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他居然嫌弃我技术不好 第3节

点击:

  他不疾不徐回,“如果出卖身体是必经之路,一招制敌不是更好?”
  我抱紧骨灰盒,重新坐在楼梯上,接连摇头,“杨玏,你疯了……”
  “林小姐,在先生的保护下,你不食人间烟火,你衣食无忧。对于现状的考量,你肯定远不如我一针见血。我知道让你去做先生的情人很荒唐,但那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我紧咬嘴唇,不回答他。

  “林小姐,你是先生一手培养出来的,你的魅力,你自己不知道,但我们知道。哪怕你顶着先生情人的名号去接近陆戎,我也相信你会成功。”
  我仍然不回答。
  “林小姐,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想通,我把资料放在这里。你要是想通了,你就钻研下。你要是想不通,你可以选择走先生的路。但我处理完事情回来,你决定肩负起先生的所有身后事,我就不会让你再去死。”
  我瞥见他放在我身上的文件夹,依旧不作反应。
  我,又能做什么反应呢?
  “林小姐,我想再补充一些话。我个人,爱了你很多年。我不保证我对你的爱胜过先生,但我确定我比现在活着的任何人都不想你去做陆戎的情人,可……形势所迫。”
  我震惊抬头,而他快速扭身离去。
  杨玏爱我,然后他逼我去做陆戎的情妇?

  我丝毫不感到荣幸,反而觉得周身阴冷……杨玏未必会比陆潮生心机深沉,可陆潮生在我面前,都是温柔的。
  当然,陆潮生教会我很多事情,都是以柔和的方式,从没一次,是跳楼这么决绝。
  杨玏离开,独留我一人。
  我抱着陆潮生的骨灰,没有再痛哭流涕,犹疑不决。
  杨玏既然爱我,又逼我去复仇,理由只能是对陆潮生的忠诚。我记得陆潮生提过,十多年前他救了杨玏的命,自此留在身边,从培养到重用。

  我记事起,陆潮生就陪在我身边。
  这一点,我可以理解杨玏对陆潮生的感激和感情。
  理解,不等于原谅。
  我甚至憎恨他最后一句强调他爱我,就是逼我去勾引陆戎!逼我用陆潮生教我的一切,去勾引陆戎!
  我不去找陆戎,难道去找陆潮生?

  回想起往日陆潮生对我的疼宠,上次见我,恐高的他还答应陪我去蹦极……
  难道陆潮生这辈子唯一一次懦弱,我爱他,却只能跟着他懦弱吗?
  我一直觉得,比之姜珊珊,我才真的爱陆潮生。所以,我的爱,只能支撑我,陪他去死?
  重点是,我一直无法消化这条消息:陆潮生跳楼自杀!

  我无法相信,我手中怀抱的骨灰盒,来自我深爱的男人的遗体……
  我一坐,就坐了几个小时。
  猛然间,天黑了。
  我踉跄站起,摸黑开灯。
  “啪嗒”一声,亮的只有嵌在天花板的格栅灯,水晶灯已经被砸了。
  我看着满室狼藉,突然下了决定。
  我要去接近陆戎,我要让害陆潮生万劫不复的他,尝到同样的痛苦。

  不,加倍的痛苦。
  决定后,我跑回楼梯旁,抓起杨玏留下的资料,翻看起来。
  第一页就是陆戎的照片,我一眼认出,他就是飞机上我觉得熟悉的男人。当时没有觉得什么,现在我还是后悔。
  我那杯水,应该泼在他的脸上!
  强忍愤怒,我浏览这几张资料。有他的喜好,也有他的成名之战,更有他为什么针对陆潮生。
  “林小姐,该吃晚饭了。”
  正当我钻研时,消失的杨玏再度出现。
  我瞪他,“你还管我死活?”
  他回答:“林小姐,显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从现在起,你只需要把我当成你的后盾。如果报复陆戎的路实在难走……”
  我截断他的话,“我既然决定,就不回头。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不会跟你远走高飞。”
  “吃饭吧。”他指向几米开外饭桌上的外卖。

  我打赌,他的心情受了影响,我不同情,而是暗爽。
  “我不饿。”我拒绝,“杨玏,我要留住这别墅,其他我的资产你都筹集起来,我要替陆潮生办丧礼。”
  “行。”他恢复了特助模式,这次是我的特助。
  看向他,我突然朗声说道:“杨玏,不管我变成什么样的人,你都没有资格怪我。”
  他不畏惧与我对视,“当然。”
  “筹集资金前,”我吸口气,“现在你帮我做个文身。”
  在我的隐秘之地,刻上“陆”字。
  我不想仓促办了陆潮生的丧礼,因此杨玏在之前基础上又筹备了两天。
  而这两天里,我每天都对着陆戎的照片,假想自己如何勾引他。
  夜深时,我还会抱着陆潮生的骨灰看着他的照片哭。
  但是,他死了,他有特权。
  私、处的文身不再痛了,我也该切换到战斗模式了。
  丧礼当天。
  树倒猢狲散,我邀请的很多人,都临时推辞有事。连姜珊珊都没来,说什么出国了。倒是有媒体想采访我这个陆潮生的情妇,我让杨玏挡住,不想坏了陆潮生最后的清净。
  我看着陆潮生的遗像,在心里对他说:陆潮生,以前他们都说我不过是爱你的钱,事实证明,他们才只爱你的钱吧?
  当你落魄时,你的丧礼,他们都不愿意来。
  “很难过?”
  突如其来的男音让我震惊,我猛然回头,发现正是陆戎!

  我并没有邀请他,他为什么来?
  “陆潮生是值得尊重的竞争对手。”
  他这是向我解释他的来意?为什么我只听出了假惺惺?
  “谢谢。”我勉强出声。
  在陆潮生的丧礼上,我并不想开始勾引计划。
  陆戎的吊唁走程序,没有很煽情,没有很冷漠。

  结束后,我再次感谢他,送他出灵堂。
  “林小姐,现在比飞机上更漂亮。”不想他临走之前,冒出这么一句。
  我诧异,迎上他隐如深海的眸子,“那天是巧合,还是你有意为之?”
  “陆潮生的情人,我很好奇。”
  说完,他扭头离去。
  我愣在原地,陆戎的意思,在头等舱,他已经把我读透,而我只是把他当成陌生人。
  几分钟后,我回过神,再度走到陆潮生的遗像前。
  直到夕阳西下,前来吊唁的人,一只手数得过来。想当年陆潮生风光之时,多少人恨不得踩破陆潮生别墅的门槛。
  对着陆潮生的遗像,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这些捧高踩低的人后悔。
  “林小姐,差不多了,不会再有人来了。”杨玏神出鬼没的,突然站在我身旁。
  我并未受惊,“明天,要开始战斗了呢。”
  在我被陆潮生捧在手心时,我眼底看不见任何人,我一定见过陆戎,不然我不会在飞机上觉得他熟悉。
  真正有印象的交锋就两次,飞机上,灵堂里。
  足够了。
  陆戎绝对不是容易对付的人,他比资料上更立体,更复杂。

  陆潮生喜欢海,因此我让杨玏连夜开到海边,我亲手洒了他的骨灰。
  等我替他报仇,我就住在海边,陪他到老。
  一天后,江南会所夜场。
  “林小姐,再唱一首吧。”面前的男人,地中海,圆圆脸,猥琐相。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