简予阳,我们分手了。”

乔安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乔安的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

闻言,简予阳的脚步顿住,转过脸来看着乔安,干净漂亮的脸上没有什么诧异的表情,半晌,他才沉声冷笑着反问:“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过?”

乔安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神晃动,她看着简予阳,自嘲的笑了笑,“可不是嘛。”

乔安垂了垂眸子,绕过简予阳横在半路的身子,径直走向了书房的位置,然后从怀里拿出钥匙,将上锁了的小箱子打开,从里面把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你的合同,现在十年契约结束了,东西还给你。”乔安将手里面的文件递给简予阳,心里说不清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那是她跟简予阳长达十年的合同,就是这些东西圈禁了简予阳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简予阳没有伸手来接,只是危险的眯着眼睛,眼神探究的看着乔安,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问道:“乔安,你又想耍什么诡计?”

看吧,在简予阳的眼里,乔安还是那个会用手段,耍心机的女人。

看着简予阳嘴角的讽刺笑意和眼睛里面的怀疑神色,乔安的心里空洞麻木的厉害。

“你怎样想都好。”乔安将合同塞到了简予阳的手里,然后没什么感情的开口,“总之,现在,你自由了。”

简予阳接过袋子去,狐疑的看了一眼乔安,随后动手将袋子打开,在看到合同上两个人的署名之后,眼神骤然一冷,随即冷笑道:“你如果真的想放我自由,为什么之前不给我?”

“因为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乔安现在只觉得浑身都充斥着疲惫,便缓缓踱步到沙发旁边,扶着沙发的扶手坐了下来,半闭上眼睛,说。

简予阳的身子一动不动,拿着合同的手指微微抖着,这大概是突然得到自由,突然可以摆脱乔安了,所以幸福到激动不已和措手不及吧。

乔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企图让自己进入睡眠,走了一夜的路,实在是太过于疲倦,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面对简予阳的冷嘲热讽了。

只希望,现在简予阳能赶紧拿着合同离开。

正迷糊的时候,突然一股大力将乔安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睁眼的瞬间,乔安对上简予阳暴戾的眼神,随后便是咬牙切齿的逼问:“乔安,你究竟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乔安抬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破碎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响了起来,“简予阳,你知道的吧?这里,是我们的家!”

他都在他们的家里跟其他的女人翻云覆雨了,竟然还在问她想要做什么!

“神经病!”简予阳狠狠拧眉,冰冷的视线扫过乔安的脸,然后嫌恶的甩开乔安的胳膊,转身去了卧室,换好衣服之后,便拿着合同离开了。

而这一段时间,简予阳连一眼都没有看躺在沙发上的乔安。

简予阳走了!

乔安珍惜无比的那个男人,就这样毫不留恋的扭头走了。

简予阳走的那天清晨,乔安做了一个梦,一个年少时候经常会做的梦。

梦里面的主角俨然是18岁的乔安和20岁的简予阳。

那天,20岁的简予阳就站在阳光的前面,乔安看不清楚他的脸,他的轮廓,可是仅仅就是那一瞬间,乔安便觉得他就是自己心里那个身披五彩圣衣,脚踏七彩祥云,带能着她出入云巅的大英雄。

——你是新生,叫什么?

——乔安。

乔安从梦中醒过来,满脸泪痕,她哭了,无意识的流泪。

哭过之后,乔安给自己画了美美的妆容,然后穿着职业装,昂首挺胸的出门,落锁,彻底的封上了这个她曾经跟简予阳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公寓。

里面的家具,是她拉着脸色不郁的简予阳一点一点的挑的;墙壁的颜色,是她按着简予阳的喜好所选择的;洗漱用品,衣服鞋子,所有的所有,都是按照简予阳的喜好来的。

如今……除了一把大锁落下,她竟然再不能做任何事情。

乔安去了公司,不过不是去上班,而是申请职位调动。

简予阳在十年前就被乔安以在一起的名义调到了公司,做了艺术总监,如今乔安跟他的契约结束了,也就没必要再见面了。

乔安没理由也没立场赶他走,所以,只能自己走。

公司是自己家的,所以所谓的职位调动也不过就是去分部管理经营,跟在总部没有太大的区别,手续办得很快,乔安抱着一个大纸箱子往外面走。

箱子很大,彻底的挡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她只能凭着直觉往前走,走到一般没什么人走过的走廊的时候,面前突然投下了一大片的阴影。

是简予阳!

他穿着白色的休闲服,一张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乔安,修长的身子投下了长长的阴影,将乔安瘦弱的身子彻底的笼罩了进去。

“要职位调动去B市?”简予阳背对着阳光,双手环胸,眼神冷冽如冰的看着乔安。

语气凉薄,却略显讽刺。

乔安被简予阳的语气弄的莫名其妙,所以干脆不理会他语气里面的讽刺,有些麻木的开口道:“是,职位调动,调动手续也办好了,恭喜你以后再也不用看到我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22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