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老婆是空姐 第2节

点击:

  估计,冯静茹还要倒时差,她不是刚才美国回来嘛,适应也得要一两天呢。
  韩亮在一家KTV里面当服务生,工资不高,凑合着可以养活自己,但想要发财啥的,纯粹做梦。
  马上就傍晚五点了,酒吧是五点半开始营业的,再不过去就肯定会迟到。
  洗漱完毕,韩亮再弄了一下头发换了一身衣服后,就匆匆往外走了。

  雷霆酒吧。
  位于吉祥路338号,周遭都是一些珠宝首饰店以及零零散散的几家饭店及杂货店,一到晚上,这里就人头涌涌,不少人就是冲着酒吧来的。
  韩亮骑着一辆二手自行车,在五点十分左右骑到了上班的地方。
  他将车骑到后院的大树上,锁好后就急匆匆地往酒吧里面赶去。
  “哟,小亮,今天这么早?是想姐了吗?”
  就在韩亮走到酒吧员工通道的入口拐角处时,一道艳丽的倩影冷不防地从内里串了出来,接着香气扑鼻,韩亮当即觉得手臂被一只嫩手环绕,接着柔软的刺激感迅速从手臂传遍了全身。
  只见,一位留着波浪卷发,有着精致绝伦的容颜,红唇烈焰,打扮得时尚性感的都市丽人,出现在韩亮的眼前。
  她看向韩亮的眼神中,饱含柔情,电力十足,若非韩亮早已免疫,估计肯定得“沦陷”其中。
  “芳姐,不早了,还有十五分钟就到点了,我只是提前几分钟而已。”韩亮讪讪笑道,却是任由芳姐继续挽着自己的手臂。
  芳姐是雷霆酒吧公开的老板娘,至于老板是谁,韩亮并不知道,当然,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知道。

  “你小子,还是那么可爱哦!来,姐亲一个……”芳姐说着,就嘟起嘴巴朝韩亮的脸颊凑去。
  “唉,又是这一招!”
  韩亮暗忖了一句,却是灵巧地躲了过去。
  顺势抓住一个空挡,快速地脱离了芳姐的“骚扰”,脚底抹油般冲进酒吧去。

  “嘿嘿,这小子,太可爱了……”
  芳姐笑得花枝招展,胸前那两坨更是摇晃得相当厉害,风情万种。
  快步溜进酒吧后,韩亮径直走到员工更衣室,换了一套服务生的工衣后,便打算出去前台打卡正式上班去。
  冷不防地,肩膀被人给大力拍了下,令得原本毫无戒备的韩亮,瞬间暴起,一只手快速伸出,将来犯的手给一把抓住,接着便是一个过肩摔。
  砰!
  一声巨响,一道肥胖的身影被重重摔下地板,泛起阵阵灰尘。
  “哎哟,我的个妈呀,老韩,你、你、你想谋杀我啊?”

  灰尘散去,肥胖的身影最上方显示的是一张胖嘟嘟的肉脸,两只眼睛更是被肉给挤得只剩下一条缝,跟那个湘南台的主持人陈海涛有得一拼。
  “贱人,谁教你老玩这招呢?我可是练过的,没把你给摔残废了,算你走运,叫你下次还敢不敢?”韩亮笑骂道,手倒是已经伸到了胖子的面前。
  胖子全名叫方建仁,是酒吧的服务员,比韩亮早进来半年,可能是因为他人品不够,加上名字跟“贱人”谐音,所以他的绰号也很理所应当地叫“贱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方建仁也的确挺贱的。
  别看他身材长得跟猪差不多,但胜在他家里有钱,之所以来酒吧上班,也就是想体验一下生活,顺便泡一下妞啥的,总之,富二代的心情,穷屌丝根本不懂。
  只是,方建仁是富二代这件事,目前整个酒吧也就韩亮知道而已。
  其他人还是以为方建仁是个地道打工仔,没人将他往富二代那一块想去。
  而说起方建仁为何跟韩亮成为死党这事,其实也纯属巧合,就是在方建仁他被一群流氓围殴时,韩亮刚好路过见到,替他解围开始的。
  从那以后,方建仁这个胖子,就把韩亮当成死党兄弟,要不是韩亮拦着,他都想直接跟韩亮烧黄纸结拜为异性兄弟了。
  方建仁嘿嘿一笑,拉着韩亮递过来的手,嘴上贱兮兮地说道:“老韩,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滴,嘿嘿……”
  “滚!”韩亮猛地一拉,轻松地将方胖子给拉了起来,不忘笑骂道:“你又不是凌志玲,我岂会不舍得?”

  “凌志玲?呵呵,老韩,看不出来你年纪不大,眼界不小啊,凌志玲是我们这种人敢想的吗?你丫的,其实芳姐和小凤就挺好。”方建仁嗤笑了一声,接着满嘴留着哈喇自语道,脑子里估计想的都是一些不健康的画面了。
  芳姐是谁,就不用说了,而小凤则是雷霆酒吧的吧花,长得简直就是芳姐的年轻版,不但漂亮,身材更是比魔鬼还要魔鬼,是酒吧几乎所有男服务员的梦中情人。
  之所以说“几乎”,那是因为除了韩亮。
  或许在韩亮眼中,小凤也不过是个长得漂亮点的女人而已。
  韩亮白了方建仁一眼,啐骂道:“贱人,还不换衣服?等一下小心又被郝领班骂。”
  韩亮口中的郝领班,名字叫做郝佐左,也不知他父母怎么起得名字,但背地里所有人都叫他“好做作”,而他也的确人如其名,不但做作,还相当势利和尖酸刻薄。

  方建仁人贱但心不贱,而且还有点正义感,平时最看不惯郝领班这做作的鸟样,所以自从入职以来,跟对方明地里暗地里都干了好几趟,被郝佐左视为眼中钉,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切,老子怕他是个吊。”方建仁嘴上说的满不在乎,但还是麻利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去到他的储物柜跟前,开始换工衣。
  一边换着,方建仁嘴上还一边说着:“老韩,我说你都进来酒吧干了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过实习期啊?我看百分百就是好做作搞得鬼,要不……”
  方建仁接下来的话都没说出口,就被韩亮给打断:“贱人,这个你不要掺和,我心中有数。”
  “有数?你丫的有个屁的数,别跟我说,你就打算这么算咯?”
  “贱人,你是不是想再摔一次?”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你咋这么不斯文呢?”
  “对你,不用斯文!”
  “你……”

  两人又斗了一会儿嘴,这才走出更衣室。
  打了卡后,韩亮和方建仁来到了茶水间,开始按照订单来,分配酒水和送过去。
  茶水间很狭小,看起来也就只有不到十平米,加上方建仁这个胖子吨位比较大,他一进去已经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
  本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一向都由经验丰富的老手来干,毕竟茶水间的酒水,轻则每瓶几百上千,贵则上万的都有,要是一个不小心打烂了一两瓶的话,那么光是赔都赔死你了,工资和奖金什么的,也就别想要了。

  但是,由于方建仁得罪了郝佐左,韩亮由于是方建仁这个死胖子的死党的关系,所以两人很幸运地被郝领班一起调派过来茶水间工作。
  别看芳姐经常“调戏”韩亮来着,可是她一般都不管这些人事调动的事情,再说韩亮躲她还来不及呢,更不可能去她哪里打郝领班的小报告了。
这么一来,韩亮被调到茶水间的事情,芳姐自然毫不知情了。
  “磨磨蹭蹭干嘛呢?”
  韩亮和方建仁刚分好一次酒水,正准备按照订单送到各个卡座去的时候,却是冷不防地听到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
  不用问,听都能听出来,这声音是来自郝佐左。

  只见,这位郝领班正插着腰,颐高气指地伸出手指来,指着茶水间内大声骂道:“韩亮,方建仁,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提起精神来?有你们这样干活的吗?磨磨蹭蹭的,你难道不知道客人们都等的不耐烦了吗?方建仁你再瞪我试试……”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6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