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他居然嫌弃我技术不好

点击:
       “小蔓,放轻松。”陆潮生压在我身上,薄唇贴在我耳边,指引我。
  我害怕之际,浑身哆嗦,“潮生,我怕。”
  他在我耳边徐徐吹气,酥痒的感觉瞬间侵占我的思维。
  我呼吸急促,“潮生……”

  绵密的吻落在我耳廓,他的情话随之响起,“小蔓,你是我的心肝宝贝。”
  “雪下得那么认真……”,手机铃声突然炸开在我耳边。
  我“腾”地坐起,窗外的晨光使得我视线清明。

  擦了擦额头的汗,我意识到,我又梦见十六岁那年我和陆潮生……虽然是在梦中,但是画面清晰,仿佛再度亲身经历……
  “林蔓,你怎么这么没有骨气?”我抬起手打自己的脸。
  在琏城,我是陆潮生圈养的小情人,我心甘情愿。
  两年前,他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要把我送到乐城念书。他难得看我,我可能过度思念他,最近接连梦见那晚……

  手机铃声持续不断地响着,我终于回神,从床头抓起手机接听。
  “杨玏,什么事?”他是陆潮生的特助,陆潮生基本是通过他联系我,我早就习以为常。
  “林小姐,陆先生跳楼自杀,当场死亡。”
  杨玏的声音,平静到冷漠。

  我猛然站起,不敢置信,“杨玏,你在说什么?!”
  瞥向挂在墙头的日历,我确定今天不是愚人节,何况杨玏向来不苟言笑……

  下意识摇头,我自我麻痹:不可能,不可能……
  “林小姐,陆先生跳楼自杀,当场死亡。”杨玏毫不留情地再次强调。
  我拔高音调朝他吼:“杨玏,你能不能不跟我开玩笑?!陆潮生说好下周来看我的,怎么可能会死!陆潮生是无所不能的,怎么可能会死!杨玏,你一定是嫉妒陆潮生,所以咒他死!”
  “林小姐,我帮你订好了十点的机票,请你尽快赶过来。”杨玏等我发泄我,再度平稳交代。

  “杨玏,你是不是机器人?没有感情的?!”
  我迁怒于他,耳边却只传来“嘟嘟”的忙音。
  悲愤交织,我狠狠将手机砸在地上。
  扔走手机后,身体的力量突然被抽空,我猝然跌坐在床上。
  杨玏的反应,证明他所言非虚。
  可让我怎么去接受?

  疼我宠我的陆潮生,说下次和我一起蹦极的陆潮生,无所不能、家财万贯的陆潮生,为什么要跳楼自杀?
  我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脸埋在膝盖间,终究是绷不住,嚎啕大哭。
  撕心裂肺的痛,不过如此吧。
  哭到没声以后,我下床,扔了被子,砸了烟灰缸,摔了台灯……接连不断的破碎声,不足以掩盖我心碎的声音。
  赤脚站在碎渣上,我看着挂在床头的陆潮生的照片,“陆潮生,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眼泪又一次模糊视线。

  正当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我索性跪在地上,抓起刮痕满满的手机,“杨玏,你来告诉我,陆潮生没有死吗?”
  我有气无力的,却隐隐怀着期待。
  杨玏回:“林小姐,你再不出发,你就会错过飞机,甚至可能错过看陆先生最后一眼的机会。林小姐,陆先生自杀身亡的事,已经上了新闻头条。”

  我一直表现得不愿意相信,杨玏才会加一句话吧?
  难道,全世界联合杨玏骗我?
  挂断电话后,我浏览网页,果然看到杨玏所说的热搜新闻。新闻的配图,地上满是鲜血。
  陆潮生的血?
  我死死咬住右手虎口想要忍着,眼泪却依然肆意汹涌。
  三分钟后,我匆匆跑出门,赶去飞机场。

  陆潮生狠心抛下我,我却放不下他。他的后事,我都要处理妥当。因为,我爱他。
  我踩点赶上飞机,杨玏帮我订的头等舱,环境比较好。
  除了最后面有位红裙飘摇的年轻女子,清一色的西装革履。
  “你听说了吗?琏城的陆潮生,跳楼自杀了!”
  “一代商业巨擘,真的可惜……”
  我才坐定,就听闻身后两人在议论陆潮生,那口气,更像是看笑话。

  怒火噌噌噌往上冒,我抓起水杯往后一倒。赶在他们发火之前,我又回头挤出笑脸,“对不起,我没拿稳杯子,对不起……”
  那两个人头发湿答答滴着水,脸色斑斓,都憋着没和我计较。
  我回身坐好,情绪仍旧不太稳定。
  “给你。”
  正当我深呼吸调整时,坐在我身旁的男人将他的水杯递到我眼前。
  “哦,谢谢。”我不想伤害陌生人的好意。
  握紧水杯,我不由自主看向身旁的男人。
  他凛冽如刀刻的侧脸,竟然有几分熟悉?
  我满脑子都是飞回陆潮生身边,没有多想。
  两个小时后,飞机抵达琏城机场。我一下飞机,就看到一身黑的杨玏。
  “陆潮生呢?”我径直走向他,拽住他的胳膊,迫切询问。

  他推开我的手,略显客套生疏,“林小姐,请跟我走。”
  他一路护着我,直到上车。我想问他很多事,却又不敢问。哪怕现在身处琏城,我都希望杨玏告诉我,陆潮生没有跳楼,没有弃我而去。
  坐在车内,我看着窗外变化的景色,顿觉又熟悉又陌生。
  “这……是回家的路?”猛然看到路旁熟悉的景致,我问杨玏。

  陆潮生有妻子,但他和她没有感情,等同分居。陆潮生和我住的房子,就是我的家,我们的家。
  杨玏一本正经回复:“林小姐,先生是昨天凌晨出事的,遗体已经火化,骨灰盒在家里。”

  “你说什么?!”我顿时爆炸,“杨玏,你凭什么自作主张处理陆潮生的遗体?!你骗我来见陆潮生最后一面,结果现在你告诉我我只能抱着陆潮生的骨灰哭?!”
  “这是陆先生的意思。”杨玏很平静,“陆先生负债两亿且被人逼至绝路,他不想牵累你,所以做了这样的选择。别墅,是你名下的,还有陆先生这些年给你存的钱,都是你名下的。你放心,鉴于你和他的关系,于理于法,债主都不能向你要债。”
  我努力仰头,不想眼泪再掉下来,“我和他,什么关系?”

  “金主和情妇的关系。”杨玏一点不留情面。
  “杨玏,为什么不是你去死?”
  他说:“现在和陆先生相关的人,都有危险。林小姐,你最好不要走出我的视线范围。你强大起来之前,让你讨厌的我,不会离开你的。”
  “这也是陆潮生的意思?”哪怕是仰着脸,眼泪都流到我脖子上了。

  “是的。”
  杨玏把噩耗一次性告诉我,不再说话。没过几分钟,我和陆潮生的家,就到了。
  花花草草,还在,却平添落寞。
  我不管杨玏,下车跑进别墅,从从上到下,都找了一遍。
  可惜没有。
  几乎脱力,我手肘靠在楼梯扶手上慢慢下滑,“杨玏,为什么陆潮生不在……”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