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他居然嫌弃我技术不好 第5节

点击:

  我妖娆一笑,“两万。”

  食指划过我的下巴,他埋汰,“价格太低,难怪不怎么样。”
  我起身,双手缠住他微微湿濡的脖子,“开心,不就好了?”
  “陆潮生的情人,原来这么放荡。”
  说完这句无比嘲弄的话,他不再和我交流,反复折腾我。
  他对我是极其轻视的——他对我从头到尾,只有暴力。毫无温柔,全不珍视。

  地毯上全是碎渣,他却不在意,让我的背变得鲜血淋漓。
  我更无意去辩解什么。
  我是陆潮生的情人,因为陆潮生的身份地位,是琏城公开的秘密。
  至于放荡,陆戎不过是嘴上埋汰,说不定,他其实是舒服的。
事后,他站在我面前,意兴阑珊扣衬衫。
  我闻着让人窒息的黏腻味和血腥味,瘫在地上,毫不动弹。
  狼狈又如何?
  我在陆戎面前,怕是尊严都没有。
  扣好衬衣,他轻轻扯弄,竟要走。
  我当即抬起酸软的胳膊,拽住他的裤脚,“陆戎,你这就走了?”

  “不然?”他凉薄反问。
  包厢的灯光一直是昏暗的、暧昧不明的,此时此刻,我和陆戎,真的像是一、夜、情。
  陆潮生告诉我,男人多半都是提上裤子不认账的动物,我算是见识了。
  反正我连身体都出卖,没什么是不可失去的。我直接挑明,“我要替陆潮生还债。”
  半跪在我面前,他讽刺我,“我还没走,就急着为死去的男人付出?”
  我毫无波澜,“陆戎,是因为这个死去的男人,你现在才会在我身边。”明明该说软话,我却再次和他呛上。
  他俯视我,目光,冷冷的。
  我无所畏惧,和他对视。
  “两天后,到我公司找我,签份合同,陆潮生就不再欠我钱了。”

  “为什么是两天后?”
  我生怕他,是拖延时间。
  “凌晨的飞机,出差。”他抬起腕表,“还有两个小时。”
  听到这句话,我硬撑着起身,软蛇一样缠住他,吻在他的脸颊上,“陆总一诺千金。”
  他推开我,“你又何必高兴得太早。”
  再次重重摔在碎渣上,锥心刺骨的痛顷刻侵占我的全身,但抵不过我的快意。
  陆戎出门后,我仰天大笑。
  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至少我让陆潮生不再负债了。
  笑着笑着,我流出了眼泪。
  “嘎吱”一声,包厢门又被推开。我下意识抬头看过去,是杨玏。
  我又摔回原地,不再动弹。
  我知道我此刻一丝不挂,我就要被杨玏看见。他说他爱我,然后逼我做陆戎的女人,我恨他。
  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他,但我要折磨他,从肉体到精神。
  从声音判断,杨玏关门又出去了。
  我擦干眼泪,讥讽他的胆小。

  他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吗?这次,连我的身体都不敢看?
  刚刚承受过陆戎,我处在自我厌弃中,惩罚杨玏的同时,也在惩罚我自己。
  几分钟后,杨玏再次站在我面前,给我盖上柔软的毛毯。
  他半蹲着,扯弄毛毯,把我盖住。

  我冷漠,全无感动。
  弯身将我抱起,他突然停住。我看过去,他好像在看地毯上的一片狼藉。
  “林小姐,你受伤了。”他轻轻出声。
  “你觉得呢?”我轻飘飘反问,满不在乎。
  他沉默,将我放在沙发上。他动作很小心,令我趴在沙发上,“林小姐,你等一等,我帮你处理。”
  陆潮生培养的人,确实全能。比如这个杨玏,真的会处理伤口,且不会比医生差。
  我这样的情况,去医院并不是件好事。
  何况,让杨玏处理我的伤口,我才能更好地折磨他。

  杨玏动作很快,我还在思考,他已经进来。
  酒精涂上伤口的瞬间,刺啦刺啦,还是有灼痛感的。我一点都不压抑自己的天性,叫得此起彼伏。
  杨玏说过,我是有魅力的,此刻我后半身裸露在他视线底下,我又一阵阵的近似呻、吟的呼痛。
  我不信,杨玏没有感觉,不会痛苦!他对陆潮生的忠诚,注定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可是,他爱我。
  想到这个,我突然笑出声来:原来在这世上,有个人比我还痛苦。
  杨玏不问我故意的叫喊,也不在意我突然的笑意,专注给我处理背上的伤口。
  “林小姐,穿上衣服吧。”约摸半个小时后,他收好东西,走到我面前,背对我。

  我觉得折磨够他了,不再娇言软语,慢悠悠穿衣服。
  “林小姐,你和陆戎谈得怎么样?”杨玏平静问我。
  “两天后签合同,”我回,“萧氏那边你再拖几天,陆潮生要盖的蔓生大楼,我必须亲自操刀。”
  陆潮生的公司已经被陆戎并购,七七八八的生意早就各有后路。但这蔓生大楼不一样,从设计之初,他就是为了我们。
  他的商业帝国我留不住,但这尚未竣工的大楼,我一定保证按照他的意愿落成。
  陆潮生一死,所有的合作伙伴纷纷撤离,不是奔向陆戎,就是另攀高枝。

  但萧氏似乎不同,竟给杨玏模棱两可的态度。
  不管原因是什么,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萧氏那边,林小姐不用操心。”他停顿,“这两天你就好好在休养,等看到了陆戎的合同,我们好具体商量以后的路。”
  “那行,”我施施然起身,“我们回去吧。”
  陆戎折腾得厉害,我走路之间,仍有撕裂的痛,可我不想在杨玏面前示弱。

  而且软弱本身,毫无用处。
  杨玏伸手扶我,被我重重拍开。他并不介意,收回手,“林小姐,陆戎绝非良善之人。”
  我仰头,冷笑反问,“难道你是吗?”
  “林小姐,你先去车上等我,我来善后。”
  “行。”在杨玏眼皮子底下,我偏要走得步步生姿。等到出了包厢,我才稍微放缓步子。
  一晃两天过去,我按约跑去陆戎公司找他。
  陆潮生的负面没有散去,杨玏可以挡走追债的人,但也让我不要走动。这些天我待在别墅,不是对着陆潮生的旧物发呆,就是从各种资料钻研陆戎这个人。
  见陆戎需要预约,还挺复杂。
  不过幸好,他不是翻脸不认人的,还是放行。
  走在陆戎的公司大楼,我丝毫不怯场。因为在我心里,陆潮生的,更好。
  “来了,过来。”陆戎看到我进办公室,波澜不惊的,语气也不咸不淡。
  我赶忙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他递给我黑色的文件夹,“看一看,然后再签字吧。”

  我接过,低头细看。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签合同,而且关于陆潮生的两亿负债,我不能有半点差池。
  看完合同,我心情并不能好起来。
  陆戎让我做他的秘书,跟着他做生意,我每次失败,他都可能终止这合同。直到,他觉得,我谈成的生意,足够让他赚到两亿。
  更无理的是,他随时可以终止合同。
  “这……”我看向他,说不上话。
  “怎么,不想签?”他闲转钢笔,“还是你真的被陆潮生惯坏了,觉得你伪装的第一次,值两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