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老婆是空姐 第3节

点击:

  “贱人,贱人,算了……”韩亮按住已经濒临暴怒的方建仁,转而挤出笑脸对郝佐左说道:“郝领班,实在对不起,您先不要生气,我们马上加快速度!马上,马上!”
  “怎么回事?吵什么?”
  郝佐左还想继续骂人,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严厉的娇叱声。
  咯噔!
  包括郝佐左在内,三人的心都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

  声音有点陌生,这女的是谁?
  闻声看去,一道艳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一头披肩秀发乌黑亮泽,精致的五官堪称绝色,媚目如丝,鼻梁高挺,脸颊微红如潮,一双烈焰红唇倍感魅惑,红唇厚而性感,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难免不会心动。
  上半身一件近乎透明的白色职业衬衫,堪堪可以遮盖住身上那两座雄伟的存在,只是那紧绷着的几颗纽扣,让人不免担心会不会支撑不住,任由里面的风光脱茧而出?
  下半身则是一件及膝的黑色西装短裙,两条美腿宛若艺术品般呈现而出,配上那双高达十厘米的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高跟鞋,简直堪称完美搭配,将女性的魅力指数搭配到了极点。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接近妖孽般的极品尤物。
  但是,对于韩亮这种屌丝来说,只能是眼看手勿动,因为太贵了,压根就动不起啊!
  她,就是雷霆酒吧的二老板刘玉琪。

  刘玉琪和芳姐的关系亲若姐妹,但是到底亲到何种地步,外人也根本无从得知。甚至对刘玉琪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到现在也是个迷!
  谜一般的女人,却是整个酒吧男性服务员的梦中情人兼梦魇!
  前者是因为刘玉琪魔鬼般的身材,成为每个男人发春、梦对象的第一人选,后者指的是她在工作上的近乎变态的认真,让人闻之色变。
  就连韩亮和方建仁两个,也没少挨过刘玉琪的“惩罚”,韩亮心里很不爽,可是奈何方建仁这个贱人却很享受,甚至巴不得被“惩罚”的时间可以久一点,那么他就可以和刘玉琪共处的时间久一点。
  这让韩亮很无语,直接就怀疑方建仁是不是有强烈的被虐待的欲望呢?

  总之,韩亮喜欢刘玉琪的身材,却对她的为人很不感冒。
  “都聋了吗?没听到我的问话吗?”刘玉琪那如同河东狮吼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彻底让韩亮拉回了残酷的现实中。
  “老韩,我的女神……”方建仁悄悄地用手蹭了一下韩亮,接着一脸花痴地看着刘玉琪。
  “唉,没救了!”韩亮摇头轻叹一声。
  “方建仁!韩亮!你们耳朵都聋了吗?没听到我的话对吗?”刘玉琪估计是见到了,所以就像吃了火药似的,大跨步走到韩亮和方建仁跟前,叉着小蛮腰呵斥道。
  可能是太过于生气了,胸前那两坨规模宏大的也跟着颤抖起来,顿时就把方建仁和韩亮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方建仁就不说了,可韩亮也……不过也难怪,男人的天性就这样,遇到这种免费福利,不看可是要遭雷劈的。
  “就是就是,你们两个臭小子,耳朵真的聋了吗?没听到玉琪姐的话是吗?找死……”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郝佐左,嘴角泛过一抹狡猾的微笑,随后脸色一变,当即也变得尖酸刻薄起来,附和地指着韩亮和方建仁两人大声责骂。
  只是,郝佐左的话没能说完,当即就迎来刘玉琪那冷到极点的目光:“找死的人是你吧?郝领班,我有批准你说话了吗?”
  一句话直接就把郝佐左给噎得半死,脸憋得就跟被人掐住脖子一样,无处发泄,很有可能会被噎死。
  “活该!”

  韩亮在心里第一时间将这两个字,免费赠送给了郝佐左。
  “玉琪姐,实在对不起,刚才正好郝领班在给我们分配任务,所以我们才会……”韩亮脑子闪过一道灵光,决定免费送多一件礼物给郝领班,所以当即就露出一脸愧疚万分的模样解释道。
  “分配任务?我记得茶水间这里,郝领班是没资格管的,对吧?”刘玉琪的声音愈发寒冷,韩亮听得甚至都要打冷战了,更别说郝佐左了。
  骂了隔壁的,韩亮你这小子阴我?郝佐左不是傻子,立刻就听出韩亮话里的深意,所以他先是在心里将韩亮给臭骂了一顿后,接着赶紧开口解释:“玉琪姐,你不要听韩亮这小子的,我根本就是……”

  “给我闭嘴!”
  “韩亮,听到没有,玉琪姐叫你闭嘴啊!”
  “郝佐左,我是叫你给我闭嘴!”
  郝佐左听完刘玉琪的话,呆若木鸡,模样就跟吃了苍蝇似的,满脸的不敢置信,他是万万没想到,刘玉琪居然会为了韩亮这小子而叫自己……闭嘴!
  感觉到心中已经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郝佐左老半天才回过魂来,支支吾吾地问道:“玉、玉琪姐,你是叫我、我闭嘴?”

  “是啊,怎么了?有意见?”
  “没、没意见!”
  “没意见就给我乖乖闭嘴,否则别怪我把你给开除!”
  按照权力的分布情况来看,刘玉琪是二老板,自然有开除酒吧员工的权力,最多就是事成之后,自己得去跟芳姐说一声就行。
  所以,郝佐左立刻就被吓得噤若寒蝉,要不是他心里还算强大,估计此时都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了。
  玛德,刘玉琪,我忍你,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跪在我面前唱征服,哼!
  郝佐左不是什么好鸟,虽然现在对刘玉琪很是惧怕,但除了这个更多的还是记恨,再加上刘玉琪这么个尤物,是个男人都想把她给征服,郝佐左又怎么会例外呢?
  见到郝佐左乖乖认怂后,刘玉琪也没再搭理他,而是将目光看向韩亮,沉吟了半响后说道:“韩亮,你刚才说的话如有半句虚假,就别怪我不客气。”

  “玉琪姐,我敢对天发誓,刚才的话如果有半句是假的,天打雷……”
  “够了,我知道了。郝领班,今天你胡乱安排任务的事情,我暂时就不计较了,不过你要记住,别有下次,知道吗?”没等韩亮把那个“劈”字给说出来,刘玉琪就伸手打断,并且转过头去瞪着郝佐左呵斥道。
  “玉琪姐,我知道了……”
  郝佐左感觉心里委屈极了,但又不敢说不,只能唯唯诺诺地点头哈腰,一个劲儿地保证绝对没有下次。
  刘玉琪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接着转身就离开了。
  郝佐左狠狠地剐了韩亮一眼后,也转身走了,不过从他临走前的表情上看来,这事铁定没完,恐怕韩亮以后都得被郝佐左穿小鞋了。
“老韩,你以后可得小心了,郝佐左这货可不是一般的阴险啊,得罪了他,以后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方建仁拍了拍韩亮的肩膀,用万分同情的语气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怕个球!”
  韩亮淡然一笑,顺势推开方建仁的手,说道:“赶紧干活啦,哪来这么多废话啊你,等一下玉琪姐再来检查,我们就完了!”
  “是是是,就你最牛逼,就你最敬业……”
  两人又斗了几句嘴后,赶紧继续将刚才分完的一次酒水按照单号给送到各个卡座去。
  雷霆酒吧内的卡座设置和其他酒吧没什么区别,要真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这里的每张卡座沙发都是货真价实的真皮沙发,不但外表看起来很洋气,而且坐下去更是舒服极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6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