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深夜在医院遇上一个让我色心顿起的小护士

点击:
    本人简介:1980年生,属猫,身高173,体重60,学历本科,专业该死的中文,典型的闷骚男人,外闷内骚。结婚前一直以处级男生的形象苟活于世,结婚后始终以第一职业为本分,做一天二爷日一天/B,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苦中娶乐(注:我老婆叫乐乐),忙中偷腥,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吸毒,不找小姐,如果还不偷情的话,应该算是个好男人了!可惜的是,我偷情!对了,还偷菜。

  我最信奉的至理名言是:没有睡不了的女人,只有不会睡的男人。
  简介结束。
  昨天晚上正睡到半夜的时候,我随手摸了摸乐乐的小咪咪,突然感觉到她的身上好烫好烫,一量体温,三十九度,我靠,高烧!
  赶紧给她穿好衣服,抱她下楼,开车去医院。
  我家离医院近的一B,我每天上班都要从那个急救中心所在的医院经过,也就是两三分钟的路程。

  检查,化验,拍片,没有什么异常。
  医生初步诊断为,没大事,是感冒发热。
  还好,我松了一口气,少怕丧母,壮怕丧妻,女怕丧/J,男怕丧/B嘛。
  打过退烧针,把乐乐安顿在病床上。我去催医生挂吊水。
  护士值班室,只有一个小护士,穿着粉红色的实习服,趴在操作台拿着个小本子在认真地作着纪录。一头短发,面目清纯。阅女无数的我不禁心里一动,靠,是个天然美眉。
  她抬起头,我注意到了她实习服下中度隆起的前胸,心里暗暗骂道,他二奶的,这棵小白菜不知道哪一天又被哪只猪给拱了?
  年轻美眉就是好啊,个顶个的都像熟透了的草莓蛋子,别说吃了,看着都解馋,不馋都想日。

  小姐,三十七床的水呢?
  她扫视了整个值班室,眨了眨眼说,这里哪有小姐啊?
  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用语不当,马上改口说,对不起,我是来找护士给三十七床吊水的。
  我嘴里说着眼睛却跟着她雪白的脖子转来转去,她简直就是一白颈小天鹅,当时我就有了一种想去摸摸她那小脖子的冲动,可是我没敢。
  尼姑屁股摸不得,护士脖子就能摸的得么?

  嘻嘻,我以为你酒喝高了把这里当成……她抿嘴偷笑着,拿着输液瓶又看了我一眼,突然眼睛一亮,问我,你名字?
  我赵军。咋了?
  你真的是赵军啊。她乐了,更加兴奋地往外走,说,赶紧去吊水。记住啊,吊完水你就跟着我出来,有事交待你。
  行行行。我边答应边跟着她往外走,心里琢磨着,会是什么事呢?乐乐这病也没什么大事啊?就是有事,也是医生交待,轮不到她一个实习小护士啊?
  走在这个小护士的身后,我是色心顿起:你可以不让我犯罪,但是你不能不让我审美。

  她白白的小脖子就裸露在我的眼前,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欣赏一个除了媳妇以外的女孩。可惜的是我看到的只是脖子的后面,但是你应该能从脖子的后面想像出她的脖子的前面,脖子的侧面,脖子的下面。别忘了,脖子的下面就是那两只现在随着她的走动而微微同步蠕动的软咪咪啊!
  不过那两只可爱的软咪咪有没有经历过男人的九阴白骨爪伏胸十八舔呢?我是越想越兴奋,越兴奋越想。
  现在我就盼着早点给乐乐吊上水了。

  给乐乐吊上水,我老老实实地跟着她到了病房外面。当时我的小弟弟一时兴起,正好紧紧地顶在牛仔裤的硬硬的拉链上,,随着我的双腿的摆动进行着剧烈的滑动摩擦,很不舒服。
  就这样一直顶着走到了护士值班室的门口,她停了下来。要是她心情冲动一直走到医院大门的话,我的小弟弟怕是要盔歪甲斜头破血流了。
  她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就小声问我说,网上的那个长篇《我的***女友》是你的大作吧?
  你怎么知道?我盯着她那微微起伏却又幅度不小的胸部有点吃惊。

  那你意思就是说你是呗!她眼里放光,嘴上带笑,她用手比划着说,我看过你的照片呢,在你的贴子上。所以今天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嘿嘿!
  哦,原来是这样。我先是松了一口气。
  你比照片上的你还帅。她小嘴向上抿起来,笑的更甜了,。
  是吗?我靠,这个小护士现在肯定对我有好感,百分之万。
  呵呵……哈哈……嘿嘿……咯咯……赫赫,我在心里乐的呀,就差没感激老天爷他八辈子祖宗了。
  对上床来说,有好感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后面的路还很长,还很遥远,有可能还要爬乳山过草地,历尽千难万险。

  到底需要多长时间,这就得看天时地利人和了。
  反正,只要我愿意,迟早,都是我的菜。
  是我的菜我就要啃。
  反正她这棵卷心菜总要有人啃的,谁啃不是啃啊?
  旁边有人经过的时候大声咳了一声,我才从刚才的遐想中震惊过来。
  我定了定神,才意识到,我现在不是在自己家的被窝里,这么意淫是大大的不对滴。只好对她呵呵傻笑了几声。
  是不是说你帅你不好意思了啊?你看你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很帅嘛!她用手指着自己的脸上相对应的位置,语气十分确定,还似乎有点羞赧地说,我真没想到在实习医院会遇到我的偶像呢,感觉好浪漫啊!
  是吗?我装模作样地反问她。其实她的意思都已经很明显了,还用我再问嘛。我心说,我靠,什么好浪漫?不就是浪吗?这经常在电视剧里出现的,先是女的说好浪漫啊好浪漫啊结果没几天就浪到床上去了。只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小妈的有一天竟然也有这么一个我馋涎欲滴的小尤物也会这么亲口对我说好浪漫啊。电视剧里的这种情节我比较了解,发展模式一般就是,说过好浪漫好浪漫以后,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从此粘糊到了一起,先是手拉手肩并肩,接着面对面的喝口水,再就是摸大咪咪抠小妹妹,最后身上的东西都摸完了没的摸了就开始兽性大发吭吭哧哧了,干得最后谁也离不开谁,谁反对都分不开了,最后成了一对狗男女。

  根据目前权威的主流电视连续剧来推测,我和这个脖子白白的小护士应该有这个可能。

  她往我跟前蹭了一步,试图趴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句什么。把我吓的连忙往后退了退,我的内心是非常矛盾的, 虽然特别渴望她能趴在我的耳边,让她的呼吸轻轻地吹拂着我的脸颊,但是,公共场合,男女授受不亲,尤其少女不宜,我只能道貌岸然了,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她还是觉察到了我对她欲迎还拒的排斥,笑了笑,这时我看到了她连牙齿都是洁白洁白的,我的心又没出息地跳了起来。
  苏瞳,苏瞳,好像是护士长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看到了她在,就喊,苏瞳,你快去,26床换水。
  我在这儿呢,她翘起脚答应着,然后对我笑了笑,赵军,有空找你签个名。老早就想找你签名了。
  好吧。我拦住急着走的她说,你要交待我的事呢?还没说呢!

交待你的事?哦,就是有空找你签个名啊!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又眨了眨眼说,有空再说?嗯?
  说完,她飞快地跑开了。
  我在原地怔了一下,应该说太意外了。
  没想到在人民医院也会碰到女粉丝啊,而且是一个水灵灵的小护士。
  难道说,我的艳遇真的就要来了?
  直到苏瞳的背影彻底消失,我才意识到我是来给乐乐看病了。
  红颜祸水啊,我摇摇头,赶紧跑回乐乐的病房。
  乐乐靠在病床上,看着输液管里一滴一滴慢慢往下滴的盐水出神。
  那咱们天亮了是不是不办那事了?我试探性的问,总不能带病离婚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