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兰姐,闯进我生活的女人

点击:
      我这一辈子干过许多缺德事儿,先是在“棚子”(棚子是行话,外行叫赌场)里赌,大专毕业了跟着朋友去了一个棚子,那是设在水上的一艘船,里面就是赌场,我那个所谓朋友叫林小琛,那时我并不知道他就是赌场的“门徒”。

  所谓门徒就是棚子里养的钓鱼竿,,专门出去找人来棚子里赌,这些人一般都是找自己的朋友亲戚,找来的人行话叫“猪”,猪在赌桌上输多少钱,门徒就能拿百分之一的提成。
  记得当时我毕业找不到工作,我爸给了我三万块钱,让我在县城开一个饭馆,因为我学的是厨师,我在一次跟小琛他们吃饭的时候说了这个计划,小琛就可是刻意的和我亲近。
  “新子,那三万块就够一年的房租吧?开店你做梦呢?”小琛的开场白就是挖苦我,我本命叫刘新,朋友们叫我新子。

  “先付半年呗,到时候再想办法。”我当时可是卯足了劲要在家里创事业。
  没过几天,小琛就找来我家了,让我出去喝酒,我当时正在物色门面,正愁呢,想着喝酒也好,就去了。
  两人点了一盘花生,三个小菜,喝了起来,喝到兴奋处,小琛拿出了扑克,说比大小,谁输了谁喝,我想着闲着也是闲着,和朋友喝酒我从来没有耍奸。
  连着好几次我都输了,我较真儿劲上来了,玩了两把赢了几次。
  “玩这个多没意思,走,咱去场子里耍耍!”当时我也迷迷糊糊的,趁着酒劲就没拒绝。
  却不想,这一顿酒,我全家坠入了深渊,好几年没缓过劲来。
  那天去了场子里,小琛拉着我玩扎金花,小琛随便找来了两个人,我们四个人凑了一桌,就开始了。

  那天晚上手气特别好,四百多本金,赢了小两千,可乐坏我了,回去的路上,小琛一个劲的说让我明天请客,劝我说这地方不要再来了,说了一句:“这地方啊,十赌九输,一次还是赌场让你赢的。”
  我没往心里去:“你啊,是不是嫉妒我了?”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想着明天再去一次,再赚一点。
  第二天,小琛早早的就来我家了,嚷嚷着我请客吃饭唱K,我说:“今天赢了晚上请你大保健!”
  我就拽着小琛往赌场方向去了。

  这次手气还是好,简直是好到爆,带了一千块钱,赢了一万多,当时和我一桌的一个胖子就急了:“臭小子,你是不是出千了?昨天晚上我在旁边就看你赢了,今天怎么还是你?”
  我冤枉啊:“大哥,我真没有出千,这地方我第二次来呢,以前也不怎么玩。”

  “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要搜你的身!”胖子站起身来就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了。
  我知道我是清白的,就任他搜,他搜了一圈,没搜到什么,跟我道歉了:“兄弟,你不会真是新手吧,都说新手是老师傅克星,难道是真的?”
  当时胖子那眼神,爽的我呀,我玩的没你久照样赢你!

  这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套了。
  之后我才知道,这是一种战术,作为徒弟的小琛趁着我的酒劲把我拉进来,第一次安排我赢钱,除了我,桌上包括小琛三个人都是赌场的托儿,第一次赢钱,这个行话叫喂猪,第一次不会喂饱,饱了就不去了。

  第二天小琛劝我不要再去,是一种战术,激将法。越不让我去我就偏要去,第二天我果然去了,第二天还是,再去又赢了,被人诬陷说我出千。
  这个也是养猪,养猪的自大心理,人都是劣根性生物,自恋起来自负都不能形容,狂妄自大更贴切一点,赢了钱,经过两次赢钱和一次心理膨胀,十有八九的猪要上当,这时候,猪就进栏了,任人宰割。

  这时,小琛拉了拉我的衣袖,在我耳边说:“新子,赢了一万多可以了,咱们走吧,别赌了。”
  小琛让我走,我有些不开心了,我现在手气正旺,应该是再接再厉,多赢点钱才对。
  于是我就跟小琛说,让他好好坐着别说话,我多赢点钱,待会就带他去大保健。

  我没在乎小琛欲言又止的样子,继续玩起了牌。
  可能是被小琛打断的缘故,我的手气没有之前那么好了,赢来的一万多块,陆陆续续又输了几千块出去。
  好在最后几把我摸了几幅好牌,把输掉的那几千块,赢回来了大半。
  今天的收获还是颇丰的,足足让我赢了一万多,能抵那些打工的几个月的工资了。
  我心想我爸给我创业的钱才三万,我这一晚就赢了一万多,要是我再来赌个几次,到时候开饭店的资金就更足了。
  出了赌场之后,我开心的一边走,嘴里一边哼着小曲,别提有多开心了。
  小琛在一旁捧我:“新子,你的手气也太好了,一晚赢了这么多,要不是咱俩是朋友,我都觉得你出老千了。”
  我得意的一笑:“没办法,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
  小琛很快就笑着说请大保健的事情,我活了二十多年,到现在还是个处男,说不想女人,那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那种女人很脏,万一染病这辈子就完蛋了。
  于是我冷静下来,问小琛500块够不够,他说够了后,我就给了他500块,让他自己去大保健了。

  小琛拿着我给他的500块,问我:“新子,你丫的不去吗?”
  我摆摆手:“你去吧,我怕得病。”
  小琛没怂恿我去,他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屁颠屁颠的去了。

  当时我克制了自己一下,不然看到小琛去大保健,我也会蠢蠢欲动,搞不好就跟着他去了。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老妈在厨房做饭,老爸坐在客厅看电视。
  早上和小琛出去的时候,我是和爸妈说去找店面的,刚一回家,爸就问我怎么这么开心,是不是找到合适的店门了。

  我张嘴就想说不是找到店面,而是我玩牌赢了一万多,能不开心吗。
  不过爸妈是个脚踏实地的实诚人,要是被他知道我去赌博了,肯定会不停的唠叨我,说不定还不让我去玩牌了。
  我决定不把赌博的事情告诉爸妈,我就说没有找到合适的门面,然后转移话题,和老爸聊起别的。
  我家的这栋房子,是爸妈用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攒下来的钱买的,有了房子,将来说媳妇也会容易一些。
  吃过午饭之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库上午休。
  我一闭眼,脑海中就浮现出在赌场里的画面,每一次摸到好牌,是那么的开心,摸到好牌就意味着大把的钞票要进口袋了。

  我想着赌博的事,在库上翻来覆去的没睡成,索性我起身关上了房门,把赢来的一万多块,一张张的铺在库上。
  望着满库红艳艳的钞票,我心中有股成就感。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给小琛,我说我要去赌场玩玩,想叫上他一起去。
  可小琛说他有事,去不了了,我只好一个人去了赌场。
  今晚我带了早上赢的一万多,找了一张桌子,和几个人玩起了我最喜欢的扎金花。
  玩了几把,有输有赢,没赢什么钱,也没输多少钱,基本输赢平衡。
我觉得没什么意思,这时听到有人说别的桌玩的这这桌大,我毫不犹豫的就去玩的比较大的赌桌了。
  我记得有句话叫做高风险,高回报,玩的大一些,赢的钱也会多一点。
  在这张赌桌上玩了一会,我很快就输了四千多块,把带来的钱输掉了小半。
  望着对面那几个赢钱人的笑脸,我心里很不痛快,心想你们开心的那么早干什么,我还会把钱从你们身上赢回来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8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