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租房的5个小姐当我透明

点击:
    房子不在一处,地安门一处,望京一处,地安门的是个3居合租,望京的是个两居整租,地安门的房子破点,大屋先后住的两拨小姐档次就低点,望京的是甲宅,住的两位姐姐就比较养眼,还好价没砍太恨就租了,人也不缺我这5千来块钱,所以一叫我说哪坏了,来修修,我就屁颠的过去,地安门的那几位比较直接,就差说上床抵房租了,

    我用手机里的计算器一算,不合算,就让她们穿好衣服,赶快找钱,还缺我这点银子,我姓柳,就下面会点也别这样啊,拿出凶器就吓唬人啊,其实第一次5毫米接触还真把我吓坏了,不过现在特后悔,怎么就那么矜持啊,居委会大妈也不知道,唉!晚了!那姐姐回老家生孩子去了.

1、 第三类接触。
  先说她们怎么来的,地安门那的房子合租的不少,偏到我这就不好出去,爱家的小孩打电话说有个大学生要租我还挺高兴,已经有俩男生了,再来一个我这3居就成男生宿舍了,最起码不费热水器和煤气灶,等我在房里等来的那位居然是个细干女,不说话像忘记骨头埋在哪的狗一样四处嗅,我都看伊嗅累了,刚要坐下她冒出一句:一千一行吗?不行算了。我下意识的解释了一下:那俩屋都是男的,不过~~~~~~~。她还问:就一千一。

中介也帮她打圆场。我说行,管你那,你不在乎我加个更字。她当时从包里掏出一把100的,估计有小一万了,一看就不是刚从银行提的,还自己在沙发扶手上垛几下,问我们俩:给你多少?给你多少?中介说我就一个月的房钱,我说我压一付三,她说好,蹲下来数钱,我的角度直视乳沟,看了半天实在不起性,咽口吐沫也就等拿钱了,她钱数起来奇慢,把数好的两落钱放到地上再分别复习、总复习加期末考试,好不易给我哥俩发卷了,我拿到钱的第一感觉怎么粘乎乎的,我和那哥们分别要给她开收据,她说不用,但一会又问中介:有发票吗?我还是认真给她开个带明细的收据,这姐姐,没谱!

那中介哥们也趴在地上写合同,我纳闷,怎么趴地上还传染啊,不是有窗台吗?临走那姐姐问了我一句:房租里包括窗帘吗?我看了看窗户说不包括,得你自己解决,她特不高兴,头也不回拿钥匙先走了,我跟那哥们走在后面,我小声问他,她说自己哪毕业的了吗?中介说我们管不着,合着是女的就叫大学生啊!后来她搬家可让我受精了,太凶了,第一次见识,真不把我当男人!
  
  没几天,她搬家,我也过去看看,不是还惦记她要的那窗帘,就是觉得心里不塌实,毕竟房子是我的,这姐姐到底是什么来头,别再出点什么事!还包括一点乳沟.我还没到楼下,她给我打电话,叫我大哥,说:你到哪了,快点!快点!我一到楼下,嘿!合着等我给她搬家那,大包小包我帮提三四次,女的就是东西多,不过她最多的是鞋盒子,怎么没见多少衣服,不穿啊!

    她一边清点鞋盒一边和谐的问我,大哥这冬天暖气热吗?卫生费也是5块吗,那3家就是除以3喽,晚上小区大门让出租进吗?我作为本户新闻发言人,认真做了回答,但让我不愉悦,或者说是奇怪的是她越说离我越近,先是在床上数她的眉笔,然后在我脚前解鞋盒绳子,最后跟我一同坐在沙发上问我卫生费除以3后是四舍还是五入,这屋配的是单人沙发,她基本是趴在我身上说话了,还没画好的眉毛我能看出那些是原装的哪些是合资的.她要干吗?

    我很快就着下面慢慢的硬起来,往后靠,太不习惯了,怎么一点前戏也没有,不专业啊!她还在问着窗户冬天进风吗!最后落到我不给配窗帘,一再说你就回家好好找找,在这几行字看完的当口,她趴在我身上,确切的说是还有5毫米,反手已经把半袖的后面的绳解开了,正在解胸衣挂钩,白的,带蕾丝,

      我老婆那款好象下面是双边,在她的前车灯即将喷薄而出时,我站身来,推说我看看热水器开关接触怎么样了,她瞄了一眼我的帐篷,在身后把门关上,留给我句:你就回家好好找找,我参观到厕所,还真看了一眼热水器,正打算嘘嘘下,等尿出来我的反映是:我射了,纸纸纸,擦了走人,为什么啊,她为什么啊?我为什么啊?我快到地铁时想明白她大学学什么专业的了,她窗户什么时候漏风啊!现在是初春,夏秋冬,好漫长啊,让西北风来的更猛烈些吧!

  2、透明人Ⅰ
  没等刮那,机会来了,热水器真坏了,夏天,3家都着急,我带上工具,揉揉蛋蛋,奔向沙场。小屋的小江开的门,他是南方人,一天不洗澡就蛋疼,他那东北性伙伴倒不着急,还给我拿了瓶水,进厨房关总闸时我惊呆了,这么多丁字裤啊,赤橙黄绿青蓝紫,绣的、印图案的、隐纹的、蕾丝的,还有一件是牛仔布做的,我回家问我媳妇好几次有这见识吗,她都自愧不如。

    性伙伴看出我受精的样子,连忙澄清,不是我的啊,我才来几次啊,要洗也不会凉这啊,努嘴,那姐妹的,又补充到,其实丁字裤就看着和扒的时候好看,穿起来不咋地。小石用那南眼软软的瞪她一眼,我头顶两块蕾丝锁边暗紫色小布,完成了关闸动作,那姐姐出来了,只裹了一件男式衬衫,假的Hermes,标上有线头,两条干腿从下摆伸展出来,惹的性妹踹一脚南眼回炕了。

    干姐也不介意,朝我一酒窝,说大哥能帮我在这再拉俩绳吗,实在没地方凉,说着两手高举左右比画着海拔,中间,我看到中间全是皮肤和器官,她左右挥,我上下看,我膨胀的样子丝毫不形象她对绳的要求,说完她去嘘嘘,完了问我怎么没水,我说总闸我关了,她哦一声进屋了,期间厕所门一直处于待命状态。修完龙头我有点害怕再来这了,公粮也不能老交这啊,连个推敲动作都没有。
  
快国庆的时候我来收水和气的钱,抄完表,分配完,把条挨家贴门上,贴到大屋时姐姐在里面问谁啊?我说你该交水和气的钱了,你有零的吗?她说你等下,要不你进来吧!我推门进去,彻底窒息了,一股浓重的那个味,我太熟了,亲切的味道伴着我交给右手的性福直到昨天,不过也太浓了吧!

    我拨开浓雾,定睛观瞧,床上的干姐坐在被窝左手习惯的举着被角到下巴,右手挥着钱包让我自己拿零钱,除了堵在枪眼上的这三角被区域以外,我接钱包时甚至能看到伊的蝴蝶谷,还钱包的当口我闹明白毒蛇雾的发源地了:窗台,7个用过的安全套,有在纸里包着的,有直接潜伏在大理石上的,有吐了一地的,8个包装,杜蕾斯的居多,还俩天津橡胶一厂的,可第8个产品那?套走啦?忘拿出来啦?红烧啦?

    更诧异的是窗台下睡袋里宣传出的半条玉腿,猪圆玉润的,满脸的卷发挡着看不出是何生物,我一系列的仔细勘察现场得益于我们对她表妹是属于过路的妖精还是常驻的意见分歧,我最后都急了,你要是再敢说是过路的我通知孙悟空了!水、气都交双份,少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腿吗。

  3、ET
  春节前干姐要回老家,说房子由她表妹续租,并且她会把下一年的房租都交了,大方了啊?拿钱去。

  进门前我屏住呼吸,以潜水员的姿态出现在姐妹面前,结果大出意外,屋里鸟语花香的,收拾了,干姐在整理行囊,猪圆躺在床上看书,言情吧?干姐竟然拉我手坐下,人家还是处男多不好意思,直接半推半就完了,说了好多照顾表妹的话,还送我一张对面洗浴中心的贵宾卡,我自是以养猪专业户的胸脯向她诺诺,那头生物还在津津有味,仿佛真是在谈怀柔一处养猪场的生猪屠宰问题。

  拿到一年钱,我称谢要走,姐姐说你来我再跟你说点事,把我拉到厕所,关门,脱衣,转身,俯身,我敢肯定不是要一起修马桶,她什么也没说,等我,从两腿间向上递一个套套,外文,伊拉克的?美军认证产品?我愣住了,解皮带的手鸡动了,但鸡没真动,WHY?就为我照顾下阿妹妹?我能照顾什么啊?哪能这么糟蹋良家妇女那!我拍拍崛起的肉肉,转身走了,白落一伊拉克套套,回家进行安全性行为再写评测报告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