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妻子的日记

点击:
    家庭如兵家必争之地,只要人在,纷争就永无休止!
  ——题记
  001
  “这个周末我要参加同学聚会,孩子就归你带了!”

  杨露露一边在柜头前装扮着自己,一边对丈夫柳直善下达命令道。
  柳直善看了老婆杨露露一眼,见她烫起微卷的秀发,穿着蓝色的直裙,整个身子被包裹得玲珑诱人,再加上穿起高跟鞋,前凸后翘的,哪里像是有了七岁娃的母亲?简直就是正当妙龄的少女!
  柳直善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强烈地想和她温存一番。
  这也是多年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
  结婚七年了,杨露露还从来没有给他有过这样的感觉!他总觉得老夫老妻了,像左右手一般没了感觉,日子过得就如死水一样,波澜不起。
  如今,老婆要去参加同学会了,有一种要离他而去的感觉,登时让他万分珍惜起妻子来,直想拥她入怀。
  柳直善过去搂住老婆的蛮腰,笑道:“什么同学啊?”

  “大学啊,都好几年没见了!这些同学都说我黄脸婆了,不敢见老同学呢!”
  杨露露看着镜子里面妩媚尚存的自己道,也不知道她是在自嘲呢,还是在挑逗柳直善。
  “哪里,你还是那么漂亮迷人啊!”
  柳直善笑着道,手有一点不老实起来,搭在了杨露露的香肩上。
  杨露露推了开他,道:“别闹,还没化妆好呢!”
  “化什么妆呢?你素颜就很漂亮,颜值还是那么高!”
  柳直善有点不悦道,这还是七年以来,他第一次爱抚不成功呢!
  男人冲动起来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女人无欲无求了,犹如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一样,既伤男人的自尊心,也让他失望。
  “今天要先去会会几个女同学!”
  杨露露说着,仔细夹着睫毛,那微翘的睫毛,让她的眼睛显得更加迷人有神。
  “你确定是女同学?”
  柳直善有点不放心地道,他听别人说过,同学会,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怎能让人安心?
  “当然啦!”杨露露转过身子,用手轻轻一捏柳直善的脸颊,笑道:“结婚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放心我的为人啊?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女同学我就放心!”
  柳直善听了她这话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那好,今天你借一辆车去接孩子放学!”
  杨露露说着,拿起车钥匙,站了起来道。
  “借车?你要开车出去?”
  柳直善有点不悦地道,心想:“接孩子重要,还是你会同学重要?竟然要把车子开走!”

  当时,柳直善之所以勒紧腰带也要供车,就是因为方便接送小孩。
  “是啊!老同学相会,我总不能显得那么寒酸吧?”杨露露说着,笑道:“今晚我给你做好吃的!乖啊!”说着,亲了柳直善一下,唇红鲜红地印在他的脸上,犹如两片花瓣一样。
  柳直善听了,一脸的无奈,只得道:“那你早点回来啊!”
  “晓得了!”
  杨露露说着,像风吹过的柳枝一般,又快又袅娜地出去了,只留下一阵香水的味道让柳直善痴呆了好一会。
  “见个女同学而已嘛,这么着急干什么?

  柳直善喃喃地说道。
  他等老婆走后,找同事借了辆车子,便把小孩接了回去了。
  “妈妈呢?“
  他的孩子书书问道。
  “哦,妈妈有事出去了,你自己先玩啊!“
  柳直善有点无奈地道,这可是书书回家第一次没见着他的妈妈呢!
  许多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
  “等一下妈妈回来,会给我们做好吃的!“
  柳直善说道,因为这话是杨露露临走前说的,他相信老婆很快就会回来,因为她心里纵然没有自己,也有孩子。
  “好嘢!”
  书书说着,进房间玩去了。
  柳直善一直在等着妻子的归来,直等到新闻联播都开始了,妻子还是没有回来。
  新闻联播里面,主持人正在激昂地说着我国形势现在是一片大好,国外却陷入到水深火热当中去。
  “我家的形势却有点不妙!”
  柳直善嗫嚅着道,他终于等不住了,拨打起妻子的手机来,可手机里响起的是声音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难道出了什么事?”
  柳直善后悔没有问清楚妻子去哪里会同学,心中隐隐感到不妙。
  “爸爸,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啊?”
  书书从房间里跑出来问道。

  “哦,很快就会回来的!”
  柳直善说着,笑道:“爸爸做蛋面给你吃,怎么样?”
  “不,不,我要妈妈做的!”
  书书固执地道。
  “好,好!我这叫妈妈回来!”

  柳直善怕儿子哭闹起来,忙又重拨了手机,可显示的,仍然是关机!但他没有挂断手机,而是说道:“露露啊,快回家啊,儿子想你了!哦,好的,马上回家啊?那好,回家再说!”说完,他这才把手机挂了。
  “妈妈很快就回来了,你自己先玩一下吧!”
  柳直善说完,心中有点不安了起来,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又不愿在儿子面前露出来,当下挤出笑容道:“快把房间收拾好,免得妈妈回来收拾你!”
  书书听了,果然害怕,忙进去房间收拾玩具去了。
  “怎么会这样呢?”
  柳直善想着,忍不住打开电脑,登陆qq,进入杨露露的qq空间。
  他知道,想查妻子最近跟谁聊,她的空间一定会留下痕迹的。
  “女同学?也许是男同学!”
  柳直善这样想着,点开了妻子的说说,发现前面几条都有一个名叫暖男的男子在点赞!
  柳直善心头一颤,心想:“真的去会男同学?”一股不祥之情萦绕在他的脑袋上,像闪电一般,让他脑袋被闪击成一片空白。
  他定了定神,忙向妻子前面的几条说说看去,见前面几条说说都是她的自拍照加心情表达,什么今天心情美哒哒,补个靓装之类的,整个自恋少女一般。
  少妇想春,通常会把自己想象成青春少女,自以为娇美得足以迷倒所有男人。殊不知,女人只要一想春,多多少少都有男人送上门,不为娇美,无关风月,只为荷尔蒙冲动,所以,少妇们不必得意。
  柳直善看了,蹙眉不语,神情凝重了起来。他忙去点开“暖男”来看,发现竟然加了密!
  “哼,一个男人,连空间都加密的,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柳直善愤愤地心想道,恨不得自己立即是黑客高手,一下破解了他的密码,把他真实身份揪了出来!
  一般来说,无论男女,但凡起了抓奸的心思,思维缜密得如科学家,让爱因斯坦都要自叹不如的!
  柳直善又想到了查杨露露的日记本!
  他想到这里,走向了杨露露的梳妆柜台,那柜台的抽屉里正放着杨露露的日记本!
  002
  杨露露的梳妆柜台的抽屉平时都没有上锁,柳直善对她的日记本从来都是熟视无睹,根本没有翻看的冲动,因为他很清楚,老婆从来只记生活琐碎之事,他一丁点兴趣都没有。再说,偷看别人的日记,那是不道德的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6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