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那年夏天,我家来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妹子,后来…

点击:
     初一那年夏天,如果不是我妈把她曾经教过的一名女学生带回家里,后来也就不会发生那种见不得人的丑事!
  女学生叫潘春媚,二十岁,人如其名,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她是个发春的狐媚子,尤其是她那双明亮勾魂的桃花眼,满含春意。
  当天晚上,我脑海中全是潘春媚风情万种的俏丽模样,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知道我病了,相思病。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四角短裤里被我造了一张“地图”。
  有潘春媚在的日子,我的暑假生活充满了无限的YY和悸动。她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回到我家住,总是毫不避讳地穿着吊带睡衣,展示着她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在我眼前晃悠。我怀疑她想勾引我,闷骚的我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暗潮涌动,恨不得扑上去把她给--我那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在潘春媚一颦一笑的言谈举止间骚动着......
  有一天我上完暑假补习班回到家里,听到了潘春媚的哭声,隐约还有人“啪啪”打她耳光的声音,什么情况,难道有人欺负她?
  我决定英雄救美,二话不说冲过去,一脚可把她房间的门踹开了。我目瞪口呆,我看到我爸和潘春媚在滚床单,不着寸褛。我忍不住扫了潘春媚一眼,体内的热血一下可冲到了脑门上。
  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妈,我妈伤心欲绝,闹着要跟我爸离婚。我爸被狐媚子给迷惑了,竟然轻描淡写地说同意离婚。我妈怒火攻心,被我爸当场给气死了。当时我躲在自己的房间,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再后来,潘春媚这个坏女人成了我的后妈。因为我向外婆家告密,害得我爸被我舅毒打,潘春媚还差点被我舅毁容,所以他们俩恨死我了。
  以后的日子,潘春媚经常欺负我,她拧我掐我打我,还时常不让我吃饭,最狠毒的是她拿皮鞭抽我,边抽边骂:你这个不要脸的野种,怎么不和你妈一块死啊!
  当然,我肯定要反抗,不过我还没发育起来,又瘦又小,我打不过她。最惊险的一次,我反抗的时候,她丧心病狂地找出一把钳子想夹我的舌头,如果不是我跑的快,后果不堪设想。为了报复她,我经常趁我爸不在家的时候偷看她换衣服,往她化妆品里弄辣椒油,当我听到她惨叫的时候,那种报复的感觉特爽!
  暑假开学前几天,潘春媚带回家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漂亮女生。潘春媚指着我说,杜战军,她是我妹妹潘晓,按辈份来讲就是你小姨,以后是你的同班同学,你不要欺负她。

  我看着潘晓实在不愿意搭理她,因为她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高高在上,充满了理所当然!要知道,这是我家,我才是主人啊!
  潘晓装逼地坐在那里,用高高在上,长辈般的口气说,杜战军,以后给我长点记性,不要做错事,否则别怪小姨我对你不客气!你老老实实的便罢,如果你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我会用鞭子赏你一丈红!
  不出我所料,潘晓和她姐姐一样都是狐媚子,她爱慕虚荣,经常穿着短裙丝袜在学校里和那些不良少男少女鬼混,抽烟喝酒,打架斗殴。回到家里,她居然对我爸说是我在学校里不学好。于是,我避免不了被我爸一顿暴打!
  我恨她,决定要报复她。那天中午放学,我没有回家吃饭,趁着潘晓回家的时候,我去学校外面的盗版书店买了一本小黄书,藏到了她书包里。

  下午放学回家,我第一次主动地向潘春媚和我爸告状,说潘晓上课的时候不认真听讲,偷看小黄书。潘春媚恨铁不成钢地抢夺过她妹妹的书包一阵乱搜,当我看到潘晓得意的样子时,我预感到某种不祥!
  潘春媚没有搜到我所说的小黄书,结果,悲剧的是我,我爸已经不管我了,他对潘春媚说,你好好管管这个败家孩子吧,说着,他眼不见心为净地走了。
  潘春媚拿出鞭子,让她妹妹教训我。于是潘晓把我推搡到她房间,就开始狠狠地抽我,还得意地笑道:“杜战军,就你那脑残智商还想和我斗?老娘看的宫斗戏比你吃点米都多!”
  她抽我一鞭,我躲闪一下,我们争执中,忽然小黄书从她腰间掉了出来。潘晓见形势不妙,花容失色,赶紧丢掉鞭子去抢夺,我比她手快,弯腰拾起来,拿在手里翻开一看,尼玛,她竟然在字里行间做了批注,还研读?比看语文课文都认真!
  最后我又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小黄书的男主角,她用圆珠笔改写成了她偶像--某个男明星的名字;而女主角,她改成了自己的名字:潘晓!尼玛,她这样看起小黄书来绝对有强烈的代入感啊!
  潘晓见我发现了小黄书里的异常,她满脸通红地说,杜战军,赶紧把书给我!我坏笑说,给你妹啊,明天我就把这本小黄书拿给咱班同学看,反正你的字迹很好辨认,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你的书,哈哈,到时候看谁丢人!

  潘晓脸色惨白,低声求道:战军,我求求你,把书给我好吗?看到一向高高在上的她现在低声下气的求我,我心里特爽,我被她们姐妹俩欺负成了狗,现在终于翻身一次了!
  潘晓长得和她姐姐潘春媚很像,都是美人胚子。我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灵机一动,心生坏念,得意地说你在我面前跳个脱衣舞,按照我的要求摆个姿势,然后再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把书给你。
  正当我得意时,潘晓突然出手夺我手中的小黄书,我反应奇快,高高地举起来,她无论如何就是够不着。我坏坏地看着她说,好啊,你竟然不听我的话,明天有你丢人的!
  在我的威胁才,潘晓终于妥协了,她开始跳脱衣舞给我看,我让她摆那种姿势,不过她的动作很僵硬,明显是在敷衍我,后来我又让她叫我好哥哥,她叫的也不走心。我很生气,伸出食指塞进她嘴里坏坏地抽了两下,但是,她却咬住我的食指,疼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我推开她,骂道你属狗的啊?潘晓哭着说你不要太过份好不好?我说不好,现在就过分给你看。我装作坏坏的样子,朝她走去。
  潘晓突然就怂了,吓得抱着双臂步步后退说,杜战军你想干嘛?你要是欺负我,我会告诉我姐的。我说你告诉吧,你告诉你姐,我就把你的小黄书给全班同学看,到时候看谁丢人。
  潘晓被我逼退到床边,我把小黄书放到屁股后面的口袋里,然后把她仰面按到床上。我顺势扑到她身上,露出一脸报复的坏笑。
  潘晓也不敢大叫,她怕得罪我,秘密被公布。她像个无助的小绵羊软瘫在那里,我捉弄得她眼泪汪汪的,委屈极了。她越是这样,我心里越爽,妈蛋了,我要报仇!
  我过足手瘾,开始疯狂地亲她,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哄骗她说,只要你不摇头,让我亲亲,我就把书还给你!她似乎不太相信我了,但这是她唯一的选择,她只好纹丝不动,我张嘴疯狂地在她脸上一阵狂吻!
  我吻过她之后,依然没有还她书,我说这本书本来就是我买来栽赃你的,想不到你竟然喜欢看,还YY,真是便宜你了,这本书我先保存起来,什么时候你不听话了,我就把它公布于众!
第二天上学,潘晓果然老实多了,对我说话客客气气,毕恭毕敬。我让她给我捏肩捶背,让她去给我买零食,她都不敢拒绝。班里的男生看到被他们赞为校花的潘晓,像奴婢一样被我呼来唤去,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和不可思议。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体育老师教我们投铅球,我发现潘晓一直跟在我身后,像我的贴身女佣一样,我心里别提多爽了。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当我拿着铅球,认真地训练投球姿势时,潘晓突然出手,摸走了我屁股后面口袋里的小黄书!
  由于是小黄书,我不敢放在家里,怕被发现,我还想以此为要挟多报复潘晓几次呢,所以我也不方便放在书包里,怕被她偷走。
  我千妨万妨,居然没有妨到体育课这一关,看到潘晓得意地把书藏到了口袋里,后来拿蛇蝎般的眼神瞪我时,我心想这下完了,她绝对不会放过我!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2/16925.html