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他居然嫌弃我技术不好 第2节

点击:

  杨玏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方正盒子,“林小姐,这是陆先生的骨灰盒。”
  再也无法自我逃避,我抱住陆潮生的骨灰坐在最后一阶楼梯上,走神,默默流泪。

  陆潮生给了我生命,给我了一切。他对我向来好极,为什么他跳楼,都不告诉我?
陆潮生,你一个人孤单吗?你想我陪你吗?
  念头一起,我猛地站起,转身上楼。
  “啪”的一声,我的手腕被扣住。
  我回头,瞪杨玏,“松手。”

  杨玏说道,“林小姐,如果你爱陆先生,是该选择坚强,替他还债,然后好好活着。”
  “这也是……陆潮生的意思?”
  杨玏回:“这是我的意思,也是林小姐自己的意思。”
  他说话还是不咸不淡的调子,却生生砸在我心口。
  正在僵持之际,门铃声响起。
  杨玏松开我,去开门。

  而我,站在原地思考,陆潮生想要的是什么,我想为他做的,又是什么。
  阴曹地府,我也不确定是否能相见。
  可他在这人世的污名,我可以拼尽一生帮他洗清。且我活着一天,就还会有人记得陆潮生。
  “林蔓,你这个贱人!”

  怒骂声来自陆潮生的原配,姜珊珊。
  骂完,她还觉得不够,唰的给我个耳光。
  我不还手,抱着怀中的骨灰盒,任她打骂。我从来不觉得,我是她和陆潮生之间情感的第三者,但我始终是他们婚姻里的第三者。
  脸上火烧火燎的痛,远不及我失去陆潮生的痛。
  “要不是因为你,陆潮生怎么会负债?他怎么会被逼得跳楼?!他的死害我身败名裂,他却还留别墅、财产给你!凭什么!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姜珊珊撕心裂肺地喊着。

  赶在姜珊珊第二次扇我耳光之前,杨玏抓住姜珊珊的手,“夫人,请你自重。”
  姜珊珊满脸通红,怒吼,“凭什么我要自重?!我失去了我的丈夫,我荣华富贵的生活,我为什么要自重?!”
  她话音未落,门再度被推开,跑进十来个黑衣黑裤戴着墨镜的高壮青年,将我们团团围住。
  姜珊珊脸色刷白,质问来人,“你们……来干什么?”

  站在中间应该是领头的青年回答:“要债。”
  姜珊珊疯了一样尖叫,面向他们,“我没钱!我没有钱给你们这些吸血鬼!我没钱!别追着我要!”
  得到姜珊珊这样的回答,领头青年看向左右,“砸!”
  十来个人,都动作很快,他们约好似的,先挑大的砸,声音巨大。娇生惯养的姜珊珊,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不已,早就不找我算账。
  我也很害怕,毕竟之前我都活在陆潮生的庇佑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杨玏会保持沉默,我只知道,我再不出声,陆潮生亲自选的东西,就要被砸完了。我和陆潮生的家,会面目全非。
  在接连不断的破碎声中,我走到领头青年跟前,朝他喊:“我愿意替陆潮生还债!”
  砸东西的人停下了,我面前的青年,挑衅,“你说你愿意陪我睡抵债我信,你愿意还债,你有钱吗?”
  “啪”,受不了他的调戏,我当下给他一个耳光,恶狠狠地瞪他,“我是陆潮生的人——林蔓,我说了我会替他还钱,绝不躲藏!你现在闹下去,除了痛快,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那人用拇指抹过唇角,表情变得狠厉。
  我挺直腰板,努力不输气势。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林小姐,”他那口气,更像嘲弄,“可以,我相信林小姐会还债,但这东西,因为林小姐送我的耳光,还是要砸!”
  那几个人听到“砸”,又开始摧毁东西。

  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再度肆虐。
  我克制体内地恐惧,和他对视。
  身后的姜珊珊,显然被惊心动魄噪音吓住,时不时惊呼。
  而我,从此以后,失去了惊呼的权利。
  我要,代表陆潮生。

  他们把一楼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后,十来个人涌向楼梯口。
  我出声阻止,“我保证,你们胆敢踩上楼梯,我就让你们拿不到一分钱!”
  领头一笑,“果然是陆潮生圈养的小情人。”
  令我意外的是,他挥挥手,领着手下的人撤退。没几分钟,闯入者走光。
  一片狼藉的别墅内,恢复安静。
  一直装死的杨玏,走到瑟瑟发抖的姜珊珊面前,“夫人,你想要躲开这样生活的最好办法,就是和陆先生离婚。”
  姜珊珊尖叫,“杨玏,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我不和陆潮生离婚!我不离!陆潮生肯定还有财产,应该归我!归我!我是他的合法妻子。”

  这样的姜珊珊,像是疯了。
  杨玏惯常冷静,“夫人,陆先生不仅一无所有,且负债两亿。你若不离婚,林小姐也不能名正言顺地为陆先生还债。夫妻一场,陆先生不会怪夫人情薄,只会感念夫人愿意放手去过自己的生活。”
  “两……亿?”姜珊珊哆哆嗦嗦反问。
  杨玏回,“是的。”
  沉默几分钟后,姜珊珊妥协,“我愿意,离婚。”

  她始终不想,为陆潮生抛弃她的荣华富贵。离了婚,她还是姜家小姐,走出琏城,她再嫁也并非难事。
  杨玏当即取出纸笔,“夫人请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正当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我感觉杨玏十分恐怖。
  姜珊珊浑身脱力,显然不敢置信。犹豫一会,她终究边流泪边签字。

  旁观的我,突然意识到,姜珊珊,也爱着陆潮生的人。
  或许得不到他的爱,她才一直表现得,只爱钱吧?
  签完字,姜珊珊回头意味深长看我一眼,再不多说,匆匆离去。
  门再度被关上,我冷冷看向收好离婚协议的杨玏,“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
  “什么?”杨玏装傻。
  我绷不住,拔高音调,“那些人要债,闹事,是你安排的吧?你为了逼姜珊珊离婚,为了逼我亲口许诺替陆潮生还债!”
  不然,以杨玏的能力,阻拦这十来个人绝无问题。
  他回,“要债都是真的,我不过给他们放行一次。”

  我咬牙切齿,“卑鄙!”想到那群闹事的人,我还是后怕。
  他无所谓,“清除障碍,不就够了吗?”
  从让我回来开始,杨玏就在算计。他跟在陆潮生身后多年,肯定学到很多东西。
  可能在得知陆潮生死讯后不久,他就谋划好了所有的事。

  越想,我越觉得杨玏恐怖。
  “林小姐,这是陆戎的照片。”
  我回神,“什么意思?”
  他太可怕,步步是陷阱,我不得不防。
  “陆戎,才是先生真正的债主。林小姐,你现在变卖所有的资产,不过两千万。如果运气不好,你这辈子都还不清债务,每天还要面对债主理直气壮的暴虐。最快的方法,是你变成陆戎的人,抵消债务,伺机报复。”
  听完他的言论,我左手圈住骨灰盒,扬起右手我就给他耳光。
  杨玏不躲,挨得结结实实。

  “陆潮生要是知道你让我出卖身体,他死不瞑目!”我气急攻心,差点把骨灰盒砸到他脸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