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他居然嫌弃我技术不好 第4节

点击:

  我推开他的手,“不了,曲总。”
  不想他转眼动怒,砸了酒杯,“我让你唱,你就给我唱!”
  我维持笑意,倔劲上来,“曲总,我唱完了,不唱。”

  我让杨玏放出风声,我要在江南会所唱歌,为的是陆戎,不是这些嗓门大本事小还自以为是的男人。
  姓曲的很生气,脸上肥肉一抖一抖,“你还以为陆潮生是那个在琏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你现在出来卖,不就是为了那个自杀的怂货还债吗,装什么清高!”
我抓起酒杯,狠狠泼向面目狰狞的肥脸,“你没有资格说陆潮生。”
  “你这个贱女人,你敢泼我酒?”姓曲的左手抹走满脸的酒液,右手抓起酒瓶就要砸向我。

  我仓皇出逃,并不意外在包厢门口撞到岿然站立的陆戎。要不是杨玏告诉我陆戎到了,我也不演这出戏。
  与他目光碰撞时,我表现得像看见救星,狠狠拽住他的手腕,“救我。”
  陆戎反扣住我的手腕,稍一使劲,将我带到他身后。
  “陆……总?”姓曲的迎面看见陆戎,那表情跟吃屎一样错综复杂。

  很快,姓曲的调整表情,笑得谄媚无比,“陆总,您提早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陆戎,当年这个姓曲的也对陆潮生阿谀奉承。就在刚刚,他把陆潮生贬得一文不值,这样的人你不必跟他谈生意。”
  “你!”姓曲的恼羞成怒,碍于陆戎在场,没有对我破口大骂。
  陆戎开口,“曲总,您先出去,这个包厢留给我,怎么样?”
  姓曲的哪敢拒绝,点头哈腰就出门了。
  包厢门关上了,我莫名被陆戎挤在门背上。他比我高,单单俯视我就很给我压迫感。
  我被他看得不自在,“陆戎,难道你不觉得我在帮你看清那个姓曲的人的真面目?”

  “你的目的,是我。”他,一针见血。
  他直接戳穿,我一时竟无言以对。
  很快,我恢复战斗,笑得灿烂,“难道你来这江南会所,不是为了听我唱歌?”
  陆戎倘若对我毫无兴趣,不会前来江南会所。然而他对我的兴趣,不是想要占有我或者怎么样,他只是想看着陆潮生的情人,堕落糜烂,一蹶不振。
  他勾唇一笑,“我说过,我对陆潮生的情人,很好奇。”

  有意无意的,我的身体碰撞他的,我勾扯他的领带,“你以为,我也会跳楼自杀?”
  任我卖弄风情,他波澜不惊,“出来卖,似乎并不是很好的选择。”
  我凑近他的脸,唇贴在他的耳廓,徐徐吹气,“陆戎,我想卖给你。陆潮生的债,我来还。”
  离他太近,我可以清晰看见他耳后有近似于无的绒毛。
  手腕处被捏紧,他将我拉离。而后,他勾挑起我的下巴,逼迫我跟他对视,“你真正想的,是杀了我。”
  他不愧是老狐狸,什么都能看透。
  我仰着脸,笑得花枝乱颤,“陆戎,你敢买我吗?”
  “啪”,出乎意料,他重重给我左脸一个耳光。
  他用力很大,我又没防,直接摔在地上,后脑勺磕到墙面,痛到溅出泪光。

  “陆,戎。”我单手撑地,艰难喊他。
  他逼近我,俯瞰我,冷冷询问,“陆潮生仅仅教会了你勾引男人吗?”
  看来,是我的轻薄引起他的反感了。
  缓过劲来,我重拾笑脸,攀着他的小腿站起,“怎么,你更期待我创业,变成你和陆潮生那样的人?”

  他不予置词。
  我起来后抓住他的肩膀,含笑迎视他,“可是陆戎,负债两亿,我怎么重新开始?你看到了,现在连那个姓曲的都可以轻贱我。”
  说话间,我扯出他的衬衣。
  他没有拒绝,我当成默许,伸进去。
  “而且,陆潮生只教我讨男人欢心,没有教我做生意,要么,你教我?”
  他捏住我作乱的手,拎出他的衬衣,“讨男人欢心?你只会这些低俗的手段?”
  “陆戎,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你见过我。当时,你是喜欢我的吧?”
  十六岁时,我还沉浸在陆潮生给的光芒里。锦衣玉食,天真无邪,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据杨玏调查,陆戎收藏着当年画的画,我和陆潮生共骑一马驰骋草原的画。
  或许因为这些,杨玏才更毅然决然地让我去勾引陆戎。
  又一声脆响,我的右脸结结实实挨了下。我撞到墙上,感觉不到很痛,笑得更为灿烂。
  “陆戎,你是不是心虚?”

  他掐住我的脖子,厉声道,“和陆潮生有关的一切,我都恨。”
  “我是陆潮生深爱的人,你逼死了他,为什么放过我?”脖子上的痛尚未致命,我往死里挑衅。
  杨玏和我事前商讨的,并不是这样。可我莫名地,被他牵动情绪——我还是不能太好地控制对他的恨意。
  他忽而轻笑,变得温柔,“活着的人,不是更痛苦?”
  “我一点不痛苦。”我趁他手劲变小,咬上他紧抿的唇。
  他大手推我,我死命咬他。
  我本来想吻的,可他反复无常的,我不得不选择极端的方式让他对我印象深刻。
  血腥味弥漫,我突然感觉到快意。

  就那个瞬间,他猛然推开我。
  他手劲不小,我踉跄后退,再次重重撞上墙壁。碰撞的瞬间我眼冒金星,差点断气。
  要不是当年陆潮生为了让我自卫手把手教我拳脚、带我锻炼身体,我现在肯定受不住陆戎这么推来搡去的。
  等我缓过来,猛然发现陆戎已经走了。
  我怒火攻心,抓起酒瓶就往门上砸,“陆戎,你这个王八蛋!”

  破碎声炸开在我耳边,我不觉得不够,又抓起烟灰缸,能砸的,都砸了。
  “陆戎,你敢杀人,不敢睡我!你这个胆小鬼!”
  “嘎吱”一声,门开了。
  我震惊地看向去而复返的陆戎,一时语塞,“你……”
  他不言语,步步逼近我。
  我下意识后退几步,“你干什么?”

  他将我推倒在地,“你。”
  地毯上全是碎片,我穿得薄摔得重,硌得慌!我哼哼唧唧还没开火,他的吻就如雨点般密集砸向我。
  我无处可躲。
  陆戎的气息是凛冽的,离他太近,就像身处寒冬。
  最为重要的是,他不是陆潮生而且是逼死陆潮生的罪魁祸首。
  我恨他。
  和他亲密接触,我无法避免地觉得恶心。

  可我要假装喜欢他喜欢得要命,让他喜欢我,我才有机会赢,有机会报复。
  抛开油然而生的恶心感,我努力主动。
  他不想要细水长流,直接撕我的衣服。
  我的确是被陆潮生捧在手心细细培养的,各个方面。我绝非懵懂少女,克制住对他的恨,我能豁出去。
  “啪”,他突然狠狠给我个耳光。
  多处的痛让我有点蒙,睁大眼睛看着意外深沉的陆戎。
  与我视线相撞后,他勾唇,轻蔑问道,“陆潮生养了十多年的小情人,花了多少钱做修复手术?”
  当下,我已了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