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从嫂子让我给她捏腿开始..

点击:
      “嗯…啊……嗷……”
  女人销魂的呻*传入我的耳中,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叫的太假。不是她们装的不够好,而是我听了十来年,一听就知道是在假装。
  “轻点…别…用手……疼!”
  小姐假装讨好顾客的表演还在继续,我靠在摇椅上,想着这些小姐们对付男人还真有一套。只要她们用眼睛一瞅,心里就会大致明白,这个男人该怎么对付。

  比如根据她们的观察,来人衣冠楚楚,随意勾搭几句感觉客人是老手,她们大多会以风*的姿态出现,展现出高超的床技,让客人体会到在自己老婆身上感受不到的刺激!
  这只是大致的情况,可能这个老嫖客喜欢**装嫩呢?所以还要从细节方面进行观察。但是一般情况来说,老嫖客找小姐都是为了发泄欲望的同时寻找刺激,这样对待八九不离十。
  如果对付新嫩,那就不用花太多心思,装嫩就行,偶尔表现出一点风情,就能把新嫩玩弄于鼓掌之中。
  出来卖,脸蛋身材重要,却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个简单,这一行的水却深不可测。
  五年前,在这一条街上,一位二十五岁的“老”小姐,她正是熟透了的熟女,自然能勾引许多客人上门,然而现在三十岁,姿色开始走下坡路,却依旧是这条街的当红大姐。为什么?因为她善于经营,把那些嫖客的心都牢牢的抓在手里。
  怎么抓?就比如从两年前开始,她已经开始运用营销手段。对男人来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她只把握住了这一条,那就是开始挑客人,一些人即使给再多钱也不让睡,这样让一些能去嫖她的人都倍感面子。再加上她那方面的技术一流,自然可以一直当红。
  做为小姐,她也自知知名,即使再红,她始终紧记着,**就是**,绝不认为带上凤冠就成了凤凰。就算再多的男人想要包养她,都被她拒之门外,结果更让那些人对她趋之若鹜!
  当然像她这么深得小姐三味的女人,在这条街上仅此一位。普遍都是有点手段,靠着年轻让自己生意红火的小姐。
  没有真正踏入行的小姐,就是人们眼中双腿一张就能养活全家的小姐。这种小姐唯一的卖点就是吃青春饭!

  这些仅仅是小姐这一行当里面的冰山一角,里面的道道,外人根本难以明白。隔行如隔山,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什么事?”
  电话响起,电话那头的女人,正事我这条街的当红头牌,她叫李诗菲。
  “你哥出事了,现在在医院,你快过来!”李诗菲的语气相当急切,我能听出她的着急。
  “死没?如果死了,真是感谢佛祖保佑。”我很不屑的讽刺了一句,挂掉了电话。
    我叫李义,我哥叫李大义。他有一个身份,就是这条红灯街上的大罩子,小姐能安稳做皮肉生意,少不了他的存在。因此让我一直很看不起他,有手有脚,为什么要逼良为娼?其实我明白我哥没有逼这些女人出来卖,我就是过不去心里这个坎。
  哥比我大十岁,在我六岁的时候,父母出车祸死亡。他为了养活我,开始混社会。等到我十来岁懂事,他已经成为带小姐的小头目,又经过十来年,从当初的小头目混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因为没有父母,所以我懂事的很早,而且我的脑袋瓜子易于常人,看到什么都过目不忘,如果测智商绝对超过普通人一大截。他的所做所为我看的比他还明白,也懂他!懂他,不代表我认同他!
  于是从小到大,我一直与他做对。这种行为在自己看来也感觉儿戏,就是忍不住跟他叫板。
  他让我好好上学,我翩翩要装傻充愣!
  漂亮勺,是我们这的土话,用普通话翻译就是帅气的傻子,而我就是别人眼中的漂亮勺!
  小学初中高中,我一直埋头苦学,成绩总是惨不忍赌。成绩不好,在老师眼里自然把我划分到了问题学生一类,不招待见。
  老师有偏见,学生也受到影响,循规蹈矩的我,被成绩好的学生也归类到了问题学生。
    我一副帅气的脸蛋总招惹女生喜欢,自然引来那些问题学生的欺负…红颜祸水沾不得,我一直视美女为洪水猛兽躲的远远的,可是那些同学依旧会找各种原因来找我麻烦,挨打必不可少!

  导致我备受排挤,在学生时代没有一个朋友。
  对于这些我都不在乎,每次哥知道我在学校里遇到的情况,都急的跳脚,到背后总会收拾一顿揍我的家伙,弄的那些家伙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揍。他以为我不知道,我看他着急心里偷着乐。再听到他嘴上说,恨不得把自己脑袋瓜子塞到我脑子里的时候,我更乐了。
  他完全不知道他弟弟,多智而进妖。
  我一直享受着他对我的关爱,同时排斥着他的所作所为,在这么一个矛盾的心里下,甘心的做着自己的漂亮勺。

  哥看我实在读书没有前途,于是让我找份正经工作好好干,我怎么能让他如愿?做什么工作,我都用点小计谋让自己做不长。从高中毕业,我就一直闲呆着,什么也不干,坐吃等死。要是那天他不带小姐,我才会停止跟他抬杠!
    “到底什么事?烦不烦?”
  电话再次响起,对着电话,我大声的吼着。
  “小义,你哥不行了!”李诗菲话语中带着哽咽,话说都有点含糊不清。“他说要见你最后一面!”

  “哐嘡!”
  我手上的电话掉在地上,都没有发觉,心里想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他不应该死的,绝对不应该!
  “啊!”
  一声狂吼,我双眼通红,吓的楼上小姐的客人都开始骂娘起来。“小子,号丧啊?打扰老子的好事,不想活了!”
    “你他妈的不想活的是吧?给老子滚蛋!”我对着客人吼着,心里还是无法相信他不行了的事实。
  客人正要发飙,却被小姐告知,我是李大义的亲弟弟,客人扫兴的拉起裤子,下楼离开,什么也没说。我还处在无法相信的状态中,无法自拔,就算他被吓的不举又如何?
  “为什么他会不行?为什么?不应该啊?”
  我脑子里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因为他这次出事,是我设计的,我想让他受到一点教训回头是岸。在计划里,哥只会损失一点地盘和钱财之物,绝对不会受重伤!
  如果哥真的死了,真正的凶手,就是他亲弟弟。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喜他带小姐,可我爱他,我只有一个亲哥。
    飞快的从下楼,拦车,直接杀像了医院。然而老天爷闲着没事,也要进来插一缸子。
  “滋!”
  的士在去医院的路上,轮胎爆了,在公路上扭起了屁股,还好后面没什么车,不然一场车祸难以避免。
  等车停下,我飞快的从车上下来,看到后面一辆为了躲避而停下的士,冲了过去。
  “去医院!”
我粗暴的打开车门,把副驾室上面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拉扯下来,自己一屁股坐上了车。
  “快点去医院!”钱包里不知道几张老人头,全部甩给了司机。
  司机或许是因为钱,又或许是被我的情绪吓到,总之他没有吭声,点火,杀向了医院。
  狂暴状态中,我那有心思仔细看被我甩下车的女人是谁?只感觉有点面熟,随后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
    “李义,老娘跟你没完…”

  的士已经启动,好像听到妹子在骂我。
  来到医院,看到哥身上全身是血,胸口还插着一把带血的匕首,我哭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