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校长风流史

点击:
 校长风流史(纪实)
  (因涉及个人隐私,人物均为化名)
  晚上,天已经黑了,张斌骑着个破自行车回来了,他打开房间的门,老婆常丽正在厨房里做饭,女儿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见张斌回来叫了一声:“爸爸。”然后跑过去要他抱。老婆说了一句:“回来啦。”
  张斌说:“回来了。”
  张斌三十岁的时候还只是一所高中的物理教师,虽然他很想再进步一点儿,可是这事儿得讲机宜,得讲缘份。平阳市是一个既不是沿海也不沿江,经济也不算发达的小城市,而这个城市里只有两所高中比较有名,所谓的有名就是升学率高。张斌就在这所南城中学任教。对于现在的生活他当然不满足。
  常丽把围裙解开说:“收拾一下桌子吃饭了。”
  张斌起来,放下女儿,然后就去收拾桌子。一家人围在桌子前吃饭时,张斌说:“今天晚上你还要去上班啊?”
  常丽说:“今天不用,没轮到我。”
  张斌说:“你们医院还真不容易,医生每天值班,害得我象是没老婆的人一样,每天晚上一个人睡。”
  常丽说:“瞎说什么呢?孩子还在呢。”
  张斌说:“怕什么,孩子还小,听不懂。”
  女儿娟娟说:“爸爸,我听得懂,你是要妈妈和你一起睡觉。”
  常丽说:“瞎说什么呢,吃饭。”
  电视正在放平阳市的新闻,所谓的地方电视台所有的新闻就是领导活动,不过近段时间刚好是换届选举。
  常丽指着电视屏幕说:“我哥当市长了。”
  张斌说:“哎呀还真是啊,他真是你哥啊?”
  常丽说:“堂哥,还没出五服,如果算上去的话大概我爷爷的爷爷跟他爷爷的爷爷是兄弟,有点远。”
  说完常丽笑了笑。
  张斌心里动了一下,如果跟这么个人拉上关系,自己不也可以先弄个校长当当,干好了就可以升为教委主任,再干好了也就是市长了。凡事就是起步较难,就象写文章一样,开头比较难弄,如果头一开,什么都好办了。
  张斌给老婆夹了一筷子菜,说:“吃菜吃菜。”
  吃完饭之后张斌又是主动的收拾桌子,洗刷碗筷,老婆常丽要做这些活的时候,张斌叫她先歇着。张斌这种不同于往日的表现当然是有原因的,虽然张斌没说什么,可是常丽也能猜出一些来,男人有点想法,有点野心也是好事。

  因为常丽在医院里上班,而且几乎每周都有好几天在去值夜班,所以象今天晚上这样不用去值班的时候是比较少的,张斌当然不愿意让美好的夜晚就这样度过。早早地安排好女儿睡下了。
  常丽说:“我先去洗澡。”
  张斌说:“好,快点。”说着还向老婆身上摸了两把,老婆常丽比张斌小两岁,今年二十八岁,也正是一个女人最成熟丰满的年龄。
  老婆说:“讨厌。”嘴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却开心的不得了,她当然明白今天晚上和其它的夜晚是不同的。
  当张斌和常丽两人都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的时候,常丽说:“孩子睡了吧?”
  张斌说:“睡了。”
  张斌把手伸过,去解常丽的衣服。常丽把手抬起来,顺从地让张斌脱去了衣服,然后是内裤,她把臀部轻轻地抬起来,后来常丽就变得一丝不挂了。
  常丽说:“先把灯关了吧?”
  张斌说:“你思想怎么那么封建啊,关灯了有什么意思,就是要看着玩才好嘛。”
  常丽说:“不关灯?”
  张斌说:“不关。”
  常丽说:“你去看下门锁好了没有,免得像上回一样,女儿过来了。”
  上次的情况是常丽和老公正玩到兴头上,结果女儿可可跑过来找妈妈,虽然是小孩子半懂不懂,可是做父母的在孩子面前这样总有些有失体面。张斌那次就一下子蔫了下来,后来好几天都有心理阴影。
  张斌说:“你还真麻烦。”
  虽然这样说,可张斌还是起身去检查房间的门,确定锁好了,才又重新回到床上。
  张斌一上来就单刀直入,常丽推了一把说:“一点也不懂得温柔。”
  张斌说:“这样不是来得更刺激吗?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还要装。”
  常丽没有再说话,只是开始放松身体享受着丈夫冲刺带来的体验,那种感觉慢慢上升,整个人好像被悬在半空中。后来张斌长出了一口气。
  常丽说:“完啦?”
  张斌说:“完了,累死了。”
  毕竟人过三十,精力也不如从前。常丽记得刚和张斌谈恋爱的那会儿,他们一晚上可以折腾七八次,而且每次时间都不下四十分钟,现在明显不及从前了。而常丽作为一个女人,刚从那种少女的羞涩中摆脱出来,学会来享受性爱,可是老公竟然走下坡路。
  常丽明显有些失望,可是她什么都没说。
  有些话当然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太伤男人面子了,特别是这种事儿。
  张斌说:“感觉好吗?”
  常丽说:“好,差点被你玩死了。”

  张斌笑了,好像得到了一点自信。
  因为张斌是有话要说的,所以今天晚上比平常更卖力了许多。张斌不是一直想再进步一点儿吗?如何进步啊?得弄个校长先干干啊。
  张斌说:“小丽,你们家跟常市长关系怎么样?”
  常丽说:“当然可以啦。”
  张斌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其实没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对自己老婆说的?可是张斌就是这样一个小心翼翼的人,事实上他在老婆面前的确有些自卑。老婆收入比他高,家境比他好,更重要的是老婆人还相当地漂亮。
  张斌说:“你说如果我们找他走动走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常丽说:“张斌,你今天怎么啦?”
  张斌说:“你不是经常说我没出息吗?现在我想点出息出来,想要你帮个忙你该不会不帮吧?”
  常丽说:“别人我可以不帮,我自己男人,我能不帮吗?”
  张斌亲了一下常丽说:“这才是我的好老婆。”
  常丽说:“自己男人,还用说吗。你放心我过两天找个机会去找他,他一定不会拒绝的,你先当上校长,然后再一步步来。”
  常丽当然有这个自信和常亚东套上关系,常亚东就是刚刚当上市长的那位堂哥。
  事实上常丽和她这位堂哥不仅仅是堂哥的关系,而且还有着更紧一步的关系,这种关系常丽一直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也没法跟别人说。
  常丽十六岁的那一年还在读初三。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初二升初三的那年暑假。
  常亚东刚刚参加完高考,整个无所事事的暑假每天都在外面钓鱼、游泳。
  还有一件事就是给常丽补习功课。
  因为本来就是堂兄堂妹的关系,大人们绝对不会想到常亚东会对他这个妹妹动了心思。
  十六岁的时候常丽的确已经发育了,可是她对于爱情的幻想就在某一个下午被破坏了。
  那天下午天气异常的热。好象要下雨了,可是还没下。
  常亚东的家里只有他们两个。
  常亚东说:“小丽,你交男朋友了吗?”
  常丽的脸当时就红了。常丽说:“亚东哥,你胡说什么啊?”
  常亚东说:“你的意思就是没有啰?”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