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围城内外——中年人的情感世界

点击:
       夜幕,金沙市。
  方林疲倦的从单位走出来,掏出手机看了看,又加班到晚上8点了,有点饿。手机里有一条短信,是妻子青莲问他什么时候到家的。
  金沙市是我国南方的一座四线城市,城市常住人口只有一百多万,自然资源丰富,阳光充足,气候宜人。三月的傍晚8点,天似黑未黑。

  下楼的时候,方林习惯性的拍了拍身上的矿灰,他所在的金沙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钢集团)是一家大型的国营钢铁企业,旗下在职职工有七八万人,集团下有十几个分公司,方林所在的单位主要是负责原矿石初加工的,把矿石磨碎磨细后,再将有用矿物和脉石矿分开,然后输送到下一环节冶炼。而方林负责的那个车间,就是筛选的重要环节---磁选车间。

  车间办公楼就在磁选作业区侧后方不到200米的地方,加上不远处的破碎车间,每天,办公室里都会飘来很多矿灰,加上皮带和球磨机运作所产生的巨大噪音,用皮带班班长老谭的话说,大家就是在用健康和生命在为**卖命。

  在办公楼门口,方林遇到了保安小刘,他诚惶诚恐的把趴在保安室写作业的儿子往身后拉,小心翼翼的打招呼:“方主任,今天又加班啊,我……今天我们家小唐上夜班,孩子,没人管,我保证等他写完作业就让他回去……”方林没说什么,叮嘱他注意安全,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小家伙,应该有**岁了吧?”
  小男孩羞涩的笑:“再过几天十岁了”。

  余光瞟到桌子下还没清洗的饭盒,应该是孩子给小刘送来的晚饭。
  方林有微微的感慨,这个当年他看着上班的同村毛头小伙,如今也快步入中年了,想当年,16岁的小刘顶替父亲轮换进厂的时候,是何等的青春年少,感觉比他儿子大不了多少。

  方林在心里自嘲的笑自己,怎么能不老呢,再过几个月,自己也满44岁了,儿子果果转眼也15岁,马上要升高中了。
  办公楼不远处有一块空地,一直荒废着,大家便自发的把它做了停车场,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偌大的停车场只歪歪扭扭的停了几辆车,方林按了下钥匙按钮,在似黑未黑的天空下,看到了那辆跟随自己5年的灰色帕萨特。

  上车,打开音乐,然后习惯性的点燃一支烟,“听着音乐抽完一支烟”,是方林最喜欢的放松减压方式。
  抽完这支烟就回家,青莲应该把饭菜都做好了吧?他心里想道。
  手机很轻微的在包里震动了一下,方林还是细致的感觉到了,打开手机,是一条微信消息,这个几个月前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才装上的聊天软件,他使得还不太得心应手,有点笨拙的打开,心跳咚的一下就加速了,是叶姗发来的消息。

  “在干嘛呢?”
  “才加班完,从单位出来,你呢?”
  “我也刚从健身房出来,教完今天最后一节瑜伽课。”
  “还没吃饭吧?要不我来接你,一起吃饭,如何?”方林几乎没有思考,就打出了这段话。
  叶姗一阵沉默,方林有些后悔了,不该这么草率的约她吃饭,如果拒绝了,怕以后更找不到机会了。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叶姗才回复,
  “好的,我在艺龙健身会所,等你。”
  方林欣喜若狂,立马掐了烟头,一蹬油门,冲了出去。
  甚至忘记了给青莲回一条短信,不回家吃饭。
  认识叶姗大概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快到春节了,正是金沙市最冷的时候,那天晚上,铁哥们赵帅约他吃火锅,直嚷着吃羊肉御寒,其实方林知道,这厮肯定是以他为幌子,和哪个小情人约会呢。

  赵帅是方林的大学同学,那时两人住上下铺,好得同穿一条裤子,在校篮球队里,方林中锋赵帅前锋,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很是迷倒了不少纯情少女。

  1992年,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们俩一起被分配到金沙市的金钢工作。从最开始的技术员做起,方林因为工作踏实认真,加上性格沉稳温和,没过几年就被提为生产技术科的副科长,而赵帅就没方林那么幸运了,性格里桀骜不驯,锋芒毕露,浑身棱角,很是不得志,郁郁寡欢的呆到了97年,在和那个肥头大耳的胖主任大吵了一架后,直接辞职走人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件事都是厂里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年,香港回归,他们俩在路边的烧烤摊上,光着膀子淌着大汗吃烧烤喝夜啤酒,赵帅的豪言壮语掷地有声:“哥们,你作证,我一定会混出个名堂来,给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瞧瞧。”
  曾经的赵帅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浓眉大眼,爱好运动的他标准的8块腹肌,浑身洋溢着青春的骚动。如今步入中年,加工作原因,长期应酬,大量不健康的饮食,当年的帅气早就荡然无存,体重也飙涨了几十斤。最近两年,还秃顶得厉害,后来他索性剃了光头,方林笑他:“一下子从谢霆锋变郭冬临了。”
  三个月前的那个晚上,赵帅约方林吃羊肉火锅,果然,到的时候,赵帅身边坐着一美女,葡萄紫的短发,精致的妆容,皮肤甚是白皙,大概30岁左右,身材娇小,婀娜多姿,说起话来,眉眼里全是笑。
  赵帅介绍说这是他朋友余燕,在商业街开服装店。方林已经习惯了他身边美女如云,礼节性的夸了对方几句,把冻得有点僵的手放火边烤着,然后准备开吃,赵帅用筷子敲他,“你娃饿死鬼投胎啊,再等等,还有个人没来呢。”

  余燕挂着标准的笑容,字正腔圆的说:“没关系的啦,赵哥方哥,我们先吃吧,姗姗今天晚上有课,会晚一点到的。”
  话音刚落,身后就有声音叫余燕,柔柔的,非常好听。
  方林扭头循声望去,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款款走了过来,鹅黄色中长款羊毛大衣,搭配一条黑色棒针围脖,像瀑布一样的乌黑长发散在肩膀两侧,落落大方。
  她就是叶姗。
  叶姗道着歉,并顺势坐在了方林旁边的座位上,因为是吃火锅,坐下后,她把外套脱了搭在椅背上,叶姗里面穿了件黑色紧身毛衣,修身的锭蓝色牛仔紧身裤,把她的完美身材展现无遗,胸部丰满,腰肢纤细。

  方林正襟危坐,不敢看第二眼,腰下却莫名的有了反应,他赶紧喝了一大口冰冻啤酒压住,顾左右而言他。
  谈话间得知,叶姗是赵帅小女儿赵思贝的幼儿园老师,而余燕是叶姗的闺蜜兼邻居,贝贝4岁,体弱多病,为了让孩子在幼儿园得到更好的照顾,赵帅生拉活扯的非让余燕把叶姗约出来。
  开始余燕不答应,说叶姗真的很忙,白天要上课,晚上在健身会所兼职当瑜伽教练,回到家还要照顾女儿,可经不住赵帅苦苦相求,最终答应了下来。
  至于赵帅为什么叫上方林,就不得而知了,或许就是因为人多热闹吧。
  席间,赵帅连连给叶姗敬酒:“叶老师,以后贝贝可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叶姗微笑,如三月春风,方林竟有些看呆了:“赵总客气了,贝贝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她的。”

  几杯酒下去,叶姗不胜酒力,方林看在眼里,替她挡了不少。
  就这样,方林认识了叶姗。
  从单位到艺龙健身会所大概10公里左右,他有些小小的激动,走了很远,发现对向车辆对他猛闪灯,他才惊觉自己竟然忘记开灯了,他为自己的激动有些无法理解和脸红。
  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艺龙健身会所位于金沙市最繁华的中城区,华灯初上,城市霓虹闪烁,灯红酒绿,临近的步行街逛街的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